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首部曲 - 第六章

  尚汝屏哼了哼,「不管怎麼說,午飯時間我們堅決不再放人就對!」她惡狠狠地說。


  小薰搔了搔腦袋。


  「好嘛!那我不去了。」


  於是中午她們領了便當就想自行開動時,恰好碰上來抓人的敖書涵,易凱琳立刻先開口為強。


  「喂,敖書涵,你也差不多一點好不好?我們現在天天一大早就見到你,然後你又很晚才把雀斑送回家,除了上課時間之外,我們幾乎跟她說不上兩句話,現在連午餐時間你也要搶,你不會覺得太霸道了點兒嗎?」


  敖書涵淡淡瞥了一臉無奈的小薰一眼。


  「我明白了。」而後便轉身離去了。


  易凱琳和尚汝屏一見,便開心地相互擊掌。


  「耶!贏了!我們戰勝偉大的學生會會長了!」


  是嗎?


  也不過才吃了兩口菜,奸詐分子何少烈就出現了,他沒找小薰,而是直接把監管人員尚汝屏和易凱琳叫出去耳語幾句後,她們兩人居然就緊張兮兮地跑進來把她趕出去了。


  「快去,還不快去,以後你都要去陪他吃午餐,既然喜歡他就得把他看緊一點才行,知不知道?」


  滿頭霧水的小薰莫名其妙地跟著何少烈來到學生會辦公室,一眼瞧見伴著敖書涵一塊兒吃午餐的邵玉瑤,這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易凱琳和尚汝屏會這麼緊張,原來覬覦者還是沒放棄,依舊覷著一點空隙就硬鑽進來使壞。


  小薰的份已經被邵玉瑤佔去了,敖書涵便一把將小薰拉在自己身邊坐下,然後把自己的份分了一半給她。


  「哪!快吃,過兩天就要期中考了,我得多幫你補一下才行。」


  邵玉瑤滿腹的妒忌無處發泄,只能恨恨地瞪著小薰。突然,她想起了什麼似的啊了一聲。


  「表哥,表姨父他……


  看也不看她一眼,「邵玉瑤,我說過很多次了,在學校裏我們是同學,請不要這樣叫我。」敖書涵淡淡地說,卻有著不容反駁的威赫。


  邵玉瑤難堪地窒了窒。


  「呃,敖書涵,表姨父交代的工作你都放著不管,這樣行嗎?」


  敖書涵這才神情冷漠地瞥了她一下。


  「如果真正有需要,我當然要盡我的責任,可是如果只是為了某個可笑的理由來絆住我……」他輕哼。「抱歉得很,即使是我父親,我也沒那麼多空閒時間陪他耗!」


  他知道了!


  邵玉瑤心頭暗驚,神色倏變地垂下臉,正想著該怎麼為自己脫罪,耳邊又傳來敖書涵冷淡但決絕的聲音。


  「邵玉瑤,我一直只當你是家裏的親戚,再多就沒了,希望你不要再有任何奇怪的想法。無論我爸媽怎麼說,我自己的將來由我自己決定,否則我寧願離開家裏獨立,這樣你明白了嗎?」


  易言之,就是她不要妄想利用他父母來強迫他!


  邵玉瑤的臉色更難看了。「為什麼?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不可能你對我一點感情都沒有吧?我對我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課業方面也不輸你,甚至連不喜歡的運動也為了配合你而勉強自己去達到你的標準,難道我這樣還配不上你嗎?」她傷心地叫道。


  哇!真是有夠刺激呀!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親身經歷這種她以為電視上才有的戲段!


  小薰盯著自己的食物,真是有點食不知味,實在不想聽,可是又不能真的捂上耳朵。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敖書涵在冷酷的拒絕女孩子之餘,竟然還有那閒情逸致命令她「不要偏食,小黃瓜也要吃!」,然後轉個眼他又冷冷地告訴邵玉瑤:「我對你根本沒有什麼感情!」


  哇你咧!這個男人真是有夠絕的,好難教人相信他只有十八歲而已!


