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之心 - 第三章

  「……


  「好了,我們見過面了,可以回去了吧?」


  「請等一下!」靳文彥硬扯住她。「這是禮貌,我起碼要為你們介紹一下。」


  為雙方介紹是很快,三個人而已,又不是一拖拉庫,但後續就很麻煩了。


  靳文彥剛介紹完畢,方蕾還沒來得及喊撤退,那邊的「甘乃迪」就流著口水摸過來了。


  「我喜歡她,表弟,你帶了那麼多女孩子回來給我看,就數她最高級了!」


  「很抱歉,你是豬,我是人,我們不是同一種族的,0K?」


  方蕾噁著心退開一百萬步,以為這麼說對方一定會生氣,會放棄,沒想到那隻「甘乃迪」反而樂得哈哈大笑。


  「好好好,太好了,我就喜歡這種潑辣貨!」


  「簡直不敢相信!」方蕾喃喃道。「你是變態嗎?」


  再多一句「評語」,那隻「甘乃迪」更興奮了,繼續盯著她流出滿嘴瀑布,恨不得當場吃掉她似的。


  「姨婆,就是她了,除了她,我誰也不要!」


  「企困卡唔瞑啦!」方蕾不屑地打回票。


  老太太在一旁早就聽得兩眼放衝天炮,根本不喜歡這個跟馴服兩個字眼完全搭不上邊的女孩,但沒辦法,要結婚的主角喜歡,更正確的說法是,見過那麼多女孩子,他只喜歡她,老太太只好臨時改變主意,決定等他們結婚後再好好修理修理這個不懂得敬老尊賢的刁丫頭!


  「她的父母呢?」她尖聲問靳文彥。「叫他們來,我們談談聘金的問題,然後就可以決定婚期了!」


  很奇怪的,靳文彥不但沒有回答她,反而退後一步任由方蕾自己去應付。


  「不必找我父母,他們也沒來,因為這件事完全由我自己決定!」


  「哪會有這種事?」老太太一臉不信。


  「就是有,不然你以為靳先生為什麼只帶我一個人來?」


  老太太將詢問的目光投向靳文彥以尋求正確答案,後者依然不吭聲,她想是他默認,只好再轉回來面對方蕾。


  「你要多少聘金?」


  「一塊錢也不要!」


  老太太錯愕的瞠大眼。「那你要什麼?」


  「我什麼都不要,因為……」方蕾冷哼。「我絕不會和那隻豬結婚!」


  「你這個刁蠻的野丫頭!」老太太發怒了。「你可知道我們靳家是什麼身分,竟敢如此不知好歹,我……


  方蕾猛翻白眼。「請別在這裏懷舊了,老太太,你甚至沒有裹小腳呢!」


  靳文彥突然發出一聲奇怪的咳嗽,老太太差點氣歪了腦後的髮髻。


  「你你你……


  「嘖嘖,真是兇悍,我愛死你了!」那隻「甘乃迪」愈來愈癡迷地喃喃道,旋即不顧一切的以餓虎撲羊之勢抱過來。「我就先睡了你,不怕你不和我結婚!」


  眼見那副足有她三十倍大的體積泰山壓頂似的崩塌過來,方蕾不禁大吃一驚,慌慌張張往後退,沒注意到後面一張藤製圈椅佔在那邊阻礙世界運轉,一個踉蹌跌坐下去,來不及起身,眼前就黑了一整片,她正想試試自己尖叫的嗓門能拉到幾分貝,驀地,橫裏一條人影先一步擋到她前面。


  「夠了,表哥,她不想和你結婚,你沒有權利逼她!」靳文彥冷靜地請表哥關閉他的口水瀑布。


  「但我只要她!」「甘乃迪」像任性的小孩子一樣抗議。


  「你不能想要什麼就要什麼。」


  「為什麼不可以?」


  「你沒有資格!」


  聽到這裏,老太太也怪叫過來了。「你這個雜種,竟敢……


  「姨婆,我會另外再找其他女孩子來給表哥看,方蕾不行!」


  「但你表哥只要她,」老太太蠻橫的道。「她就得留下來和他結婚!」


  靳文彥徐徐瞇起眼。「姨婆,我一直想跟你講一句話。」


  見他的表情有點不對,老太太不由心生忐忑。「什麼話?」


  「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什……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靳文彥慢條斯理地說。「如果姨婆再不懂得收斂,以後將得不到我任何支助,無論是金錢或任何事!」


  話落即牽起方蕾的手大步離去,後面那隻「甘乃迪」一邊怪叫一邊追,老太太更是破口大罵,他都置若罔聞,出了老宅,他們坐上計程車直奔火車站,搭上最快出發的火車回臺北。


  回途上,靳文彥始終默然無語,彷彿在思考什麼重大的問題,方蕾也悶不吭聲,她在生氣,氣靳文彥竟敢帶她來見那隻「甘乃迪」。


  她發誓,以後再也不見他了!


