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之夜 - 第六章

  「我還在考慮。」方蕾坦承道。


  「為什麼?」


  「因為我只想做一個平凡的人。」


  方媽媽了解的點點頭,又思索半晌。


  「那麼,我想先問問妳,小蕾,雖然你們是相親結婚的,但在婚前,妳喜歡他嗎?」


  「喜歡啊!」方蕾很大方的承認了。


  「愛他嗎?」


  「還不到那種程度吧!」


  「妳有想要認真經營這樁婚姻嗎?」


  「那當然。」


  方媽媽頷首,再轉注靳文彥。


  「那麼你呢?婚前你喜歡她嗎?」


  「喜歡。」


  「愛她嗎?」


  「不確定。」


  「是嗎?」方媽媽有點驚異,沒想到在婚前,女婿對女兒的感情竟已比女兒對他的感情更深了。「那麼,你有想要認真經營這樁婚姻嗎?」


  「自然想。」


  「換句話說,你們是婚後才開始戀愛的。」方媽媽慢條斯理地說。


  「沒錯,沒錯,我們是婚後才開始戀愛的!」方蕾連聲同意。


  「由於你們彼此都喜歡對方,自然會希望對方也能夠喜歡自己,更因為你們雙方都有心要經營好這樁婚姻,所以你們都願意盡己所能去相互體諒、相互配合,希望對方能夠因此而喜歡自己,更希望彼此能擁有一段美好的婚姻。而你們也果真達到了這個目標,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因為許多夫妻都做不到這點。不過……


  說到這裏,方媽媽的目光定在方蕾臉上。


  「從你們彼此坦承自己愛上對方的那一刻開始,一切就開始走調了。尤其是妳,小蕾……


  「我?」她以為媽媽應該會幫她,沒想到媽媽卻第一個點名到她頭上來批判。


  「對,就是妳,妳自己好好想想,」方媽媽的口氣極為嚴厲。「當妳不知道文彥是否喜歡妳的時候,妳是否下意識不敢要求文彥太多,也會盡妳所能去體諒配合對方,努力想要塑造出最完美的感情來……


  「那是當然,不然我們一東一西兩個陌生人在一起,不盡量配合對方,哪有辦法繼續生活下去!」方蕾得意的說,自覺自己這麼年輕就能懂得這些道理實在很了不起。


  沒想到方媽媽還有下文,而且下文才是重點。


  「可是一旦你們把愛說出口之後,妳的想法就自然而然改變了……」她朝靳文彥瞥去一眼。「因為文彥愛妳,妳對他的要求大幅度膨脹,對他的期待指數直線上升;因為文彥愛妳,妳就認為他必須為妳做得更多,必須一切都要依從妳;因為文彥愛妳,妳就不再為他多方設想,不再盡妳所能去體諒他……


  「人家哪有那樣!」方蕾不服氣的否認。


  「沒有嗎?」方媽媽哼了哼。「妳自己認真想想看,若是在一年前,當妳還不知道他愛妳的時候,這件事就爆發出來了,那時候妳會如何應付這種狀況?」


  「我……


  「不要隨便回答我!」方媽媽怒斥。「先給我仔細想清楚後再回答我!」


  從沒見過媽媽發威,方蕾不禁嚇了一跳,旋即嘟起了嘴,不甘心的嘟嘟囔囔。


  「好嘛,好嘛,想就想嘛,幹嘛那麼兇嘛!」然後,她開始認真思索。


  靳文彥想要說什麼,方媽媽擺起手勢示意他暫時不要開口,他只好閉緊嘴巴等待。


  半晌過後,方蕾的表情開始出現異樣,偶爾偷覷靳文彥一下,再低頭繼續沉思,抓抓脖子,又偷瞄一眼,再把頭垂得更低,繼續思考,這樣重複幾次後,她不再偷看他,臉也沒有抬起來,也不吭聲。


  見狀,方媽媽當即明白她已經得到答案了。「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那麼,回答我吧!」


  遲疑一下,方蕾才悄悄抬眼,尷尬的咧咧嘴。


  「如果是在一年前知道這件事,我會像剛被拐到比利時那樣,跟他撒撒嬌的發頓脾氣後就算了,然後像在適應比利時的生活那樣盡全力去適應新的身分。」


  「妳會抱怨嗎?」


  「不會。」


  「那為什麼現在的反應會如此不同?」


  方蕾嘆氣,硬著頭皮說出實話,「因為他愛我,所以我下意識認為他應該為我做更多;因為他愛我,所以我希望他一切都能依從我;因為他愛我,所以我變得自私又任性了!」


  「那麼,妳是真的想跟他離婚嗎?」


  方蕾搖頭。「不是,因為他愛我,所以我有恃無恐,認為他絕不會和我離婚,我才敢說要離婚,其實只是想逼他一切都聽我的。」


  「很好。」方媽媽點點頭。「現在,妳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吧?」


  方蕾又咧咧嘴,將慚愧的目光移向靳文彥那邊。「對不起,老公,我想我是太得意忘形了,我保證一定會好好反省這次的任性行為,不會再讓你為難了!」


  「不,是我該說對不起。」靳文彥溫柔地將她攬入懷裏。「記得妳曾說過最憎恨妳大伯、二伯那種汲汲於名利的生活態度,那使得人心愈來愈醜陋,所以妳希望過那種遠離名與利的平凡生活,偏偏我帶給妳的不是名就是利,妳會生氣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那都不是你願意的,我明白,雖然不喜歡,可是我會盡力去適應。」方蕾了解的安慰他。「只要適應了、習慣了,我想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謝謝妳。」他唇瓣貼在她額上,低喃。


