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首部曲 - 第二章

  相信沒有任何一個女孩子願意在男孩子面前一再出洋相的,尤其是在她偷偷仰慕的男生眼前。對女孩子來講,在心儀的男孩子面前出糗的悲哀大概是僅次於被甩了。


  算了,反正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只要今天能順利過關,她的厄運就解除了,再也不用在他面前丟臉了,甚至可能連見也不會再見到囉!


  在她埋頭猛衝之前,她注意到在他身邊那個身高和他不相上下的痞子樣學生似乎正對著她猛笑。


  她認得他,痞子何少烈,及肩的長髮,領帶鬆鬆地掛在胸前,襯衫上三顆紐扣沒扣,兩手吊兒郎當地插在口袋裏,深邃的五官、迷人的笑容,是全校最受歡迎的人物,也是學生會副會長,雖然他的成績爛到家了。


  痞子何少烈這幾天似乎總是跟在那位大帥哥身邊,還老是用一種戲謔的眼神瞄著她。特別是今天,何少烈更帶著一副有趣的笑容望著她直搖頭,害她心裏直打鼓,差點又兩腳打結跌一跤,順便再直接滾進校門內了!


  還好,終於順利衝過關卡完成最後一天的試煉了。現在,只要再通過那四道詭異視線的糾纏,以後她寧可遲到也不願再讓他們看到她出糗了!


  不過想是那麼想啦!可是人生事不如意十之八九,越渴望的事越容易凸槌。小薰才剛經過那位冷漠的大帥哥身前,突覺手上一輕,她愕然煞住腳,低頭一瞧……


  耶?書包呢?再抬頭,恰好瞧見他將她的書包扔給何少烈,她張嘴想抗議,出口的卻是一聲驚呼。


  「啊~~」身子倏然騰空飛起,雙眼一花,她便已被他橫抱在懷裏了。「幹什麼?」小薰驚叫,雙臂卻本能地摟住他的頭部,深怕他不小心一滑手讓她摔個四腳朝天。


  他抱著她往右側大樓走去,「你忘了穿鞋子。」他淡淡道。


  「耶?!」小薰忙抬腳看了一下……哇!真的耶!難怪她覺得今天腳上特別輕……呃,還有點痛。


  「你大概是踩到玻璃或銳利的小石子了,我帶你到保健室去擦藥。」


  咦?小薰更仔細凝目一瞧……呃?白襪子側邊果然隱隱有紅色的血跡沁染,難怪會痛,她恍然。但是……


  「放我下來,我自己可以去啦!」


  既然沛風高中校風開明,不禁止男女生自由交往,但太過囂張的親密行為還是會受人議論的。要是被訓導主任看到了,也有可能被叫去嘮叨上一、兩個鐘頭表演一下口上功夫!


  「我送你去。」


  他的聲調始終平靜溫和,但語調卻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不容抗拒的斬釘截鐵,一副不接受否決的堅毅表情。小薰本來還掙扎著想拒絕,卻在對上他那雙固執目光後不由自主地瑟縮了。


  呃……好吧!反正要是真的碰上訓導主任的話,也不是沒有正當理由回答。


  而且,乘機滿足一下她小小的夢想也不算太過分吧?


  軟軟地偎在他結實寬闊的胸膛上,男性特有的氣息縷縷沁入她鼻內,脈搏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加速,慢慢的,她開始覺得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腦袋暈暈沉沉地,彷彿喝醉了似的,心跳更是沉重得似乎隨時都可能會跳出胸口。


  其實過去她也不是沒偷偷喜歡過別的男生,但感覺上就是不一樣。以往頂多就是很單純的欣賞,就像每個女孩子都曾經有過的感嘆:哇!那男生還真不賴耶!


