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與惡魔 (下) - 第三章

  「……你閉嘴!」


  路希吐了一下舌頭,不敢再吭聲,可是不過一會兒,豆芽突然扯扯他的衣袖。


  「喂,你會玩嗎?」


  「21點?當然會,不過我多半都是玩梭哈,而且從不在白天玩。」


  「為什麼?」


  「最高級的賭場深夜才開放。」藍眼溜下來。「怎麼?想要我教你玩?」


  「不用,我會玩。」而且是那位拐了她所有身家財產的「男朋友」教她的。


  「那是想看我玩?」


  「你很會玩嗎?」


  「輸家從來不是我。」路希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本事」。


  「這樣嘛……」豆芽咬著手指頭天人交戰許久。她不喜歡賭博,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人家賭,她就很想試試自己的運氣。「我想看你玩。」也許是因為她從沒走過好運,所以下意識裏一直在等待好運吧!


  「沒問題。」路希當即興高采烈地帶她走出賭場。


  「等等、等等,你要帶我上哪兒去?」


  指指街道對面的名牌服飾店,「買禮服啊!」路希說。


  「禮服?」豆芽吃驚地硬拖住他。「為什麼?」


  「深夜賭場要穿著正式禮服才能進去。」


  「騙人!」又不是夜總會。


  「騙你不是人!」


  「你本來就不是人!」


  「呃?」


  「……算了,買就買!」


  隨後,在服飾店裏量身時,豆芽又驚愕地發現,她不但又豐滿了許多,還長高了 —— 整整五公分。


  她早就不做青春少女很久了不是嗎?


  難不成懷孕生產真有這麼大的影響?


  那好,她要多生幾個,說不定將來她就會變成一個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的超級大美女!


  ********


  摩納哥最知名的蒙地卡羅大賭場位於摩納哥港口左方,是歐洲第一大賭場,也是世界四大賭場之一,四周花園環繞,內部雕樑畫棟、金碧輝煌,極盡奢華之能事,儼然皇宮內苑,豆芽一時還以為走錯了地方。


  「菲爾斯先生,好久不見了!」


  一見到金光閃閃的路希,賭場經理立刻親自出迎這位出手闊綽的大豪客。


  「我結婚了嘛!還做了父親,」路希喜孜孜地覆住豆芽挽在他手臂上的柔荑,眉開眼笑志得意滿,說的好像是他第一次娶老婆、第一次做爸爸。「我忙著陪他們母子倆,哪有空來玩,今晚也是她想看我玩,我才帶她來的。所以……


  他意有所指地瞄一下那些好像老鷹盯小雞似的盯住他不放的女人。


  「我不希望有任何人來騷擾我,明白嗎?」


  「當然!當然!我絕不會讓任何人來騷擾到菲爾斯先生的。」


  經理滿口承諾,而後頭微偏望向豆芽。


  「那麼這位應該就是菲爾斯夫人了,」不管毫不起眼的豆芽看上去與如同天使一般美麗的路希有多麼不相配,精明老練的經理也絲毫沒有流露出半點異樣之色,彷彿豆芽是王妃似的對她深深鞠躬致意。「歡迎,希望夫人能在這兒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轉身,他朝不遠處的服務生彈一下手指,再比個手勢,那位服務生立刻托著一盤籌碼過來,經理轉身將籌碼送給豆芽。


  「這裏是一萬歐元籌碼,本賭場奉贈,請夫人盡情玩個痛快。」


  拚命忍住驚嘆的衝動,豆芽故作端莊地微微頷首,由路希代她收下籌碼。


  「有人嗎?」


  「只有兩位。」經理歉然道。


  「那我先在枱面上隨便玩玩好了,」路希不在意地粲然微笑。「人夠了再通知我。」他喜歡人多的賭局,不超過四人以上他是不玩的。


  待經理離開後,豆芽才瞪住那盒籌碼,吃驚得連話都結巴起來了。


  「不不……會吧?一萬歐元,免……免費奉送的?」賭場真有這麼好賺?


  路希滿不在乎地把籌碼放入她的珍珠皮包裏。


  「一萬算什麼,我一個晚上贏個幾十億也不成問題。」


  他以為他是賭王嗎?


