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憂鬱迴旋曲 - 第二章

  「雀斑又跑去大會長那兒報到了?」凱琳卻答非所問,仍然盯著天花板。


  「嗯!」尚汝屏應道,然後追著又問:「你好像被那個夏子冷給迷住了,是嗎?」


  是嗎?她被迷住了嗎?


  或許是吧!雖然她一向愛管閒事,但是,這回卻真的不太相同,她自己明白,可哪裏不同她就說不上來了。


  凱琳坐起身子抱住雙膝,兩眼瞅住尚汝屏。


  「你知道他大我們兩歲嗎?」


  「真的?」尚汝屏訝異地反問,凱琳頷首。「倒是看不出來哩!」


  「而且……」凱琳遲疑了一下。「他媽媽還曾經試圖殺害他。」


  尚汝屏聞言大吃一驚,「騙人!」她脫口道。


  下巴靠在膝頭上,「他媽媽瘋了,」凱琳靜靜地說:「在他八歲生日那天,他媽媽拿了一把花剪往他胸口上插了下去,他……我想從那時候開始,他就一直認為自己已經死了。」


  「他認為他自己死了嗎?」尚汝屏喃喃道:「可能吧!一個八歲小男孩被媽媽親手……我想,那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刺激,但是……」她倏地噤聲,似乎突然想到什麼令人擔憂的事般,雙眉逐漸鑽了起來。


  凱琳卻好似沒注意到尚汝屏的異樣,甚至根本沒注意聽她到底說了些什麼。


  「不過……」她兀自皺眉喃喃道:「我總覺得不只是如此而已,應該還有其他因素,但是,以他那種機械式的反應,我真的很難問出……


  「小琳,」尚汝屏驀地打斷她的話,「不要,千萬不要陷得太深了,就此打住吧!」她警告道。「他太危險了!」


  「危險?」凱琳不以為然地斜睨著她。「拜託,他根本就是機器人一個,哪會有什麼危險?」


  「你別忘了,小琳,你剛才說他媽媽瘋了不是嗎?」尚汝屏提醒道。


  「那又怎麼樣?他媽媽瘋了是他媽媽瘋了,和他又有什麼關係?」凱琳反駁。


  「我聽說精神上的疾病很多都會遺傳的,」尚汝屏嚴肅地說。「他媽媽瘋了,他現在又是這個樣子,你能保證他將來不會像他媽媽那樣傷人嗎?」


  凱琳張口想辯駁,卻連半個有力的說詞都想不出來,因為她知道尚汝屏說的是事實。


  「不要再接近他了,小琳,真的太危險了!」尚汝屏幾乎是央求地說。


  「我保證,以後你要是無聊,無論想要做什麼,我都會奉陪到底,甚至我還可以叫雀斑暫時不要去大會長那兒,讓她也陪……


  不要再接近他?!


  「不!」


  凱琳突然激動地大聲叫了出來,旋即被自己的反常嚇住了,與同樣驚愕的尚汝屏面面相覷良久。


  尚汝屏似乎更憂心了。「小琳……


  「我不知道,或許……或許我真的是被迷住了吧!」凱琳搶白道,神情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我真的覺得只有我幫得了他,我不想就這樣放棄,他明明可以是個正常人啊!」


  「小琳……


  「我知道,我知道你擔心,」凱琳再次搶過話頭。「但是……但是如果他真的有危險,他家人應該不會放心讓他來上學的,對吧?而且,就算他真的會傷人,以我的身手,他根本傷不了我的嘛!」


  尚汝屏凝視她半晌,終於長嘆了一口氣。


  「我想,大概無論我怎麼說,你都聽不進去了吧?」


  凱琳用力點了一下腦袋。


  「沒錯!不過你放心,我有把握不會讓他傷到我的!」


  「是嗎?」尚汝屏喃喃自語道:「傷害並不僅限於肉體上的啊!」


  凱琳沒聽清楚。「嗄?」


  「沒什麼。」尚汝屏再嘆。「好吧!那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無論你有什麼困擾、一定要來找我,千萬不要自己一個人煩惱!」


  凱琳聞言哈哈一聲。


  「安啦、安啦!沒什麼我解決不了的啦!」


  看尚汝屏似乎要抗議,她忙又追加道:「好、好,我一定會來找你,我發誓,這樣可以了吧?」


  尚汝屏無奈地搖頭。


  「就算我說不可以,你會聽嗎?」


  當作沒聽到,凱琳忙跳下床拉著尚汝屏往外就走。


  「好啦、好啦!剛剛你說要陪我,那就陪我去租幾卷錄影帶來看看吧!聽說最近剛出了一……


  班上同學頭一次注意到夏子冷的存在是在期中考成績公佈後。


  「第一名!」凱琳不可思議地看著手上的全學年成績單。「你居然是全學年榜首,而且差幾分就滿分了!」她還注意到他第一次月考的成績還是在中段程度說,可是才經過一個多月,他居然給她跳到第一名去了!


