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浪漫之心 - 第一章

  又到了放學時間,R中大門口一窩蜂飛出一大票搶出籠外投奔自由的小鳥,側門則狂飆出一輛輛神風小單車,左側門男生,右側門女生,方蕾與宋巧蓮也是其中之二。


  十分鐘後,學校附近的小公園裏,兩個高中女生坐在大樹下的木椅上,一人捧一碗綿綿冰吃得不亦樂乎。


  「方蕾,告訴你一件超好笑的事喔……


  宋巧蓮一邊吃一邊說話,噴口水沒關係,可怕的是還附帶「暗器」;方蕾扁出一臉噁心的表情瞪著自己的冰,雪泡泡的牛奶冰上面黏著半顆彷彿機關槍子彈一樣噴射過來的大紅豆。


  「喂喂喂,你嘛差不多一點好不好?說話就說話,請不要傳染禽流感給我!」


  「你到底要不要聽嘛?」宋巧蓮才不管那種「小事」,散播八卦病毒卡要緊。


  方蕾翻了一下眼,「我耳朵又沒有關,怕我不聽!」她一邊咕噥,一邊小心翼翼挑起一匙萬雪叢中一點紅的冰甩到一旁地上。


  「我阿姨要結婚了,而且對象是上個月相親的男人喔!」


  「相親?現代人還有相親?」方蕾有點意外。「你阿姨是古早人是不是?」


  「所以我才說好笑嘛!不過啊……」宋巧蓮用手肘推推方蕾。「昨天聽我爸媽他們在說我才知道,現代人相親的才多呢!」


  不信地橫她一眼,「唬爛我!」方蕾嗤之以鼻地道。


  「真的不騙你啦,不然哪裏來那麼多婚姻聯誼社、婚姻諮詢、婚友社什麼的一大堆!」見她不信,宋巧蓮大聲強調。「我媽說啊,現代人再怎open也還是有很多人找不到對象的,譬如說男人因為忙於事業而沒空去談什麼亂亂愛啦,或者像我阿姨那樣內向又害羞,根本交不到男朋友,所以相親還是很常見的啦!」


  方蕾認真想了一下,吃口冰,點頭。


  「也有道理啦,不過那種事只適合某些人,不適合我。」


  「你愛講笑,我們才剛上高二而已耶,連子都還沒有交過半個,誰去跟他相……」話講到這裏,忽然記起三個多月前方蕾才跟男朋友分手,宋巧蓮慌忙打住,尷尬的打了個哈哈。「啊,哈哈,對不起,對不起!」


  方蕾撇一撇嘴,滿不在乎地挖起一大匙冰放入口中。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只因為我的成績排名比他高一點點就老羞成怒,竟然破口大罵說如果不是他考運不好,也不會進這所爛高中,早就進建中了,笑死人了,那種輸不起的男生我才不希罕咧!」


  「一點點?是喔,你第一名,他第二名,的確只有『一』點!」宋巧蓮喃喃嘟嘍。「說到這,我真的很奇怪耶,你的分數明明可以進北一女的說,為什麼要進這所二流高中呢?」


  方蕾默然無語。那種可笑的理由,她該如何向好友解釋呢?


  見她半字解釋也沒有,宋巧蓮也不勉強她,又轉回原來的話題。「你跟周廷鈞交往都兩年多了,好不容易高中同校,才一年就分手,你真的一點都不難過嗎?」


  難過?


  老實說,她也覺得自己應該難過一下,不然好像有點不上道,可是……


  方蕾搔搔頭髮,實在不知該如何向好友開口,說她其實並不是真的喜歡周廷鈞,追根究柢,她跟周廷鈞交往的目的,也只不過是想找個喜歡K書的「同伴」一起做良性競爭而已,誰知道最後競演變成惡性鬥爭。


  「誰教你不喜歡念書,害我只能找別人。」方蕾不清不楚的咕噥。


  宋巧蓮腦袋歪過來。「你說什麼?」


  「沒有啦!」仰頭,把最後一口冰刮進嘴裏。


  宋巧蓮聳聳肩,繼續吃冰,「不過,憑良心說,周廷鈞那傢伙啊……」她哼了哼。「我不喜歡他,他好現實,你的成績好,他就跟你交往,我的成績不好,他連話都不屑跟我哈啦兩句,現在你的成績比他好,這樣他也不高興,他是頭殼在賽跑喔?」


  「不,他是豬頭!」


  方蕾起身,準確地把吃完冰的空紙碗投入不遠處的垃圾桶裏,宋巧蓮隨後一步也把空紙碗扔進垃圾桶內。


  「潛水艇!」


  「陳水!」


  「那就給他柯林頓!」


  「好,讓他CKK!」


  方蕾對空氣揮揮拳頭,宋巧蓮再加一腳。


  「史努比!」


  「聰明!」


  方蕾大剌剌的拍拍宋巧蓮的肩膀,獎勵她的默契,宋巧蓮咧嘴。


  「沖馬桶第一名?」


  靜默三秒,兩人不約而同失聲爆笑。


  好半天後,笑聲漸止,宋巧蓮注意到方蕾又如往常那樣盯住那些在公園裏玩耍的小鬼們看,臉上的表情很怪異,像是羨慕,又有點像是嫉妒。


  「方蕾,你……」她狐疑地瞥向那群小鬼。「不會是想跟那些小鬼玩吧?」


  「少機車了!」方蕾懶洋洋的收回視線。「他們是小學生耶,我怎麼可能會想跟他們玩,你以為我幾歲?」


  「那就別用那種表情看他們嘛,很詭異耶!」說著,宋巧蓮不經意瞥了一下手錶,驚跳起來。「糟糕,差點忘了,我媽說阿姨今天要和那個相親對象到我家討論一些事,叫我早點回去幫忙,我得回去了!」


  方蕾及時垂下睫毛,掩住眸中的懊惱。「好啊,我們回去吧!」


  道過別後,兩騎單車分兩方向離去,但三分鐘後,其中一騎又轉回來了,方蕾抱著書包坐回木椅上,繼續盯著那群小鬼們看得出神,神情依然那麼奇特,在宋巧蓮面前的活潑開朗絲毫不見。


  直到天將黑,小鬼們一一被他們的母親叫回去吃飯,她才黯然起身跨上單車,有氣沒力的騎回那個她痛恨回去的家……


  那算是家嗎?