  不過……「好,既然是免費的,那你先去玩你的,」豆芽興奮地抱住皮包。「我也要去試試自己的手氣!」


  「我陪你。」


  「不要、不要!」豆芽推他往後走。「你在旁邊我反而玩得不自在,還是我自己玩就好了。」


  向來奉老婆命令為諭旨的路希只好獨自往最裏面的大廳而去,豆芽站在原地環顧四周一圈,都是拉霸臺,她沒興趣;繼續往第二廳去,裏面是歐洲輪盤和英國輪盤,還要換輪盤專用籌碼,太麻煩了;她再往下走,又是拉霸臺;到了第四廳,是21點和骰子,她開始在各枱之間晃來逛去。


  看多了心就癢癢,反正籌碼是人家送的,輸光了也拔不了她半根毛,所以她也選了一張21點的枱面很大方的給它玩下去 —— 一枚籌碼。


  一枚一百歐元。


  可惜運氣之神依然離她起碼有三個宇宙遠,人家送她的籌碼眨個眼就「退回」去給賭場了,愈輸愈不甘心,彷彿嗎啡上癮似的,輸了就加倍籌碼丟下去 —— 這是她的賭博「哲學」,數額愈滾愈大也愈不懂得適可而止,人家是不信邪,她只想翻本,當她放下六十四枚籌碼時,已是臉發青、手發抖 —— 標準毒癮發作症狀。


  「Gee!」又輸了!


  她呻吟著望向皮包裏剩餘的籌碼,右肩站著小天使,左肩站著小惡魔。


  只剩下五枚籌碼了,要全下,或是一枚就好?


  小天使和小惡魔開始打得刀光劍影、天昏地暗。


  全下?一枚?一枚?全下……


  「卡露蜜,是你嗎?」


  冷不防一個問句丟過來,彷彿當頭一盆冰水潑下,「噗」一下小天使和小惡魔一起被沖走,這聲突如其來的呼喚來的正是時候,硬生生敲醒她沖昏頭的腦袋。


  好險!好險!再玩下去她肯定會著魔!


  慶幸著,她回眸循聲瞥去,待看清是誰叫她後,驟然僵了一下。「不,不是我,我只是一根營養不良的豆芽菜!」她咕噥著跳起來匆忙要逃走。


  但不過才走出兩步,全世界她最不想碰見的人其中之四便團團圍住了她。


  「卡露蜜,真是你?」


  一個福福態態的中年女人像頭犀牛似的擋在她面前,桃紅色的晚禮服緊繃在一圈圈肥肉上,宛如剛灌好的義大利火腿,大驚小怪的嗓門刺耳得四周圍的人紛紛投以金光眼、白龍眼,她卻毫不自覺。


  「天哪!你變了好多,簡直換了一個人似的,如果不是看見你手臂上的胎記,我根本認不得你呢!」


  豆芽恨恨地瞪住右手臂上的胎記 —— 沙利葉說那就是雅娜爾的印記,當下決定回羅馬後第一件事就是扒掉自己的皮。


  「原來你變了個樣子,難怪媽咪說有人請她簽你的結婚同意書,一想到能擺脫你,她連半句話都沒問就簽下去了,之前我還不相信呢!現在看來……」另一個珠光寶氣,二十六、七歲的女人斜著眼打量豆芽那一襲精緻的銀色晚禮服,配上典雅的珍珠首飾,高尚極了。「不相信也不行了。」


  擺脫她?


  是她想擺脫她們好不好!


  「真想知道是什麼樣的蠢男人會和你結婚,居然還能帶你上這種地方來呢!」


  第三個是位二十三、四歲的年輕女人,身材火辣辣,一看就知道是那種胸脯發育過度,腦袋先天不良的智障。


  豆芽徐徐揚起透著警戒意味的雙眸對上那雙嘲諷的眼,抿緊唇瓣不語。


  「你去做過整型美容手術了嗎?」最年輕的女孩話問得最白,嗓音清脆、表情無辜,看上去既清純又甜美,其實她才是三姊妹中最惡劣的討厭鬼。「嘖嘖,應該可以做得更好的呀!」


  豆芽橫過眼去瞪住那個跟她同年的女孩,還是不吭聲。


  沒錯,她們就是當初領養了她,並把她帶到歐洲來的徐家男主人的妻女,她們的惡毒不輸於徐家男主人,不同的是徐家男主人總是「光明正大」的施行暴政,而她們並不喜歡動手動腳,但每一句話裏都帶著鯨魚骨的刺,火候道地的傷人於無形。


  打從離開徐家那天起,她就發誓再也不要被她們傷害到了,能躲就躲開,躲不開就……


  迎戰吧!


  「你不會是自己來的吧?」徐家胖太太狐疑地問。


  豆芽深深吸了一口氣,吐出,再昂然抬起下巴。「當然不是,我丈夫帶我來的。」對,有路希做後臺,她不需要怕,不戰而退已經是過去的歷史了。


  「大姊也是姊夫帶她來的,我們順便也跟著一起來了。」徐家小妹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酒杯。「我想你還不知道吧?大姊夫是義大利數一數二的家具公司董事長,富有得不得了呢!」


  「那有什麼了不起,我老公也是……」聲音突然消失。


  等等,路希的公司是經營什麼的?


  不知道。


  路希的公司叫什麼名字?


  也不知道。


  「呃……」豆芽有點難堪地避開那四雙等待的目光。「總之,我老公也很富有就是了。」該死的路希,都怪他從不工作,所以對他的公司她也一無所知。


  那四個女人愣了愣,同聲笑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