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天使與惡魔 (下) - 第八章

  「如果你希望這樣的話。」要他規規矩矩去註冊上課,他搞不好會以死抗議,不如任由他自由旁聽,隨心所欲。


  「我自己選課?」


  「可以。」就算她替他選,他不去旁聽她也沒轍。


  「OK!」


  這聲OK實在太爽快了,使豆芽無法不起疑惑。


  他又想要什麼陰謀了?  


  ********


  再度出現在羅馬大學校園裏的路希著實引起一陣轟動,現在的四、五年級學生都還記得三年前突然出現在校園裏那位美麗得像天使般的男人,當時幾乎全校的女同學都被他迷住了,想盡辦法企圖要抓住他的注意力,但沒多久他又消失了,最可笑的是,她們只知道他叫路希,連他姓什麼,住在哪裏都不知道。


  不過這陣轟動還是沒有另一件事更教人震驚!?


  「卡露蜜,路希又來了,而且還是坐在你的座位旁,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一點關係也沒有,」忙著準備下堂課的豆芽不耐煩地一句話撇開那個爛包袱。「不管是上輩子、這輩子或下輩子都沒有任何關係!」那傢伙,除了幾堂他想聽聽看的課之外,居然淨挑她的課來選,這就是讓他自己選課的結果。


  聞言,路希馬上不滿地嘟起嘴來抗議。「豆芽,我是你的丈夫,也是你孩子的父親,怎麼可以說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呢?」


  三秒死樣的寂靜,而後是一片驚天動地的尖叫,窗戶在震動,講臺上的玻璃杯喀啦一聲出現裂痕。


  「你是卡露蜜的丈夫?」


  「對啊!我們結婚三年了,」路希得意洋洋地猛點頭。「我是她的丈夫,她是我老婆,我們已經有兩個孩子了喔!」他最喜歡向人宣傳這件事,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如果不是豆芽反對的話,他本來還想作一次環遊世界大宣告呢!


  原來路希三年前會消失是因為他和卡露蜜結婚了?


  教室裏再度落入一片死寂當中,而且一直持續到教授出現,眾學生們還是一副無法置信的表情。


  「大家還沒睡醒嗎?」


  沒有人笑。


  費特尼蹙眉,隨即注意到路希。「咦?你是誰?不是這一班的學生吧?」


  「我旁聽,旁聽!」路希笑吟吟地說。


  「旁聽?」費特尼不以為然地放下一疊畫紙 —— 學生們的作業。「那麼你對服裝設計有什麼認識?」


  路希很認真地想了一下。


  「有,我穿的衣服都是Degli  Effetti的服裝設計師特別為我設計的。」


  轟然爆笑 —— 學生們終於回過神來了。


  「我的意思是說,」費特尼的語氣有點粗魯,很明顯的流露出他的不悅。「你在服裝設計上有什麼經驗?」


  「經驗?這個嘛……」路希搔搔金髮。「啊~~有有有,我老婆老是叫我脫光衣服給她畫設計圖,每次都要好幾個鐘頭,害我差點感冒了……唉!」叩的一下,隔壁K過來一支麥克筆,正中他的額頭。


  學生們再度哄堂大笑,費特尼訝異地轉向豆芽。


  「他是你丈夫?」


  「對不起,教授,」豆芽尷尬地苦笑。「他那人有時候非常任性,非要跟我一起來上課不可。」


  「我怕你被別的男人拐跑嘛!」路希喃喃咕噥。


  「路希.菲爾斯,」豆芽咬牙切齒地拼湊他的名字。「我警告你……


  費特尼猝然倒吸一口氣。「路希.菲爾斯?晨星財團的總裁?」


  晨星?


  路西法,拂曉之星,亦即晨星。看來路希生來就是要接掌晨星財團,不,應該說晨星財團是因他而存在的。


  她終於知道路希的公司叫什麼名字了。「是啊!有什麼不對嗎?」


  只有一樣不對,他不能再「借用」她的設計圖了,他可招惹不起晨星的總裁。


  費特尼僵硬了好一會兒後才吶吶道:「不,不,沒什麼、沒什麼。」視線往後栘。「你呢?你也是旁聽的嗎?」


  聞言,大家愕然往後瞧,此刻才發現路希身後還有一個人,螓首微俯,長髮垂掩,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裏,甚至一點人氣都沒有,難怪沒有人察覺到她的存在,直至此刻,她才徐徐抬起臉來露出一張奇特的五官。


  「我叫麗琳。」


  那張美麗的臉蛋文靜秀氣又楚楚可憐,卻帶著一股令男人心跳加速,賀爾蒙瞬間爆發的柔媚韻味,教室內所有男人一時之間不由全都被迷住了,癡癡傻傻的差點一窩蜂全撲上去。


  除了路希。「咦?你們怎麼了,她不應該叫麗琳嗎?」


  而豆芽,注視著麗琳,心中沒來由的竄出一股不太妙的預感。


  這個女人很可能會給她帶來很大的麻煩!  