  「你應該很清楚,除了血緣的聯繫之外,基本上敖家的人根本就沒有什麼親情可言,無情是敖家不變的傳統,所以請你不要問我這種奇怪的問題。而且我從來沒有要求你做任何事來配合我,或達到什麼標準。未來伴我過一生的女人該是什麼樣子的更毋需他人來替我決定,只要我決定了就不容更改,無論是你或我父親都一樣,懂了嗎?」


  無情是敖家不變的傳統?


  猝然停下咀嚼的動作,小薰不由自主地抬眼恍然地盯住敖書涵。


  雖然敖書涵一般時候都是神情冷漠,一副不動明王的酷樣,但是在與她相處的私底下,他卻有另外溫柔幽默的一面,是只有她獨享的另一個敖書涵。


  常常她會為了敖書涵為什麼要讓自己擁有兩副不同的面具而感到困惑不解,可現在她終於了解其中的緣由。原來面具只有一副,為了敖家不變的傳統而製造出的面具,在那無情面具的背後隱藏著真正的、只有在她面前才會出現的敖書涵。


  天哪!這樣不累嗎?要是她早就起哮了!


  「那為什麼是她?」


  邵玉瑤突然尖銳的指向小薰,小薰頓時愣住了。


  咦?咦?咦?怎麼箭頭突然轉向她了?


  「一個又矮又瘦又醜的小笨蛋,除了傻笑她還會做什麼?為什麼你會選上她?」


  哎呀!這樣說會不會太毒了點?小薰想著不覺低頭看了看自己,再摸摸自己的臉……好吧!就算她說的真的是事實好了,也不必當著本人的面貶人呀!


  這樣未免太傷人了吧!


  敖書涵神情驀沉。「至少她不像你這麼心機深沉、任性刁蠻又自作多情得令人惡心!」


  哇!他更狠!


  小薰想著,然後就看到邵玉瑤一臉怨恨難堪地跳起來奪門而出。


  「喂,你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點?她是女孩子耶!」小薰很善良的發揮一下資源過剩的同情心。


  「她自找的!」敖書涵淡然道。


  小薰不再多說什麼。相處的日子並不算太長,但是他很快的就讓她明白了一件事實 ——


  對她,他是個任性霸道卻溫柔體貼的男朋友。


  然而對別人來講,他卻是個該死的、頑固的冷酷傢伙!


  ********


  身為學生最快樂的事莫過於長假的來臨 —— 寒假。


  但是敖家子女在成年以前並沒有真正的假期,寒暑假時反而是他們出國求取特殊經驗的重要時期。事實上,一向在臺灣政經界呼風喚雨的敖家,有感於臺灣政治的混亂和經濟的不穩定,於是敖家掌權人決定將一半的實力移往國外發展。


  這是身為敖家子孫的責任,但是敖書涵仍然藉此和父親交換條件,要求父親絕不干涉他的婚事,他才願意繼續盡他的責任。


  要比無情,父親更勝一籌,但若比起實際能力來,敖書涵的父親明白自己絕對比不上長子。權衡輕重之下,他毫不考慮的選擇兒子未來無可限量的前途。所以寒假一開始,敖書涵便出國去了。


  而易凱琳和尚汝屏自然也回家去過年了,雖然她們極力邀約小薰到她們家去度寒假,但是小薰卻寧願留在公寓裏大掃除。


  為什麼?


  呵呵!簡單,即使是寒假,房租依然要照付,若是沒人住的話,那不是白白浪費付出去的房租了嗎?


