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憂鬱迴旋曲 - 第五章

  他這輩子大概注定要栽在女人手上,注定要被女人耍弄在指掌之間,他母親是,凱琳更是。


  所以,當G大開學前十天,小薰和尚汝屏來會合搬家時,都不得不驚訝於夏子冷的改變。


  「啊,啊!子冷,那兩箱也是我的,拜託一下,搬到我房裏最角落那邊放著,我最後才要整理那裏。」


  沒有心的機器人依命從事,一語不發的把那兩個指定的箱子搬進凱琳房裏,因為那兩個箱子真的很重,所以,凱琳隨後跟進去,打算給他一點「適當」的獎勵。


  不久後,小薰和尚汝屏搬累了,也餓慘了,決定是時候去吃飯了,於是兩人就一塊兒來到凱琳房裏,準備叫她和夏子冷一起去吃飯,可兩人才剛一進房便同時呆住了。


  因為那兩人正在示範兒童不宜觀賞的範例,尤其是夏子冷的表演更是投入,如果要打分數的話,他甚至可以得到兩百分。


  「哇嗚~~原來夏子冷一點也不冷嘛!」一個如是說。


  「下次進小琳的房間時,記得一定要先敲門。」另一個就這麼說。


  可是當她們出門時,夏子冷那副死人樣又還原了,那兩人實在是好奇的不得了,路途上不但不約而同的緊盯住夏子冷直瞧,還各自一邊抓著凱琳的手連連追問。


  「喂、喂!怎麼會這樣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發生了嗎?」尚汝屏低問。


  「好畸形喔!」小薰則是一臉的困惑。「他怎麼一下子那樣,一下子這樣,差那麼多,感覺有點可笑耶!」


  凱琳先是嘿嘿一笑,而後才得意地揚起下巴。


  「我啊!抓到他的弱點了,所以,這兩個月來也多少有點進展了。」


  「什麼弱點?」


  「什麼進展?」


  小薰和尚汝屏幾乎是同時開口,而凱琳就搖搖頭道:「他的弱點當然只能我知道,怎能隨便說呢?至於進展嘛……就麻煩你們自己觀察比較清楚囉!」


  並不是她想故作神秘,而是這種事怎能說呢?要是讓她們知道她是利用男人的那種弱點來軟化夏子冷,就算不被笑死,日後肯定也會常常被她們拿出來挪揄調侃一番。


  所以,之後無論那兩人如何追問,凱琳就只是笑而不語,死也不肯開口了。


  G大開學後,雖然夏子冷搬回家去了,但凱琳已經不需要作凌晨攻擊了,因為現在的夏子冷,防衛力已經薄弱到只要凱琳比個攻擊的手勢,他就崩潰了。凱琳對這種成果感到很滿意,覺得目標似乎就在眼前不遠了。


  但是那個現在不重要,另一件迫在眉睫的事需要先解決才行。


  「你堂哥什麼時候回來?」


  「下個星期。」


  「這樣啊……


  雖然她有跟夏仲文提過夏子聰對夏子冷所做的事,夏仲文也表示會處理,但她總覺得夏子聰不是一個那麼容易放棄的人,也不希望好不容易得到的成果被他破壞掉,因此,一直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除非夏仲文的處理方式能令她放心,否則她是不可能撇開這個問題的。


  「你叔叔有沒有提過什麼?」凱琳又問。


  「沒有。」


  「那……好吧!我另外打電話問他好了。」話落,她看看已經收拾好在一旁等候的小薰和尚汝屏。「下午沒課了,雀斑大概是要跟大會長報到了吧?」


  小薰點點頭。


  「那你呢?」凱琳問尚汝屏。


  「我媽叫我回去一下,晚上可能會睡在家裏。」


  「我要先和子冷去吃飯,然後回住處,那我們就在校門口分手吧!」


  一個鐘頭後,凱琳和夏子冷回到她的住處,也不開電視,連進房一下也沒有,直接進廚房倒來兩杯檸檬汁,然後在夏子冷身邊坐下,準備試試看和他好好聊聊。她還是覺得在讓他見到他堂哥以前,若是能讓他恢復得更多些比較好。


  「好,子冷,告訴我,你還是認為自己早已經被殺死了嗎?」


  夏子冷睇著她沒說話,凱琳知道這表示答案是肯定的。


  「那……你也還是認為你爸爸和你哥哥姊姊是你害死的囉?」


  夏子冷還是沒出聲,只是看著她。


  又是肯定的答案!


