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憂鬱迴旋曲 - 第一章

  「現在就開始準備?」凱琳喃喃道。「你也未免太急躁了點兒吧?」


  「你管我!」尚汝屏哼了哼。「倒是你,不快點準備考得上G大嗎?」


  「唉、唉!」凱琳蠻不在乎地揮揮手。「還早啦、還早啦!下學期再開始就行了啦!太早準備我反而都會忘光光的耶!」


  「還早?海藻在海底啦!」尚汝屏終於回過身來了。「你呀!成績一直是那樣,難道你都不擔心嗎?說好了要一起進G大的喔!」


  「行啦、行啦!我也不是笨,只是不愛念書而已嘛!」凱琳懶懶地靠在門框上。「到時候只要叫那個最會抓重點的大會長幫個忙,再乖乖讓你盯上三個月,這樣就OK了啦!」


  尚汝屏聞言不由得攪了半天眉,繼而放棄似的轉回去,邊還咕噥著,「真是超級樂天派的傢伙,到時候看你怎麼哭喔!」


  凱琳忙挺直了身。「喂、喂!別又回去看書了啦!出去走走啦!」


  尚汝屏沒有反應。


  「喂~~」


  一聲喂拉到天邊去,尚汝屏卻還是一動也不動、一吭也不吭,凱琳瞪著她的背影半晌。


  「真的不出去?」


  「……


  「那……陪我看看錄影帶?」


  「……


  易凱琳嘆了一口氣,而後縮回腦袋關上門,慢吞吞地來到沙發上坐下,無意識地打開電視,雙眼視若無睹地盯在螢幕上,腦袋裏轉動的卻都是些完全無關的思緒。


  不行!這樣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她皺眉想著。


  從小薰和大會長的交往情況穩定下來之後,那傢伙幾乎都被大會長「包」去了。一大早就打電話來「關心」她有沒有乖乖起床不打緊,只要沒課就跑來站崗也不算什麼,每個假日都及早就預約了也就罷了,現在還有事沒事就待在他那兒來個「促膝長談竟夜未眠」。


  天知道他們都在「談」些什麼!


  但是,即使心裏再怎麼不爽,她也很明白不能破壞好友的良緣,特別是只要稍微不小心一點,那個熱門貨大會長恐怕就要被一些閒雜人等標走了。所以,她也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所有權讓渡給大會長,從此那個傻乎乎的鄉下土包子就移轉給他全權去操心了吧!


  但是這麼一來,她可以「掌管」的就只剩下那個根本不甩她那一套雞婆功夫的尚汝屏了。不要說讓她「關心幫忙」了,尚汝屏根本就直言叫她「顧好自己就好,少多管閒事」!


  天哪!這是什麼世界?好心被狗啃,好意被漠視到這種地步,還那麼理所當然,難怪海珊要開戰,天災要降臨,雖然撒旦君臨天下的最佳時機已然過去,但這絕對是世界不久就要崩潰毀滅的預兆,地球冰河時期將再度來臨,人類即將踏入滅……


  呃……扯到哪裏去了呀!


  重點應該是 —— 難道都沒人關心一下,沒事可管的她很有可能會「花轟」嗎?望望大門,再瞧一眼尚汝屏的房間,凱琳不覺嘆了一口氣。


  很顯然的,沒有人關心!神情頹喪地垮著臉片刻,凱琳突然又伸直腰振了振精神。


  好吧!沒關係,她再去找一個犧牲品……不,幸運傢伙好了,


  「唉~~」


  凱琳邊吞著便當邊誇張地長吁短嘆,小薰和尚汝屏卻連瞄她一眼都沒有,逕自拿課本配便當吃得津津有味。其他人也是半斤八兩,不是一手便當、一手抱著課本猛K,就是兩張桌子並成一桌,數人圍成一團邊吃邊熱切的討論,咀嚼過的飯粒就好像爆玉米花一樣到處亂噴。


  就是這樣,一升上三年級後,即使像他們班這種中段班也同樣的開始緊張了起來,各個都全副精神地處於備戰狀態,聽說不少人在放學後還要去補習呢!看樣子,除非跑到末段班去找,否則她是不可能找得到半個「需要幫助」的人了!


  可是……還要跑到別班去找……不會太那個了嗎?


  她滿臉不開心地張大嘴正想咬一口鹵蛋時,突然,她停住了四處張望的動作,雙眼愣愣地盯住教室最後面、最角落處,連筷子上的鹵蛋掉下去滾到地上孝敬土地公了都沒發現。


  那是一個男生,一個又瘦又高的男生,一個很陌生的男生……


  當然,她們班本來是不應該有男生的,但是,升上三年級後,多少還是會依據成績稍微分一下班級,免得老師在複習時增加困擾,所以,她們班就走了好多女生,換來將近二十位左右的男生了。


  這要是在之前,當然雙方都會很興奮,可是現在可是非常時期,除了彼此認識一下、哈拉兩句以外,大家還是認為先努力考上大學再來討論男女生交往有哪些步驟卡要緊。


  自然,開學都三個月過去了,豪爽的凱琳早就和他們混得熟得不能再熟了,但現在她卻突然發現,她居然對那個窩在陰暗角落裏的男生感到陌生得很!再仔細回想一下,她更發現自己竟然從來沒有跟他說過一言半語,甚至……甚至連他長得什麼樣子的都沒啥印象!


  老天!這簡直是……簡直是不可能的事嘛!


