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憂鬱迴旋曲 - 第四章

  她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辦呢!


  所以 ——


  「子冷,你跟你叔叔說了沒有?」


  「沒有。」


  嗄!真乾脆!


  不過,那也沒辦法,除非他叔叔問他,否則他是不會主動去跟他叔叔說什麼的,而他叔叔當然不可能知道關於她的事,那又怎麼可能向他問起她呢?


  但是 ——


  「這樣不行啊!我想跟你叔叔談談,可是如果你叔叔不知道我要去的話,他就不會特地留在家了吧?」


  「他明天會留在家裏。」夏子冷平板地說。


  凱琳挑了挑眉。「為什麼?」


  「明天是我的生日。」


  哦!對喔!她差點忘了,明天是夏子冷滿二十歲的大生日耶!


  凱琳斜著眼上下打量他。


  「喂!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東西呢?」


  「沒有。」


  沒有嗎?


  這樣就麻煩囉!她最討厭去傷這種腦筋了,喜歡什麼就自己說,她就可以輕輕鬆鬆的去買來送,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


  可是這個機器人居然用簡簡單單的兩個字「沒有」就想把她打發掉了,偏偏她又知道就算她一掌把他劈成兩半,或者乾脆把他螺絲、彈簧、鐵片統統解體開來,她也是得不到任何進一步的答案的,那她還能怎麼辦呢?


  結果,還是只能自己去頭疼了!


  所以有時候她真的很懷疑,人家都說她吃定他了,可是在類似這種時候,她卻完全拿他沒辦法,這又該怎麼說呢?


  如果是其他人,說不定她就藉機乾脆不送了。是對方自己不說的嘛!不說就是不要,干她屁事!


  可是,她當然不能這樣對他,因為……因為她就是想送他嘛!


  想藉著禮物傳達她的心意,想讓他知道對她來講,他是特別的,所以就算想破腦袋,她還是得想出一份禮物來送他不可!


  現在,到底是誰吃定誰了?一下車,凱琳就呆立在夏家宅屋前頭愕然良久,感覺自己好像置身在某一幅莊園美畫中似的。


  她是不是在哪裏拐錯彎,不小心闖進哪邊的電影拍攝現場來了?那……演員呢?導演呢?攝影機呢?


  想到這裏,她忍不住東張西望起來了,可只一會兒,她又立刻自己否決了適才的想法。


  也不對,是老王開車接她來的啊!老王總不會認錯自己老板的家吧?


  又過了片刻,她才用手肘撞撞身邊的夏子冷。


  「那個……子冷,這就是……你家?」


  「是。」


  凱琳又呆了半晌。


  「子冷,這個……你家真的很………………那個耶!」


  哪個?


  「有沒有什麼導演曾經來跟你們借場景拍電影過呢?」凱琳好奇地問。


  「不借!」


  不借?


  什麼意思?是有人曾經來借過,可是他們不借?還是沒有人來借過,可就算有人來借也是不借的?


  凱琳皺眉,繼而甩甩腦袋。


  算了,她實在懶得跟他猜謎語了!


  「我們進去吧!」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夏子冷直接把凱琳帶到他的房間裏去了。


  可說是他個人的房間,卻比一般人家的住家還要大,浴室、更衣室、視聽區、休憩區、閱讀區,還有一個十多坪的白木圓形大陽臺,從那頭走到這頭都夠聽首曲子了。


  嗚哇 —— 這就是所謂有錢人的享受嗎?


  這邊摸摸、那邊瞧瞧,搞了好半天,凱琳才吁了口氣道:「受不了,臺灣的貧富差距還是太大了!」


  夏子冷沒有說話,只是靠在落地窗邊看著她。


  凱琳緩緩走過去站定在他前面,先朝他咧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然後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小紙袋。


  「你這麼富有,大概什麼都不缺了,難怪你說沒有什麼想要的東西,所以呢!我就……」說著,她從紙袋裏拿出一條項鍊,細細的金鍊子墜著一個小紅符包。「去廟裏幫你求了個平安符……」她拉開鍊子往他的頭上套下去。「希望你從今以後都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過日子。」


  夏子冷本能地垂首看著垂在胸口上的紅符,凱琳卻立刻頂起他的下巴,「還有這個……」然後抬高雙手繞在他頸後。「這可都是金錢買不到的喔!」話落,她用力扳下他的頭,湊上自己的腦袋獻上第二樣熱情的禮物。


  是誰說的,男人基本上是欲望的結合體,所以經不得任何挑逗,就好像含羞草一樣,只要稍稍碰觸一下,它便會迅速合攏,那是它的生物機能,完全沒有經過任何腦細胞的思考動作,僅僅是一種本能而已。


  當然,這樣講是太誇張了點兒,再怎麼樣,人類也是經過千萬年逐漸進化而來的高級生物,絕不會像真正的動物野獸那般無法自制。至少,就算本性多風流,性欲再高漲,他們還是會有選擇性的,絕不會做那種「只要是女人就可以」的糗事。


  那種話隨便說說可以,真要做是做不出來的。


  不過啊!跟女人比起來,男人在這方面的自制力還是少了點兒,所以,即使夏子冷再遲鈍、再機械性,一個熱呼呼、軟綿綿的嬌軀就這麼自動黏過來,還把甜蜜蜜的櫻唇貼上來,那麼熱情大方地展開「禮物奉獻儀式」,更別提她還是他的「主人」呢!這種致命性的誘惑,就算真的是死人,大概也會馬上活過來吧!