  ********


  豆芽的預感在上完課後準備回家時應驗了,麗琳居然一路跟著他們到泊車處。


  「我對羅馬不熟,你們可以送我回家嗎?」


  正待上車的豆芽望著麗琳,猶豫著,拒絕這種要求很不近人情,但她更不喜歡這個女人帶給她的感覺,就在她左右為難之際,路希突然握住她的手,她疑惑地收回視線轉注於他,旋即愣住。


  他怎麼又出現了?


  路西法徐徐回過身去,黑眸冷冷地盯住麗琳,「你想幹什麼?」


  「我就知道瞞不過你。」驀而綻開一朵妖嬈嫵媚的笑靨,麗琳姿態撩人地拂了一下長髮,先前的文靜秀氣頓時煙消雲散,蕩然無存,看得豆芽目瞪口呆。「當然是來找你啊!路西法,你是知道的,除了你,任何男人都看不進我眼裏。」


  「那是你的事。」


  「你怎能那麼說呢!路西法,難道你忘了父親已經把我給你了?」


  「請不要把你父親的一廂情願扣到我頭上來。」


  「可是……」麗琳伸手搭上他的臂膀,但立刻被甩開。「我愛你呀!」


  「我不愛你。」路西法冷然道。


  「為什麼?」麗琳厭惡地瞥向豆芽。「我哪裏比不上她?」


  「你沒有任何地方比得上她。」


  「這麼說太令人傷心了,路西法。」


  「你根本沒有心。」


  一再被否決,麗琳也有點生氣了。「我不管,既然我父親把我給你了,我就是你的人,你……


  聽到這裏,豆芽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問。「請暫停,路西法,她到底是誰?」


  握住她的手緊了緊,「撒但葉和李麗絲的女兒,專門在睡夢中勾引男人的女惡魔。」路西法低語告訴她。


  「原來如此,可是……」豆芽驚訝地重新審視麗琳。「她的翅膀呢?」


  「在這裏她無法施展魔力。」


  「是喔……」豆芽慢條斯理地點了點頭。「也就是說,我不用怕她囉?」


  「暫時。」輕輕推她進車裏,路西法為她關上車門,自己再轉到駕駛座那邊打開車門,「別給我搞鬼,麗琳,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還有,離我遠點!」語畢即進入車裏。


  「不,好不容易父親允許我來,我絕不會離開你!」麗琳堅決道。


  路西法雙手握住方向盤,望著前方,連多看她一眼都不樂意。


  「我相信李麗絲一定警告過你,若有必要,我會毫不留情地殺死你,所以撒但葉才不准你來。」他語氣森冷地說:「我勸你記住你母親的警告,不要惹我發火,路西法發怒的後果不是你承擔得起的!」


  話一說完,他立刻發動引擎離去,留下麗琳在那裏憤怒地跳腳尖叫。


  「我才不管母親說什麼,你是我的,路西法,你是我的,聽到了沒有,路西法,你是我的……


  ********


  猶想路希的女孩子多得像山一樣,但沒一個像麗琳那麼耐力十足又奸狡多詐的,那女惡魔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樣死纏活賴,又拿捏得恰恰好不會惹火路希而逼出路西法來趕她滾蛋,還刻意裝出一副纖細柔弱的模樣來爭取旁人的同情,使豆芽不好意思當眾叫她滾回地獄去燒火炭,不然人家一定會說她欺負「弱小」。


  「卡露蜜,我忘了帶畫好的設計圖來,可不可以麻煩路希送我回去拿?」


  當著所有同學的面,楚楚可憐的女孩怯怯地提出請求,兩隻眼睛裏還醞釀著兩泡馬尿,好像隨時都可以來上一場世紀大洪水,如果不是早已知道她的底細,豆芽差點先替她滴兩淚鹹水出來養鯨魚。


  這樣「慘絕人寰」的請求,她能拒絕嗎?


  搞不好會引起公憤,被人蓋布袋抓到廁所去喝馬桶水!


  「路希,送她回去拿吧!」


  滿心以為她會拒絕的路希聽得不由一呆。「我?真的要我去?」


  當然不要!


  「煩死了,叫你去就去!」


  「可以麻煩路希順便送我去買一些文具嗎?」眼見陰謀得逞,麗琳得寸進尺再作進一步要求。


  去買棺材吧!


  「隨便你!」


  類似這種狀況層出不窮,每天至少要來上一回,這樣糾纏下來,那女人不累,豆芽都累了。


  「以後不准你上我的課,不然我跟你翻臉!」要纏去纏路希,別來礙她的眼。


  「為什麼?」路希用媲美女高音的嗓門尖叫著抗議。「我為什麼不能上你的課?我都有認真在聽啊!」只不過右耳進左耳出罷了。


  「因為我一看見你就煩!」這都要怪他,不,怪路西法,為什麼不乾脆一腳把那個女惡魔踢回地獄去算了!


  路希那張漂亮的臉頓時垮了。「我……我又做什麼惹你不開心了?」


  「總之,以後一出門就別讓我瞧見你!」懶得跟他囉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