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浪漫之夜 - 第八章

  某人噗哧失笑,這才扭回頭去回親他一下。「去幫我擺餐桌,OK?」


  晚餐後一個鐘頭,一家人照例在起居室看電視閒聊,芙安娜和亞伯特在角落的小几上展開拼圖大業,芙安娜努力開發建設,亞伯特努力破壞建設,一搭一拆,合作無間。


  「上帝,阿希爾,你愈來愈重了,我快被你壓死了!」


  方蕾喃喃抱怨著把大笨貓從她的腿上請到另一張沙發上去睡,奧文趁勢伸長手臂將她納入自己懷裏,克里斯嘴角浮現調侃的笑。


  「老嫂,老哥都壓不死妳了,一隻笨肥貓怎麼可能壓得死妳呢?」


  慵懶的目光橫撩過去。「小弟,我好像很久沒提醒你,再不結婚,我就要把你趕出去了!」


  克里斯老神在在的嘿嘿笑。「那我就睡公司的套房裏!」


  方蕾瞇了瞇眼。「老公,誠心建議你,最好定下規矩不准任何人留在公司裏過夜,免得公司被人扛走了你都不知道!」


  「公司被扛走?」克里斯啼笑皆非。「妳以為我是希臘神話的海力克斯嗎?」


  「不,你是臺灣土產的小玉西瓜!」


  克里斯愣了一愣。「何解?」


  「滿腦子黃色思想!」


  「哪有!」克里斯抗議。「我只是不太純潔而已!」


  奧文失笑。「說到這,我也要警告你,克里斯,以後在芙安娜面前不准再說那些限制級話題,否則以後姨婆那邊的任務都要交給你,你知道的,我以後將會很忙。嗯嗯……」他裝模作樣的想了一下。「對了,最近表嫂好像吵著要離婚呢!」


  「Gee!」克里斯大驚失色。「好好好,我以後絕不會再跟芙安娜亂說話了,我發誓,我保證,我賭咒!」


  見他嚇得臉色發白、嘴唇泛青,方蕾不禁哈哈大笑。


  片刻後,克里斯猛按遙控器找運動節目臺,方蕾將一顆沾滿濃濃煉乳的草莓塞入奧文嘴裏。


  「老公。」


  「嗯?」


  「大伯、二伯那邊怎樣了?」吃著草莓,方蕾不經意的問。


  「他們幾乎每天打電話來,我要秘書告訴他們我出差了。」


  「為什麼要拖?」


  「我想看看他們會不會自己想通,放棄要求特權,老老實實的做生意。」奧文也漫不經心的回答她。「他們的資本雖不夠經銷雙蕾的珠寶鑽石,但只要他們願意規規矩矩的來,分公司是不會拒絕他們的。」


