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首部曲 - 第七章

  「才不呢!」小薰強烈否認。「其實你們也清楚得很不是嗎?自從他們學校開學後,書涵就忙得半死,我們幾乎沒再見過面了,甚至電話也沒講過幾通,有時候我都在想,說不定他早就把我忘到天邊去了呢!」


  知道她只是開開玩笑,易凱琳也就配合著搭腔。


  「哇!那你就自由了,不必天天讓人監管。要是他另外交女朋友了,你也可以去找你的阿生哥囉!」


  「不行,不行,」小薰笑道。「我要先去把獎牌扔到他臉上去,然後再去找我的阿生哥!」


  「還有那一萬塊!」尚汝屏提醒。


  「對,對,還有一萬塊!」易凱琳腦中開始盡情發揮想像力。「嘖嘖,鈔票亂飛的真實景象我好像還沒見識過耶!到時候記得都用百元大鈔喔!」


  「還有,還有,乾脆把那雙運動鞋也給他扔過去算了!」


  三人嬉笑著步入學校,卻沒料到不久的將來,這些玩笑話竟然成真。


  以敖書涵的能力,其實他可以任意選擇任何一所大學、任何一個科系就讀,然而對敖家的人來講,大學只不過是另一個階段性的經驗歷練。因此他以自己的需求考量選擇了距離沛風最近、而且小薰也有能力考上的G大去展開另一種層面的生活。


  更寬廣的校區、更複雜的人事與校務、更多且難掌握的學生,首先,他在開學兩個月後便需奪得學生會長寶座,這實在不太容易,因為學生會長是由全校學生公開選舉的,依賴的完全是人氣,往年都是二、三年級學生才有能力獲得的。


  用屁股想也知道,一個菜鳥一年級生才剛入學,能有多少人認識且信任他呢?


  同時,他父親也開始逐步把國內的龐大勢力轉移到他手上,一面在美國繼續穩固另一個發展的空間,敖書涵因此忙得幾乎連回自己的住處瞇瞇眼的時間都沒有了。


  但是小薰並不太理解(她也沒興趣去理解)敖家的權勢到底有多大,只懵懵懂懂的以為敖家不過是另一個富豪之家而已。


  所以當敖書涵將近兩個月都沒有時間和她見面,甚至連通個電話也是戰鬥問候時,她就很體貼的給他想到,既然他這麼忙,那麼應該不是只有他可以來找她吧?


  「這麼久沒見面,你大概已經想他想得快瘋了吧?」易凱琳挪揄道。小薰一聽,臉蛋刷一下就紅了,她實在很想否認,但是那雙老實的大眼睛早已說明易凱琳的猜測的確沒錯,再從她們調侃的笑容裏,她也知道自己再怎麼否認也只不過是掩耳盜鈴的做法罷了。所以......


  「是又怎麼樣?」只好坦白從寬囉!


  易凱琳聳聳肩。「不怎麼樣,既然你這麼想他,那就去找他嘛!」


  「可是......」小薰苦惱地搔著腦袋。「我不曉得如何找到他耶,他都那麼忙,最近也常常回他爸媽家睡,很少回他的公寓哩!」


  「那就去學校找他啊!」正在埋頭整理筆記的尚汝屏頭也不抬地說。「你不是有他的課堂表嗎?下個禮拜不是有個什麼高中教師聯習營,老師都不在了,學生當然要轉去睏眠(請用臺語)囉!你可以乘機去找他嘛!」


  「哎呀!對喔!我怎麼沒想到!」易凱琳彈了個響亮的指音。「聯習營是從星期五到星期日三天,周休兩天不提,星期五他們大學應該沒有放假,他......他星期五有課吧?」


  「有,上午第二堂在文三九教室,第三堂在文四七教室,」小薰背書似的朗誦。「下午......


  「卡!」易凱琳受不了地大手一揮。「拜託喔!我只問你他有沒有課,又沒有問你他什麼時候、或在哪裏上課!」


  小薰嘿嘿笑。「有啦!」


  「那就去看看他到底有多忙吧!」


  小薰仍然在笑。「你們陪我去。」


  尚汝屏當作沒聽到,易凱琳則兩眼一翻回自己座位上去了。小薰僵住笑容好一會兒,才可憐兮兮地扯扯旁邊的尚汝屏。


  「幹嘛啦!」


  「陪人家去嘛!」


  尚汝屏嘆了口氣放下筆。


  「喂,喂,雀斑哪!你好不容易有機會去跟他見個面,幹嘛拉我們去做電燈泡啊?到時候你是要陪他還是陪我們呢?」


  小薰呆了呆。「對喔!」


  「別擔心,」尚汝屏抓抓她的頭。「那天我們會幫你打扮好,這麼久沒見了,當然要給他眼睛一亮的感覺囉!」


  小薰不安地覷她一眼。「可是......


  「別可是了,不過就是大學嘛!既然大家都穿便服,你又不顯眼,還怕人家吃了你不成!」


  小薰歪著腦袋想了想。


  也對喔!像她這麼平凡普通,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她,而既然不會有人注意到她,她又有什麼好緊張的?


  嘿嘿,那就大著膽子去給他逛上一圈囉!


  自由的校園、亮麗的兒女、青春的笑靨、無拘無束的歡暢生命,這就是大學風的美妙。一邊鑽研學問,一邊編織甜蜜的回憶,沒有顧忌、沒有負擔,學生生活本就是生命中最美好的階段。


  褪下青澀的外衣,怯怯地迎向熾熱的朝陽,飛揚的年輕人彷佛是逃脫牢籠的動物般急切地享受著屬於他們年代的青春自由。


  漫步在G大校園裏,小薰傻傻地東張西望,羨慕地流著口水,沒有制服、沒有時間的束縛,盡情的打扮、率性的穿著,她感覺自己好像走在大街上,身邊來來往往的不過是出遊的年輕人們。


  真希望能快點考進來!