  不過她原本也打算除夕當天到易凱琳家去過,可是沒想到才剛大掃除完畢,再過兩天便要過年時,突然出現了一位意外又意外的人來探望她。


  「阿……阿生哥?!」小薰不敢相信地瞪著門外的人。「真的是你?!你……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兒的?」


  高大黝黑、英氣勃勃的卓睦生一見到小薰便開心地咧出一口整齊的白牙。


  「我去問你表姨的,怎麼樣,意外吧?」


  「意外?」小薰喃喃道,隨即歡呼一聲往前一跳,雙手吊在卓睦生的脖子上開心地大笑。「哦!拜託,阿生哥,何止意外,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卓睦生回抱住她,並寵愛地搔搔她的腦袋。


  「怎麼可能!我不是答應過你,會盡快想辦法把你接來和我一起生活的嗎?」


  「是啊!你是這麼答應過我的!」小薰笑呵呵地直點頭。「沒想到你還記得……啊!阿生哥,不好意思,先進來再說!」


  熱茶一杯先奉上,小薰便開始興致勃勃地追問卓睦生的近況。


  「阿生哥,你應該是前年畢業的吧?你會來找我,應該是已經找到工作,而且生活穩定了吧?」


  「沒錯,小妹,我在職棒工作一年半,終於存夠錢付頭期款買下一間公寓了。」卓睦生驕傲地說。


  「哇!好厲害喔!阿生哥,才一年半耶!你居然就能買房子了!」小薰讚嘆。


  「所以我就來履行諾言接你去一起生活了!」


  「這樣啊……」小薰為難地笑笑。「可是阿生哥,這兒離學校近,不但上學方便,而且我現在和兩位好朋友一起住,我捨不得離開她們耶!」


  卓睦生體諒地拍拍她的手臂。「我懂,像你們這種年紀,跟好朋友一起生活的確比較適合,那就等你畢業後再說吧!哦!對了,過年你應該不會到你表姨那兒過嘍?」


  小薰嘿嘿一笑。「我想他們也不歡迎我吧!」


  「好,」卓睦生猛一點頭。「那我來陪你一起過,跟往年一樣,OK?」小薰雙眸一亮,「太棒了,年夜飯也是由阿生哥負責嗎?」她搓著手,一臉的垂涎欲滴。


  卓睦生呵呵笑。


  「就知道你會推給我,好吧!就交給我了。」


  「耶!阿生哥萬歲!」


  於是,在自信滿滿、以為小薰早已是囊中物的敖書涵未知的情況下,這個又是小薰的青梅竹馬、又有一手高明廚藝的職棒選手就突然蹦出來成為他最大的勁敵了!


  ********


  「小妹,電話!」


  「來了!」


  小薰扔下正在擦拭的浴巾,順手抓起一件毛衣匆匆跑出去,一看到她,卓睦生就回到廚房裏去了,她拿起話筒夾在頸間,一邊穿上毛衣。


  「喂?」


  「剛剛是誰?」易凱琳劈頭就問。「不是大會長吧?」


  「阿生哥嘍!」


  「阿生哥?」易凱琳狐疑地重複。「Who?」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啦!本來是鄰居,後來他爸媽去世後,我外公就讓他住到家裏來,直到他高中畢業上臺北來念大學。」小薰解釋。「他好疼我喔!記得我外公、外婆去世出殯時,他都特地回去替他們披麻帶孝,而且還答應我,會盡快想辦法把我接過去一起生活喔!」