  凱琳不覺大嘆一聲。


  「真的不曉得你是怎麼想的,你明明是活生生的人,為什麼……」她突然停住,而後擺擺手。「算了、算了,現在說這個沒用,不說這個了!」


  接著她咬唇斜睨著他半晌。


  「其實呢!我是覺得只要是人,就不可能避開後悔這種事,無論是為了無法挽回或可以彌補的憾事。而後悔這種事呢!應該不算是壞事,因為有後悔,才會去努力避免再一次的後悔。不過呢……


  她握住他的手。


  「如果任由後悔這種事佔據你整個生命,這就太過愚蠢、太過懦弱了,因為你等於是完全摒棄了補救的機會,也等於是在逃避彌補的責任。」


  夏子冷突然皺了皺眉,眸中也閃過一抹困惑。


  「我知道你後悔當時任性要求和你父母去旅行,更後悔任性要求一定要去看雪,但其實小孩子作適度的任性要求本來就是他們的權利,你又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又怎麼會知道什麼樣的任性要求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呢?所以說那是不能怪你的,因為當時的你不過是個小男孩,你所做的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小男孩會做的普通事而已。」


  夏子冷眉宇攢得更深,似乎在努力思考著什麼。


  「我真的不認為那是你的錯,那種醉酒開車載送家人出門,卻出車禍害死家人的事,我覺得那才是真正的做錯事。但是,如果你要堅持那種憾事是你造成的,那麼難道你不認為應該盡力去彌補嗎?」


  夏子冷突然很認真的凝住凱琳,眼神迫切,卻仍是不吭半聲。


  「你爸爸愛你,我相信你哥哥姊姊都愛你,你爸爸會決定依從你的要求,就表示在他心裏,你比他自己還重要,他只想你開心就好,結果他們卻因此而去世了,你不覺得應該盡力讓你自己活得更開心,這樣他們的死才不算白白浪費掉嗎?」


  夏子冷臉頰抽搐了下。


  「如果你堅持他們是為你而死,那麼他們沒能活到的那部分,是不是應該由你來替他們好好的活下去呢?」


  再一次的抽搐。


  「如果你後悔、你想彌補,那就連他們的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他們不能開心的,你要替他們開心,他們不能做的事,你要替他們做;他們不能活的部分,你就要替他們活,這就是你的責任,懂嗎?」


  夏子冷雙頰不斷抽搐著,從那雙目光閃爍不已的眸子裏可以看到痛苦的掙扎,他體內的兩個自我爭著要說服對方,彷彿要將他撕成兩半。


  突然,他猛一下抱住了自己的腦袋,似乎再也無法承受精神上那種尖銳的痛苦。凱琳見狀,胸口宛如被某種類似疼痛般的感覺貫穿,不由自主地忙把他的腦袋擁入懷中,彷彿安撫嬰兒般地喃喃撫慰著。


  「噓、噓!不用急、不用急,慢慢來,慢慢來就好,如果太痛苦了,就先不要去想這件事,先想想別的事,哪,就想想我有多喜歡你好了。真的喲!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你喔!那個喜歡有那麼那麼多喔!多到你怎麼數都數不完喔!多到你天天用,用一輩子也用不完喔!而且啊!還在繼續增加當中喔!所以啊!你放心好了,我會保護你的,我不會再讓任何事傷害到你了,我保證,我保證喔……


  隨著她溫柔的低喃,夏子冷慢慢平靜下來了,然後,悄悄的,他反手抱住她,腦袋卻仍埋在她胸前。


  「……還有啊!我偷偷告訴你一件秘密喔!以前都沒有人注意到你,所以我都沒有什麼特別感覺。但是,現在開始有人注意到你了,而且都是女孩子喔!結果我就發現,每次那些女孩盯住你看時,我心裏就會很不舒服很不舒服哩!起初,我並不明白為什麼會那樣,後來我才發現那是我在吃醋。開玩笑,吃醋?我易凱琳居然會吃醋,真是太可笑了!」


  她誇張的嘆息一聲。


  「可是沒辦法,我的確是在吃醋,而且,她們只是看著你而已,我就會拚命吃那什麼莫名其妙的鬼醋,這種事若是被雀斑她們知道了,你看著好了,我一定會被笑死,所以啊!打死我我也不能讓她們知道!」


