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首部曲 - 第一章

  一個個高壯身影順利闖關成功,校門也差不多要關上了,後頭兩位氣喘吁吁的小女生一看,更是倉皇地努力晃動幾乎僵硬的兩條腿,奮力往前衝,四隻眼睛死死盯住一寸寸消失的空隙。


  終於,一個得以及時側身擠入,雖然她有點胖,但另一個可就慘了,她只來得及伸進一條手臂,而且下意識抓住了門內某個人的衣服,以證明她的確是「進去」了。


  「還好趕上了!」女學生放心地吁出一口氣,少根筋地沒發現自己的手再不收回去就要跟她say bye-bye了。


  被猛然扯住襯衫的高個子意外地轉頭一瞧,神情瞬間大變,「快放手!」他低叱,並想拉開她的手。


  女學生聞言一驚,手卻抓得更緊了,「不!」她猛搖頭。「不,我趕上了,我沒有遲到!沒有遲到!」她絕對不能再遲到了,否則她就會死得很難看了。


  高個子猛皺眉,旋即當機立斷的朝守衛大喝一聲:「還不快開門!」


  守衛如夢初醒般的啊了一聲,忙衝進守衛室裏,鐵門在已經夾住那隻纖細白嫩的手臂時,女學生卻仍是咬緊牙根死也不肯放手。還好,鐵門及時停住並往回收,女學生直到整個人進入門內後才肯把手鬆開。


  「對不起。」她囁嚅道,本能地抬頭看了一下,兩顆閃爍晶亮的大眼睛驀然大睜,「哇!大帥哥!」她失口驚嘆,隨又一把捂住嘴,滿臉通紅地咕噥:「對不起!對不起!我…………」我了半天,下文遲遲不見,終於又是一個「對不起!」後就溜之乎也了。


  個尤是一派悠閒姍姍來遲的傢伙想乘機闖關,硬是讓糾察生擋了下來,守衛忙又按下關門鈕,高個子凝注女學生匆匆離去背影的深沉目光卻是久久後才收回,繼續交代守衛某些特定事項……


  穿過行政大樓,越過司令臺、PU跑道、籃球場,遲到的女學生繼續埋頭衝往二年級教室所在的仁風大樓而去。


  還好不用升旗,沛風高中一向特立獨行,只在特別節日才舉行升旗典禮,但是相對的,上課時間也跟著提早了,她不禁暗暗祈禱老師最好是今天早上吃壞了肚子,現在還窩在廁所裏一瀉千里。


  有點罪惡感地吐了吐舌頭,好像太壞心了,她想。那……等她進教室後,就讓老師不藥而癒,恢復正常吧!


  在仁風大樓樓梯口,她無意識瞥了一眼矗立與仁風大樓之後的義風大樓,適才驚鴻一瞥的印象立時浮現腦海,一想起那斯文俊逸的五官,嘴裏的唾液就開始無限量生產。


  嘖嘖,真沒想到學校裏除了「痞子」之外,居然有這麼一位妣美明星的超級大帥哥!


  高挑挺拔的身材、俊逸出眾的外貌,特別是他那雙金框眼鏡後的瞳眸,更是烏黑深邃得令人禁不住怦然心動,翩然爾雅的風度更教人著迷不已,然而他的神情卻是那麼冷漠淡然。單調的白襯衫、黑領帶黑長褲穿在他身上竟也能如此出色,在斯文中卻又帶著些許狂傲。


  雖僅是匆匆一眼,即已足夠將他的一切盡收眼底、納入心中,包括他襯衫口袋上的三條繡線。


  三年級是在義風大樓上課,難怪她沒看過,雖然與仁風大樓僅隔一道花圃通道,感覺上卻是那麼遙遠的世界。校園雖廣,可光是她自己小小的獨立生活都已是自顧不暇了,哪還管得了身旁十尺之外的事?


  一口氣竄上二樓,她用力甩了甩腦袋,將那份自見著他後便悄然而生的悸動推入心底深處珍藏,她吸了口氣,更快步往教室跑去。


  希望老師還沒到,她暗忖。


  雖然她確實是遲鈍了點,但是這一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她不過是一個平凡的鄉下土包子,那種帥哥酷男之類的東東只能純欣賞,不能去流口水肖想,要是真的喜歡上了,也只能放在心裏偷偷給他哈一下而已囉!