  憑她堂堂沛風高中二年……不!三年三班管家婆的大名,居然摸了三個月還有不認識的人!


  這……未免太丟臉了吧!


  不行!既然讓她逮到這條漏網之魚了,當然沒有讓他繼續悠哉悠哉的逃走的道理!


  想到這裏,她下定決心在三天之內就要搞清楚那傢伙的祖宗八代,同時那雙高舉多時的筷子這時才塞進嘴裏……


  咦?咦?我的鹵蛋呢?


  一瞥眼,她懊惱地發現那顆蛋蛋早已逃出生天,躲到地下去嘆息了。聳聳肩,她夾起紅燒雞一口塞進去,同時繼續觀察她的攻擊目標。片刻後,她的眉宇卻逐漸皺起來了。


  雖然他一直望著窗外,所以她只能看見他的側臉,但即使僅是如此,她也看得出來他長得一定非常好看,是那種俊美型的人物,可是……他給人的感覺卻是那麼……那麼空洞,彷彿……彷彿他只是一個虛幻的存在似的。


  不,應該說是他根本沒有任何存在感,所以,完全不會有人注意到他。


  她敢打賭,到現在為止,他應該還沒有和任何人說過話,因為他絕對不是那種會主動找人說話的人,甚至就算他快死了,恐怕他也不會有任何反應!而且,別人也不會找他說話,因為根本沒有人感覺得到他的存在。


  他就像個死人……不、不!他不是像死人,他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嘛!


  就連現在的她,都有種看得越久就越發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的困惑 —— 班上其實並沒有那個人嗎?


  驀地,她跳起來捧著便當衝向教室後面,動作又快又猛,小薰和尚汝屏都被嚇了一大跳,但她們也僅是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後,隨即和其他同學一樣,又回到她們的便當、課本上,寂靜數秒的教室再度恢復嘈雜,激昂的討論繼續進行。


  凱琳停在那個男生前面座位的旁邊,然後推推那個四眼田雞。


  「喂!跟你換一下位子,你到我的座位上去吃吧!」


  四眼田雞似乎有點心不在焉地瞟她一眼,隨即抱著課本、便當離開,不想浪費任何時間在爭執上面。


  凱琳立刻坐下,並轉過身來把自己的便當放在那個男生的桌子上,旋即發現那個男生的便當雖然打開了,卻根本沒有動過半顆飯粒,他似乎是看窗外看得把自己的魂都給看沒了!


  「喂!我叫易凱琳,你叫什麼?」


  等了片刻沒有任何反應,凱琳拿拳頭敲敲桌子,提高了聲調重複道:「喂、喂!我叫易凱琳,你叫什麼呀?」


  又等了半晌,凱琳再試了一次,這回當然是更大聲了,可是對方不但毫無動靜,甚至似乎連呼吸都沒了,凱琳不覺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睜著眼睛睡著了。她蹙眉考慮了一會兒,而後對自己聳了聳肩,跟著就很不客氣地伸手去把對方的臉轉了過來。


  「我叫易凱琳,你……


  她突然噎住,一股涼意陡然竄上心頭,戰慄感悄悄爬上背脊……


  他真的很好看,好看得足以吸引任何女孩子的眼光,但是……但是他的眼神、他的……老天,她從沒有見過如此虛無空洞的眼神和表情!


  她知道冷漠是什麼,就像大會長那樣嘛!


  她也知道無情是什麼,就像小薰她表姨嘛!


  可是……可是眼前這個好看的男生卻不是冷漠,也不是無情,他的瞳孔裏是完全的空白,五官上也沒有任何表情。而且,他的空洞眼神和沒有表情是真正的沒有任何情緒、沒有任何表情,是打從內心深處的虛無,似乎他的心是空的,所以作不出任何表情來。


  總而言之,他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什麼都沒有!


  凱琳反射性地猛拉回手搓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同時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唾沫,卻仍不死心地又問了一次。


  「我……我叫易凱琳,你……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嘛?」


  幾乎是半世紀之久,久得足夠讓她忘記心中那種詭異感,並且醞釀出即將爆發的怒火,連拷問的十八般刑具都順便備妥。她以為他不會回答了,正想來個嚴刑逼供時,他卻突然開口了。


  「夏子冷。」


  夏子冷?


  是喔!還真的讓人有夠冷的,夏天都不用吹冷氣了!


  凱琳又打量他半晌,發現他雖然回了話,卻仍然是「什麼都沒有」,一切依舊是空白的,無論是眼神或表情都一樣。她疑惑地蹙蹙眉,然後指指他的便當。


  「都快上課了,你不趕緊吃嗎?」


  聞言,夏子冷連眨一下眼都不曾,只是垂眸讓便當的影像印入他的瞳孔內,然後,彷彿機器人似的,他「聽命」的開始吃起便當來了。


  凱琳還是盯住他,邊有一口沒一口地吞著自己的便當。


  他的吃相很斯文,看得出來很有教養,但是……老天,他實在不像個人!


  明明便當的菜色是如此豐富美味,光是看著就教人垂涎五尺,應該是家長特地為他調製的,因為他看起來相當瘦,而且蒼白。可是瞧他那副德行,不像好吃,也不像難吃,他根本就只是在「吃」而已嘛!咀嚼,然後咽下去,就這樣而已。


  也沒多想,她忍不住伸手去捏捏他的臉頰,想試試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人,或者是哪位瘋狂科學家做出來擾亂人心的機器人。


  嗯!應該是真的人類沒錯,但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