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憂鬱迴旋曲 - 第六章

  而對夏子冷而言,母親是他最愛的,卻也是他最畏懼的。過去每半年一次的探望,也僅是讓他更陷入毀滅的境地而已,所以有好幾回,夏仲文都不願意讓他來。


  算來他已經連續兩回沒來探望母親了,對現在的他來講,雖然他想念母親,卻也不禁要偷偷鬆一口氣。


  他真的不知道這一回來見母親,母親是不是又要把他推回原來的無底深淵中呢?


  凱琳和夏子聰第一次見面時,相互之間都很驚訝。


  凱琳驚訝的是,英俊斯文的夏子聰不僅十分出色,而且外表看去應該是個非常友善溫和的人才對,如果不是夏子冷告訴她,而她也認為夏子冷絕不會隨便造謠,她真的很難相信這個人會有什麼叵測的居心。


  真的是畫虎畫皮難畫骨!


  至於夏子聰則是相當意外於凱琳的明麗慧黠和活潑大方,他原以為願意和夏子冷在一起的,應該是屬於體貼溫柔那一型的女孩子才對,沒想到恰好相反,根本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這兩個表面上看似多年不見的老友再次重逢般熱誠打招呼,其實卻根本搭不上的人只有一點是相同的,就是彼此都懷有很深的戒心。即使是他們在謝雲雲套房內等待護士去娛樂室找謝雲雲回來時,兩個人之間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都是針鋒相對的。


  「你可真有心哪!聽伯父說他不希望讓子冷來,擔心他又受到傷害,如果沒有你這麼好心……」凱琳特意加重好心兩個字的重音。「恐怕子冷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見得到伯母呢!」


  夏子聰在心底暗暗咒罵不已,表面上卻仍是一派平和。


  「子冷是我唯一的堂弟,我當然要特別關懷他呀!倒是你……」夏子聰似笑非笑地撇撇嘴。「像你這麼活潑外向的女孩子,居然能夠忍受子冷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別有居心呢!」


  凱琳倏然瞪大眼。「他的模樣?怪了,他的模樣有什麼不對嗎?又高又帥,人又聰明,我們學校裏好多女同學都在俏想他呢!如果不是我跟得緊,早就被搶跑啦!這麼受歡迎的模樣,會有什麼不對?」


  夏子聰聞言,故作恍然之狀。


  「哦!原來你是看上他的外表,這樣可不太好喔!人的外表是最不可靠的,漂亮的稻草包可沒什麼用處喔!」


  「沒錯、沒錯!」凱琳好笑地連連贊同。「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似最溫和無害的人,天才知道他在計劃些什麼勾當!」


  夏子聰臉色沉了沉。


  「對,就像你,沒人知道你究竟為什麼要跟子冷交往,對不對?」


  哇!想扯破臉了嗎?真沒耐性!


  凱琳差點失笑。


  「我啊?呵呵呵,老實說呢!我是看上他無論我怎麼欺負他他都不會反抗,又那麼聽話,這種人真的很難找耶!我運氣卡好碰上了,當然要好好抓緊囉!」說著,她對著夏子冷又擠眉又弄眼的。「你說對吧!子冷?我保護你,你就讓我欺負,這樣很公平吧?」


  夏子冷還是沒有表情,但是他的眼神是溫柔的。


  「是。」


  凱琳一聽,不禁得意地朝夏子聰揚揚下巴。


  「聽見了沒有?我們是公平交易喔!」


  「保護?」夏子聰冷笑。「為什麼他需要保護?何況,你一個女孩子反過來說要保護男孩子,你不覺得很假嗎?」


  「假?」凱琳不在意地聳聳肩。「無所謂,是真是假以後就知道了,反正只要他願意讓我保護,我就會保護他!」


  「是嗎?那他有沒有……


  夏子聰突然頓住,隨即不約而同地和其他兩人同時望向門口,一看到那個長髮翩然,清麗若仙的女人走進來,他立刻起身朝她走去。


  「伯母,好久不見了,你好嗎?」


  長髮女人 —— 謝雲雲一見到夏子聰便即綻開了一抹溫和的笑容。


  「我很好,子聰,聽說你出國了,難怪這麼久沒來,伯母還挺想念你呢!」夏子聰也跟著開懷地笑起來。


  「是啊,我剛回來沒幾天,立刻就來看您了……


  老實說,凱琳無論怎麼看都看不出來那個美女是個會親手殺害自己兒子的母親,如果不是夏子冷和她十分相像,夏子聰又那麼熟稔的和她打招呼,她還真會以為他們進錯房、等錯人了呢!