  易凱琳沉默數秒。「怎麼又一個青梅竹馬……那他又算哪一類青梅竹馬?」


  「什麼青梅竹馬?才不是啦!」小薰好笑地否認。「應該說是哥哥比較貼切啦!」


  「是嗎?」易凱琳咕噥。「那他現在來找你是……


  「來履行諾言啊!」小薰傲然道。「他已經買了房子,打算來接我一起去住的。」


  「你要搬走了?」易凱琳驚呼。


  「沒有啦!」小薰忙道。「我跟阿生哥說過了,我在這兒上學比較方便,而且我也捨不得離開你們啊!」


  「算你有良心,不過……」易凱琳遲疑了下。「大會長知道他了嗎?」


  「還不知道耶!他這兩天可能比較忙,所以一直沒打電話來。」還好有阿生哥陪她,否則她一定會很想念敖書涵的。


  「這樣啊……」易凱琳又是一陣靜默,而後失笑。「奇怪,我怎麼總有一種預感……


  「什麼預感?」


  易凱琳嘿嘿笑,「有好戲可看的預感!」她幸災樂禍地說。


  「好戲?」小薰一頭霧水。「為什麼?」


  「才不跟你說呢!」易凱琳笑道。


  「差勁,不說拉倒,我自己不會想啊!」小薰賭氣地噘起了嘴。


  「好啊!猜到有獎!」易凱琳戲道。「好了,既然你有人陪,我就不必擔心你了,那就掰掰囉!」


  一放下電話,小薰便開始絞盡腦汁地猜測著。


  有好戲可看?有什麼好戲可看?為什麼有好戲可看?


  ********


  大年初一一大早,電話鈴聲便驚天動地的響起來了。


  可是響沒兩聲便被睡在客廳的卓睦生制止了囂張的行為,不一會兒,卓睦生叫醒小薰起來聽電話,睡眼惺忪的小薰沒注意到卓睦生怪異的眼神,抓起電話便以意朦朧的聲音咕噥。


  「喂?」


  「剛剛是誰?」


  是敖書涵!


  小薰立刻清醒過來,並開心地叫道:「書涵,是你喔!我一直在等……


  「剛剛是誰?」


  小薰愣了一下,這才發現敖書涵的口氣似乎不太對勁。


  「呃,是阿生哥。」


  「誰又是見鬼的阿生哥?」


  哇!他昨晚的年夜飯吃了汽油配炸藥是不是?


  小薰愕然看了看話筒,而後再放回耳邊。


  「書涵,你……你怎麼了?你是不是在……在生氣?你昨天沒吃到年夜飯嗎?」她吶吶道。


  敖書涵沉默片刻,這才恢復平常的聲音。


  「沒有,小薰,告訴我,那個……阿生哥到底是誰?」


  小薰朝坐在對面沙發上的卓睦生笑笑。


  「他喔!他是跟我一起長大的……


  她很快地把告訴易凱琳的話再重複了一遍。


  「還好有阿生哥來陪我,要不然我就得到小琳家去過年,在別人家裏過年真的很奇怪耶!」


  「你很開心他來找你?」敖書涵慢吞吞地問。「也很開心他陪你過年?」


  「當然啊!我一直很想念他耶!」小薰渾然不覺自己的話有多容易引起誤會,而卓睦生原是緊繃的臉色卻突然放鬆了。


  「結果他不但突然出現了,還特意來陪我過年,我當然很開心囉!而且他還說只要沒有練習或比賽,他就會來陪我,這樣我一個人就不會寂寞了嘛!」


  「你很怕寂寞嗎?」敖書涵問。


  「這個……其實……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只是……」小薰遲疑地說。「只是我從來沒有真正一個人獨處過,總覺得那樣似乎……似乎很可怕,所以……所以……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你有正經事啊!」小薰說,「而且我原本是想這麼大了,總該學一下自己一個人生活,可是事到臨頭了,我還是很高興能避免。」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嘿嘿!我想我是還不夠成熟吧!」


  「我明白了。」敖書涵停了一下。「小薰,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以後不管你想什麼,一定要老實告訴我,我並不懂得女孩子的心理,所以你必須要明白告訴我,我才能知道該如何讓你開心。」


  「哦!這樣啊……」其實光聽他這樣講就夠開心了。「好,我會盡量做到。」


  「謝謝。那……我弟弟來找我有事,我要掛電話了,好好照顧自己啊!」


  「OK!」


  一掛斷電話,卓睦生便迫不及待地問:「他是誰?」


  「敖書涵。」小薰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下。「我的男朋友。」


  卓睦生的臉色很明顯的立刻變了,但是小薰卻神經很大條的沒有給他注意到。


  「他在美國,每兩、三天就跟我通一次電話。」


  「在美國?」神情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