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之夜 - 第十章

  唇瓣緊緊抿了一下,「祖母,妳在搞什麼鬼嗎?」奧文沉聲問。


  「太無禮了!」老夫人憤怒的板起臉來。「竟敢說我在搞鬼!」


  奧文並沒有被嚇到,他緩緩瞇起眼來。「是祖母說要我把她交給妳,我才把她交給妳,祖母卻任由她跟妳們分開……


  「所以我說她不適合做王妃呀,這種時候竟然不顧這場重要的宴會,任性的非要先處理她自己的私事不可,真是!」老夫人反倒指控起來了。「不過沒關係,如果她趕不及,莉莉安可以暫時充當你的女伴……


  聽到最後一句,奧文馬上明白了。


  這就是祖母的陰謀,在最後一刻撇下方蕾,使她無法來參加宴會,再由莉莉安充當他的女伴,當阿爾貝二世發現這件事時,必然會對他的妻子感到不高興,並認為莉莉安和他較為相配,祖母就有機會把方蕾趕走了。


  「卑鄙!」他咬牙咒罵。


  莉莉安瑟縮一下,老夫人又板起臉來,但在她能開口之前,奧文早已轉身離開,他躲到大廳旁的休息室裏,摸向口袋,停了一下,再摸向其他口袋……


  他的手機不見了!


  「可惡!」他低咒著再轉出休息室,迎向一位侍者。「哪裏可以打電話?」


  侍者指向一道門。「那裏面有電話。」


  奧文急急趕過去,不料早已有人在用電話,他只好焦慮的等待著,好不容易輪到他……


  方蕾的手機沒人接,他再打回家裏,接電話的是保母。


  「夫人出去了。」


  「出來了?出來多久了?」


  「唔……大約三、四十分鐘前出去的吧!」


  該死,從家裏趕到這裏要一個鐘頭,她一定來不及了!


  他再轉身出去,老夫人卻又在門口等著他。


  「已經開始入席了,喏,」她把莉莉安推向他。「帶她入席吧!」


  奧文冷哼一聲,粗魯的推開莉莉安,旋即趕到大門口去張望,期待方蕾能在來不及之前趕到。可是當侍者來通知他所有賓客都已入席,而國王與王后也即將下樓入席之時,方蕾仍未能趕到。


  「快,帶莉莉安入席啊!」老夫人又在催促他。


  奧文目光深沉地注定老夫人,然後,他揚起一抹嘲諷的笑。


  「不,我寧願帶祖母妳入席,否則我不需要女伴!」


  老夫人臉色驟變。「胡說,那莉莉安怎麼辦?」


  「那是她的事,與我無關!」奧文冷漠地說,然後彎起手臂伸向老夫人。「祖母?」


  「但,艾默德,你的女伴應該是年輕女性呀!」老夫人也開始著急了。


  「無所謂,除非是祖母,否則我不會帶其他女人入席。」


  老夫人咬咬牙,忽地拉起莉莉安的手要硬塞進他的臂彎裏,他立刻收回手臂,轉身就走。


  「艾默德,你不能沒有女伴呀!」老夫人大叫著追上來,還拖著莉莉安。


  「我不需要!」


  「陛下會生氣的!」


  「那正好,把親王的位置再轉給克里斯,他比我更合適。」


  「不可以這樣,艾默德,你聽我說……


  但奧文不再理睬她,逕自邁大步走向宴客廳,老夫人在後面追得氣喘吁吁。


  「艾默德,聽我說呀,艾默德……


  「奧文!」


  同樣氣喘吁吁的,但奧文立刻聽出那叫喚聲是從誰的嘴裏發出來的,他驚喜的猛然回身。


  「小蕾!」


  果然,就在老夫人更後面一點,方蕾跑得快斷氣的追上來,直衝到他面前才停下來。


  「讓……讓我休息一下,你……你幫我看看有……有沒有哪裏不對……


  然而奧文只是張大了澄澈的藍眸,一眨也不眨的望定她,好像看呆了。而老夫人與莉莉安也吃驚的瞪住方蕾,想不透她怎能及時趕到,她身上的禮服和首飾又是如何而來的?


  「喂!」好不容易終於喘過氣來了,方蕾站直身子,蹙眉回瞪奧文。「叫你幫我看看,到底有沒有在幫我看呀?」


  藍眸眨了一下。「妳……真美!」


  「咦?真的嗎?」方蕾喜悅的笑開來,放心了。「幸好,我最多也只能做到這樣……」嘆氣。「現在我才知道自己的首飾少到什麼程度!」


  「那麼……」奧文伸出手。「我們可以入席了嗎?」


  方蕾嫣然一笑,柔荑放至他手中。「可以了。」


  於是,奧文將她的手挽入自己的臂彎中,相偕走入宴客廳內,而老夫人與莉莉安仍舊呆呆的站在原處,方蕾的模樣依然清晰的逗留在她們腦海中。


  那襲以白綢緞為底,外罩黑色蕾絲網紗的斜肩晚禮服,使方蕾顯得格外高貴典雅,雖然她只在手上戴著一枚鑽石戒指,耳上也僅不過戴著一對小小的鑽石耳環,不過重點都在她的頭髮上。


  就在她高挽的雲鬢間,前額上方,掛著一條細碎的鑽石鏈子,中間綴著一枚橄欖型鑽石,下面再墜著一枚水滴型黑鑽,恰好垂在她額間閃動著瑰異的黑色晶瑩光澤,使她看上去宛如神秘的夜之女神。


  她究竟是如何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辦到的?