  她不可思議地想著,同時朝夏子冷望去,卻愕然發現夏子冷居然又變回以前那個死人了!


  心中暗暗詛咒著,她忙起身朝倚在窗邊的夏子冷靠過去,而且緊緊的抱住他的手。


  「有我在,子冷,我會保護你的,」她溫柔地低慰道。「我絕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了!」


  有片刻的時間,夏子冷都沒有反應,之後,他才極為緩慢的俯首望向她,眼底埋藏著脆弱與無助。凱琳不再多說什麼,僅只是拉下他的腦袋匆匆給他一吻,而後屏氣凝神準備迎戰。


  即使心裏已經有十足的準備了,可當謝雲雲甫一見到夏子冷時,臉上驟現的憤恨怨慰,卻仍然醜惡得讓凱琳大吃一驚。


  天哪!這女人是巫婆嗎?


  「你為什麼還沒死?」謝雲雲尖叫著。「你早該死了,為什麼還不死?」


  哇,這女人可真狠,她真的痊癒了嗎?


  「你這個魔鬼,你害死了你爸爸、你哥哥姊姊,你居然還有臉活著,你為什麼還不趕快去死?」


  搞屁啊!講這什麼話嘛!這女人的思想邏輯真的有待改進!


  「你還站在那裏幹什麼?還不趕快去死!」


  謝雲雲叫著,隨手抓起身旁茶几上的熱水壺,夏子聰不但不阻止,反而退開一邊冷眼旁觀。


  「去死啊你!去死啊!」


  喂、喂,不是吧!真想扔過來嗎?被那個K到會死人耶!


  「你這個惡魔,去死啊!快去死啊!」謝雲雲雙手抓著熱水壺高舉過頭,仍然死命叫著,神情猙獰恐怖。「我叫你快去……


  當謝雲雲正要把熱水壺丟過來時,凱琳終於忍不住了,她一個大步擋在夏子冷前面,比謝雲雲還要兇狠的吼過去。


  「喂,你夠了沒有?痟查某!你到底想幹什麼?又想殺人了嗎?搞屁啊你!你這個真正該死的人都不去死,憑什麼傷害別人?魔鬼?你他媽的才是魔鬼,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


  她這一怒吼,除了她以外,房內其他三人全都傻住了,就連前一秒鐘還是一副死人樣由著謝雲雲怒罵的夏子冷,此刻都是滿臉的驚愕之色。


  凱琳喘了口氣,再上前一大步怒瞪著謝雲雲,後者被瞪得情不自禁地退後兩步,熱水壺也無力地滾到地上去了。


  「告訴你吧!你老公、你兒子、你女兒會死,罪魁禍首就是你!你這個世界上最自私的女人,說什麼最愛你老公,結果呢?你老公的寶貝兒子你居然當他是仇人看!你老公的兒子耶!又不是別人的,你不是愛死你老公了嗎?他愛的兒子你也應該寶貝的要命,不是嗎?」


  凱琳冷哼。


  「不過暫時不能和你老公單獨相處而已嘛!你就那麼恨你兒子,老天!你真是個最失敗的母親,再怎麼樣,兒子也是你生的啊!既然生了就要負責,負責養他、愛他,這是誰都嘛知道的道理,你居然不懂,你是畜生啊?」


  謝雲雲張了張嘴,卻沒有聲音出來。


  「你還是個最失敗的妻子,因為你該付出的關愛你不肯付出,所以,你老公只好幫你付出,因此他才會特別疼愛子冷。這種情況你不懂得反省還不打緊,居然還敢怪子冷奪去你老公的疼愛?你怎麼不想想如果你肯對子冷多少付出一點,那你老公就可以少付出一點,也就是說他就可以對你多付出一些了,拜託,這麼簡單的加減問題你算不出來嗎?你是白癡啊你!」


