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浪漫之夜 - 第五章

  這個說那個也說,這個抱怨那個也抱怨,說到口渴還自己去倒茶來喝。


  不過她很老實,並沒有加油添醋,也沒有特別為自己說話或刻意污蔑奧文,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實話。


  聽罷她的怨言,方媽媽笑了。「你們啊,是犯了夫妻之間最容易犯的毛病。」


  「什麼毛病?」方蕾立刻不恥下問的請教,長輩的話通常都滿有參考的價值。


  方媽媽莞爾。「不,不要問我,那種事還是先由你們自己去溝通比較好。」


  方蕾皺皺鼻子。「哼,誰要跟他溝通,搞不好他又要騙我!」


  方媽媽不理會她,逕自抱起芙安娜親了又親。「她好可愛喔!」


  一旁,方媽媽的妹妹趙阿姨也抱著亞伯特愛不釋手。「小蕾,在妳回去之前,他就交給我照顧吧!」


  方蕾賭氣的撇開臉。「我才不回去呢!」


  方媽媽笑著搖搖頭,「好了,自己去整理一下客房吧,亞伯特跟妳阿姨睡,芙安娜跟我睡,妳也可以輕鬆一下。」轉頭吩咐兒子,「小健,帶你二姊去客房!」


  「那店裏呢?」


  「有店長、店員,我們十天半個月不去也不會有問題。」方媽媽又親了一下芙安娜,「再說,我也寧願待在家裏逗這兩個孩子。」話落,她感慨地嘆了口氣。「我是外婆了呢!」


  「那我幫你們看店!」方蕾自告奮勇的說。


  方媽媽想了想。「嗯,妳去轉換一下心情也好。」


  「轉換一下心情?」方蕾猛搖頭,「不不不,如果可以的話,我打算跟奧文討一大筆贍養費 —— 反正他有得是錢,然後我也來開家店,這麼一來,我和兩個孩子的生活就沒有問題了!」


  贍養費?


  方媽媽和趙阿姨相對翻白眼,又好笑又好氣。


  她離得了婚才怪!


  ********


  三天後,遠在西澳的柏斯 ——


  奧文正在主持一場與當地原住民的協調會議,雙方你來我往激辯得正熱鬧,好幾個原住民代表都跳起來用吼的來表達他們必死的決心,狂噴在會議桌上的口水泡沫比文件還多,眼看氣氛愈來愈火爆,隨時都有可能引發血腥的暴力場面,就在這當兒,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他不禁暗暗皺眉,掏出手機原打算轉到語音信箱,但小螢幕顯示出是比利時家裏的來電,他立刻改變主意按下通話鍵。


  「小蕾?」


  「不對,老哥,是我。」


  「原來是你。」奧文有點失望。「我正在開會,如果沒什麼重要事,晚點我再打給你。」


  手機那頭傳來一聲很清楚的嘆氣。「老實說,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晚點再告訴你,不過這件事實在太大條了,如果我不現在告訴你,晚點你一定會直接飆回來活活掐死我!」


  奧文皺了一下眉。「說吧,發生了什麼事?」


  「老嫂和兩個孩子都不見了!」


  窒息了兩秒,「你說什麼?」奧文失聲驚叫。


  會議桌兩旁,已經擺開架式正準備拚個你死我活的雙方頓時靜止下來,因為他的聲音比誰都大,雙方人馬都被他嚇了一大跳,他立刻驚覺自己的失態,比了一下手勢要行銷經理代他「領軍作戰」,旋即起身離開會議室到走廊上。


  「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昨天我從德國回來,老嫂和兩個孩子就不在了,我以為她帶孩子們去玩,但晚上他們也沒回來睡……


  「也許她趕不回來……


  「那她應該會打電話回來說一聲,雖然你出差了,但我還在啊!可是她沒有打電話回來,也沒有留下任何字條,事實上,她的手機也關機了,我根本聯絡不到她。後來我發現保母沒有來,我想保母也許知道什麼,於是立刻聯絡保母,她告訴我說老嫂在三天前就離開了,還說……


  「她還說什麼,快說呀!」奧文心慌意亂的催促。


  「保母說在老嫂離開兩天前,老嫂的大姊來過,祖母也來過。我愈想愈不對,就進到你們臥室裏去看看她有沒有留下什麼訊息,你猜我發現什麼?」


  「克里斯!」如果弟弟就在眼前,他肯定會馬上一口咬下那傢伙的腦袋。


  手機那頭又嘆了一大口氣。「老哥,你真的慘了,我在化妝臺上發現一份離婚證書,老嫂已經簽好名了!」


  離婚證書?


  奧文差點昏倒。「克里斯,如……如果你是在捉弄我,最好現在就告訴我!」


  「老哥,我沒有那麼惡劣好不好?竟敢用這種事來捉弄你,拜託,雖然我心裏真的有點想笑,但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上帝!」扶著額頭,奧文低低呻吟。「祖母告訴她了!」


  「我也這麼認為。」克里斯深表同情的同意奧文的猜測。「現在你怎麼辦?」


  「去找她!」奧文不假思索地毅然道:「她一定回臺灣去了。」


  「但你那邊的問題解決了嗎?」


  「還沒有,你現在立刻過來接替我!」


  「我?可是那種麻煩我無法決定該如何處理呀!」


  「有問題打手機跟我聯絡。現在,立刻滾過來!」


  兩個鐘頭後,他匆匆忙忙搭上私人客機直飛臺北,生平頭一次品嘗到慌張失措的滋味。


  這下子麻煩大了!


