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浪漫之心 - 第四章

  「好。」


  方蕾當即掏出手機來打回家說她會晚一點回去,再去牽腳踏車。


  「他管你那麼嚴,晚一點回家也要先告訴他嗎?」方麗問。


  「不是,是我自己想這麼做的。」推著腳踏車,方蕾輕輕道。「這樣做能讓我充分感受到有人在等著我,有人在關心我,在這世上我並不是孤伶伶一個人的,我喜歡這種感覺。」


  方麗不安的回開眼。「對不起,我真的很想幫你,但……但是……


  方蕾瞄她一下,沒有說話,直到她們進入一家泡沫紅茶店,各自點了一杯冷飲後,她才開口直問。


  「你今天找我究竟想做什麼?」


  由於她的口氣很衝,方麗似乎頗受傷害。


  「我關心你呀!」


  「關心?」方蕾翻了翻眼。「你知道嗎?這種詞聽太多了,有的時候真會讓我覺得你只是假藉關心之名來看我,其實是為了享受我的悲慘!」


  方麗眸中倏閃過一絲異樣神色,下一秒,她的眼眶紅了。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是真心誠意在關心你呀!」


  方蕾又翻了一下眼。「好好好,你是真的關心我,但那又如何?你再關心我也幫不了我,不是嗎?」


  「我不是不想,是無能為力!」方麗辯解。


  「不,你不是無能為力,是不敢!」方蕾馬上反駁回去。「你曾經為我去跟他們任何人說過什麼話嗎?不管成不成功,有沒有用,你試過去說幾句話嗎?不,你沒有,因為你不敢,你擔心一旦替我說過話,他們就會像對待媽媽一樣苛責你,再說白一點,你怕被我連累,對不對?」


  方麗心虛地垂眸。「你……你知道我不像你那麼堅強。」


  「為什麼有些人總是認為可以憑藉著軟弱這兩個字,隨心所欲的做出最自私的行為呢?」方蕾喃喃道。「算了,跟你說這些實在無意義,不想講了!」


  這時,服務生送來飲料,她們暫停片刻,服務生離開後,方蕾又接下去說話。


  「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話,不,我結婚不是繼父逼我的,我是自己相親找的對象,他對我非常好,暑假時還要帶我出國去玩,老實說,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幸運,能夠找到那種丈夫真的很不容易!」


  「是嗎?」方麗的眼中再次閃過異樣神色。「那就好。」


  喝一口果汁,方蕾凝視著黃澄澄的液體。「不管怎樣,我們畢竟是姊妹,你又要到日本去了,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所以,姊,我想勸你一件事……


  「什麼事?」


  方蕾抬眸望定方麗。「人不要太軟弱,更不要太自私,如果你老是這樣只顧自己,縱容自己的軟弱,有一天你會發現當你需要幫忙時,人家竟然是用你對待他們的方式來對待你,那時候再後悔也來不及了!」


  方麗怔愣地回視她片刻。


  「那你呢?如果我來找你幫忙,你會幫我嗎?」


  方蕾愣了一下,「我?」皺眉。「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如果是現在的話,倘若家裏其他人來找我幫忙,我會說他們是活該受到懲罰,為什麼我要幫他們?若是你,我也會認為你實在應該受點教訓 —— 有時候人不吃點苦就學不乖。可是……


  她聳聳肩。「誰知道,人的想法隨時都在變,或許將來我的想法也會徹底改變過來也說不定。不過基本上,對就對,錯就錯,這點我是很堅持的!」


  方麗又望住她好一會兒。


  「你恨我?」


  「不,我不恨你,或許是生氣,但不是恨。」方蕾認真地說,旋又失笑。「拜託,你知道你這樣子像什麼嗎?你就像硬要拿把刀亂揮的小孩不小心砍到人家,還不准人家生氣一樣!」


  「但我從沒有傷害過你!」方麗抗議。


  「有些傷害並不是你做了什麼,而是你什麼也不做。」方蕾語氣平淡地說。


  方麗窒了一下,衝口而出,「你也不能怪我不願意為你冒險跟爺爺、奶奶說什麼,畢竟爸爸是被你害死的呀!」狼狽的反擊,只為擺脫一切責任。


  臉皮僵了一下,方蕾垂落雙眸,慢條斯理地起身。


  「時間晚了,我該回去做晚餐了!」


  方麗慌忙跟著起身。「可是……


  方蕾沒理她,兀自疾步走出泡沫紅茶店,方麗才剛追出來,她早已騎上腳踏車,走得不見人影了。


  ********


  當方蕾上學的時候,小公寓裏通常都很安靜,除了偶爾傳來傳真機運作的聲音,或者敲鍵盤、翻動紙張的聲音,這段期間,靳文彥都會將全副心力貫注於工作上,小公寓塌了他都不一定會察覺。


  然而一到了下午五點左右,生理時鐘通常會促使他從專注中跳脫出來,瞥一眼手錶,然後鬆懈的往後靠向椅背,闔上眼等待。


  來了,鑰匙開鎖的聲音,大門開關的聲音,換脫鞋的聲音,然後是……


  嗯?


  靳文彥疑惑的睜眼。最重要的那一聲「我回來了」呢?


