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憂鬱迴旋曲 - 第三章

  如果不是,這種機會當然很少,但若是他很不巧的沒有及時完成,凱琳便會換上另一首嘮嘮叨叨的催魂曲,叨叨絮絮地碎碎念到她爽為止。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無論是催眠曲也好,催魂曲也罷,兩者都同樣能讓他整個人沉淀下來,平靜地進入安睡中。


  除夕夜,本該是家人團圓,熱鬧歡聚一堂的重要時刻,但在夏家的年夜飯桌上,卻是十多年不變的沉悶寂寥。


  夏仲文,夏子冷的親叔叔,一個真心疼愛侄兒的長輩,他欲言又止地望了埋頭吃飯的侄兒一眼,出口的卻是一聲憂鬱的長嘆。


  他愛他的哥哥,也愛他的嫂子,他願意為他們做任何事,然而,對這個在意外中唯一存留下來的晚輩,除了盡心照料之外,對於他心靈上所受到的重大創傷,他這個作叔叔的卻只能暗嘆無能為力。


  從尚未出生開始,嫂子就對這個侄兒懷有相當大的排斥感,然後是意外的發生,而嫂子卻把一切都歸咎於唯一存留的么子,最後嫂子居然喪失心智地狠心親手對兒子下毒手。


  雖然夏子冷的生命是救回來了,但他的心卻死了!


  雖然他似乎仍然生存著,其實他的靈魂卻早就消逝了!


  上天明鑒,他願意付出一切的代價,只願侄兒能找回他真實的生命!


  而夏子冷對面的夏子聰,夏仲文的養子,未婚的夏仲文原意是要培養他來輔助夏子冷管理夏家龐大的產業,沒想到卻看走了眼,選了一匹惡狼養在身邊虎視眈眈。


  善於察言觀色、假善偽慈的夏子聰,很早以前就懂得如何把自己的野心隱藏得一絲不見,只有在單獨面對夏子冷時,他才會將所有的惡意毫不隱瞞地透露出來,因為他認為夏子冷早已經是個「死人」了,自然,他也很盡力地去保持夏子冷的「死人」狀態。


  而死人是不會吐露秘密的。


  一旦夏仲文歸天,他自然也會讓夏子冷變成真正的死人,屆時,一切便都是他的了!


  就在一喜一憂中,夏子冷放下碗筷,默然的,他起身離座走出餐廳,夏仲文無奈地望著他的背影。


  「我想,初二不要帶他去見他母親了。」


  夏子聰聞言雙眉倏地皺起,他小心翼翼地放下碗。


  「這樣好嗎?爸,子冷半年才能見伯母一面,他應該會很想念她的。」


  「想念?」夏仲文苦笑。「看他的樣子根本都沒有任何情緒了,哪還會有什麼思念!」


  「可是……


  「子聰,」夏仲文搖搖頭。「不要再說了,我實在不想讓子冷再去接受一次傷害,他已經受夠了!」


  「爸,伯母已經好了不是嗎?她的神志已經很清楚了,只是情緒比較容易激動,所以大夫才希望她繼續住院,我想,她可能也會想見見子冷的。」夏子聰努力想說服養父推翻原有的決定。


  「但是,她還是很恨子冷,」夏仲文沉聲道:「難道你忘了上回我們帶子冷去看她時,她一見到子冷就破口大罵,還詛咒連連,甚至抓到任何東西就往子冷身上扔過來!」他嘆息。「雖然子冷始終是那個樣子,可是我感覺得到子冷把自己的心埋藏得更深了,他再也承擔不起任何傷害了!」


  夏子聰咬咬牙。


  「也許這回會比較好。」


  「若是沒有呢?」夏仲文反問。「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子冷再受一次傷害?不,不要了,我們去探望她就好了,除非我能確定她不會再傷害子冷,否則我不會再讓他們母子倆見面了!」


  「爸……」夏子聰還想掙扎。「可是……


  「夠了!」夏仲文沉聲大喝。「我已經決定了,你不必再說了!」


  知道改變不了夏仲文的決定了,夏子聰暗暗咒罵不已,表面上卻仍是一副溫馴的服從態度。


  「是。」


  好吧!既然每半年一次的大刺激沒有了,那就只好由他來加強每日給予夏子冷的小「提示」了!