  然而,這個神情永遠冷冷淡淡的帥男生所帶給她的卻是完全不同的感受,那種每一回見著了面,心就不由自主開始悸動的奇異感受是過去從未曾有過的。


  以前她都會把喜歡的男生說出來和好友一起分享討論,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捨不得讓任何人分享有關於這位帥哥的事情,自私的想獨自保有這份秘密的戀慕。


  顫巍巍地吸了口氣,她忍不住悄悄抬眼覷視。心想以後大概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了,還是把握這個機會好好將他的一切細細印繪在心頭。


  如此近距離的端詳,更覺得他俊逸非凡,接近小麥色的健康肌膚和眉宇間的英氣則為他平添一股男性氣概。又濃又長的睫毛和深邃迷人的雙眸中幾許溫柔若隱若現,挺直的高鼻樑,紅潤溫暖卻又帶著嚴酷線條的雙唇,然而他的神情卻又那麼高深莫測,教人看不透他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


  他有意無意地垂眸瞥了她一眼,她一愣,旋即反射性地將羞窘的臉蛋埋進他懷裏,再也不敢抬頭了。


  天哪!她做的糗事還不夠多嗎?居然又被他抓到她在偷看他!


  就在她極度的自我厭惡中,他們進了保健室,護理老師卻不見人影,他直接將她抱到護理床上放下,她才稍微動了一下下,他就喝叱了一聲。


  「不要動。」嚴厲的一句命令讓她真的一動也不敢動,慢慢的看他轉身去藥櫃尋找需要的藥品了。


  清洗、消毒、擦藥、包紮,他一逕半跪在床前為她處理,她卻只能漲紅著臉,不知所措地呆坐在那兒任憑宰割。當他正在尋找是否還有沒注意到的傷口時,何少烈拎著她的書包和一個袋子懶懶散散地晃進來了。


  眼神調侃地瞄一下尤蹲跪在小薰面前的人,何少烈笑嘻嘻地把袋子放到小薰膝上,書包則放床邊。


  「腳有傷最好不要穿太合腳的鞋子,所以我買大一號的給你,還有一雙棉襪,你試試看。」


  小薰呆了呆,哇!真是服務周到,怎麼連鞋子都幫她買來了?


  「啊!我不……


  才三個字,膝上的袋子就不見了,小薰愣愣地看著潔白的棉襪和嶄新的球鞋被小心翼翼地套上她的腳。她心中不由得疑惑著:奇怪,人家不是說拒絕是女生的權利嗎?怎麼她現在已經喪失了這項基本人權了嗎?


  「呃……我今天沒帶那麼多錢,明天再還你可以嗎?」小薰瞅著何少烈吶吶道。


  「不用,」何少烈大拇指很瀟灑地朝矮了一截的人一比。「我會跟他要!」


  「耶?呃,那、那……」視線移位,隨著冷漠帥哥緩緩起立的身軀,她的腦袋也仰了起來。「我明天再還你可……


  「站起來。」他又下命令了。


  「啊?哦……」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小薰立刻乖乖下床站好,雖然腳底傷口有點刺痛,但對長年習慣於光腳到處亂跑、大傷小傷不斷的小薰來講,那根本算不上疼痛。


  注意到她若無其事的神情,何少烈倒有些好奇了。


  「不痛嗎?」


  一般女孩子連被根針刺到都會哇啦哇啦鬼叫,看她脫下來的白襪子上的血跡布痕就知道那不算小傷,可是她卻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怎麼她連裝裝樣子也不會嗎?就算她不知道幫她裹傷的人是誰,難得有機會接觸這麼出色的男孩子,哪個女生不裝模作樣一下,看看能不能博得帥哥的同情,來個安慰獎什麼的不是嗎?


  小薰搖頭,「不會啦!」她咧出一個嬌憨可愛的笑容。「我們鄉下孩子根本不在乎這種小傷,其實連包都不必包,用水沖沖就可以了啦!」


  冷漠帥哥微微皺眉。「不行,明天還是要再來換藥,知道嗎?」


  「哎呀!不用了啦!」小薰笑得更開了,因為她真的覺得很可笑,這種小傷居然還要換藥?太誇張了!