  接著,她又無奈的嘆了口氣。


  「其實呢!我也不是在跟你計較啦!只是……我這麼這麼喜歡你,還老老實實告訴你,也是我主動開口要跟你交往的,可是,你卻連一句喜歡我都不肯說,有時候我都會懷疑你跟我交往,是不是因為你只是機械性的人家說什麼你就做什麼,所以才跟我交往的,而事實上你卻根本就沒喜歡過我呢?」


  「我喜歡你。」


  凱琳呆了呆,旋即驚喜地笑開來了,「真的?你真的喜歡我?」她急切地追問,感覺胸口有一種類似融化般的情感暖暖的蕩漾開來。「不是我在自作多情?」語畢,停了兩秒,她突然失笑。「拜託,這是我說的話嗎?老天,好惡心喔!我居然會說這麼惡心的話,真是作夢也想不到。唔……不行,這種事也不能讓她們知道,她們一定會笑死我的!」


  又停了數秒,她再次呻吟般的失笑。


  「哦!天哪!我怎麼有那麼多可笑的事不能讓她們知道?讓我死了吧!太丟臉了,真是太丟臉了!不行,我一定要好好反省一下才行,在私底下還無所謂,要是哪天在人家面前也失控做出這種糗事來,我還要不要活啊?太恐怖了!不行、不行,我……


  她忘我的不斷喃喃自語,似乎已經「陶醉」在自己創造出來的「恐怖事件」當中了。驀地,一張溫暖的唇堵住了她滔滔不絕的嘴,於是咿嗚兩聲後,就在也沒有任何聲息了。


  良久,夏子冷移開了自己的嘴,靜靜的凝視著她,凱琳注意到這次的親吻跟以前不一樣,以前是止不住的激情,現在卻是繾綣的柔情,就像此刻他眼中所顯現的一樣,那麼溫柔,那麼……深情款款。


  她不自覺地嘆息一聲,而後拉回他的腦袋,讓兩張唇再次密密貼合上,心中同時明白,她對他的那份感情,恐怕早已遠遠超越過喜歡的程度了。


  而夏子冷呢?就頭一次感覺到……


  活著真好!


  三個女孩子排成一列,親熱的手挽著手走在往學生會辦公室的路途中,夏子冷亦步亦趨地緊隨在後頭。


  「我怎麼覺得……」小薰突然遲疑地說:「好像有很多人都盯著我們看耶!」


  「不是看我們,」凱琳腦袋往後一點。「是在看後面那個傢伙!」


  尚汝屏往後瞟了一下。「說實在的,那個夏子冷感覺上好像改變了很多耶!雖然那張臉還是一樣老是沒什麼表情,可是……怎麼說呢!就是多了些什麼,讓他整個人變得越來越醒目了。」


  「生氣,對吧?」小薰側過臉來說道:「以前他都是那麼死氣沉沉的,好像一點生氣都沒有的死人一樣。可是現在他就有那種活人該有的生氣了,所以,在別人的眼裏,他就變成一個酷酷的帥哥囉!」


  「嗯、嗯,說得沒錯。」尚汝屏贊同道。「他啊!以前根本不像個人,現在才像個人。以前都感覺不到他的存在感,可是現在想不去注意到他都不行了!想不到只不過多了一份生氣,居然會有這麼大的變化!」


  「其實,他本來就很出色的啊!人長得好看,頭腦又好,只是那時候除了小琳之外就沒有其他人注意到而已。」


  小薰說著往後瞄了一下,然後神秘兮兮地壓低了聲音。


  「而且啊,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以前他是沒有表情,可是他現在給人的感覺卻是沉靜;以前他的眼裏是可怕的空白,可是他現在的目光卻是給人一種心不在焉的感覺,好像……」她頓了頓,然後咧出一個頑皮的笑容。「好像他的心蹺頭溜去哪兒偷懶了!」


  尚汝屏聞言噗哧一笑。


  「形容得好,真是夠貼切!不過呢!我有一點小小的補充,他呢!只有在看著小琳的時候,就會出現很溫暖的表情,而且眼神特別柔和喔!」


  「對、對!」小薰猛點頭。「我也注意到了!」


  尚汝屏跟著又說:「這就是表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