  ********


  下課鈴聲一響,左小薰就向兩位好友拍桌抗議。


  「你們好過分喔!居然不叫我,害我差點遲到了!」


  易凱琳和尚汝屏相視一眼,雙雙嘆了口氣。


  「誰說沒叫?叫了上百遍啦!你自己有多愛賴床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居然還好意思來兇我們!」易凱琳無奈搖頭道。


  「是啊!每一次都是五分鐘、五分鐘、再五分鐘,我們哪有那麼多五分鐘陪你啊?難道要我們再陪你遲到半年?」尚汝屏瞟她一眼。「再陪你做半年的值日生?還陪你抬半年的便當?」


  小薰窒了窒,卻還是咕噥抱怨著:「多叫兩次會死哪?」


  易凱琳和尚汝屏再次對視一眼,兩人都一副賊兮兮的表情。


  「嘿嘿!那就沒好戲可看了。」


  小薰頓時氣結,「你們真沒良心,我……」頓住,她咬咬牙。「好,你們看著好了,七天對吧?好,你們看著,這七天裏我絕對不會遲到的!」


  「這樣才對嘛!」易凱琳奸詐地嘿嘿直笑。「其實我們也是為你好啊!不這樣又怎麼改掉你賴床的毛病咩?」


  「就是說嘛!」小薰前座的尚汝屏轉回身附和道。「真是不知好人心!」


  「好人?」小薰翻了個白眼。「才怪!」


  在同學眼裏,這三位個性迥異的女孩子到底為什麼會湊在一起,而且還那麼要好,實在令人難以理解,也許是緣分吧!反正從一年級開始,小薰和易凱琳、尚汝屏她們三個就被貼上死黨三劍客的標誌了。


  而到了下學期,同樣在外賃屋居住的三個女孩子索性在學校附近合租一棟公寓的二樓,此後,三人之間更是無話不談、無話不說。但即使如此,因為個性習性差異實在太大,三人彼此之間還是有些地方無法配合。當然,以她們之間的感情而論,設法習慣或當作沒看到是維持友情的最佳方式了。


  就以課業成績最為優秀的尚汝屏而言,因為家在三重傳統市場中開設米店,不但白天有強強滾的菜市場,晚上還有人山人海的夜市輪番作噪音攻擊。她始終認為就是因為處在如此嘈雜的環境中才無法考上一流高中。所以為求能專心念書考上理想的大學,她向父母堅決要求搬出來住。


  而易凱琳呢!她卻是被「趕」出來的,因為她太雞婆了!


  個性豪爽大方、堅強獨立的易凱琳,從母親住院的那一天開始就接下了母親的職責,擔下一切家務。剛開始這種情況似乎是相當美滿的,不但不需要花費時間去安撫最小的女兒,而且生活方面也照舊不必操心,這樣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問題是,易凱琳不但家務樣樣要管,就連父親和哥哥們的私生活也要管,甚至還替父兄設下門禁時間。交女朋友更要經過她嚴厲的審核,然後一律打上不及格的印章否決掉,這就太過分了,因此她就以「可以學習獨立了」這種爛藉口被踢出來了!


  但這些都是小事,尚汝屏要求安靜,沒問題,電視開小聲一點就好了。


  易凱琳愛管東管西,好嘛!一切家務交給她管,別管到人家房裏就行了。


  可最大的問題卻是在小薰這邊 —— 她太愛賴床了!


  開朗率直還帶點小迷糊的小薰是個最最平凡的鄉村女孩,扁鼻、粗眉,嘴巴也太大了,雙頰上還點綴著零零落落的雀斑,永遠都綁著兩條幼稚土氣的麻花辮,再加上瘦巴巴的矮小身材,怎麼看都不像是個高中生,反而比較像那種拎著包袱到城市裏討生活的鄉下小鬼頭。


  她唯一吸引人的地方大概就是那雙閃閃發亮、生動活潑的大眼睛,還有那份自然清純的氣質,如此樸實真摯、清新可人。可惜,在這外貌重於內在的庸俗社會裏,懂得欣賞這種自然美的男孩子已經不多見了。


  自幼父母雙亡,也沒有其他兄弟姊妹,小薰由花蓮鄉下的外祖父母撫養長大,外祖父母相繼去世後再由表姨接手照顧。而表姨對照料親戚遺孤這種工作實在沒多大興趣,但看在小薰外祖父母遺留下來的那塊價值不菲的農地上,還是勉為其難的將這個附帶的小麻煩帶回家了,那時正值小薰國三下期中考之時。


  所以小薰一考上高中後,表姨就交給她一本存折,讓她包袱款款A自己搬到學校附近去住,美其名為「方便」,實際上是流放。若是她能考上大學,表姨自然還繼續把學費和微薄的生活費匯給她,若是考不上,當然小薰就得自己去找工作養活自己了。


  老實說,要教一個從小在鄉村小鎮長大的單純小女生獨自一人去設法適應複雜的都市生活的確是不太容易。但小薰的運氣實在不錯,開學不久就碰上易凱琳這個管家婆,和聰明又富正義感的蛀書蟲尚汝屏,她們合力將小薰照顧得很好。除了……


