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之心 - 第六章

  「見鬼,這是哪一國語言?」


  「巴西的葡萄牙文吧!」


  「該死的那又是哪一種語系的?」


  翻天覆地的,好不容易水深火熱的十天終於過去了,大家癱成一地,幾乎活不回來。


  「教授說他要搭明天一早的飛機,誰要跟他一起回去?」泰曼問。


  躺在沙發上爛成一堆泥的方蕾舉起手來。「我……


  「慢著!」趴在床上的莉絲猛然跳起來。「你要回去了?好不容易來美國一趟,也不順便玩玩,你就要回去了?」


  「今年八月,布魯日有三年一次的運河嘉年華,我要陪我女兒參加。」


  「上帝,到八月還有一個星期耶!何況,那個什麼運河嘉年華,不就三年一次,三年後照樣會再舉行,而美國也許就來這麼一回!」莉絲大聲辯駁。「無論如何你得陪我留下來好好玩個過癮,不然我那麼辛苦幫你忙是為什麼?」


  「你有馬克陪你不是嗎?我可沒興趣作電燈泡!」方蕾咕噥。


  「他?」兩道憤怒的雷射死光朝馬克筆直的發射過去,後者尷尬的瑟縮一下。


 「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改變行程到美國來?那傢伙到巴黎居然只想看上空秀,看康康舞,我為什麼要陪他去看那種東西?」


  方蕾愣了一下,旋即與泰曼一齊失聲大笑,莉絲更是怒氣難平。


  「他想看女人的胸部,想看女人的大腿?好,就讓他自己去看個夠,我要自己玩自己的,而你得陪我,0K?」


  方蕾搔搔腦袋。「好吧,我想你說得也有道理啦,難得來美國一趟,不到處走走太可惜了,不過我得先打電話回家跟我老公講一下。」


  五分鐘後……


  「真沒想到,我老公也出差去了!」方蕾有點意外的掛斷手機,「不過我小姑回家了,還有我小叔,他們說會陪我女兒去參加嘉年華。」視線移向泰曼。「那你呢?你要留下來嗎?」


  泰曼點頭。「既然你們都要留下來,我也留下來好了。」


  「太好了,我不會說英文,光靠莉絲一個人有時候也很不方便,你肯留下來,我就不必老是依賴她了。不過……」馬克困惑地來回看她們三人。「為什麼你們三個人說的英文都不太一樣呢?」


  方蕾三人不約而同失笑。


  「因為我說的是美語,莉絲說的是英文,泰曼說的是澳洲語。」


  「雖然聽起來差不多,其實在句型、發音和拼法上都有顯著的不同。」


  「那是因為文化和環境上都有所差異。」


  「不過由於都是從英文演變而來,所以……


  「譬如美語說『Do  you  have  a  pencil?』,英語則說『Have  you  got  a  pencil?』,這是……


  「至於發音……


  「舌頭必須捲起來……


  「不對,牙齒應該這樣,唸出來的音才會……


  「不,我不這麼認為,既然是同一個語系……


  眼看他們三人居然就地討論起語言學來,而且愈討論愈熱烈,甚至展開一場馬拉松辯論,口水愈拉愈長看不見盡頭,馬克不禁哭笑不得。


  他們到底是來度假的,還是來上課的?


  ********


  雖然是預定外的旅遊,但既然決定留下來了,方蕾就打算好好享受一下,但隔天傍晚方蕾就後悔了。


  「為什麼只有兩間房?」


  「泰曼說他旅費不太夠,」莉絲神情自若地解釋。「所以……


  「我知道,我知道,」方蕾不耐煩地打斷她。「但是既然你一定要和馬克同房,總不能要我和泰曼同一間房吧?飯店客滿了嗎?」


  莉絲無辜地眨巴一下眼。「你們為什麼不可以同房?」


  方蕾愣了一下。「你在說什麼鬼話,我……


  莉絲很誇張的嘆了口氣。「別告訴我說你不知道泰曼喜歡你。」


  方蕾呆了呆,旋又失笑。「你別開玩笑了!」


  「泰曼真可憐!」莉絲喃喃道。「我和蓮恩都看出來了,也問過泰曼,他都承認了,因此……


  「別……別胡扯了,」方蕾驚愕得話都結巴起來了。「我……我結婚了耶!」


  「那又如何?」莉絲聳聳肩。「你幾歲結婚的?十六歲?還是十七歲?正是最容易被誘惑的年齡,輕易被大你十二歲的成熟男人拐去結婚,這並不奇怪,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不過……


  像個男人似的,她輕輕撫過方蕾那一頭烏溜溜的長髮。


  「結婚四年,也生了兩個孩子,你應該開始會覺得當時結婚得太衝動,現在睡在你身邊的男人已經失去當初那種迷人的魅力,你們之間的距離也愈來愈遙遠,你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嗎?」


  「我不……


  方蕾聽得啼笑皆非,想否認,但莉絲根本不給她自辯的機會。


  「對了,因為你們的年紀相差太多了,觀念看法都有差異,換句話說,跟你年歲相近的男人才適合你,譬如泰曼,你不覺得他很可愛嗎?」


  一點也不!


