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之心 - 第七章

  「不是參加,我們是去服侍客人的,0K?」莉絲轉回去面對鏡子,繼續在自己的臉上抹上三公分厚的粉。「這種高級餐會本來都有專門侍者在服務,但原來排定的那些服務人員因為食物中毒全掛了,所以只好找臨時替代人員。」


  方蕾彎腰,努力要把又窄又緊的小禮服拉上來。


  「我不相信他們沒有備用人員。」


  「這兩、三個月沒有,」莉絲探手把被方珊拿走的口紅拿回來。「七月有紐約華埠小姐選拔,還有八月的美國妙齡小姐選拔、九月的美國小姐選拔,專業服務人員早就被瓜分光了!」


  好不容易把小禮服扯上來,方蕾垮在那邊喘氣。


  高級宴會裏的女服務生衣著自然也得高級一點,一律穿黑色小禮服,而這件禮服大小是莉絲幫她挑的,哪件不好挑,偏偏挑這件比合身還小一號的,試穿的時候莉絲還沾沾自喜的說自己挑得多好,因為她挑的禮服很完美的將方蕾的身材纖細無遺地顯露出來,雖然不夠豐滿,但曲線曼妙窈窕迷人,夠養男人的眼了。


  好,沒關係,試穿的時候都是自己人看,愛怎麼看都隨便,但現在是要她穿出去伺候客人,她真的可以動嗎?


  「可是你和小珊都打工做過服務生,當然沒問題,但我沒做過……


  「所以說,按照我們教你的去做就對了。」滿意的對鏡子裏的美人兒點點頭,莉絲再轉過去幫方珊化妝。「如果不是卡蒂亞那位櫃臺小姐恰好也是比利時人,她也不會那麼好心介紹我們來,告訴你,這是我們運氣好才能夠碰到這種機會!」


  拉好禮服,方蕾隨手抓了把梳子刷頭髮,有氣沒力,有刷等於沒刷。


  「馬克呢?我不相信他不在意。」


  「在意又怎樣?我們剛開始交往時就說清楚了,在還沒有結婚之前,我們雙方都有權利找其他對象做比較,三年來,我們都各自找過其他對象,不過最後還是回到對方身邊,以後也會繼續這麼做,直到我們結婚,或者各自結婚為止。」


  哇靠,試用期還真長,用膩了還可以退貨!


  請問用爛了也可以退嗎?


  方蕾聽得目瞪口呆,還有點哭笑不得。


  「好吧,隨便你們,我就不信一場餐會就能讓你們捕捉到凱子!」


  「就算捕捉不到,看看那些富豪長什麼樣子,那種上流社會的餐會又有多麼氣派,能親身經歷一次也好啊!」


  經歷那種事又有什麼意義?


  方蕾哀聲嘆氣,莉絲回頭,大呼小叫起來。


  「上帝,你打算就這樣披頭散髮去嗎?不可以,得把頭髮挽起來!」


  然後,方蕾就被她抓過去修理頭髮了。


  嗚嗚,好羨慕方麗,可以說不去就不去;而她,卻不能不管方珊,無論如何,方珊總是她的親妹妹。


  「等等!」


  「又怎麼了?」


  「方蕾,你的禮服太緊了,看得見內衣褲的痕跡,所以,麻煩你把內衣褲脫下來!」


  「?!」


  「哪,膠帶給你,貼乳頭的,好,快脫!」


  「……


  ********


  在宴會廳裏團團轉了半個鐘頭,方蕾發現其實做女服務生也不是很困難,只要捧著托盤轉來轉去,適時回應客人的召喚,這樣也就夠了。


  當然,重點是她一定要保持笑容,挺直腰身,小心不要讓高跟鞋拐了腳,更要留意不要讓緊貼在她身上的禮服裂開來,表演春光乍現並不是女服務生的服務項目之一,特別是在小禮服裏面除了一層薄薄的皮膚以外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


  幸好服務生也有休息時間,不然工作還沒結束,兩條腿就得送修了。


  此際,方蕾就坐在服務生休息室內,兩隻拳頭拚命「欺負」小腿,走路不累,累的是穿高跟鞋;另外兩個傢伙卻好像沒事人似的,在那邊興奮的講個不停。


  「那個金髮的好帥喔!」方珊陶醉地呢哺。


  「哪個金髮的?」


  「戴船錨形鑽石袖扣的那一個啊!」


  「那個?一看就知道是個花花公子,不可靠!」莉絲不以為然地否決掉。


  「那個笑起來很像布魯斯威利的呢?」


  「喔,上帝,那傢伙幾歲了?該有四十了吧?你不覺得配你太老了嗎?」


  「那另一個……


  方蕾又開始呻吟,但那兩個罔顧他人死活的女人,自顧自愈講愈熱烈,毫不留情地繼續蹂躪她的耳朵,強姦她的精神。


  「聽說今天的主客還沒到呢!」


  「是誰?」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有兩位,是特地來做什麼全球展示,最後會到蘇黎世舉辦公開拍賣會。」


  「展示什麼?」


  「不知道,我只知道紐約的展示會過後,他們還要舉辦一場舞會。」


  「舞會?」莉絲狂喜的驚呼。「太好了,那才是真正的機會,我們一定要再來,到時候夾帶晚禮服來偷偷換上,那種場合不會有人注意到少了一、兩個女侍,我們就可以和那些紳士們來個第一類接觸了!」


  什麼?還要再來?