  夏子冷卻無動於衷,只是依然故我地望著窗外。


  凱琳繼續往下看,發現自己的成績也進步相當多,她不覺更詫異了。


  她根本沒有在念書啊!除了……


  倏地,她轉眼望著夏子冷,若有所悟地哦了一聲。


  過去從沒有人盯著他乖乖聽課,所以他總是望著窗外讓魂兒天馬行空地到處亂跑,能有中段成績大概是他家人在考前有叫他多少看點書的結果。


  如今有她隨時「命令」他聽課、作筆記、做作業、回家複習等,他的真正實力才得以發揮出來了。至於她的進步當然是因為有他的筆記和「補習」的結果,而原本她只是要確定他有沒有真的在聽課才叫他教她的說,沒料到卻讓她因此得著好處了。


  如此一來,她總算可以確定一件事了。


  他不呆、不傻、不笨,甚至聰明得很,而且,他腦子裏的大小齒輪也很正常的在轉動著,只不過是在某個地方卡住了而已。


  所以,她只要找出導致卡輪的障礙物除去就行了!


  簡單!


  她對自己自信地一笑,然而只不過維持了片刻,笑容又憑空消失了。


  真有那麼簡單嗎?


  才怪!


  算了,慢慢來吧!


  至少,有她盯著,他的成績進步了;有她催促,他的便當都乖乖吃完了;有她下「命令」,上體育課時他也不再像根柱子似的整節課杵在那兒了。


  但是……他還是像個機器人,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否則就是死人一個!


  而且,他的眼底仍是空洞的,他的神情依舊虛無,他的魂兒蹤影杳然無處可尋!


  如果能知道他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事情就比較好解決了,問題是,他似乎把整顆心都給搞丟了,如此一來,根本就無從探究根由。


  凱琳不由自主地嘆了口氣。


  老天,她從沒碰過這麼麻煩的問題呢!事到如今,她似乎只剩下一個不是辦法中的辦法了。


  她想著,並看向尚汝屏和小薰。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就讓她找齊其他兩位臭皮匠一起來傷腦筋吧。


  在緊急徵召令下,小薰星期六下午推掉了敖書涵的約會,乖乖地待在公寓裏和尚汝屏一塊兒好奇地圍在面無表情的夏子冷身邊。


  「他長得很好看耶,」小薰老實地評論。「幾乎要比書涵還好看哩!」


  「沒錯,」尚汝屏贊同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久了似乎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知道,因為他實在很像一個沒有生命的活死人,」凱琳嘆道:「但是如果你們再耐心一點仔細去感覺,你們應該會發現他總是令人不由自主地感到一股深沉的悲哀。」


  小薰和尚汝屏相視一眼,沒有說話,心裏卻不約而同地想著:情人眼裏出西施嘛!就算夏子冷真是個魔鬼,她也會說他是個可憐的魔鬼。


  跟著,兩人同時望向凱琳,而就在視線交接的那一瞬間,兩人的臆測在凱琳眼中得到了證實,而凱琳自己也從她們目光中的挪揄之色恍悟了一件她早該明白的事實。


  她喜歡夏子冷!


  即使他像個活死人或機器人,即使他沒有心、沒有靈魂,即使他可能永遠不會喜歡上她,可她就是喜歡他,就在她被他吸引的那一刻開始,她的心就悄悄地被他一寸寸的佔領了。


  所以,她才會為他感到悲哀,才會想去照顧他,才會如此放不開他,才會那麼……心疼他。


  她突然笑了,大方地笑了,同時朝那兩個好友用力地點了點頭,不想否認,也不覺得需要隱瞞她們。然後,她轉向夏子冷。


  「夏子冷,你有跟家人說過你今天會晚點回去吧?」


  「有。」夏子冷平板地應了一聲。


  「那就好。」凱琳滿意地頷首。「如果太晚了,我會送你去捷運站坐車的。」


  「不必。」


  凱琳蹙眉。「為什麼?」


  「老王會等我。」


  「老王?誰啊?」


  「司機。」


  司機?!三個人同時想到停在她們公寓大門口的那輛豪華大轎車。


  不是吧?「你是說公寓門口那輛黑色大轎車是你家的?」凱琳驚訝地問。


  「是。」


  「專門接送你上下學的?」


  「是。」哇呀!原來他是富有人家的子女啊!三個女孩子互覷一眼。


  「既然你媽媽住院了,現在是誰在照顧你的?」尚汝屏突然問。


  「我叔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