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天使與惡魔 (下) - 第二章

  「你認為如何?」


  豆芽一直沒有吭聲,因為挑不出毛病來,這位羅馬最高價位的室內設計師確實摸清了她的品味,無論是織花窗簾、古典小雕像、別具一格的拱門、四柱骨董床、大型高背時鐘和十八世紀的掛毯等,或者是綠葉扶疏的回廊與陽臺、別緻脫俗的庭園、小天使噴泉、鵝卵石路道和庭院中那一座可愛的藤棚,都是那麼高雅寧靜,充滿了古藝術風味,她作夢都想要這樣一棟房子。除了……


  「這是什麼味道?」她皺著鼻子問。


  「剛裝修好的房子都有這種味道,」設計師忙作解釋。「不過菲爾斯夫人請放心,我保證當您搬進來的時候,屋內一定充滿鬱金香的香味。」


  豆芽愉快地咧開嘴。「那就沒問題了。」


  她愉快,路希更愉快。「你喜歡?」


  「喜歡!」實在太高興了,豆芽忘形地踮高腳尖親了他一下。「非常喜歡!」


  路希驚訝地摸著剛被親了一下的唇。「哇嗚,看樣子你是真的很喜歡!」這還是她頭一次主動親他呢!


  豆芽這才察覺自己做了些什麼,頓時有點不好意思地轉身避開。


  「走吧!我們可以開始整理行李了。」


  「好。」路希興高采烈的跟著走。


  「啊~~對了,麻煩你把這棟房子過到我名下來。」她不希罕他的財產,但總要為將來打算一下,這是她慘痛的經驗,凡事不現實一點,死的就是自己。


  「那沒問題,不過,為什麼?」


  「若是將來你玩夠了,想和我離婚,我和孩子才不會連個住處都沒有……


  「但天主教是不能……


  「……另外再替我在銀行存筆款子,我和孩子才不會餓死……


  「可是我絕不會……


  「……最好也為孩子設一個信托基金,給他一筆自立的本錢……


  「豆芽……


  「……還有,麻煩你寫一張放棄孩子監護權的文件……


  「……


  ********


  一個星期後,路希和豆芽遷入新屋,女管家潘德蕾從大宅調到新屋來繼續為主人服務,連嬰兒用品也都準備好了,愛玩愛鬧的路希當即提議要舉行派對來慶祝一下,豆芽想也不想立刻駁回。


  「你喜歡熱鬧,我不喜歡!」


  「那……」路希搔搔後腦勺。「請羅弗寇和沙利葉一起來吃喝一頓?」


  「這倒可以。」


  「那就明天,我……唉!」還沒說完,腦袋瓜子就挨了一記。


  「明什麼天,你以為大家都跟你一樣閒閒沒事幹,成天只會吃喝拉撒睡嗎?」豆芽破口大罵。「告訴你,錯了,他們兩個要替你做牛做馬,好讓你能像現在這樣腦袋空空地做一只大懶蟲,而我呢!我也要上課,將來才能自力更生,OK?」


  他才不懶呢,他也很認真在玩啊!


  「那……」路希委屈地瑟縮著,藍眸上的長睫毛可憐生生地揚呀瘺的。「什麼時候才可以?」


  「不會先去問問羅弗寇和沙利葉他們什麼時候才有空。」


  路希立刻撥電話去問,結果電話那頭馬上傳來羅弗寇的咆哮聲,聲音大得連豆芽都可以聽見。


  「你這死小孩,我們在這裏為你辛苦為你忙,搞得焦頭爛額、鼻青臉腫,你居然還敢來問我們什麼時候才有空陪你玩?」


  「我只是……


  「沒空!」


  然後,電話被掛斷了,路希怔愣地瞅著電話,不知所措。


  「他為什麼生氣呢?」


  豆芽兩眼一翻,逕自進書房裏去研究她的色彩學。


  結果,這場遷居慶祝會一直拖延到十一月中旬,楓葉開始飄落時才有空舉行。


  ********


  既然名為慶祝派對,自然不會是正正式式的餐宴,而是很美國式的在一間塞滿了彩色氣球又纏了一大堆紙彩帶的房間裏擺滿一桌菜式,然後大家一起聊天、一起戳破氣球,一起吃的杯盤狼藉。


  在這當中,最會講笑話的自然是沙利葉,而最會鬧笑話的是路希,最會批評笑話的是羅弗寇,至於豆芽,她只會聽笑話。


  「無聊!」扶了一下眼鏡,羅弗寇沒有表情地注視其他三人笑得東倒西歪,無情地批評沙利葉第一百三十七個笑話。


  「他們覺得有聊就行了!」沙利葉滿不在乎地說,繼續笑。


  「說到有聊……」豆芽拭去眼角的淚水。「昨天你們還說沒空,怎麼今天突然有空了?因為是總裁大人親自去抓你們的嗎?」


  羅弗寇與沙利葉相顧一眼,兩張臉同時現出相同怪異的神情。


  「這個嘛……


  說到這實在很詭異,當路希等了將近一個月等到不耐煩,終於忍不住直接跑到公司去「要求」他們有空一下,羅弗寇正想開罵,誰知道路希竟然在十秒鐘之內「擺平」了使他們兵荒馬亂了整整兩個月的問題,到現在他們還搞不清楚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了?」豆芽狐疑地來回看他們。「問題還沒解決嗎?」