  跟她兒子比起來,沒有一個會用兩隻腳走路的男性是可愛的!


  「我記得你也誇過他長得很英俊,」莉絲繼續說。「又風趣爽朗……


  不然她該怎麼說?


  當時他們才剛認識,她總不能老實指出對方的缺點說他眉毛太濃,鼻子太短,嘴巴太大,笑起來像蝦蟆打呵欠,還有,老愛說些人家聽不懂的笑話,害人家明明滿頭問號又不能不捧場笑一下,這點最無趣了!


  「所以我建議你和他來段情試試看,」還在說。「就我來看,你們兩個相當合適……


  她是試吃品嗎?


  吃過之後就知道好不好吃!


  「我以為從床上開始最快,」愈說愈囂張。「你知道,多數人從床上的契合度就可以知道彼此合不合適……


  真不敢相信,這女人真的在慫恿她來段婚外情!


  「這種事我最清楚,因為我是過來人,十六歲時我也曾經結過婚,對象是一個大我九歲的電腦業務員,還生了一個女兒,但十九歲我就離婚了,所以,相信我,聽我的沒錯!」


  方蕾目瞪口呆,一時不知道自己是對莉絲曾經離過婚感到最吃驚,還是對莉絲有個女兒感到更吃驚?


  不過有件事她倒是可以確定,既然莉絲有過這種經驗,她再做任何辯解也沒有用,就算把兩片嘴皮子磨成了烏魚子,莉絲也不會給你聽進去半個字,既然如此,她最好趕緊蹺頭,趕搭最近一班飛機逃回比利時。


  如此一來,莉絲應該可以明白,不管是一夜情、婚外情,或者是姦情、偷情,她都沒有興趣了吧?


  ********


  到大西洋城不賭上兩把就不算來過大西洋城,因此大家決議先上賭場玩幾天再轉戰紐約,方蕾覷準機會趕緊落跑。


  拎著旅行袋,趁那三個傢伙還在賭場裏鬼混,某人偷偷摸摸溜出飯店,準備客串一下失蹤人口,孰料才剛踏出飯店大門,迎面撞上兩個人,雙方同時一怔,再同時失聲大叫。


  「大姊、小珊!」


  「二姊!」


  「小蕾!」


  靜止兩秒,又異口同聲大叫。


  「你怎麼會在這裏?」


  然後,方蕾很快舉起手來阻止對方再開口。


  「夠了,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聊聊吧!」


  大西洋城的賭場全都集中在濱海大道上,而其中最具特色的就是泰姬瑪哈,在這座綜合阿拉伯風格和現代建築藝術的龐然大物內,賭博、消遣、娛樂、住宿、飲食等功能樣樣俱全,幾乎只要住進去就不用再走出這棟建築物。


  除非你破產了。


  此刻,方家三姊妹就坐在泰姬瑪哈地下室的餐廳內,大家面面相對都有點不太自在,雖然有很多話想問,卻不知從何開始。


  「你怎會在這裏?」終於,方珊忍不住先開口了。


  「我和同學陪教授來開會。」方蕾回道,再反問:「你們呢?大姊不是在日本念書,二伯不是移民到艾伯尼嗎?」


  「我在這邊工作,紐約,大西洋城來回的巴士導遊。」


  聽方珊這麼說,方蕾一點也不感到奇怪,虛榮的女孩子想找多金的帥哥,到賭城來就對了,在這裏,一擲千金的富豪多得是。可是……


  「但你才十九歲,應該要上大學呀!」


  方珊嗤之以鼻地哼一聲。「誰要上大學,浪費時間!」


  說得也是,她的人生目標就是釣上個帥哥富豪,這並不需要上大學,只要臉蛋長得好看,身材一級棒,「釣魚」技術一流就行了。


  方蕾無奈搖頭,再轉注方麗。「那大姊呢?來探親嗎?爺爺、奶奶也來了嗎?」


  打從她們碰面開始,方麗的神色就一直很奇怪,連方蕾問了她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她也好像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有什麼不對嗎?」方蕾疑惑地問。


  方珊瞥方麗一眼,若無其事的代替大姊作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