  所以呢!就像是被按下了開關一樣,夏子冷的生物本能立刻發動,接管了他的身軀,讓他在無法控制的欲望下還以更熱辣的「回禮」。


  因此呢!當夏仲文聽說夏子冷居然帶個女孩子回家時,不敢相信的他立刻撞翻椅子、打了好幾次踉蹌,用二十幾年來都未曾有過的速度奔向夏子冷的房間,途中碰上的傭人們都還以為他返老還童了呢!


  然而,他迫不及待的敲了好幾次門後卻得不到任何反應,又興奮又緊張的他就等不及的自行打開門進去,沒料到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幕限制級的表演,還好只是B級而已,否則他肯定會當場腦溢血昏倒!


  可也好一會兒他都沒有辦法有任何動作,腦袋裏一片空白,只是傻傻的看著那一對年輕人纏綿悱惻地摟在一起交換口水,熱情得連他都感覺得到從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熱度。


  直到他不小心看到夏子冷的手已經摸進女孩子的T恤裏,另一隻手則開始想要解開女孩子的褲頭時,他終於回過神來了 —— 當然是被嚇的!


  先重重地咳了兩聲之後,他才出聲叫道:「子冷!」


  頓時,他可以看到女孩子的身子很明顯的僵了一下,旋即像比賽跳遠一樣,立刻從夏子冷身邊跳到遠遠的那一頭去,跟著就漲紅著臉手忙腳亂的整理衣衫。


  而夏子冷卻是一副「機器空轉」的傻樣,臉上的欲望之色不但無法及時退去,還多了一份茫然困惑,兩隻手猶舉在半空中維持原來的動作,似乎一時之間仍是無法反應過來。


  這個機器人好像應該維修一下了。


  夏仲文差點笑出來,但是心頭的震驚感勝過一切。他實在不敢相信那個十多年來始終彷彿死人一般的侄兒,不但真的帶了個女孩子回來,甚至還做出那種「活人」才會做的事!


  是老天終於聽到他的祈求了嗎?


  匆匆忙忙扯好身上的衣服,凱琳抬眼一看,發現夏子冷居然還保持著那個曖昧的姿勢,她不禁尷尬地趕緊跑回去把他的手拉下來放好,順便也拉好他的衣服,再把平安符塞進他的衣襟內,這才轉過身去,臉蛋紅紅地朝夏仲文點了一下腦袋。


  「是夏伯父吧?您好,我叫易凱琳,是子冷的女朋友。」


  真的是夏子冷的女朋友!


  夏仲文驚喜地顫聲道:「你……你真的是子冷的女朋友?」


  「是啊!我們是同班同學,三年級時他才分到我們班的,然後……」凱琳笑笑。「反正後來我問他願不願意和我交往,他說願意,所以我們就開始交往囉!」


  夏仲文也笑了。


  他喜歡這個爽朗大方的女孩子,坦率毫不做作的言語舉止雖然有些粗魯,但她那種直來直往不虛偽的態度,卻反而更讓人覺得她是個值得信任的女孩子,絕不會教人懷疑她對夏子冷是否別有企圖。


  夏仲文點點頭。「看樣子,你們已經……呃、咳咳、很要好了。」


  一聽,凱琳不覺又紅了臉。


  原先她以為這是一個很聰明的主意,既不花錢又不費力,還可以「溝通」一下彼此的感覺,也能讓他明白她對他絕對是認真的。像這種一舉數得的高明主意,大概也只有天才才想得出來吧?當時她是這麼想的。


  可沒料到那個機器人平常像個木頭人似的,但只是稍稍碰他一下,他就立刻像剛吞下一整箱春藥一樣瘋狂,狂野得彷彿熾熱的火焰般,害她也跟著像是淫娃蕩婦般失了控。


  都是他害的啦!


  凱琳懊惱地暗忖。


  不過,這倒也令她直覺到他的本性應該是相當熱情的,可是幼年時所受到的重大打擊讓他把自己緊緊的封鎖起來,是逃避,也是保護自己不再受到傷害。然而,十多年的熱情若是完全不發泄全數累積下來的話,那種數量程度是很可怕的,難怪她只不過是稍稍表示一下她的感情,他就馬上像是被點燃的火藥一樣爆發了。


  這就好像一顆滿氣的氣球,一旦不小心去戳了一個小洞洞,即使只是像針孔般大小,裏面的氣也會立即爆發出來一樣。


  可就算事實的確是如此,要是她早知道會有這種結果,打死她也不會主動去送他這種禮物的!


  看到凱琳又懊惱又無奈地拚命斜眼去瞪夏子冷,夏仲文不覺笑得更開心了。


  「我想,大家到起居室去坐坐吧!易小姐,你……」「凱琳,叫我凱琳就好了。」凱琳忙打岔道。


  夏仲文頷首。「好,那,凱琳,你第一次來,我想和你好好聊聊可嗎?」


  「沒問題,事實上,」凱琳瞟夏子冷一眼。「我也一直想找機會和伯父好好聊聊呢!」


  既然是倣歐美似的建築,當然也有歐美人必有的起居室,那種家人共聚休閒聊天的所在。


  可在夏宅裏,起居室在夏子冷的父親、兄姊過世後,就幾乎沒有人光臨過了,始終是只有傭人固定進來打掃而已,直到此刻!早上雖然也曾來過一會兒,但也僅是閒聊兩句而已,不久,他們就被管家請去用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