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之心 - 第五章

  兩支可愛的小辮子在空中甩來甩去,穿著蕾絲洋裝的小女孩哭咽咽地撲向父親懷裏,用世界上最肉麻的聲音告狀。


  奧文放下報紙,順手抱起三歲的小女兒,側身坐上老位置,頂了一下眼鏡,再向調理臺前的方蕾望去;後者縮了一下脖子,吐吐舌頭,轉頭繼續忙碌,裝作這世界在三秒鐘前才開始運轉,之前的事她什麼也不知道。


  餐桌上鋪著美麗的方格子桌巾,咖啡機傳來濃鬱的咖啡香,爐子上熱著可頌麵包,搭配新鮮的藍莓果醬以及乳酪和香橙汁,這是一般比利時人的早餐。


  「好了,好了,小鬼,快坐好,要吃早餐了!」


  「我要吃巧克力!」


  方蕾一邊把早餐陸續放上餐桌,一邊拿眼角瞟一下她的藍眸丈夫,意謂: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欺負你那個可惡的女兒了吧?


  「咦?小弟呢,他怎麼還沒出現,起床失敗了嗎?」


  聞言,奧文抿起唇,蔚藍的眸子盈滿笑意,每次聽到她叫克里斯小弟,他就禁不住莞爾,因為克里斯足足大她九歲。


  「老嫂,你也拜託一下好不好?我已經三十歲了,行不行不要叫我小弟?」


  說人人到,說鬼鬼到,方蕾話一說完,克里斯就冒出來了。


  方蕾咧嘴,在她的位置落坐。「誰讓你叫我老嫂!」


  克里斯也坐下了。「你是老哥的老婆,我不叫你老嫂叫什麼?」


  「隨你!」方蕾哼了哼。「總之,只要你還沒結婚,我就要叫你小弟!」


  「我還不想結婚嘛!」


  「你再不結婚,小心我把你趕出去!」


  拿了一塊可頌麵包,克里斯不可思議的定住。「喂喂喂,從我出生開始,這裏就一直是我的家耶,為什麼我不結婚就要被掃地出門?」


  「我是你嫂子,你敢不聽我的?」


  克里斯窒了一下。「那又為什麼要逼我快快結婚?」


  「這樣我們家裏才會更熱鬧啊!」方蕾理直氣壯地說。


  簡直不敢相信,為了她想更熱鬧一點,他就得結婚?


  「叫你老公去討小老婆吧!」克里斯嗤之以鼻的嘟囔。


  「哎呀,對喔,真是好建議!」有建設性的忠言,方蕾總是虛心接受。「快,老公,你趕快去討個小老婆,我去找個情夫,這樣又可以多兩個人來熱鬧了!」


  兄弟倆愕然相對,大翻白眼。


  「喂,」方蕾咬著麵包,左看看、右看看。「你們怎麼不說話了?」


  奧文埋頭看報紙喝咖啡,沒聽到;克里斯抹果醬夾乳酪,聾了;至於那個三歲的小女孩,不見了。


  方蕾頓時驚跳起來。「那個小鬼,她要是敢去吵醒……


  來不及了,育嬰室裏驀然拉出一陣恐怖的嬰兒級緊急警報,尖銳得教人倒抽冷氣,窗外的小鳥摔下好幾隻,方蕾僵了一下,旋即拉開一臉甜蜜蜜的笑。


  「老公,我記得我說要三個女兒的。」


  奧文慢吞吞地抬起藍眸。「所以?」


  大拇指往育嬰室一比。「那個兒子不曉得從哪裏撿來的,麻煩你自己擺平!」


  克里斯豁然大笑,奧文啼笑皆非,搖搖頭,起身到育嬰室,片刻後,他一手牽著闖禍的小女兒,一手抱著八個月大的「警報器」出來。


  「乖,芙安娜,坐下吃你的早餐。」


  「可是人家想吃巧克力嘛!」可愛的小臉蛋不可愛了,扁扁的,一雙圓溜溜的眸子好委屈的瞅著父親。


  「等你上幼稚園回來再吃好不好?」


  「好嘛!」


  「這樣究竟算是她贏了還是你贏了?」方蕾喃喃嘟囔,起身抱來兒子再坐回原位,她並不是真的不喜歡兒子,而是下意識喜歡為難奧文來享受他的包容。


  都怪他四年來一直那樣寬宏大度的包容她,害她都養成習慣了。


  早餐過後,保母來了,夫妻倆輪流親親兒子再交給保母,然後大家一窩蜂散開來,各自準備要出門上班、上課,門口玄關處一片混亂,克里斯換皮鞋,方蕾拎背包,奧文奇怪的看著女兒坐在地上脫襪子。