  「少作夢了!」方蕾嗤之以鼻的說,再塞一顆草莓給他。「他們是不可能老老實實做生意的。」


  「經過這一個多月,我大概也能了解了。」奧文嘆道。


  「所以?」


  「我打算明天和他們談談。」


  「喔。」方蕾自己再吃一顆。「啊,對了,皇宮總管那邊有通知過來,要我們復活節那時候到南美洲做親善訪問,預計十天左右。」


  「十天?」奧文眉峰攬起來。「嗯……


  「幹嘛?不方便?」


  「我原本計劃那時候要到加拿大開會的。」


  「沒辦法,只好提前或延簽囉!」


  奧文苦笑。「這時候才覺得埃蒙特實在很了不起,他對這種事最在行了。」無奈的喟嘆。「為什麼他就不能好好保住親王的頭銜呢?」


  「算了吧,他只不過是一個很有愛心的人類罷了!」方蕾不屑的嘟囔。


  「……他是嗎?」


  「愛玩女人又沒良心的人渣加敗類,他不是嗎?」


  奧文愕然無言,克里斯放聲大笑。


  「老嫂,妳講話真有『深度』,腦袋裏沒有幾分學問還真的聽不懂!」


  方蕾滴溜溜地拋去一雙衛生眼珠。「蛋白質!」


  克里斯仍在笑。「請問這又是何謂?」


  「這個我懂!」為表示自己也很有學問,奧文忙舉手願意免費提供解答。


  「請說。」


  「笨蛋、白癡加神經質!」


  笑容僵住,克里斯呆了片刻,聳聳肩。


  「喔,好吧,總比很有愛心的人類好。」


  「……蛋白質比很有愛心的人類好?」


  「不是嗎?」


  「有愛心不好嗎?」


  「當然不好!」


  「人類不應該有愛心?」


  「不,做人類不好。」


  「那要做什麼?狗?」


  「……我們到底在說什麼?」


  兄弟倆愈講愈糊塗,相對茫茫然,方蕾在一旁聽得捧腹笑到淚水狂噴,差點把整碗草莓翻到奧文身上去。


  毫無疑問,父母子女之間的代溝就是這樣產生的:總是雞同鴨講。


  ********


  比利時人是出了名的愛吃巧克力,而且巧克力也不是情人節的專利,每年復活節前夕才是巧克力大賣的旺季,商店櫥窗裏擺滿了復活節的巧克力蛋和巧克力兔子,讓人看了垂涎欲滴。


  不過這年的復活節,奧文一家人只能買了巧克力到南美洲去吃。


  十天過去,任務圓滿達成,按照變更後的計劃,他們直接飛到加拿大,奧文必須開三天會議,這期間,奧文特別派人帶方蕾母女三人在溫哥華各處觀光,還買了下少鮭魚製品。


  三天後,會議也順利結束,他們原打算繞道臺灣一趟再回比利時 —— 因為方媽媽問了好幾次什麼時候要再帶兩個外孫去給她看看?


  可是,就在飛機起飛之前……


  「小蕾,這個送妳。」


  疑惑地看著奧文放在她手上的珠寶盒,「這是什麼?」方蕾奇怪的問。


  奧文微笑。「打開來看看就知道了。」


  方蕾瞥他一眼,聳聳肩,打開首飾盒,「咦?」驚呼。「這是……黑鑽?」


  奧文伸手拿出首飾盒中的鑽石放在她手中,在機窗外陽光的映照下,水滴型的黑鑽閃耀出奇異的璀璨光芒。


  「黑鑽是最罕見的鑽石,顏色純正、高質量的黑鑽更是少之又少,」他慢吞吞的告訴她。「目前世上最大的一顆是重四十二點二七克拉的『林布蘭』,而這顆耗費三年才琢磨完成的黑鑽……


  方蕾小心翼翼的瞅住他。「多重?」


  「四十八點八克拉。」


  方蕾抽氣。「這顆才是世上最大顆的黑鑽?」


  「這趟來,有一半的原因是為了它,」奧文頷首道:「他們今天才交給我,我還沒有決定要把它做成哪一種首飾,也還沒有替它命名,但既然琢磨好了,我就先送給妳,如果妳想到要什麼就告訴我,我再拿去加工。」


  「Gee!」方蕾戰戰兢兢的捧住那顆不斷閃爍著晶瑩光彩的黑鑽。「你怎麼老送我這種嚇死人的東西!」


  「要送就送最好的,」奧文低沉的說:「妳值得。」


  聞言,方蕾仰起眸子,眼眶裏浮現一層感動的瑩光。「老公!」


  「我愛妳。」他耳語似的呢喃,傾身深深吻住她。


  一句話,一個吻,頓時讓方蕾融化了。


  好半晌後,奧文探頭看了一下後座熟睡的兩個孩子,輕嘆。「如果沒有他們兩個在,我……


  他還沒說完,她就知道他要說什麼,「奧文!」嬌嗔的推了他一下。


  他笑了,俯唇正想再吻她,忽地,她的手機響了。


  「咦?大伯……不是,我在溫哥華……欸?爺爺、奶奶要見我……也要見奧文?為什麼?可是……好好好,我們去……嗯,我知道了……那就這樣。」


  掛斷手機,方蕾攢起雙眉。


  「他們又想幹什麼呢?」


  「不管是為什麼,既然妳爺爺、奶奶說要見我們,我們就得去,畢竟,他們是長輩。」


  方蕾怔愣的凝睇著奧文。「你很注重長幼關係?」


  奧文莞爾。「我有一半血統是中國人呀!」


  方蕾眨了眨眼。「那如果我爺爺、奶奶命令你無條件幫助大伯、二伯,又命令你和我離婚再娶我大姊呢?」


  奧文笑紋加深。「我祖母也對我下過好幾次無理的命令,妳看結果如何?」


  方蕾揚了一下眉,失笑。「毫無結果!」


  「我尊重長輩,但還是有限度的。」


  「好極了,那就叫機長改變飛航目的地吧!」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