  再等片刻,依然沒有,於是他悄然起身離開書房,赫然見到方蕾佇立在門前,書包拖在地上,腦袋低垂彷彿在思考什麼,一動不動,像是凍結了。


  默默地,他過去張開雙臂將她整個人納入懷裏,緊緊擁抱住,什麼也沒問。


  靜靜地,她把臉兒埋在他胸前,分開兩臂環上他腰際,牢牢的鎖住,什麼也沒說。


  幾乎過了有一世紀那麼久的時間之後,她才出聲,依然埋在他懷裏。


  「如果方家的人來找我幫忙,我說他們是活該受到懲罰,為什麼我要幫他們?或者是我姊姊來找我幫忙,我認為她應該受點教訓才會學乖。我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嗎?」


  「對現在的你而言,會這麼想並不奇怪。」


  「那為什麼我姊姊要說那種傷人的話來反擊我?」


  「當人們做反擊的時候,通常都是想要用傷害別人來保護自己。」


  「……我一直以為方家的人裏,至少還有我姊姊不認為爸爸是被我害死的,所以她才會偷偷來表示一下她的關心,但今天,就在十五分鐘之前,我才知道原來她也認為爸爸是被我害死的。別人我可以不在意,但我自己的親人,他們竟然都認定爸爸是被我害死的!」


  「因為他們沒有人願意承擔起那份罪,只好往你身上推。」


  「……那你認為我爸爸是誰害死的?」


  「他自己。」


  「為什麼?」


  「開快車的是他自己,不是別人。」


  方蕾猛然抬頭,一臉愕然。「耶?」


  靳文彥垂眸俯視她,爾。「你以為我會說是他自己決定要幫你大伯逃亡的,所以該怪他自己嗎?」


  方蕾直點頭。「宋巧蓮是這麼認為的呀!」


  靳文彥淡然一哂。「不管他做的事是對或錯,如果當時他不開快車,現在應該還好好的活著,所以問題不在於他是到哪裏去做什麼,而是他開快車才會出車禍導致死亡的。」


  方蕾怔忡地看著他好一會兒。


  「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耶!」


  他鬆開一臂,將她往沙發那邊帶過去。「因為你已經習慣他開快車了,習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有時候它會把不正當的事轉變為理所當然。」


  順勢在沙發上落坐,她依然偎在他胸前,像是祈求安慰的小娃娃。


  「媽媽常勸爸爸不要開快車,但他就是不聽!」


  「所以,那是他自己的錯,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的錯。依旁人的語氣來說,就是:誰教他要開快車!」


  她仰著眸子瞅住他又看了好片刻,忽又把臉兒埋進他懷裏。


  「老公。」


  「嗯?」


  「謝謝。」


  這是頭一回,她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擺脫那份害死爸爸的罪惡感,不一定什麼時候,但,終有一天會的。


  ********


  轉個眼,又面臨期末段考的緊張氣氛,方蕾是個用功的學生,段考時更認真,但這次段考,她卻懶洋洋的提不起勁來念書。


  「你要休學?為什麼?」宋巧蓮難以置信的尖嗓門怪叫。


  方蕾拍拍自己的肚子,苦笑。「我懷孕了。」


  「懷孕?」宋巧蓮差點昏倒。「白癡啊你,幹嘛這麼早生孩子嘛?」


  「因為我老公說過他是因為祖母催他結婚他才結婚的,那老人家催晚輩結婚通常都是為了想抱孫子嘛!」方蕾垂頭喪氣地說。「所以當他問我需不需要避孕時,我才跟他說不用,沒想到我一懷孕他就要我休學。」


  「你沒有跟他抗議嗎?」


  「沒有。」方蕾搖頭。「我老公不是那種老婆懷孕就不讓老婆念書的人,我猜是如果我真的挺著肚子上學,他祖母發現之後會囉唆吧,你知道,老人家的想法都很古板,他對我那麼好,我怎麼好讓他為難呢?」


  「那……」宋巧蓮無措地抓抓頭髮。「只好明年再復學囉!」


  「我也是這麼想,晚一年而已,想來不會差太多吧!」


  「那暑假時你也不能跟他一起出國了嗎?」


  沮喪驟失,方蕾突然眉開眼笑起來。「不對,他真的要帶我出國去玩耶!嘿嘿嘿,我就猜是這樣他才會叫我學荷蘭語,他說手續都辦好了,我這邊學期一結束,隔天就要帶我出國,可能是去荷蘭吧!」


  「什麼時候回來?」


  「我哪知道?他又沒說!」方蕾咕噥。「不過他每次出差都去一個星期到十天左右,這回大概也差不多是這個天數吧!」


  「記得帶禮物回來給我喔!」


  「沒問題!」


  結果禮物是寄回來給宋巧蓮的!


  ********


  第一次出國,第一次搭飛機,方蕾好像第一次展翅飛行的小鳥一樣興奮,從出門到上飛機,一直嘰嘰喳喳個不停,虧靳文彥有那份耐心容忍一個活動噪音在他身邊破壞安寧。


  「哇,哇,還有個人電視耶!快,快,教我怎麼操作!」


  「安靜一點!」靳文彥彷彿哄小孩一樣斥責她。「等起飛後再教你!」


  「好嘛!」方蕾不情不願地按捺下興奮的心情往機窗外看,忽又回過頭來。「喂,你表哥那邊怎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