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與惡魔 (下) - 第十章

  路希沉默許久……


  「我需要多一點時間考慮。」


  「你應該知道時間不多了。」


  「……我知道。」  


  ********


  一個星期後——      


  豆芽端坐電視螢幕前,一心專注於有關這次海嘯的報導,波及範圍有多廣,影響到多少地區,還有死了多少人,失蹤了多少人,多少建築物被摧毀,多少財產被吞噬……


  路希突然起身,順便把她也拉起來。「走,我們去看看米蘭!」


  簡直不敢相信,這種時候他居然還有心情去觀光!


  「才不……


  「去吧!」加百列輕聲打斷豆芽的怒吼。「沒有多少時間了,陪他去吧!」


  豆芽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但不知為何,滿心怒火竟然被她兩句話澆熄了,然後莫名其妙地被路希拉出門去。


  有人說米蘭很醜,那是因為米蘭的建築物很醜,其實如果能夠耐心去仔細探索的話,必然會發現米蘭是一座充滿魅力的獨特城市,古老的建築和當代設計交織錯落,形成米蘭特有的迷人風貌。


  連續一個多月,路希帶著豆芽在米蘭市內到處逛,像兩個頑皮的孩子一樣在建築於山洞內的美術館內鑽來鑽去,又跑到郊區去看阿爾卑斯山,甚至在墓園裏大吼大叫,只因為一時心血來潮。


  他們幾乎忘了一切煩惱……  


  ********


  「……位於拿波里東南的維蘇維火山在死火六十年後突然又爆發了,大地搖撼,劇烈的爆炸聲接連不斷,熊熊的火焰夾帶著濃厚的火山灰衝向天際,將整個天空都遮蓋了起來,熾熱的岩漿從山口直向山腳下的龐貝古城遺跡奔流,所經之處盡成焦土,當時在古城內參觀的觀光團至本臺截稿之時仍生死未明……


  「等等、等等……」正要出門的豆芽硬拉住路希。「那、那又是怎麼一回事?」


  路希沒有回答她,電視機前的加百列回過頭來。


  「他在逼你,逼你和他面對面,」但她並不是為了回答豆芽才回頭,而是為了警告路希。「如果你再躲著不現身的話,將會有更恐怖的災難降臨!」


  路希依然不吭聲,藍眸陰沉地注定電視螢幕好半晌,驀而轉身離去,身後還扯著不情不願的豆芽。


  「我們去跳舞!」


  跳舞?


  喂,這種時候還去跳舞,未免太無情了吧!


  他們跳了一整天的舞,除了偶爾坐下來休息一會兒之外,路希都將她緊抱在懷裏隨著音樂搖晃,不時在她耳際呢喃著他有多麼多麼愛她,隱約透著一股深沉的哀傷、悲切的絕望。


  聽他用那樣淒愴的語氣吐露深情的絮語、依戀的呢喃,豆芽幾幾乎乎就要相信他了,但,終究還是沒信,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如此頑固的堅持不信他,只隱約感到似乎有個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在告訴她:


  還不到時候!


  所以,雖然她很想相信他,終究還是沒信。


  夜深,他們回到飯店,路希與她纏綿的模樣使她有點不安,那樣眷戀的眼神,那樣不捨的深吻,就好像、好像……


  這將是他們的最後一夜。


  而後,她沉沉睡去,而他則專注地凝視著她酣甜的睡容一整夜,時而輕撫她紅潤的粉頰,彷彿要在這一刻把她的一切全鎖進他的腦海中。直至曙光微明,他才依依不捨地在她唇上印下最後一吻,悄然起身離去,


  這是他們的最後一夜。 


  ********


  「我會讓潘德蕾和你們兩個留下來,但你們必須替我好好保護雅娜爾和三個孩子。」


  面對表情森冷目光邪惡的路西法,沙利葉和羅弗寇戰戰兢兢地相顧一眼。


  「我們會,可是……


  「沒有可是!」


  「……路西法大人,您為什麼要那麼做?」


  「因為除了『祂』之外,只有我做得到。」


  「那就讓『祂』去做,為什麼您要替『祂』做?」


  「……


  「為了雅娜爾夫人?」


  「……是,也不是。」


  是,也不是?


  究竟是什麼?  


