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與惡魔 (下) - 第四章

  「錯,你已經有女兒了。」加百列泰然自若地糾正他。


  「咦?」路希呆了呆。「有嗎?」


  羅弗寇想笑,忍住。「有啊!上回卡露蜜生的就是啊!」


  路希困惑地搔搔金髮。「那不是兒子嗎?」


  「不是!不是!」沙利葉拚命搖頭,「才多久沒見到兒……呃,女兒就忘了,你不感到羞愧嗎?」他一本正經地斥責路希。


  「可是我明明記得……」路希困擾地攬眉苦思。「是兒子嘛!」


  「不信?」沙利葉斜睨著他。「好,我們馬上去看,看看到底是兒子還是女兒!」


  於是幾人魚貫進入育嬰室,小娃兒坐在學步車裏撞來撞去,看到一大堆人熱熱鬧鬧的進來,馬上興高采烈的撞過去,加百列順手把他抱起來放在嬰兒床上打開紙尿布,然後站開一旁去偷笑。


  「咦?」路希驚訝得直眨眼。「真的是女兒耶!」


  「對吧、對吧!」沙利葉得意的嘿嘿嘿。「所以我說你真應該感到羞愧,明明是……」話聲中斷三秒,隨即又接下去。「兒子,還說是兒子……呃,我在說什麼?算了,又不是我女兒……呃,兒子……呃,隨便啦~~反正是你的種,你自己決定是男是女……


  話聲又中斷,直至邱比特的噴泉噴完抖了抖,他才又接下去。


  「好吧!既然他已經非常明確的證明過他是男的,就決定他是兒子吧!」他很認真的說完,再非常客氣的詢問路希,「請問你能不能借我一件襯衫或T恤?如果是一整套的休閒服更好,我想我的褲子也有點溼。」


  眾人爆笑到快掛掉。


  拉菲爾雖已不再時時變變變,但偶爾還是要變一下,提醒大家不要忘記他是個有「特異功能」的問題兒童。


  而豆芽,她早已接受這件事實,無論如何,孩子總是她親生的,有一個會長翅膀的丈夫,再多一個會變男變女變變變的孩子也沒什麼大不了。


  只有路希沒注意到拉菲爾的變性大秀,有時候他確實相當迷糊,不過豆芽並不怪他,她知道他只是不太在意孩子是男或女,只在意孩子是她生的,看他的表現就知道他有多疼愛拉菲爾,沒事就抱著孩子寶貝寶貝的親個不停,也都是他在餵孩子吃嬰兒食品,雖然最後父子倆總是光顧著玩而忘了那碗爛漿糊。


  「先生一定很愛拉菲爾少爺,以前愛蓮夫人生的伊文少爺,先生連抱都沒抱過半回呢!」


  連潘德蕾都這麼說,她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


  收回放在電腦上的手,胡亂揮開仍在空氣中飛揚的煙霧,路希歪頭探向螢幕。


  「如何?」


  羅弗寇沒有及時回答,敲打鍵盤一陣子之後,他才滿意的點點頭。


  「很好,麥爾插手的部分都恢復『正常』了。」


  沙利葉鬆了口氣。「要不是你有這種莫名其妙的特殊能力,我們早就把你叫回來了。」


  「就算你真的叫我,我也不會馬上回來。」路希小小聲咕噥。


  鏡片後的目光惡狠狠地橫過來。「你說什麼?」


  吐了一下舌頭,「哈哈,沒說什麼、沒說什麼!」路希裝笑臉打哈哈。


  羅弗寇瞪他一眼,繼續敲打鍵盤,沙利葉又好氣又好笑地搖搖頭。


  「你啊!不顧好公司,哪有能力讓卡露蜜過好日子?」


  「有你們在啊!」這句話快變成路希的口頭禪了。


  「你……


  羅弗寇還沒吼過去,路希已一溜煙躲到沙利葉後面去。


  「人家說的明明是事實嘛!」他委屈地嘟囔。


  沙利葉啼笑皆非地又搖頭又嘆氣。


  「就算有我們在,也得考慮一下我們也會有應付不來的情況呀!」


  說到這裏,背後突然靜默下來,數秒後,驀然傳來一股陰森森的寒氣,沙利葉尾椎一陣發顫,駭然回過身去,恰好瞧見藍眸悄然掩上一層黑霧,那張天使般的臉龐也跟著陰驚起來。


  「那傢伙還在找我們的麻煩嗎?」語氣深沉冷然。


  上帝,他又要冒出翅膀來了嗎?