  她想著,然後鼓起勇氣拉住某個人。


  「請問文學院大樓在哪裏?」


  順著指示,她來到文三九教室,時間還早,教室內不過十數個人。她又喚住一個正要走出教室的明朗女孩子。


  「請......請問敖書涵是在這兒上課嗎?」


  女孩子好奇地打量她。「沒錯,你是?」另一個愛慕者吧?不過長這個樣還敢來倒追,臉皮也實在厚了點兒!


  「我是他的......」不曉得為什麼,在對方那種熟悉的嘲諷眼光下,小薰就是說不出女朋友這三個字。「呃,他的高中學妹。」


  「哦!這樣啊......」女孩子聳聳肩。「我勸你也不必等了,他今天應該不會來上課了。」


  咦?「為什麼?」敖書涵從不蹺課的呀!


  女孩子攏攏短髮。「今天大概有很多人都會請假吧!因為今天是學生會會長選舉的投票日。今年有他的參與,競爭激烈得嚇人,雖然他是一年級新鮮人,入學也不過兩個多月,但是跟那些老鳥實在很有得拚喔!」


  她笑笑。「怎麼樣,你這個學妹聽了大概很有那種與有榮焉的感受吧!」


  「嗯!」小薰咧出燦爛的笑容,用力點了下腦袋。「他一向都是那麼出色的!」


  女孩子大方地拍拍她。


  「告訴你,如果我是你呀,我就不會去打擾他,讓他好好努力到奪得勝利,然後你再去恭喜他不是更好嗎?」


  「嗯!嗯!」小薰更用力地頷首。「我知道,我知道,我會偷偷在旁邊替他加油,然後等他成功之後再替他慶祝!」


  「唔............」女孩子似乎有點奇怪地遲疑了下。「你說你是他的高中學妹,那......他在高中時是什麼樣子的?呃,我是說你看起來好像跟他很熟似的,難道他在高中時不像現在這麼酷嗎?」


  啊?這種問題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呃,這個......他現在也很酷嗎?」


  「酷!」女孩子毫不猶豫地說。「又帥又酷,可是女孩子就喜歡他那種冷漠的味道,都不知道有多少女生迷死他了,甚至還包括那些二、三、四年級的學姊們喔!而且啊!他看起來是那麼的冷靜沉著、氣韻內斂,一副天底下沒有什麼事可以難倒他的樣子,所以男生們也很崇拜他呢!」


  小薰越加笑呵呵的。「那就一樣了,他在高中時也是那個樣啊!」


  「哦?是嗎?」女孩子略一思索。「唉!這樣子吧!反正我也打算蹺課去替他助選,你就跟我一起來幫點忙吧!我叫楊千怡,你呢?」


  「左小薰。」


  「好,左小薰,你等我一下。」話落,楊千怡返回教室裏收拾了下,然後背著背包、捧著一疊文宣出來了。「哪!走吧!一起去做最後的衝刺吧!」


  小薰興奮地猛點頭。


  「好,好,沒想到我今天來得這麼巧,剛好可以幫到他的忙耶!」


  然後等他成功時,說不定她的出現還可以讓他更開心呢!


  帥氣的髮型、高雅的服飾更加凸顯出敖書涵俊逸穩健的氣質,和同樣出色卻狂放瀟灑的何少烈剛好是一靜一動的完美搭配。


  但這一回,何少烈卻不是敖書涵的副會長人選。


  「吃飯囉!」


  何少烈和兩位同學拎著便當和飲料走進敖書涵的臨時競選總部,敖書涵立刻招呼大家先吃飯,於是男女雙方很自然地就分開成兩邊了。


  何少烈邊打開便當,邊隨口問道:「怎麼不問一下情形如何?」


  敖書涵面無表情地先喝了口飲料,「情形如何?」他也隨口問道,感覺得出來他原本是無意問的。


  「你呀!實在是太超過自信了!不過呢......」何少烈叉起鹵蛋來咬了一口。「也難怪,你的確是有資格這麼囂張。如果沒有估計錯誤的話,雖然有六位候選人,但是你至少可以得到一半票數的支持,看樣子我們這兩個多月的辛勞是不曾白費的了。」


  敖書涵冷哼。「我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得到最好的成果,」何少烈接著說。「對不對?」  敖書涵沒說話,兀自吃起便當來了。


  「不過......」何少烈詭異的視線突然溜向女生那邊去,然後定在那個清麗大方的女孩子身上。「你打算對高玲慈如何交代?」


  敖書涵蹙眉。「什麼怎麼交代?」


  「又來了!」何少烈不耐煩地雙眼往上翻了翻。「其實你也知道,這次能這麼順利,有一半因素是因為三年級的高玲慈願意委屈來擔任你的副會長,否則以她在學校的人氣和本身的能力來講,就算她自己出來競選會長也是可以的。」


  敖書涵又哼了哼。「別忘了,是她主動來找我的,應該說是她夠聰明到能看得出來和我合作是最有利的做法!」


  「但也因為如此,她認為你們無論在公事或私底下都會是絕佳的搭配。」  


  「我告訴過她我有女朋友了,」敖書涵古井不波地說。「而且我不是那種見異思遷的男人。」


  「可是她不信!」何少烈咽下嘴裏的飯,又吸了口烏龍茶。「我曾經好意暗示她最好不要把心放在你身上,結果她說她也有一個父母為她訂下的未婚夫,而她根本沒打算和那個人結婚。她認為你所說的女朋友若不是虛假的藉口,就是父母的命令,她相信你不是那種會盲從這種荒謬決定的人。」


  敖書涵無動於衷。「她信不信都不關我的事。」


  「可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