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之夜 - 第一章

  「夫人,還有首飾呢!」


  又過十分鐘,她終於得以脫身走出紅門沙龍,還是那位專程送首飾來給她的男士護送她出來的,而沙龍外,竟還有一部那種長得像娛蚣的加長型轎車在等候要送她到世上任何地方去。


  「不敢相信!」


  她一邊咕噥一邊爬上車,兩眼睜得更大,不可思議地環視車內附設的電視、音響、小冰箱、小酒櫃。


  「上帝,報這麼多公帳,他真的不怕被上司抓包嗎?」


  轎車先到飯店去接其他人,再把他們送到會場,位於長島的一棟私人宅邸,寬敞豪華得讓人張口結舌。


  方蕾知道,他們相當搶眼,方蓮一身俗麗的金色禮服,倒很符合她的本質;方燕紅得像燃燒的火,方麗是沉靜的藍,方珊穿著橘色小禮服,十分俏麗;而莉絲是一席黑色露胸禮服,令人目不轉睛。


  但最特別的是她。


  起初,她還不敢穿上這件低胸無肩晚禮服,一來是坦露的範圍實在太大了,二來是唯恐穿上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往下掉,美容師又哄又騙才讓她穿上,旋即恍悟這件禮服真的很適合她。


  造型簡單的絲緞白禮服恰到好處的顯出她迷人的身材,身後還垂綴以褶長襬,顯得非常優雅大方,但最別緻的是自肩上垂下的淡粉紅色薄紗,使她看上去既浪漫又美麗,有成熟女人的嫵媚,也有妙齡少女的青春魅力。


  不過……


  「大家幹嘛一直瞪著我們看?」


  對,他們是很搶眼,但盈庭的名流賓客裏,他們絕不是會場中最出色的;對,她是很特別,但衣香鬢影間,她絕不是會場中最美麗的;所以,大家為什麼一直瞪著他們看?


  從他們進入大廳開始,所有賓客們就對他們行注目禮,到底是哪裏不對了?


  實在想不透,他們只好避到角落邊兒去,沒想到那些視線依然緊跟著他們移動,就像指南針一樣,磁場轉到哪裏,針頭就盯到哪裏,使他們忍不住低頭往自己身上看。


  不會是哪裏裂開,或者破了一個洞吧?


  「不,他們不是在看我們,而是在看妳!」


  「我?」方蕾愕然指住自己的鼻子,兩眼看回那些瞪著他們看的人,發現二伯說的沒錯,那些人看的果然是她。「為……為什麼是我?」難道她有什麼自己也不知道的神奇魔力嗎?


  「少在那邊自我陶醉了!」看來方蓮察覺到是什麼不對了。「喏,看看妳自己的脖子吧,那是什麼?」


  方蕾低頭再看,垂在胸脯上方的是一條非常簡單的鑽石項鏈,中間綴著一枚橄欖型鑽石,下面再墜著一枚心型粉紅鑽,以鑽石的計量單位來看,橄欖型鑽石約有二、三十克拉,而心型粉紅鑽起碼有一百克拉以上。


  「項鏈啊!」她抬起頭來,一臉得意。「瞧,很搭我的禮服吧!」再指指雙耳上那對由細長型粉紅鑽綴連而垂墜至肩的耳環。「還有這個,聽說是現在最流行的樣式哦!」


  方蓮猛翻白眼。「那是假的吧?」


  「當然是假的,我老公可買不起這麼奢華的真鑽,那又怎樣?」方蕾莫名其妙地反問:「妳們戴的首飾不也是假的,為什麼我就不可以戴假的?」


  「因為今天來的客人起碼有一半是那些鑒賞過粉紅鑽展示會的批發商,」方蓮咬牙切齒的說:「妳什麼不好戴,偏偏戴粉紅色的假鑽來出醜,還戴這麼大顆,老天,我真替妳丟臉,還不快拿掉!」


  「才不要!」方蕾雙手護住胸前的粉紅鑽墜,退後兩步。「我老公難得送我首飾,假的也好,丟臉也沒關係,我一定要戴著!」


  「妳……


  「算了!」方二伯拉回方蓮,用下巴指指其他客人。「妳們這樣吵更難看!」


  方蓮很不甘心的轉開頭去,方蕾更不甘心。


  「真是莫名其妙,我戴假鑽關妳什麼事了?」


  方蓮咬著牙不理她,卻換上方燕故作天真的咕噥了一句。


  「原來堂姊夫是那種人啊!」


  明知不會有什麼好回答,方蕾仍忍不住脫口問:「哪種人?」


  「專門佔公司的便宜,卻連顆小鑽石也捨不得買給妳的人呀!」


  方蕾不禁臉紅了一下,因為方燕說她老公佔公司便宜是事實。


  「我們家沒有那種閒錢買奢侈品,告訴妳,他的負擔很重的!」


  「什麼負擔?」方燕斜睨著她,眼神透出惡意的光芒。「養小老婆,還是私生子?」


  「少白目了,才沒有那種事呢,是好多親戚要靠他照顧!」方蕾憤慨地辯駁。


  「是喔?誰知道是哪種親戚!」方燕輕蔑的哼一聲。「我才告訴妳,外頭開銷愈大就愈可疑,真是小老婆的話,他絕不會讓妳知道,妳沒聽說過嗎?老婆永遠是最後一個知道老公在外面有小公館的人。妳以為他真的什麼事都會告訴妳?少在那邊妄想了!」


  「我當然知道,他的事我全都知道,」方蕾很有自信地駁回方燕的胡扯。「他從不隱瞞我任何事!」


  「是喔?真令人懷疑!」


  「不用懷疑,就是這樣!」方蕾的自信又自動增值千百倍。


  方燕聳聳肩,眼睛又斜睨過來。「姊夫到底是幹什麼的?」


  「上班啊,不過他常常出差就是了。」


  「我是說,他的公司是幹什麼的?」


  「是……」才說了一個字,跟答案完全無關的字,方蕾就傻住了。


  上帝,她居然不知道老公的公司是幹什麼的!


