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與惡魔 (下) - 第六章

  豆芽沒有吭聲,視線悄然投向後臺另一角落,奧維莉噙著陰險的笑回視她。


  小人!


  不過,莎蘭絲沒有立刻趕走豆芽顯然出乎奧維莉的意料之外,於是她只好「再接再厲」,對每一位設計師、助手,以及所有工作人員指控卡露蜜是個慣竊,讓所有人對她投以異樣的眼光,以為這樣應該足夠逼她自己離開了。


  但,再一次出乎奧維莉的預料之外,豆芽根本不在乎,被冤枉的滋味她早已習慣到不能再習慣,這種小case她根本看不在眼裏。


  奧維莉只好使出最後一招,就在第二次彩排當天——


  第一次彩排很簡單,但第二次彩排是預演,也就是與正式表演相同,主辦單位將提供多款設計開放給媒體採訪及攝影。


  所以這天中午開始,後臺便陷入一片兵荒馬亂之中,由於每位模特兒從髮型到換衣服平均約只有三分鐘時間,因此,大家都要以最快的動作來進行,雞飛狗跳的程度幾乎可媲美波斯灣的沙漠戰場,飛彈火箭炮轟過來、轟過去,連設計師本人都下場參與戰鬥。      


  女模特兒在眨眼間被剝得一絲不掛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男人也不會多看一眼,相對的,男模特兒當場脫個精光也不會有女人多瞄他一下。


  就在最混亂的當兒,珍突然驚慌的大呼小叫起來。


  「那套項鏈和手鐲呢?昨天晚上我明明收好了,怎麼不見了?」


  然後是一陣人仰馬翻的尋找,最後,當確定再也找不到時,所有的指控目光不約而同指向豆芽。


  「我?」豆芽暗暗冷笑,神情泰然自若。「那是仿製品,我幹嘛要偷它?」


  「雖然是仿製品,但也是香奈兒精品的仿製,轉手賣出去起碼也可以賺上一千歐元。」珍振振有詞地說。


  「轉手賣出去?」豆芽嗤之以鼻地哼了哼。「我看上去就那麼窮嗎?」為了工作方便,她總是一件T恤,一件牛仔褲穿了就出門,但也不只她一個人穿這樣,起碼有一半的工作人員都是呀!


  「你高中時就窮得連飯也沒得吃,我還懷疑你怎麼有能力上大學呢!」奧維莉細聲細氣地從旁K過來一顆大石頭,想一口氣砸死她。


  「我結婚了,我丈夫養得起我。」


  「那是你自己說的,瞧,你丈夫連結婚戒指都買不起呢!」


  誰會戴著一枚幾十萬歐元的戒指到處跑呀!


  豆芽冷眼環顧眾人。「好吧!那我現在立刻到Agatha再買一套仿製品來,你們可以跟我一起去,證明東西不是我偷的,而是我買的!」


  「那是香奈兒剛推出不久的新作品,Agatha也只有那一套,沒有第二套。」


  「……我還是可以買到!」


  聽她這麼說,大家更以為項鏈是被她偷去了,俱都以輕蔑的眼神看她拿手機到一旁去低語,片刻後,又見她若無其事的繼續工作。


  「你不是說要再去買一套仿製品來嗎?」


  「放心,待會兒就會送來,一定不會耽誤模特兒上臺的。」豆芽胸有成竹地說。


  十五分鐘後,一位後頭跟著兩位真槍實彈的保全人員,胸前別著香奈兒副理名牌的紳士提著一個小鐵箱來到後臺,大家正感狐疑,卻見豆芽毫不猶豫地迎上前。


  「菲爾斯夫人?」


  「是的。」


  豆芽掏出身分證件來證明自己的身分,證實無誤之後,那位紳士立刻把小鐵箱放在一張桌子上,再拿鑰匙出來打開,取出一個香奈兒首飾盒掀開,轉向豆芽。


  「請問夫人,這是您要的嗎?」


  絢麗的光彩即刻奪去所有人的目光,盒內珍珠白絨布上躺的正是那套價值三百萬歐元的項鏈與手鐲 —— 24顆梨型藍寶石配上56顆圓鑽與912顆藍寶石的項鏈,以及31顆圓鑽配上120顆藍寶石的手鐲。


  真品與仿製品的造型完全相同,但那耀眼奪目的光彩卻是仿製品無論如何也比不上的,眾人窒息得連驚嘆聲都發不出來。


  「對,這就是我要的。」


  「那麼,請夫人簽收。」


  待豆芽在收據上簽過名之後,那位紳士異常恭謹地將小鐵箱子的鑰匙交給豆芽,再指指身後的保全人員。


  「這兩位保全人員將全程護衛這套首飾,直至將夫人護送回家為止。」


  「謝謝,麻煩兩位了。」


  紳士離去,豆芽神情自若地闔上首飾盒放回小鐵箱子裏鎖上,回身又自顧自去工作,無視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


  現在,沒有人敢再懷疑她了吧?  