  ********


  揉著惺忪的睡眼,豆芽將腦袋探出房門外。


  「路希呢?」


  潘德蕾瞥她一眼,默然轉身帶兩個孩子到餐室用早餐,加百列則專注於餵烏利爾喝奶,連一眼也沒看她。


  「他去找羅弗寇。」


  又被叫去簽什麼文件了吧!


  「哦!」豆芽不在意地收回腦袋,決定再睡一下回籠覺。


  反正簽完文件就會回來了。  


  ********


  四天後——


  「老天,地震海嘯還不夠,現在連小島都沉了!」


  一邊吃杏仁餅,一邊指著電視螢幕,豆芽口沫橫飛,餅屑四處亂噴地大叫。


  「看、看,你們看,太平洋的波里尼西亞那邊 —— 天知道那是哪裏,三天前開始就地震海嘯接連不斷,狂風暴雨山崩地裂,地動天驚風雲變色,持續了整整三天,今天早上好不容易靜止了下來,救難隊才有辦法過去救人,沒想到居然有二十幾座小島全都不見了,幸好半數以上都是無人島……


  加百列與潘德蕾默然相對無語。


  「媽咪,你不要把人家的杏仁餅吃光了啦!」


  「媽咪在講話,你別吵!」豆芽一把推開大兒子,望住加百列。「你們說那是不是又是那個撒但葉搞的鬼?」


  加百列垂了一下眼,然後盯住她身後,答非所問地說:「路希回來了。」


  「真的?」豆芽驚喜地大叫,立刻跳起來回過身去,打算讓路希知道她有多麼想念他,但……「他……是誰?」


  「他做到了,」加百列輕輕道:「他把其他六位撒旦和所有惡魔全都趕回地獄去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也不想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想知道他是誰?」豆芽面無表情,語氣僵硬地問。


  「……路希。」


  「路希?你說他是路希?」隔著三步遠,豆芽指著躺在沙利葉雙臂上那個支離破碎,不成人形的人體,差點笑出來,「你想騙誰呀!」除了金髮之外,那個人體沒有一個地方像路希。


  「要戰勝六位撒旦和所有惡魔並不容易,尤其是當他只有一個人的時候。」


  笑容慢慢消失,豆芽覺得自己的臉皮有點僵硬,「你……你是說那個……」她吞一下口水。「真的是路希?」


  「是,也不是。」


  加百列徐徐上前拂開那個人的金髮,露出污血滿佈的臉龐,美麗的五官已然變形,就像被砸爛的柿子。


  豆芽只瞄了一下便移開目光,不知道為什麼,她不想看,也許是因為這樣她就可以不承認那就是路希。


  「這只是路希的肉體,路西法已經回到地獄去了。」


  心頭顫抖了一下。「回到……地獄去了?」


  「是的。」


  「那他……」豆芽開始覺得呼吸不太順暢。「什麼時候回來?」


  加百列徐徐回眸。「他不會回來了,他必須留在地獄壓制住其他六位撒旦和所有惡魔,不准他們再到這個世界來搞鬼,只要沒有惡魔的誘惑,這個世界就能保持乾淨,也就不需要最後的審判日來審判罪人。所以,他永遠不會回來了。」


  永遠?


  豆芽瞪著兩眼與加百列平靜的眸子相對好半天。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是你要他這麼做的。」


  「胡說!」豆芽猛然扯開嗓門嘶聲尖叫。「我沒有叫他那樣做,從來沒有,沒有!」


  「但雅娜爾希望他那麼做。」加百列依然很平靜,並沒有被她嚇到。「為了這個世界,他犧牲他自己;為了雅娜爾所愛的人類,他心甘情願留在地獄承受思念你的痛苦,而這份痛苦將是永無止境的……


  「不!不!不要!」豆芽惶恐地拚命搖頭,永遠再也見不到路希的恐懼愈來愈深。「我不要他那麼做,我要他回到我身邊來,我要他陪著我,我不在乎他是不是真的愛我,只要他陪著我,你去叫他回來,叫他回來……


  「不可能,天使的翅膀一進入地獄就會被染黑。」


  「那、那……」豆芽無措地快哭出來了。「我去陪他,對,我去陪他!」


  「但你的翅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