  「起床了,雀斑!」


  「唔……幾點了?」


  「六點半。」


  「哦!」


  雙眸勉強撐開一條細縫,小薰跌跌撞撞地到浴室刷牙洗臉上一號,跟著又摸回房換上制服,易凱琳和尚汝屏冷眼旁觀小薰把上學的一切都準備妥當後又縮回被窩裏困回籠睡覺了。


  易凱琳無奈地嘆息。「我就知道!」


  「傷腦筋,都一年多了,她怎麼一點進步都沒有呢?」尚汝屏喃喃道。


  天知道小薰這種習慣是如何養成的,但似乎是改不了了。然而這還不算什麼,最頭大的是小薰再次躺下就很難叫得醒了,不到七點四十五分絕對醒不來,若是想硬來,得到的回報不是隔夜硬饅頭兩三粒就是豬腳一隻。可時間一到,就算沒人叫她,她也會自動醒來,而且比鬧鐘還準。


  然而沛風高中是準時七點五十分關校門,之後來不及由大門進入的全都要由守衛室旁的小門通過,順便讓糾察生記上一筆。


  三人剛開始合住時,易凱琳和尚汝屏還會善盡室友之職,想盡各種辦法意欲去除她這種惡習,屢屢失敗後還得每天陪她衝鋒陷陣,伴她被糾察生記下班級學號。


  如今已經是二上了,易凱琳和尚汝屏同時決定放棄一下的「積極」做法。她們認為可能是小薰被她們照顧得太好了,反而不明白要自省,於是決定放牛吃草,等牛吃得太多而拉肚子時,自然會懂得該如何節制了。易言之就是:


  管她去死!


  所以二上開學後,就剩下小薰一個人每天慌慌張張的作百米競跑了!


  然而十多天後,小薰依舊天天遲到,兩個室友實在是受不了了,決定再給小薰一點「小小」的壓力。之後每堂下課間,易凱琳和尚汝屏必定趴在走廊窗邊上,盯著每個路過的男同學評有論足一番。


  「那個不錯喔!」


  「太矮了!」


  「我說的是旁邊那個啦!」


  「旁邊那個?哇!拜託,那是七班最有名的打架王耶!」


  「?看起來不像耶!那……嘿!你看那個,看起來很老實,跟雀斑一樣呆呆的,長相也很正,就那個吧!」


  「唔……是不錯,你知道是哪班的嗎?」


  「不知道!」


  停了兩秒,兩個女孩子驀地同時跳起來衝出教室,追向她們的目標,獨留哭喪著臉的小薰咬牙切齒地發誓絕不會讓她們抓到機會!


  「如果你在一個星期之內又遲到的話,我們就要挑出一個不錯的男生,放心,不是要你去倒追他什麼的,只是要你主動去跟他做朋友。因為你自從一年級上學期那次被耍之後,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但我們都有感覺到你似乎對所有的男生都下意識的有一種莫名的戒懼喔!所以說這也是為你好……


  為她好?!


  才怪!


  ********


  然而翌日,狗依然改不了吃屎的習性,小薰仍舊是匆匆忙忙衝出門,飆向學校,而這回她卻是仰賴平板的瘦小身材和「縮骨神功」得以及時側身鑽過二十公分不到的縫隙。


  當她停下來,拍著胸脯暗自慶幸又逃過一劫,並回首同情地望著另一位胸前偉大的女孩子懊喪地連連跺腳時,她突然領悟人家說「好未必是好」究竟是什麼意思了。


  原來至理名言並不單能用在大學問上,連這種小生活插曲也適用得很哩!她暗讚,同時轉身預備到教室去,眼角一瞥卻發現前一日被她扯住襯衫的那位大帥哥正若有所思地注視著她,她不覺臉一紅,趕緊大步跑開了。


  剛好與老師一前一後進入教室,易凱琳和尚汝屏悄悄向她比了個大拇指,小薰吐了吐舌頭,忙掏出課本準備上課。


  一下課,兩位好友立刻湊了過來,前座的尚汝屏回身,旁邊座位的易凱琳則把椅子拉了過來。


  「我就說吧!讓你自己去培養警覺心還有用一點!」易凱琳得意地說。「你看,已經連續兩天沒遲到了喔!」


  「也沒差多少嘛!都是險險過關的。」尚汝屏嘆氣。「老實告訴我,雀斑,你真的有提早起床了嗎?」


  哀怨不滿的眼神立刻殺了過去,「才沒有呢!」小薰懊惱地否認。「你們要是看到我那副拼命三郎的樣子,說不定以後就不敢跟我走在一起啦!」


  「為什麼?」易凱琳訝異地問。


  「因為太丟臉了嘛!」小薰垮著臉咕噥。「要是穿長褲、運動褲還好,可是我是穿著裙子死命跑耶!我也看過別的女生那個樣子,真是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簡直……」她停住,而後長嘆。「為什麼我不是男生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