  ********


  「不會吧?」


  剛回到家裏,豆芽就被興奮莫名的路希一路拖進臥室裏,一眼見到床上擺滿了香奈兒的首飾盒 —— 起碼有二、三十個,不禁目瞪口呆。


  「原來你喜歡香奈兒的首飾,所以我順便挑選了一些很不錯的回來,快,來看看你喜不喜歡!」


  豆芽呻吟著就地跌坐在地毯上。「上帝,你又花了多少?」


  「不多,不多,也不過才八千多萬而已。」


  「日幣?」最好是,雖然不太可能。


  「歐元。」


  難怪那位紳士恭謹得超乎尋常,畢竟會一口氣買這麼多首飾的客戶並不多。


  「路希,你實在是……」豆芽猛然吸一口氣,想罵他個狗血淋頭,但轉眼一想,如果不是他,今天她能夠這麼順利過關嗎?「算了。」她泄氣的呢喃。


  「怎麼樣?喜歡嗎?」路希像隻哈巴狗一樣在她身邊猛搖尾巴。


  「實在不想這麼說,但是……」豆芽慢吞吞地嘆了口氣。「你的眼光確實是一流的。」


  路希當仁不讓地挺挺胸脯,「那當然。」然後取出一支珍珠與粉紅鑽石鑲製的手錶為她戴上,退後打量幾眼,隨即又上前為她戴上一對珍珠耳環,再把她過肩的長髮攏成馬尾高掛在腦後。「很好,這樣搭配一套粉紅褲裙恰恰好!」


  聞言,豆芽腦際靈光一閃,脫口問:「路希,你有沒有想過作造型設計師?」雖然他不會設計服裝,但在服裝搭配與造型設計上卻挺有一手的。


  路希聽得一呆。「我?造型設計師?從來沒想過!」


  「可是你的眼光一流,品味絕佳,無論是你自己的穿著,或是為我作造型搭配,你都有最獨特的創意,不管是古典優雅、帥氣灑脫或新潮奔放,你都能作出最完美的搭配,不走這一行實在太可惜了!」


  「是嗎?」向來只聽她罵他是廢物,頭一回聽她這樣讚美他,路希不覺開心地笑起來。「你真這麼認為?那麼,或許我會考慮考慮。」


  歪著腦袋瞅住他一會兒,豆芽突然伸臂扳下他的頭,唇瓣貼在他嘴邊遊移。


  「現在就考慮!」


  「現在?」路希心不在焉地重複,一心只想吻住她的唇,她卻閃閃躲躲的不給他得逞。


  「對,現在,OOK?」


  「唔……」已被點燃欲火的男人更迫切的想攫住她。「只要你該死的不要再像只毛毛蟲一樣扭來扭去,什麼都OK!」


  「別忘了你說過的話喲!」


  她不躲了,任由他粗魯地掠取她的唇舌,並抱起她丟上床去恣意為所欲為,結婚近三年,他的熱情分毫未減,甚至更熾烈,使她不禁開始懷疑……


  他的熱情真會有消褪的一天嗎?


  突然間,大家看豆芽的眼光不一樣了,連莎蘭絲與珍也對她客氣許多,至於奧維莉與艾斯特,那樣陷害她都趕不走人,一時之間也想不出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可以趕走她,更擔心不顧一切做得太過分的話,死的反倒是他們自己。


  於是,時裝秀順利進行直至落幕,再也沒有出什麼岔子。


  通常在時裝秀結束後,設計師都會開一個慶祝派對,或者請所有模特兒和助手們到俱樂部去熱鬧一下,以感謝大家的合作與辛勞。


  「我能不能不去?」由於是頭一回參加這種工作,豆芽並不知道有這種慣例,不過就算知道她也沒興趣,何況其他人都帶了另一套衣服來換,只有她依然是一身T恤、牛仔褲,怎麼去?


  「為什麼不去?那家俱樂部也不要求盛裝,而且大家都去,只有你不去,這樣不太好吧?」並不是非她去不可,不過只剩下這個機會可以探聽她到底是什麼身分,為什麼一個打雜的助手竟然買得起那麼昂貴的首飾?


  「……好吧!那我最好先打電話回家告訴我丈夫一下。」


  由於助手們要負責整理所有道具 —— 服飾配件等,所以模特兒們先一步上俱樂部去,豆芽與其他五位助手晚一個鐘頭後才出發,設計師們更遲,他們還得和主辦單位負責人喝兩杯酒,為將來有機會再合作交際一下。


  對設計師而言,人際關係也是很重要的。


  卡朋是巴黎最佳俱樂部之一,絢麗奇幻的空間設計特別吸引時尚界與模特兒等時髦人士,挑高三層樓的天花板上是由燈光塑造出的藍天白雲,當DJ播放抒情歌曲時,白雲會在藍天上緩緩飄動,大理石地板配合光線的折射,巧妙的締造出一種騰雲駕霧般的浪漫氣氳;若是播放動感音樂,天空中則會爆出閃電火花,製造出另一種風雲變色的環境。


  當豆芽六人到達時,俱樂部已幾乎滿客,不但足可容納一百五十人的大舞池內有近百人在忘我地大跳勁舞,四周的桌位也坐滿了人,二樓的VIP包廂區同樣座無虛席。


  「這麼多人,我們怎麼找他們?」豆芽轉頭四處張望,嘴裏說要找人,其實根本沒在看人,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來,她只想先滿足一下對這種場所的好奇心。


  「二樓,」珍往上指。「莎蘭絲他們早幾天前就在二樓訂了四張桌位。」


  上了二樓,就在DJ棚正對面,男男女女十幾位模特兒中有大半數都靠在欄桿上往下望,一邊眉飛色舞興致勃勃地討論。


  「他一定是模特兒!」


  「可是我們誰都沒見過他呀!」


  「酷,他跳得好炫,說不定是舞者。」


  「有可能,瞧,大家都搶著跟他跳。」


  「可惜他不跳慢舞,不然我也想跟他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