  ********


  霧濛濛的細雨,曲幽的小橋,靜水上躺著朵朵睡蓮,綠樹婆娑中半隱著一棟兩層樓建築,一棟很溫馨的屋子,充滿了家的氣息,在那屋子裏頭住著三兄妹。


  靳文彥、靳克彥與小妹靳慧亞。


  由於從小被嚴格教養,靳文彥向來是個穩重又有責任感的成熟男人,特別是對親人,他總是拿出最大的耐心,盡其所能去關照到每一位成員 —— 無論親戚關係是遠或近,身分是貴或賤,這是父親的教誨,他一直謹記在心。


  但有時候,他也會覺得某些親戚實在該死的令人頭痛,譬如此刻……


  「……不,我不可能現在就過去,我必須先處理好我的工作才能夠……不,絕不可能……一個星期左右……好,工作處理好我立刻過去……


  慢條斯理地放下話筒,靳文彥默默轉過身來望住弟弟靳克彥,後者一瞧見他的臉色,半聲不吭轉身就跑,打算一路逃到美國去,三、五年或七、八年後再看看能不能回來。但很不幸的,一如以往,靳文彥的反應總是比他的動作快一步。


  「站住!」


  其實那兩字深沉的喝叱並不算大聲,也不兇狠,沒有雷鳴的效果,更不可能震破玻璃,甚至還可以稱得上是相當溫和,但一經傳入靳克彥的耳膜裏,頓時驚得他心頭一駭,兩隻腳馬上前後左右打起蝴蝶結來,害他差點一頭撞上門板,幸好及時撲臂扶住,另一手卻仍不由自主地握向門把。


  「該死!」


  然而苦著臉猶豫大半天後,雖是萬分渴望客串一下聾子,但一想到不堪設想的後果,他還是認命地放開那支幾乎要被他捏成一團麻薯的門把,回過頭去面對很可能會迫使他跳海的悲慘命運。


  戰戰兢兢地,他咽了一下口水。「祖母?」他寧願禁酒、禁足再加禁欲,也不想去面對那個傲慢的老巫婆!


  靳文彥搖頭。「再給你一次機會。」


  靳克彥的臉色更青綠,像春天剛發的嫩芽,「不……不會是……」再吞一口唾沫。「媽媽那邊的姨婆吧?」要叫他去面對那個比老巫婆更上一層樓的老怪物,不如直接判他死刑還慈悲一點!


  靳文彥頷首。「我的弟弟果然很聰明。」


  噗咚!


  「看在上帝的份上,」靳克彥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去,兩眼驚懼,聲音顫抖。「不要叫我去,拜託,千萬千萬不要叫我去!」


  瞇著眼注視弟弟半天,靳文彥搖搖頭,扶一下眼鏡,緩步行向吧臺。


  「我去。不過……」他慢條斯理地倒了一杯杜松子酒,再回到沙發上落坐,蹺起二郎腿,目注弟弟那副又喜又擔憂的表情 —— 擔憂那個「不過」的下文不知是什麼駭人的陷阱。「今年祖母的生日慶祝會由你負責。」


  果然是陷阱,他才不上那個當咧!


  「才不要!」靳克彥衝口而出,「去年我已經負責過……」理直氣壯的抗議。


  「那你去姨婆那兒,」靳文彥不在意的輕啜一口酒。「你應該記得,上回是我去的,所以……


  「沒問題,今年祖母的生日宴會由我全權負責!」話還沒聽完,靳克彥又改口高唱起聖母的讚頌曲,十秒鐘前的抗議好像根本沒那一回事,一意心悅誠服地低頭服膺哥哥的命令。


  「你確定?」


  「再確定不過!」靳克彥用力的說,唯恐哥哥又改變主意。


  「好,那麼……」靳文彥點點頭。「祖母那邊你負責,姨婆那邊我負責。」


  靳克彥頓時鬆下一大口氣,比了一個OK的手勢後,也到吧臺去倒杯酒來慰勞一下飽受虛驚的老鼠膽。


  「上回你去了一個多月,這回要去多久?」


  「不知道。」


  「就怕是這種回答。」靳克彥喃喃咕噥。「話說回來,年初時姨婆就找過你一次,這麼快又找你去做什麼?」問題一解決,好奇心又冒出來作怪了。「她是忘了當年靳家已經把媽媽趕出來了嗎?」


  「多半是『不記得』了,」靳文彥淡淡道。「你知道,老人家年紀大了,記憶力總是會有點退化。」


  靳克彥翻翻白眼。「天殺的真方便,不高興就把人家趕出來,有需要就把人家叫回去,不但要我們按時寄生活費去養她們,三不五時就『召喚』我們回去任她們使喚,姨婆到底當我們是什麼?101斑點狗?」


  漫不經心地,靳文彥輕輕轉動酒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