  不,絕對不可以,她絕對不允許發生那種慘絕人寰的狀況,她要阻止,她一定要捨命阻止!


  但是方蕾連張口的機會都沒有,休息室的門打開,另三位女服務生陸續進來。


  「換人!」


  眨個眼,方珊與莉絲已嘻嘻哈哈的消失於視線之內,方蕾苦笑,慢吞吞的起身踱出去。


  老公要是知道她說要旅遊,卻跑到這裏來做女服務生,不曉得會不會不高興?


  ********


  不,他不是不高興,他是狂怒!


  打從餐會一開始,方蕾人端著托盤到處轉,注意力卻一直集中在方珊身上,一心防範方珊會偷偷跟哪位客人一起表演失蹤記。


  沒想到方珊沒失蹤,反倒是她自己先被綁架了。


  端著托盤,方蕾回到餐桌旁,將空碟子放到一旁,正準備再放幾碟點心到托盤上,冷不防地,一隻帶著怒意的手猛然捉住她的皓腕,她才驚叫一聲,人已被拖定,不過,只一眼她就認出那個拖著她走的人的背影。


  「老公?」


  那人沒有回頭,兀自拖著她走出宴會廳,快步穿過走廊,轉了兩個彎進入一間類似休息室的小房間內,回身鎖上門,一個字都沒吭,粗魯地將她推到門上壓住,然後一把拉起她的禮服下擺。


  「喂喂喂,你在幹什麼呀?」


  「該死,果然沒穿內褲!」


  面對那雙憤怒的藍眸,方蕾不禁心虛地縮了一下脖子。


  「沒……沒辦法嘛,這件禮服太緊會……慢著,慢著,現在你又想幹什麼?」


  方蕾吃驚地看著他竟然扯開皮帶,拉下褲拉鏈,再一手托高她的臀部,一手抬起她的腿,下一秒,他已然將他的憤怒送入她體內,粗暴又野蠻。


  「上帝耶穌!」她驚叫。


  「閉嘴,上帝耶穌也救不了你!」他的頭低垂,呼吸粗重,往後退,再緩緩填滿她。「說,為什麼會跑來這裏做服務生?」


  突然間,方蕾發現他是真的在生氣,而不是做做樣子而已。


  她十分驚訝,因為奧文是她生平所見最最溫和斯文的紳士,向來嗔怒不形於色,無論多大的怒氣都會隱藏在自制的面具下,甚至在床上他都顯得非常冷靜,總是一步步按部就班的照步驟來。


  就因為他是這麼樣的溫和自制,過去四年來,雖然她的生活相當豐富,但其實他們夫妻之間是非常平凡又平淡的,老實說,平淡得讓她有點失望。


  她總覺得應該再多點什麼才對。


  而現在,頭一次,他任由怒火毫不遮掩的狂飆出來,好像他的理智路線完全脫了軌,她不由得感到萬分驚奇,也有點畏懼。


  「我也不想的嘛,是……是小珊她……


  她吞吞吐吐地說出原因,在這期間,他並沒有停止在她體內的移動。


  「所……所以我才不得不跟她一起來的嘛!不管她以前是如何過日子的,但只要是在……在我知情的範圍之內,我……我不可以任由她亂來,大姊可……可以不管,但我不能裝作……裝作不知道,畢……畢竟,她是我妹……妹妹啊……


  「好,我可以諒解你來這裏的原因,但是,為什麼穿這樣?」他的嗓音粗啞,呼吸開始顯得有點急促。


  「……


  「小蕾?」


  「…………可不可以等……等一下再……再回答?」


  「不可以!」


  說是這麼說啦,不過當她「拒絕」立刻回答時,他並沒有再催促她,只是喘息著一再充滿她,將怒意發泄在她身上……


  不曉得過了多久,兩人幾乎同時攀上狂喜的顛峰,然後,他的動作終於靜止下來,額頭抵著她的頭上方,彷彿一口氣攀上阿爾卑斯山似的沉重喘息著;她則像是馬拉松終於跑到終點般的幾乎癱瘓,如果不是他還頂著她,她早就滑到地上去了。


  「可以說了。」


  「再……再休息一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