  謝雲雲瑟縮了下。


  「你難道不明白嗎?整件悲劇根本就是你一手造成的!無論你如何討厭子冷,可是孩子的本能就是愛媽媽,所以,他總是在討好你,為的只是能得到你一點點愛,他會如此纏著你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在他還沒有得到你的愛之前,他就是不願意死心啊!」


  凱琳嘆了口氣。


  「如果你不是這麼討厭他,他也不會這麼纏著你,也不會在你們要去旅行時吵著要跟你們去了。你明白了嗎?是你逼他這麼做的呀!」


  謝雲雲更瑟縮了。


  「你問過他為什麼要看雪嗎?沒有吧?因為你根本不關心他,可是他說要看雪根本就是為了你啊!你忘了嗎?是你告訴你老公你最愛在雪中漫步,你老公又告訴了他,然後他就死死記住,所以,他才吵著說要看雪,因為他希望能讓你在雪中漫步……或者,是希望能和你一起在雪中漫步吧!」


  謝雲雲驚愕地張大眼,頭一次,她正眼看向夏子冷,沒有怨恨,只是看著。


  「瞧!一切的起因都是你,整個家是圍繞著你在轉動著的,所有會發生的事也都是你造成的。但是,你卻從來不去反省自己,只知道任性的作一切自私的要求,任性的抱怨這、抱怨那,卻說你最愛的是你老公,你願意為他做任何事,這種話啊!去說給笨蛋聽吧!笨蛋才會信你!」


  謝雲雲垂眸咬唇,神色複雜。


  「其實,現在說什麼都太慢了,悲劇都已經造成了,但是你是不是該想想,你老公死了,既然你那麼愛他,是不是應該為他做點什麼?譬如說他生前想做卻沒機會做到的,或者他最愛的、最想要的,這些,他已經沒辦法做到了,你是不是應該替他做到呢?」


  謝雲雲一動不動。


  「你老公最愛的孩子是子冷,你是不是應該替他繼續疼愛下去呢?你有三個孩子已經沒有成長的機會,也沒有享受人生的機會了,是不是應該讓子冷連他們的份一起成長、一起享受人生呢?」


  謝雲雲還是垂首動也不動,凱琳默默轉身來到夏子冷身邊握住他的手。


  「如果你是真的愛你老公,你至少該想想,要怎麼做你老公才會開心吧?把一切怪到子冷身上,他會開心嗎?殺了子冷,他會開心嗎?他死了,但是他的兒子還在啊!子冷身上流的是他的血,他就等於是你老公的替身,難道你想親手殺了你老公嗎?」


  凱琳牽著夏子冷往門口走去。


  「愛他就要為他想,他曾經帶給你幸福,是你自己讓它溜走了,你只能怪你自己不能怪別人……


  她在謝雲雲身邊停了下。


  「你一直是那麼的自私,但是至少現在,為了他曾經帶給你的幸福,稍微替你所愛的人想一下吧!」


  語畢,她拉著夏子冷頭也不回的離去了。謝雲雲仍像根石柱般呆立著,夏子聰則是陰鬱著一張臉,腦袋裏不知道在想什麼。


  痛苦和快樂交織成人生,悲傷和無奈在生命中劃下創痕,幸福總是在指縫間悄悄溜走。認命的人痛苦,投降的人絕望,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有機會看到幸福的青鳥。


  然而,世界上真正能掌握住青鳥的人又有幾個呢?


  回程車上,無視於夏子聰的存在,夏子冷主動把凱琳緊抱擁在懷裏。


  「謝謝。」


  當然,他不是為了凱琳破口大罵他母親一頓,然後把一切罪過推到他母親身上而感謝她。他感激的是凱琳為了護衛他所做的努力,感激的是凱琳在無意中又為他解開了一些心結。


  或許不久之後,毋需他人來告訴他,他就可以知道如何讓自己活得很好了!


  「子冷,待會兒幫我寫報告!」


  「是。」


  「子冷,泡麵沒了,待會兒記得提醒我。」


  「是。」


  「子冷,馬桶塞住了,去通一下。」


  「是。」


  「子冷,旺旺仙貝還有沒有?幫我拿一包。」


  「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