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憂鬱迴旋曲 - 第七章

  至於夏子冷原來也得歸類於不正常人種,凱琳只好拎著他到處走,腦袋裏只想著要如何讓他恢復正常,實在沒時間再去管其他人的閒事,也不怎麼希望有人來礙事。


  直到現在,夏子冷逐漸恢復成正常人了,凱琳當然也開始有點時間去關心其他事了,譬如:她和小薰兩人的男朋友怎麼會從來沒見過面?


  所以,他們約定這天讓兩人正式見個面,就在女孩子們的公寓裏。會拉上何少烈也是為了尚汝屏,否則,人家都是雙雙對對的,就她一個是孤家寡人,這樣不是很尷尬?


  不過,這只是表面上堂而皇之的說法,在敖書涵心底卻有另一番玄機是僅有他自己知道的。


  但是,令人很頭疼的是,何少烈和尚汝屏每次一見面就尖峰相對,沒多久就開始大小聲的吵起來了。旁觀的人都忍不住要猜測,如果只有他們兩人單獨相處,是不是最後就會開打了?


  當然,今天並不是適合知道答案的日子,所以,實在很受不了他們爭吵聲的四個人只好一窩蜂躲進廚房裏去。


  「只不過是為了電視節目而已嘛,有必要吵成這樣嗎?」忙著洗菜的小薰咕噥道。


  「他們天生相剋!」洗米的凱琳受不了地說。


  「總有一天他們會打起架來的!」小薰預言。


  凱琳把洗好的米放進電鍋裏去,「肯定會!」她說著按下開關。「而且是驚天動地的一場架!」


  「不會,」一旁在餐桌上切著肉片的夏子冷突然插了進來。「他們肯定打不起來的。」


  「為什麼?因為小屏是女孩子嗎?」凱琳不以為然地哼了哼。「告訴你啊!阿烈雖然一向對女孩子很溫柔體貼,但是,他對小屏就是不一樣,我不認為他有把小屏當女孩子看。」


  夏子冷慢吞吞地搖了搖頭。「也不對,在他眼裏,尚汝屏比其他女孩子更是個百分之百的女孩子。」


  「那他幹嘛跟她吵成這樣?」凱琳反駁。「他總是說女孩子就是要讓、要疼愛,這才是紳士的作法,但他卻從來不讓小屏,疼愛就更別提啦!」


  「因為……」夏子冷慢條斯理地說:「他們互相吸引,而吸引的程度越厲害,他們就吵得越兇。」


  始終默默摘著四季豆的敖書涵驀然抬眼望向夏子冷,眼神驚訝詫異,夏子冷則面無表情的回眼與他對視。


  「所以,你才會找他來的不是嗎?」


  凱琳呆了呆。「你在說什麼呀?」


  小薰也好奇地湊過來了。


  「你們在說什麼?」


  兩個男人卻不理會她們,兀自對眼相望。


  「你看出來了?」敖書涵不信地問。


  夏子冷聳聳肩。「直覺吧!」


  「真的?」敖書涵滿眼的佩服。「不簡單,你是今天才第一次見到阿烈的吧?居然這樣就被你看出來了!」


  「他們之間的互動太明顯了!」夏子冷淡淡的道。


  「可是,有人就是看不出來。」敖書涵說著瞥了一下那兩個女孩子。「認識那麼久了,她們就是想不到這方面去。」


  「喂!喂!你們在說我們嗎?」凱琳來回看著他們。「拜託!別當著人家的面說人家聽不懂的話,這是很不禮貌的行為耶!」


  還是沒人理她。


  「你認為會有結果嗎?」敖書涵盯著夏子冷問。


  「不一定,」夏子冷垂眼繼續切肉片。「要看那個阿烈最後能不能讓步。」


  「為什麼?」


  「因為尚汝屏太好強了,她絕不會投降的。」


  「同感!」敖書涵點點頭。「我也這麼認為,不過,我又不能這樣去提醒阿烈,我認為這種事還是讓他自己領悟、自己決定該怎麼做比較好。」


  夏子冷沒說話,旁邊那兩個女孩子卻開始聽出端倪來了。


  敖書涵雙目一凝。「可是,你會不會覺得若是阿烈先讓步了,以後的情況可能就是一面倒的了?」


  夏子冷瞟了他一下。「尚汝屏不是那種女孩子,或者她表面上仍然會很強硬,但實際上,她會比任何人更關心體諒阿烈,她只是不喜歡認輸而已,並不是那種任性霸道的女孩子。」


  敖書涵笑了。「老天!你真的看得很清楚對不對?」


  夏子冷又不出聲了,凱琳則和小薰交換驚異的一眼後,就忙著替他出聲了。


  「喂、喂!你們是不是在說小屏和阿烈啊?」


  敖書涵終於把注意力移轉過來了。「麻煩你們兩位不要多事,這種事讓它自然發展就好了。」


  「哇嗚!」小薰低呼。「真的啊?他們兩個?」


  「不相信?」


  「當然不相信,我們是她最要好的死黨耶!她怎麼可能不告訴我們?」凱琳斷然道。


  敖書涵笑了笑。「因為,到現在連她自己都還不知道呢!」


  「那你又怎麼知道的?」凱琳反駁。「你又不是她肚子裏的蛔蟲!」


  「感覺到的,不過,我不會勉強你相信,我們知道就好了。」他看著夏子冷說。


  凱琳聞言立刻轉向夏子冷,她不信敖書涵,可是,夏子冷說的話就不一樣了。


  「你也看出來了?」夏子冷默默頷首。


  「真的?他們兩個真的互相吸引?」夏子冷再一次頷首。


  凱琳愣了片刻,而後喃喃道:「搞屁啊!我怎麼都看不出來?」小薰則悄悄來到敖書涵身旁,低下身湊在他腦袋側邊低語。