  夏子聰暗忖,但是……


  夏仲文突然啊了一聲。「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德國分公司總經理因病退休,過年前的會議決定調派紐約分公司副總過去接任,但他的任期還未滿,所以,過完年後,你必須到德國去暫代總經理職務半年。」


  夏子聰聞言頓時傻眼。


  怎……怎麼會這樣?


  那夏子冷這邊怎麼辦?


  夏子聰懊惱地垂下腦袋假意繼續進食,實際上腦袋裏卻加緊轉動。


  半年……半年……算了,半年就半年,他就不信拖了十幾年都沒有什麼進展,偏偏就在這半年裏會發生什麼奇跡來!


  就算夏子冷真的在這半年裏有什麼正面變化,那也應該不大,他只要在半年後回來時,立刻偷偷帶夏子冷去見見他母親,一切便會恢復原樣了。


  夏子冷的母親可是很樂於親手毀滅自己的兒子呢!


  一般來講,高三下是最緊張的時刻,大部分的學校都會提供留校自習輔導的服務,有些是強迫性的,沛風則是自由參加。


  所以,當下學期一開始,夏子冷總是晚上十點才回到家裏時,夏仲文當然會關心地詢問。


  「怎麼這麼晚?」


  「念書。」


  夏子冷一貫簡潔的回答卻讓他會錯意,以為夏子冷是參加留校自習,也從來沒有想到要去問一下老王少爺的行蹤如何,因為他早已認定夏子冷除了學校之外,也沒有別處可去了。也因為老王是唯一一個在每天工作完畢後便直接回到自己家中的夏宅員工,所以,想要與他碰上面談話並不太容易。


  而事實上呢!夏子冷根本是被凱琳抓回家作免費的補習老師,順便讓他品嘗一下真正的家庭溫暖。


  小薰大都是一放學就被敖書涵接走,凱琳便拉著尚汝屏和夏子冷先上超市探購,再回公寓去好好煮上一餐,她不但叫夏子冷幫忙洗菜、切肉,用完飯還叫他一起洗碗,從不把他當作什麼大少爺看待。


  然後認真K上兩個小時的書,這已經是她的極限了。再來就是玩樂時間,大富翁、撲克、電動,或是錄影帶,甚至漫畫書,凱琳總是膩在夏子冷身邊試圖讓他開懷。


  然而無論她如何努力,他大部分時候還是保持那副沒心沒靈魂的模樣,而他最大的進步也只不過是和她對話時多半會專注地凝視住她,或者會因為她的話而表現出疑惑困擾的神情,他主動發問的對象也始終維持在僅有她一人而已。


  至於其他人就完全沒轍了,即使是尚汝屏或小薰也一樣。


  她知道一定還有她不知道的原因存在,但是,不管她如何審問探討,就是查不出個所以然來。


  還好,她不是個容易氣餒的人,也不是個愛鑽牛角尖的笨蛋,所以,她決定放慢腳步,這廂先放下暫且不管,因為那廂……聯考已經越逼越近了,即使她再散慢,也知道到了這種地步,不要說是佛腳,就算是馬腳也得抱一抱、親一親了!


  「子冷、子冷、快,快,數學筆記借一下!」凱琳一面翻著自己的筆記,一面推著又在死望著窗外的夏子冷。「我好像有個地方抄錯了,快借我對一下!」


  夏子冷慢吞吞地轉過臉來。「借人了。」


  「借人了?」凱琳高八度的叫了起來。「又借人了?」


  什麼跟什麼嘛!以前都當人家不存在,現在人家一抓緊全學年第一的寶座,又是那種人家說什麼他就聽什麼,結果大家就當他是公共用品一樣拚命來借東借西,又指使他這邊教一下、那邊補一回的,害她這個「主人」需要的時候都「使用」不到!