  恰恰好兩天後,當她和楊太太見面時,以為楊太太要帶她去會見另一位相親對象,沒想到楊太太卻帶她到一間剛裝潢好的小公寓,並交給她一把鑰匙。


  「這是幹嘛?」方蕾滿頭霧水。


  「靳先生因公事到澳洲,大約一個星期後回來,在這期間,他希望你能認真考慮和他結婚,你所提的條件他全都接受,所以,如果你同意的話,請你先搬進這裏來,並準備好你那邊所需要的文件,他一回來就會和你結婚……


  「卡!」方蕾面無表情地看著楊太太。「請問,你說的靳先生是靳文彥?還是他表哥?」


  「當然是靳文彥先生,他表哥我還在替他另外找對象。」


  「是他?」方蕾目瞪口呆。「為什麼是他?」她才發誓說再也不見他,他卻要和她結婚?


  「這個……我也不清楚,他跟我提的時候我也很意外。」不過,只要能多賺一筆介紹費,她絕不會反對。「還有,這三萬元是他要給你做生活費的,如果你不同意和他結婚,等他回來後再還給他就行了。」


  楊太太再交給她一個厚厚的信封,方蕾茫然看著手上的信封,腦袋裏已是混淆一片,全都是亂碼。


  究竟是怎樣?


  ********


  方蕾根本沒有考慮。


  像靳文彥那種對象,別說是相親,就算她自己去搶也搶不到比他更正點的男人,事實上,以他的條件,他有資格跟比她優上千百倍的千金小姐、富家世女結婚,他卻挑上了她,她又有什麼好考慮的,特別是在她這種情況下?


  所以,她沒有考慮,再老實一點承認,她還擔心考慮時間太久,他會後悔也說不定。


  於是,隔天她就提著全副家當,偷偷摸摸搬出方家,住進那棟小公寓裏。


  說是小公寓,兩房一廳一衛一廚,再加一個小陽臺,起碼也有二十五坪以上,家具齊全,連電器設備都不缺,甚至還有電腦、傳真機、掃描器等等。


  「天堂!」


  躺上軟綿綿的彈簧床,她感動得想哭,不過她沒空哭,馬上又跳起來開電視,「我都忘了我有多久沒看電視了!」按著遙控器,她又想掉眼淚了。


  「不敢相信,這裏居然有第四臺!」


  大概沒有人會相信,就從這天起,整整四天時間,除了出去買東西、洗澡、上廁所和睡覺之外,她都守在那臺32寸的液晶電視前面,著迷似的盯著螢幕看,看完這臺看那臺,一百多臺轉來轉去轉個不停。


  世界真是美好啊!


  ********


  第五天清晨,兩眼剛打開,方蕾就察覺到有什麼異樣 —— 菸味,茫然轉眸,赫然發現窗臺上坐著一個人。


  「醒了?你那邊的文件都準備好了嗎?」


  「呃,好……好了。」某人的腦袋依然跟章魚燒的面漿一樣爛糊。


  「好,用過早餐後拿給我,我去辦公證結婚登記。」


  「喔。」茫然回應,茫然地搔搔頭髮,茫然起身,茫然進浴室。


  一分鐘後,她滿臉吃驚的衝出來 —— 洗把臉,終於清醒了。


  「你你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靳文彥仍坐在窗臺上,眼睛在笑,似乎對她的反應感到很有趣。


  「一個鐘頭前。」


  「為什麼不叫我?」


  「你睡得很熟,為什麼要叫你?」


  「所以……」方蕾覺得臉上有點冒熱氣。「你就坐在那裏看我睡?」


  靳文彥含笑不語,方蕾臉更熱,有點不知所措。


  「你……你為什麼突然想和我結婚?」


  「我祖母一直在催我結婚。」


  「為什麼是我?我相信你一定有比我更好的對象可以選擇。」


  靳文彥沒有回答她,反又問她另一個問題,「你不想問我姨婆為什麼叫我雜種嗎?」


  不說就不說,哼,有什麼了不起!


  方蕾賭氣地噘起嘴。「沒想過,不過如果你想告訴我,我也不介意聽一下。」


  靳文彥莞爾。「我是私生子。」


  「是喔。」方蕾聳聳肩。「很可惜你不是第一名,上不了金氏紀錄。」


  「但在西螺那種民風保守的城鎮裏,尤其是身為地方望族的靳家,那是一件翻天覆地的醜事,所以我母親就被掃地出門了……


  「猜想得到。」方蕾喃喃咕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