  「芙安娜,為什麼要脫襪子?」


  「人家要換有蕾絲的襪子嘛!」


  「明天再穿不行嗎?」


  「不行!」


  「靳文彥先生,你不知道你女兒是個小騷包嗎?」


  「老嫂,小時候騷包,大了才動人啊!」


  「是喔,動不動就要男人!」


  「……


  隨後,大家又一窩蜂湧出門。


  「小蕾,什麼時候開始放暑假?」


  「四天後。」


  「那麼,這個假期你有什麼計劃嗎?」


  「我要去學騎馬。」


  在家裏,大家都說中文,一旦踏出屋外,大家又很有默契的同時改說荷蘭語,包括小芙安娜。


  「我也要騎馬!」不管大人幹什麼,小孩子都想學。


  「才不要,帶你去,媽咪就不能騎了!」不管小孩子想幹什麼,大人都不准。


  「回來騎老哥啊!」誠懇的建議。


  「老是原地跑又不好玩!」一點都不符合實際需要。


  克里斯爆笑,奧文愈聽愈不像話,直搖頭。


  「你們說夠了沒有?上車了!」


  三大一小陸續上車,兄弟倆輪流當司機,今天輪到奧文,頭一站先送寶貝女兒上幼稚園。


  一個鐘頭後,車到安特衛普市,在梅爾街附近讓方蕾下車到大學上課。


  「今天是半天課?」奧文按下車窗問。


  「對,指導教授的課。」


  「上完課後,你要自己回布魯日嗎?」


  「不,我要到布魯塞爾的馬場看看,說不定會再回來安特衛普。」


  「好,那再打手機聯絡。」


  「OK!」


  五分鐘後,車子停在一棟文藝復興時期建築後面的停車場,兄弟倆下車,鎖好車門,一起走向建築物。


  「今天由你去交易中心。」奧文說。


  「沒問題。不過……」克里斯遲疑著。「老哥,你還記得嗎?四年前你說要給老嫂三、五年時間?」


  「記得,如何?」


  「我想四年該夠了吧?」


  奧文淡淡瞟他一下,徐步進入建築物內,穿過大廳,上樓梯。


  「祖母又在催了?」


  「對,而且這次很難推。」


  「誰?」


  「尼古拉斯的妹妹莉莉安。」


  奧文瞇了一下眼。「他想做什麼?」


  克里斯聳聳肩。「他是猶太人啊,你猜他在想什麼?」


  「但以前他一直很反對讓他妹妹嫁給非猶太人。」


  「我想是莉莉安終於說服他了吧,你應該知道,她十九歲時就愛上你了!」


  「我倒不那麼認為。」


  「不是嗎?那是……啊,我知道了,是因為那個?」


  扶了一下眼鏡,奧文沒有作任何回答,逕自拐彎轉向左邊走廊,一路沉默。


  走廊盡頭是兩扇柚木大門,一進門裏,左右兩邊各有一張秘書辦公桌,桌後分別坐著一位四十多歲的行政女秘書和一位公關男秘書,來訪的人通不過他們這一關,就別想進入更裏面那兩扇橡木門。


  「我暫時不接任何電話!」奧文吩咐道。


  「是。」


  進入辦公室,奧文即坐到辦公桌後,點起一根菸,抽幾口,望住克里斯。


  「我想小蕾應該可以應付得了祖母了。」


  克里斯頓時笑開了。「戰爭終於要開始了?」


  奧文往後靠。「就讓它開始吧!」


  「不先警告老嫂一聲?」


  「不必。」


  「為什麼?」


  奧文無語,默默打開頭一份文件,克里斯斜睨著他觀察片刻,唇畔悄然抹上一片揶揄的笑。


  「你想知道她是不是能夠百分之百信任你?如果是的話,就表示……


  「靳克彥,你是不是應該去交易中心了?」


  克里斯大笑。「好好好,我去,我去!」


  有時候男人比女人更不坦率呢!


  ********


  基本上來說,比利時大學的學制分為三階段,第一階段為學士課程,至少三年;第二階段為碩士課程,一至兩年;第三階段博士課程,至少三年。而且荷語區的大學在研究所以上仍保有過去所謂師徒制的傳統,有些科目學生必須自己找教授指導,不然就得到其他大學上課來補學分。


  但由於教授指導學生基本上是無利可圖又耗費心力的工作,因此尋找有意願收弟子的教授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計劃升上第二階段的學生幾乎都是在三年級的時候就開始到處詢問了。


  「嗨,蓮恩,這麼巧!」方蕾歡喜地向一位金髮的女孩子打招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