  「書涵,你不是在跟我們說著玩的吧?小屏和阿烈他們兩個……真的……


  敖書涵伸臂攬住她。


  「不是說著玩的,小薰,他們兩個很有可能成為一對,但是,我希望讓他們自行發展,你們兩個千萬不要多管閒事,懂嗎?」


  「哦!可是……」小薰慢慢朝凱琳看過去。「這樣的話,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可以輪到我們去笑她呢?」


  「沒錯、沒錯,」凱琳附合道:「我一定會憋不住的。」


  把切好的肉放到盤子裏,再把菜刀放好後,夏子冷才低聲道:「憋不住就去上廁所啊!馬桶又不會跑掉,難道還要人家幫你脫褲子?」


  敖書涵和小薰在一愣之下,旋即同時爆笑出來;凱琳則隨手抓了一支湯杓就去追殺先一步逃走的夏子冷了。


  「你這個死人骨頭,就會耍你那個什麼鬼幽默!」


  敖書涵笑著抱緊了小薰。「他是個很有趣的人,我喜歡他。」


  小薰聞言斜眸瞥著他。「如果你看見他以前的樣子,就不一定會這麼想了吧?」


  「他以前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他以前的樣子啊?」小薰突然笑了。


  「就像小琳叫的一樣,死人骨頭囉!」


  對於夏子冷的改變,最感動的人應該是夏仲文了,這是他渴盼已久的願望,沒想到終於有實現的一天,他甚至覺得自己已經是死而無憾了!


  「怎麼你今天是待在家裏的?」


  難得一次夏子冷會待在家裏用晚餐,夏仲文在開心之餘,卻也感到很意外詫異。


  「她家裏有事回去了。」夏子冷淡淡的道,同時端碗舀湯。


  「哦!」夏仲文吃著菜並想了想,「你去見過她的家人了嗎?」


  「沒有。」


  夏仲文皺眉。「她不願意你去見她的家人嗎?」


  「她說還太早。」


  「太早?」夏仲文不覺停下筷子。「你們的感情應該已經很穩定了吧?」


  雖然對方是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但卻也是她獨力挽救了夏子冷的一生,他不但感激她,而且也急著把她定下來。這就好像父母急著見到子女完成終生大事後,他們才能真正放下心一樣。


  「他父親可能會再婚,她想等事情確定了之後再帶我去見她爸爸。」


  「哦!是這樣啊!」夏仲文放心地繼續吃飯。「無論如何,凱琳是個好女孩子,如果能早點定下來,我也可以早點安心。」


  夏子冷默默喝完湯後,他突然說:「媽媽說她想回家來住。」


  「嗯!她跟我說過,」夏仲文再次停下筷子,小心翼翼地覷著夏子冷。


  「你認為呢?」


  夏子冷盯著手上的湯碗。


  「我去看過媽媽很多次了,每一次她都好像比上次更關心我一些,我想……應該沒問題了。」


  「那就好。」夏仲文放心地點點頭。「她說想先參加旅行團出國去旅遊,等玩累了就會回來,我正在幫她辦手續。」


  夏子冷又沉默了一會兒。


  「媽媽說我很像她。」


  「是很像,」夏仲文同意道:「在你們四個當中,你是最像她的,所以,你也是四個孩子當中最漂亮的一個。」


  「媽媽還說……」夏子冷遲疑了一下。「爸爸就是因為這樣才最疼我的,她現在想起來,明白其實這就是爸爸愛她的表現。」


  沒錯,他就是這樣,夏仲文暗忖,四個侄兒當中,他最疼愛的就是夏子冷,因為,夏子冷最像那個他深愛的女人。


  「她現在能明白就好了。」


  夏仲文說著放下筷子,伸手握住夏子冷的手。


  「子冷,我真的很高興,你現在這個樣……我盼望了好久,真的。過去十多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在盼望著,希望能有和這樣的你一起聊天吃飯過正常日子的一天。但是我越來越無力,每失望一天,我心中的愧疚就越深,我幾乎……


  「叔叔,不要說了,」夏子冷反手握住夏仲文。「不要再覺得愧疚,你並沒有做錯什麼啊!而且,這十多年來,如果不是你始終這麼堅決的看護著我,我連今天痊癒的機會都沒有了不是嗎?」


  「可是……


  「叔叔,」夏子冷再次打斷他的話。「凱琳告訴我,生命要往前看,老是回顧以前是不行的。無論是快樂、是痛苦,那也都過去了,要努力去建築新的幸福、新的生命,這樣人生才有意義。我盡量按照她的說法去做,也的確漸漸感受到生活的快樂,覺得能活著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所以,叔叔,你不妨也試試看吧!我相信你也會快樂得多了。」


  夏仲文雙目噙淚地注視他半晌。


  「我想,子冷,還是早點把凱琳定下來吧!我可不希望她被別人搶走了。」


  然而,也有人對夏子冷的改變感到非常礙事。


  夏子聰滿心焦慮地看著夏子冷逐漸恢復過來卻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