  羅弗寇與沙利葉不約而同打了個哆嗦,再吞了口口水。


  「他……他所有動作一直都是針對我們,而且……」沙利葉有點膽怯地吶吶道:「由於他企圖打擊我們公司的計劃都得不到預期效果,我們原以為他會親自到羅馬來……


  陰鬱的表情瞬間降到冰點以下。「他想到羅馬來?打算對雅娜爾不利嗎?哼哼哼,他是忘了他的魔力在梵諦岡半徑五哩範圍之內是毫無施展餘地的嗎?」


  沙利葉聽得滿臉茫然。「梵諦岡?為什麼?」


  「梵諦岡是十二使徒之一的聖彼得殉教埋骨之地,也是天主教徒信仰力量聚集之處,擁有極大的聖靈之力。」


  「原來如此,」沙利葉喃喃道:「難怪他不到羅馬來。」


  「他不來?」


  「我們原以為他會來,但他反而回到南非去了。」


  冷笑。「那是當然,直至2005年聖彼得節之前,他都不可能會來。」


  「2005年聖彼得節之後呢?」沙利葉脫口問,但得不到回答,只好換個問題。「你呢?你就不怕嗎?」


  「我依然擁有光之翼。」


  也就是說,只要擁有光之翼,他就不怕梵諦岡的聖靈之力?


  沙利葉若有所思地凝住那張美麗又恐怖的容顏片刻後,壯著膽子問:「你究竟是誰?」


  好一會兒沒動靜,然後,冷冽的視線徐徐移過來盯住沙利葉,瞳眸變黑了。


  「路西法。」


  兩人呼吸同時靜止三秒,再深呼吸幾下強自鎮定下來。


  沙利葉小心翼翼地再問:「我們又是誰?」


  「我的臣子。」


  就怕是這種答案。


  沙利葉苦笑。「我們為什麼是跟你而不是撒但葉或其他人?」


  「潘德蕾迷戀我的美貌,你是月之使者,自然會被我的光芒吸引,至於他……」黑眸轉注羅弗寇。「與我訂有契約,必須永遠臣服於我。」


  「什麼契約?」羅弗寇脫口問。


  「我賦予你支配人界所有財富的權利。」


  難怪羅弗寇能獨立支撐起一個財富王國,除了麥爾.波任,沒有他應付不了的問題。


  「那麼,你又是為什麼要到人類的世界來?」沙利葉又問。


  「阻止雅娜爾毀滅這個世界。」


  「……什麼?」


  實在料想不到是這種回答,沙利葉與羅弗寇不禁異口同聲發出尖銳的驚叫,不一秒,藍眸茫然地望著他們,美麗的臉又開始閃耀著純真的光芒。


  「你們在叫什麼?」


  該死,他們幹嘛鬼叫?


  沙利葉後悔莫及,羅弗寇直嘆氣,路希困惑地看過來看過去。


  「你們餓了嗎?」


  羅弗寇兩人一起翻白眼。


  「算了,既然是我們自投羅網,還能抱怨什麼?」沙利葉嘆道:「另外一件事,路希,請問倫納的董事長和你有什麼關係?他已經來找過你N百次了!」


  「咦?他來過了嗎?」路希兩眼一亮,興奮莫名。「那好,下次他再來找我,叫他打電話給我。」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沒什麼、沒什麼,」路希又開始打哈哈。「私人恩怨、私人恩怨。」


  羅弗寇狐疑地瞇起兩眼。「你不會又惹了什麼麻煩吧?」


  「麻煩?」路希笑吟吟地搖搖食指,「不不不,有麻煩的不是我,而是那個娶了老婆卻附帶三隻老母雞的大笨蛋!」


  「嗄?」這傢伙又在講什麼謎語了?


  沙利葉與羅弗寇茫然相對,路希眉開眼笑的準備回家。


  「沒其他事了吧?沒事我要回家了!」


  回去燒熱水準備拔雞毛!


  ********


  開學第一天,豆芽在學校選完課就回家了,正式上課是隔天的事。


  「夫人,您有四位客人。」一進門,潘德蕾便告訴她有客人在等她。


  「我?你確定是找我,不是路希?」一無親人、二無朋友,誰會來找她?


  「原是找先生的,但先生沒見她們,只吩咐我讓她們在客廳等候,待夫人回來後通知您。」


  「難道……」豆芽想了一下,「是她們?」急忙把外套和背包交給潘德蕾,噙著興奮的笑走向客廳……停步,笑容擴大,和客廳裏那四張尷尬窘迫的臉面面相對。「潘德蕾,怎麼連茶也不給人家?」


  「是先生的吩咐,給不給她們奉茶要由夫人決定。」


  「至少給她們來杯茶吧!」豆芽愈笑愈樂。「至於我,我有點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