  越想越氣,凱琳驀地火大地猛拍了一下桌子。


  「子冷,你給我聽清楚了,以後不管誰來跟你借任何東西,統統不准借,懂嗎?」剛說完,她又皺眉,旋即改口道:「不對,以後任何人的話你統統不准聽,就只准聽我一個人的,聽清楚了嗎?」亦即借筆記不行,要求補習更不行!


  她超大聲地說著,不但說給夏子冷聽,也說給全班同學聽。


  「清楚了。」只屬於易凱琳的機器人乖乖聽命。


  可他這一回應,班上的同學頓起轟然,抗議聲連連,差點連染血白布條都拉起來了。


  「喂!有沒有搞錯啊!易凱琳?他又不是屬於你的,憑什麼叫他只聽你一個人的?」


  「是嘛、是嘛!人家他都沒說話,你那麼雞婆做什麼?」


  「這樣太過分了啦!」


  「你不是這麼小氣的吧?」


  「不行啦!不公平啦!」


  「你好自私喔!易凱琳,沒有人可以這樣一個人霸佔住他的啦!」


  「對咩、對咩!跟大家分享一下又不會死咩,否則要是我們有誰考不上就都是你害的喔!」


  「早知道我就先叫他只聽我一個人的,現在你就沒份啦!」


  凱琳冷哼。


  「算了吧!你們心裏明白得很,他才不可能只聽你們之中任何一人的而不聽我的呢!」


  「易凱琳,你這樣未免太霸道了吧?」


  凱琳嘿嘿一笑。


  「小姐我高興,怎麼樣?不爽就來咬我啊!」


  「夏子冷,」知道跟那個恰查某爭再久也沒用,有人忙把最後希望放在公用機器人身上。「你不會真的只聽易凱琳的吧?」


  聽不見任何反應,機器人兀自沉迷於窗外的春光美景,根本連根眉毛也沒動一下下。


  最後希望頓成泡影!


  機器人之主粗魯地把右腳擱在椅子上發出得意的勝利狂笑,三年三班一幹被害者掀起一片革命浪潮……


  有敖書涵在,小薰當然不需要夏子冷的筆記,而尚汝屏則在剛一進門,連書包都還沒放下,就急著轉身向凱琳抗議。


  「喂!不是連我都沒得借吧?」


  凱琳笑笑。


  「你還用得著借嗎?我們公用的啦!」


  尚汝屏吁了口氣,「這還差不多!」繼而瞟向跟在最後面的夏子冷,「不過,他就讓你一個人專用就好,我才不敢碰呢!」她調侃道。


  「什麼啊!」凱琳用力捶了她一記。「你敢笑我!」


  「嘿!會痛耶!」尚汝屏揉著肩膀。「今晚輪到你下廚,筆記先拿來借我補抄一下吧!」


  凱琳一聲不吭地反手一擺,不到十秒,夏子冷的筆記便乖乖的躺在她的手上了。她把筆記交給尚汝屏,跟著就和夏子冷一起進廚房報到去了。


  三個鐘頭後,當尚汝屏從房裏出來時,凱琳已經四平八穩地坐在沙發上玩選臺器了。


  「咦?你到底有沒有看書啊?」


  「有啦、有啦!」凱琳盯著電視繼續轉臺。「只不過今天只讓他幫我複習一下英文而已,然後我就差點睡著了,所以乾脆就不念囉!」


  「你喔!」尚汝屏嘆息著在她身邊坐下。「你到底有沒有把握啊?」


  「至少上次模擬考我有上啊!」凱琳說著轉向另一邊的夏子冷。「啊!對了,子冷,你也是要進G大的吧?」


  夏子冷頷首。


  凱琳滿意地點點頭。「那就好,這樣我才保護得到你嘛!」


  尚汝屏歪了一下腦袋看著夏子冷。


  「喂!夏子冷,你是為了要跟凱琳在一起才打算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