  「我放學回去就拆開來,明天就差不多好了,根本不必……


  「不准拆!」冷漠帥哥果決地打斷她的話。「明天一定要來換藥,明白嗎?」


  小薰還想抗辯。「可是……


  「沒有可是!」冷漠帥哥斷然否決。「好了,上課了,你趕快進教室去吧!」


  小薰一愣,隨即驚呼一聲,這才想起剛剛已經響過兩次鈴,一次是預備鈴,第二次就是上課鈴了。而今天第一堂是……數學周考!


  「哎呀!完蛋了,考試了!」


  連道謝都來不及,小薰慌慌張張抓起書包就跑了。冷漠帥哥習慣性地凝住她的背影直至消失後才開始整理剛剛使用過的藥物用品,何少烈則跟在他身邊好奇地打量不已。


  「看樣子前幾天那一撞,她就撞進你心坎裏去了是吧?嘿嘿!沒想到那麼多千金小姐、名門淑女讓你挑,你卻為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女孩動了心!」他裝模作樣地搖了搖腦袋,臉上的表情更是滑稽。


  「難怪總聽人說每個人都有個命定的伴侶,碰上了就注定要教心陷落於無名,想來也的確有幾分道理吧!」


  「少囉唆!」


  嘻嘻,不否認就是承認!何少烈不由得笑開了嘴。


  「要我去查查她是誰嗎?」


  冷漠帥哥輕哼。「你早就查到了不是嗎?」


  何少烈不好意思地搔搔腦袋。


  「哈哈!又被你猜到了,其實在她撞進你懷裏那天,我看你注視她的眼神實在詭異得很,而且我也從沒見過你那樣抱著女孩子不放的,所以那天就去查了一下……」他突然停住了,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說!」


  何少烈更滿意地笑了。


  沒錯,這個傢伙真的動心了!


  「她呀!是二年三班的左小薰……


  ********


  易凱琳和尚汝屏蹲在小薰腳邊認真研究。


  「名牌的喔!一雙至少要五、六千哩!」尚汝屏說。


  小薰倒抽一口涼氣。


  「五……五、六千?天哪!那不就要花去我將近兩個月的生活費了?」


  「還是最新款的呢!」易凱琳喃喃道:「看樣子不只喔!」


  小薰不覺垮下了臉。


  「那…………我至少要連吃四個月的麵包了……呃,王子麵好像比較便宜吧……


  易凱琳和尚汝屏對視一眼,同時起身回座。


  「我先借你好了,」易凱琳阿力的說。可能是基於把她踢出來獨自生活的愧疚感,父兄對她非常慷慨,生活費、零用錢都特別充裕。「每個月拿一、兩百還我就行了!」


  小薰雙眼一亮,隨即開心地抓住易凱琳,有點撒嬌地露出諂媚的笑容。


  「真的?你願意先借給我?」


  「你真囉唆耶!」易凱琳翻翻眼。「反正我的戶頭裏永遠不會少於兩萬元,我爸和哥隨時都會補上,你放心好了,就算借你一萬都沒問題!」


  「一萬?!」小薰臉色又變了,她驚懼地瞪著腳上的運動鞋。「不會吧!這雙鞋沒有那麼貴吧?又不是金子做的!」


  「就算是也無所謂啦!」易凱琳用力拍拍她的肩膀。「難得奢侈一下也不錯啊!」


  「我寧願去吃一餐好吃的!」小薰哭喪著臉道:「或者買點有用的東西,運動鞋穿這麼貴的實在很無聊耶!真不懂為什麼有人那麼喜歡腳上踩著幾萬塊到處磨損呢?」


  「有什麼辦法,買都買了!」尚汝屏兩手一攤。「人家是好心帶你到保健室裹藥包紮,還溜出去替你買鞋子,已經是仁至義盡了,我們總不能賴帳吧?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耶!」


  「是啊!而且今天有體育課,你也不能光著腳去上呀!」易凱琳附和道。「還是明天就把錢拿去送人家吧!哦!對了,那個男生是哪一班的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