  幾秒鐘前才剛剛誇下海口說老公的任何事她都知道,現在不過一個問題就問得她啞口無言,半滴口水都吐不出來,連鼻涕都沒有。


  不,絕不能讓他們知道,不然一定會被他們嘲笑到死!


  被任何人笑死都沒關係,但就是他們,包括大伯、二伯、方蓮、方燕、方麗和方珊,打死她也不給他們有機會嘲弄她!


  於是,她卯起來壓榨腦汁,威脅腦細胞用最快的速度給她一個答案,不然就當場處死它們。


  半晌後,好不容易終於給她硬擠出一個回答來。


  「他們公司是買賣古董的!」看他們那棟跟博物館一樣的公司,八成是。


  「難怪,古董商確實得經常出差。」方麗低喃。


  「對,對,所以他才會認識這些珠寶商,」方蕾再追加下文,愈講愈有信心。


  「很多珠寶都是屬於古董類的。」老公一定是古董商沒錯的啦!


  「經常出差是吧?搞不好是到小老婆那兒哦!」方燕依然沒好話。


  「絕沒有可能!」方蕾斬釘截鐵的否定。「他沒有小老婆,沒有私生子,他的事我一清二楚,絕沒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勾當!」


  「妳確定妳對姊夫的了解都沒有問題?」


  方燕似嘲訕又似譏笑的語氣,聽得方蕾一肚子不爽,當場發下「毒」誓。


  「絕不會有錯,不然我替妳洗三年馬桶!」


  她的毒誓一說完,才剛聽到天上打下一記響雷,方大伯的低吼也呼應著咆哮過來。


  「妳們兩個別吵了,快看,那位雙蕾鑽石集團總公司的行銷經理來了!」


  幾雙眼不約而同移向同一個目標。


  一見到方大伯所指的人,方蕾先就怔了一怔。「是他?」


  方大伯猛然轉過頭來,惡狠狠地問:「妳認識他?」


  「我……」方蕾遲疑一下。「認錯人了吧!」雖然那人真的很像那位拿首飾到紅門沙龍給她戴的人,不過,肯定是她認錯了。「剩下的都是你們自己的事,我肚子餓了,要去找點東西來慰勞我的腸胃了!」


  雖說是舞會,但通常都要先吃飽了才有體力跳舞。


  於是,方蕾偕同莉絲、泰曼與馬克一起到自助餐臺拿食物,然後換到另一個角落坐下來吃,一邊欣賞方家的人想盡辦法企圖接近那位行銷經理。


  說她出醜?


  哼,照她來看,真正出醜的是他們自己!


  ********


  舞會時間都已經過去將近大半了,但奧文一直沒有出現,眼看其他三人跳舞跳得好不愉快,而她卻擦一下地板都沒有,不是沒人來請她,而是她想和老公共享第一支舞。


  「可惡,他再不來,我就要和別人好好『玩玩』了!」方蕾惱怒的嘀嘀咕咕,轉個眼,開始呻吟。「上帝,他們又想幹什麼?」


  只見那一票打敗仗的方家人,哪兒不好去,偏偏垂頭喪氣的往她這兒來。


  「他真難接近!」


  方大伯、方二伯同樣沮喪的落在她身旁的座位,其他人有的站有的也坐下來。


  「想也知道,像你們這種想拉關係的人跟山一樣多,」方蕾喃喃咕噥。「他不卯起來逃開才怪!」


  「小蕾,妳不是說妳老公也會來,不能請他幫個忙嗎?」方麗問。


  「說是這麼說啦,但天知道他究竟趕不趕得回來?」方蕾嘆道:「就算他趕來了又能如何?畢竟他是古董商,跟這種非古董類的鑽石商不可能有多少交集,總之,這種傷腦筋的事麻煩你們自己去想破頭,別賴到我身上來,OK?」


  沒好氣的說完,她端起放在一旁的點心碟子埋頭專心吃起來,不想再跟他們多囉唆,卻擋不住惱人的噪音硬鑽入她耳際嗡嗡叫。


  「爸,現在怎麼辦?」方蓮的聲音。


  「不是叫妳去請他跳舞嗎?」方大伯的聲音。


  「你以為我沒試過嗎?可是他就跟拒絕別人一樣拒絕我,說是有公事要談,我又能怎樣?」


  「阿燕?」


  「饒了我吧,爸爸,姊都不行了,哪裏還輪得到我!」方燕的聲音。


  「阿麗?」


  「大伯,我……我想他不太適合我。」方麗的聲音。


  「我是要妳去和他跳舞拉關係,又不是要妳找對象,妳……算了,阿珊?」


  「對不起,大伯,我跟三十歲以上的人有代溝。」方珊的聲音。


  方蕾差點失笑,忙又吞回去。


  「混蛋,妳們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我……


  「慢著,大哥,你看看剛來的人是誰?」二伯的聲音異常興奮。


  事實上,不只他興奮,整個大廳都彷彿開水滾了般沸騰起來,鬧烘烘的一片,不曉得是什麼大人物出現,方蕾正想抬頭恩賜一眼……


  「老天,是雙蕾鑽石集團的總裁!」大伯驚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