  ********


  每座城市都有所謂的鬧區,在臺北,鬧區有兩處,一處是西門町的青少年消費區,一處是101大樓附近的高級消費區。


  方媽媽的服飾店就在101大樓附近,佔據兩個店面寬,裝潢高雅,每一件服飾都是從巴黎和米蘭直接空運來臺的名設計師作品,店長和兩位店員也都具有相當的水準,對流行時尚極為清楚,總之,這是一家極受高級人士喜愛的服飾店。


  「小姐,妳的皮膚白,穿這件顏色正好喔!」


  「可是我的腰太粗了。」


  「那沒問題,配上這條腰帶,保證人家只會注意到小姐妳的腿好長!」


  只要懂得如何天花亂墜的讚美客人的優點,其實服飾店的工作並不難,方蕾不過工作一天便已學到個中訣竅,第二天周五晚,竟也給她賣出了四、五件衣服,第三天更是人潮川流不息,她賣出將近二十件,樂得她得意洋洋,正在考慮要不要改行做售貨員。


  「小蕾,吃飯了!」


  「好,等我招呼過這位小姐就過去!」


  周日人潮益多,即使是用餐時間也不斷有人進店裏來,店員們只好輪流躲到櫃臺後吃便當,而方蕾總是堅持最後一個吃,因為她也可以算是小老板,體恤員工是她的責任。


  「又賣出一件了?」當她要回到櫃臺時,店員A順口問。


  「兩件。」


  「好客人!」店員A羨慕地說,旋又垮下臉,兩眼望定剛進店裏來的客人,長嘆。「而那位,就是爆差勁的客人!」


  方蕾回眸,失笑,「真是辛苦妳們了!」她揶揄道,趕緊溜到櫃臺後吃便當。


  因為剛進店裏來的顧客是位典型的富家女,幾乎天天都來報到,跟在她身邊的男伴也幾乎天天都不一樣,雖然是個十分「勤勞」的老顧客,但每次一進店裏來就開始大肆批評,好像存心到這裏來找出氣筒的。


  不過今天她身邊沒有男伴,也許就是因為如此,她的脾氣也特別暴躁,宛如鱷魚似的一張口就想咬掉人家的腦袋,見人就劈頭一陣亂罵,不過五分鐘而已,那位嬌嬌女的咒罵藝術便已升級至最高層級的街頭謾罵,由遊擊戰鬥進行到人身攻擊,聽得方蕾一陣火大,忍不住氣唬唬的跳出來反罵回去。


  「喂喂喂,妳這個恰查某真的很番喔!」連臺語都冒出來了。「身邊沒男人,腦筋就抓狂了是不是?」


  客人永遠都是對的,這是售貨員的信條。


  但在這種時候,那種信條根本是狗屁不通!


  「就跟妳說有新貨我們就會進,妳不滿意就到別家去,少在這邊牽拖五四三,超沒品的妳知不知道!」


  沒料到區區小店員竟敢回她嘴,那位嬌嬌女一時之間傻住,差點不知道要做反應,因為她從沒有碰過這種事。不過她很快就回過神來,像隻母老虎似的張牙舞爪吼過去。


  「妳竟敢頂我嘴?妳們這家店還想不想開了?妳知道我父親是誰嗎?我……


  「管妳老頭是誰,妳以為有錢就了不起嗎?」方蕾嗤之以鼻的哼回去。「少在那邊炫耀了,告訴妳,小姐我一條項鏈就不只上百萬美金,妳有嗎?」


  那位嬌嬌女輕蔑的斜睨著她。「誰信妳!」


  方蕾聳聳肩。「隨妳愛信不信。不過我要告訴妳,做人最好不要太囂張,心情不好就到處暴走,抓到人就亂發飆,像妳這種肖查某最人怨,難怪妳的錘子都維持不到兩天就跟妳切八段,這種個性要是不快快改正過來,我保證妳一輩子都得做個清涼有勁的單身貴族!」


  「妳妳妳……妳竟敢對我說這種話!」那位嬌嬌女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連我爸媽都不敢對我說半句重話,妳……


  方蕾嘆氣,「又是一個被寵壞的小鬼,不過這種當場爆炸的手榴彈總比要陰險的詭雷高級多了!」她喃喃自語道:「總之,妳不喜歡這裏就不要再來了,哪裏的店員肯跪下來膜拜妳,妳就去那家吧,OK?」


  那位嬌嬌女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就像瀕臨爆炸邊緣的氣球,「我偏要來這裏!」她尖叫。


  方蕾白眼一翻,嘟囔著轉身回櫃臺。「恰查某又在抓狂了,小心自爆哦!」她可不想在那嬌嬌女爆炸的時候被波及。「大家最好躲遠一點,免得被她炸傷哦!」順便警告一下其他人。


  「而且我每天都會帶兩個男朋友來給妳看!」嬌嬌女又尖叫。


  「幼稚!」


  「那表示我有多麼受歡迎!」


  「智障!」


  見方蕾不再理會她,兀自回到櫃臺後吃便當,嬌嬌女火到極點果然氣爆了。


  「竟敢罵我智障,我×××……


  呱啦呱啦,呱啦呱啦,尖銳又惡毒的罵再次進落至服飾店內各個角落,明明是出身富裕家庭的天之嬌女,卻像阻街妓女一樣出口成「」,又乾又操,低級又下流,讓她去跟那些街頭混混比賽,肯定得第一。


  方蕾聽得厭煩,決定打電話通知警察,說這裏有個神經不太正常的女人在妨礙安寧,請他們快來把她捉到臺大精神科去掛急診。


  但就在她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