  「解決是解決了,不過……」沙利葉聳聳肩。「解決得令我們很不甘心。」


  豆芽茫然地想了一下。「很抱歉,你的義大利文太深奧了,我聽不懂。」


  沙利葉又聳了一下肩膀,模樣做作又誇張。「說實在的,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只不過是路希無意中把手放在電腦上,電腦便不知緣由的突然冒出一股奇怪的白煙,當我們想檢查電腦裏的資料有沒有損壞或丟失時,卻發現沒有發生任何我們所擔心的事,但那些因麥爾.波任而受影響的資料都改變了……


  「那就再把它改回來嘛!」


  「……最神奇的是……」沒有理會豆芽,沙利葉自顧自繼續往下說他自己的。「那些資料都改變成對我們有利,更正確的說法是,事實改變成對我們有利,所以電腦資料也跟著做出改變,譬如業務部平空多出好幾份被麥爾搶走而原本不屬於我們的合約,由於麥爾插手而受影響的市場數據也都走向對我們公司有利的狀況,換句話說,路希那隻手一放,就把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所以我們就『有空』了!」羅弗寇喃喃道,到現在都還不太能接受那種該死的事實。


  豆芽瞪著眼半天,然後搖搖頭認輸,「算了,這種莫名其妙的事不值得浪費時間去追根究柢,我真正想知道的是,路希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她很認真地問。「為什麼不是蜘蛛人,或者是綠巨人、生化人,甚至是吸血鬼、強屍、狼人、雪人、小精靈……總之,為什麼會長出三對閃閃發亮的天使翅膀出來?」


  「慢著,你不是想要在這裏……」羅弗寇眉頭緊皺地瞟路希一眼。「在他面前討論這件事吧?」


  「有什麼不可以?」豆芽也泰然自若地瞄一下路希,後者正在剝蟹肉吃,兩隻純真的藍眸好像小蜜蜂一樣在他們三人之間忙碌地飛來飛去。「他根本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


  羅弗寇與沙利葉一愣,不約而同大笑起來。


  「沒錯,他聽不懂!」沙利葉笑得最大聲。「那就說吧!不過,你能不能先把那天在動物園的狀況告訴我們,我們才好評估我們所查到的有幾分貼近事實。」


  「沒問題。」


  豆芽花了十五分鐘敘述那天所發生的事,在這同時,路希也滿臉困惑地暫停剝蟹肉,因為豆芽頻頻提到他的名字,顯而易見是在談論他,但他卻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原來是這樣。」沙利葉咕噥著和羅弗寇相對而視,後者輕輕頷首,他才又看回豆芽,「那麼……」再沉吟了一會兒。「如果他真是天使或惡魔的話,你認為他會是哪一種?」


  由於沙利葉的表情很嚴肅,所以豆芽也很認真的思考過後才回答他。


  「老實說,這點我也考慮過,但是……」她雙眸移開凝住路希。「當時他的外表像惡魔,但惡魔的翅膀都是黑色的不是嗎?」


  沙利葉點點頭。「你說的沒錯,惡魔的翅膀都是黑色的,只有一位例外。」


  「咦?有例外?誰?」


  「你應該聽過撒旦之名吧?」沙利葉慢吞吞地問。


  「聽過啊,地獄裏的大哥大大嘛!」


  沙利葉搖搖頭。「不全然對,其實撒旦只是一種代稱,意思是『敵對者』,也就是說,撒旦並不只一位,而是有七位,撒麥爾、亞巴頓、彼列、別西卜、阿撒茲勒、莫斯提馬和路西法……


  「路西法?」豆芽若有所思地喃喃重複。


  「對,路西法,」沙利葉輕輕地說:「在尚未墜天之前,光明天使路希斐爾是天界中最美麗、最有權柄的天使,他的力量僅次於創世之神,他的勇氣和光輝沒有任何一位天使比得上,他是天界最耀眼的明星,也是天國副君、總天使長,而在墜天之後,也唯有他能保有原來的光明之翼,因為他是主宰光明的使者……


  「真的是他?」


  豆芽驚呼著朝路希看去,路希也看回她,藍眸中依然滿是困惑,不過嘴巴一直沒停,吃完蟹肉再吃小章魚。


  「我們認為是他。」羅弗寇接著道:「至於你們在動物園碰上的那一位,撒麥爾,也就是撒但葉,他和基督是雙生子,在天使中有最崇高的地位,坐於創世之神的右席,但他還想再更進一步取得和創世之神同等的地位,因而和追隨他的三分之一天使一起被逐出天界,落入地獄後便以地獄之王自居。」


  「但是……」豆芽不解地再看一眼路希。「他們為什麼會跑來人界呢?」


  「這個就不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