  ********


  宴席結束了。


  但國王尚未離開之前,沒有人會告辭離去,在輕柔的音樂中,賓客們仍聚成一堆堆、一團團,人手一杯酒,談經濟、談政治、談國際情勢,談那些最最無聊的沒營養話題。


  覷了個沒人注意的空間,奧文悄悄拉著方蕾溜出陽臺,跑到皇家溫室裏去。


  「告訴我,怎麼一回事?」牽著方蕾的柔荑漫步在拱型的玻璃隧道中,奧文低聲問。


  方蕾聳聳肩。「祖母大人放我鴿子,她……


  以輕鬆的口氣,她把他離開沙龍後的情形告訴丈夫,也說出當時她焦急又懊惱的心情。


  「……所以我只能在現有的首飾中想辦法變出花樣來,告訴你,我真的想到都快暴走了,最後,我只好把『浪漫之心』那套首飾拆開來,喏,這就是那對耳環,下面的粉紅鑽被我硬拔下來了……


  她指指自己的耳朵。


  「『浪漫之心』也被我拆下來了,問題是,我要如何讓那枚黑鑽綴到鑽石細鏈上呢?嗯嗯,這真的很麻煩耶,我絞盡腦汁想啊想的就是想不出來,幾幾乎要放棄了,就在那時……


  「怎樣?」奧文好奇的追問。


  方蕾嘻嘻一笑。「芙安娜跑來問我說爸爸怎麼沒有跟我一起回來……


  「芙安娜?」總不會是芙安娜想出辦法來的吧?


  「一看見她,我就想到辦法了……」方蕾笑得更樂,把額頭湊過去。「來,你自己看看!」


  奧文當即停下腳步,捧起她的臉仔細端詳,片刻後……


  「咦?芙安娜的黑色小髮夾?」


  「對啊,對啊,我搞了好久才用兩根髮夾夾住這顆黑鑽,又怕會輕易脫落,只好很小心的用瞬間膠黏住,要確實黏住,又不能讓人一眼就看出來……」方蕾重重嘆了口氣。「Gee!那真是一樁大工程!」


  用小女孩的髮夾和瞬間膠處理一枚價值連城的黑鑽?


  「這種事只有妳會做!」奧文不可思議的喃喃道。


  「不然怎麼辦?這種場合我不能給你丟臉啊!」方蕾嘟囔。「也幸好芙安娜是個超愛漂亮的小騷包,才會有那麼精緻細巧的髮夾 —— 那多半是小弟或小妹買給她的,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對不對?」


  奧文又審視片刻。


  「的確,不仔細看就看不出來,真是辛苦妳了!」他低語。「不過,妳戴著這枚黑鑽真美,現在,我知道該把它做成什麼首飾了。」


  「額墜?」


  奧文頷首。「真合適,尤其妳是黑髮,閃亮的鑽石懸在黑髮上,高貴優雅盡顯黑白之間,而這枚黑鑽垂在額前幻炫著奇異的神秘光彩,真是美!妳沒注意到有多少女人在注意妳嗎?」


  方蕾哈哈笑開來。「有啊,王后還特地召喚我去問這枚黑鑽是哪裏來的呢!」


  奧文搖搖頭。「她是金髮,會使這枚黑鑽顯得黯淡無光,並不適合她戴。」


  方蕾眨著嫵媚的黑眸。「這麼說,我並沒有讓你丟臉?」


  「當然沒有,事實上,妳使我成為今晚最驕傲的男人!」藍眼深沉的凝睇捧在兩手上的臉兒,「小蕾,謝謝妳為了我如此費盡心思!」話落,唇瓣俯下覆上她,給她一個溫柔的,無比甜美的吻,盡訴他的感激與感動。


  不知為何,方蕾突然想到方麗和莉莉安,遇上這種狀況,她們會如何應付呢?


  不用說,方麗只會想說要立刻去另買一套首飾來應急,但這天是國慶公休日,沒有任何一家店會開門,她要上哪兒去買?


  至於莉莉安,生長於富裕的猶太人家庭裏,哥哥又是從事鑽石經銷,不需要費功夫到外面去買,家裏就有一拖拉庫現成的讓她挑揀。可是,這樣就無法帶給奧文那份特別的感動,不能使他為她更傾心。


  看來,還是她方蕾最適合他了!


  「我們一定要回到大廳裏嗎?」方蕾慵懶的靠在他胸前,不想離開。


  「我想不會有人注意到我們是否還在。」奧文雙臂溫柔的環住她,說完再補充一句,「除非是其他那些想仔細看清楚這顆黑鑽的女人。」


  方蕾吐吐舌頭。「我才不讓她們仔細看呢,要是穿幫了怎麼辦?」


  「那我們就留在這裏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