  方蕾裝個鬼臉。「只要你不再瞞著我其他事就好了。」


  「我發誓,不會了!」靳文彥慎重的許下承諾。


  「最好是。」方蕾也板著臉回應他,旋即噗哧失笑。


  然後,兩人相對而笑,他的目光溫柔,她的眼神依戀,所有的誤解與怨懟都融化了,他們依然是原來那對溫馨的夫妻,凡事體諒、凡事配合的夫妻。


  然而方媽媽還是不滿意。


  「文彥。」


  「媽?」


  「你也有不好的地方。」


  「我?」靳文彥瞄一下方蕾。「嗯,我知道,我……


  「不,不是你想的那些。」方媽媽搖頭打斷他的招供。


  「不是嗎?」靳文彥有點困惑。「那麼是……


  「你的錯在於……」方媽媽的視線移到方蕾身上。「你太寵小蕾了,當然,你寵她是因為你愛她,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又何嘗不是因為你仍把她看作是當年你所娶的那個不滿十七歲的幼稚女孩,而事實上,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過完年她都二十二歲了,也許跟你比起來,她確實還不夠成熟,但她已經是個成年女人了,這點,你並沒有充分意識到。」


  靳文彥又瞥一下方蕾,蹙眉沉思,無語。


  「女人跟男人一樣,」方媽媽語重心長的又說:「你對待她像個小孩子,她就會永遠保持在小孩子的階段;你對待她像個大人,她才會成長為大人。在我來看,小蕾已經長大了,但由於你仍然像寵孩子一樣的寵她,所以她有某些部分總是長不大,這點你一定要了解,她已經是個女人,你想寵她就必須像寵女人一樣的寵她,不然她永遠沒辦法完全成長,你懂嗎?」


  起初,靳文彥聽得似懂非懂,但突然間,他想到方蕾曾說過無論他如何寵她,她依然感受不到身為女人的驕傲,難道原因就在這裏嗎?


  「我想……」他若有所悟的低喃。「我應該懂了。」


  「那就好。」方媽媽綻開寬慰的笑容。「你們要記住,男女之間有愛就夠了,但夫妻之間包含的更多,要維持婚姻比維持愛情更困難,千萬不要以為只要有愛就能夠維持一段婚姻,婚前可以專心一意去愛得要死要活,因為他們只要煩惱愛不愛的問題就夠了,可是……


  她拍拍方蕾與靳文彥交握的手。


  「你們應該已經了解到,夫妻之間不只要擔心愛不愛的問題,還有許許多多更複雜的問題,婚後如果不懂得要努力體諒對方來維持婚姻,再相愛的男女照樣會一拍兩散。所謂因了解而分離,說白一點,其實是了解到兩人之間無法互相配合彼此,因此不得不分開。所以……


  收回手,她眼神異常嚴肅的注定他們。


  「倘若你們真心想要維持這段婚姻,務必要記住我的話,盡全力去體諒對方、配合對方,在要求對方之前先要求自己,了解讓步並不是犧牲,有付出才能得到,你們必須切實做到這些,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開那一天為止,那麼,你們必定能擁有最美好的婚姻……


  她頓了頓。「要牢牢記住,能夠持續到最後一刻的才是真正的愛情!」


  「記住了,媽,我發誓不會再得意忘形了,」方蕾認真的承諾道:「我會珍惜這份愛,還有這段婚姻!」


  靳文彥看看方蕾,再看回方媽媽。「謝謝妳,媽。」


  「不需要謝,這是我身為母親該盡的責任,更何況……」方媽媽慈愛的撫摸方蕾的頭髮。「小蕾,我很抱歉,妳爸爸還在世時,我和妳爸爸都比較疼愛小珊,不太關心妳;妳爸爸去世後,我又把一切怪到妳身上,其實妳根本沒錯……


  她愧疚的輕輕嘆息。


  「即使如此,妳依然記掛著我,在我最痛苦、最困難的時候,我向所有人求救,唯獨沒有通知妳,但最後卻只有妳和文彥盡心盡力來幫助我,讓我有機會開創新的人生,所以無論如何我都希望你們能夠得到幸福,這是我私心的盼望,也願意為此付出一切……


  「不要這麼說啊,媽媽,」聽著聽著,方蕾不由心頭有點酸酸的。「不管怎樣妳總是我媽媽,再說,如果不是妳的幫忙,我也不可能和奧文結婚,光是這一點,媽媽,夠了,妳給我的已經夠多了!」


  方媽媽的眼眶也紅了。「那麼,答應我,你們一定要幸福,永遠。」


  方蕾與靳文彥相對一眼,「會的,我們一定會的!」兩人異口同聲說。


  幸福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由夫妻雙方的努力堆砌而來,既然如此,他們只要用盡全心去付出努力,相信幸福就會掌握在他們手中了。


  王子與公主也是要付出努力才能得到幸福的。


  ********


  與比利時的冬天比起來,臺北的冬天算不得冷,兩個人摟在一起恰好夠暖和到心裏頭去。


  「你知道大家都在看你嗎?」


  「很難不知道。」


  察覺到靳文彥的語氣有點無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