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暴風雨奏鳴曲 - 第二章

  她的前任男友姜哲很迷機車,耳濡目染之下,她也懂得不少,一眼就看出面前這輛龐然怪物是經過改裝的美系哈雷。


  除了機車雜誌和影片之外,在臺灣幾乎沒有親眼見識到哈雷的機會,能在此時此地見到,簡直好像是作夢一樣,所以,她忍不住跳起來湊過去仔細端詳,嘴裏還驚呼連連。


  「哇、哇!倒車檔、定速器、無線電話、CD……咦?這是什麼……啊,不會吧?衛星導航系統?天哪!好酷喔!」


  她讚嘆地撫摸著哈雷酷勁的流線外型,純黑的車身上只在油箱兩側漆了一雙火紅的飛豹,就連機車騎士本身也是一身黑色服飾、頭盔……


  「啊!對不起、對不起!」曉彤終於回過神來,感覺到黑色騎士正盯著她看,她連忙不好意思地退後兩步。「我沒有想到能親眼看到哈雷,所以忍不住……對不起!」


  她心想,對方或許正在不高興她竟敢恣意地在他的寶貝哈雷身上亂吃豆腐,沒想到從頭盔內傳出來的低沉嗓音卻是問道:「想試試嗎?」


  「耶?我?」曉彤驚愕地指著自己。「你不會是說要讓我騎騎看吧?」


  「妳應付不了這麼重的機車,」對方說道:「我載妳吧!」


  咦?他要載她?


  曉彤狐疑地斜睨著對方,試著想從對方黑色頭盔上的暗黑色PC擋風鏡片看進去。


  想拐她嗎?


  可是像他這種買得起那種貴得令人舌頭打結的哈雷的人,似乎沒必要用這種手段來拐女孩子吧?


  對方似乎看出她的不信任,便慢吞吞地舉起戴著黑色防滑手套的手把擋風鏡片推上去,露出一雙早已刻印在曉彤心頭上的眼睛。


  「不願意嗎?」


  曉彤驀然張大嘴巴,一個字也吭不出來,只是傻傻地盯住那雙令她魂牽夢繫的瞳眸,胸口莫名其妙的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揪緊了。


  是他!老天,是他!


  無視曉彤的蠢樣,黑騎士把掛在後座上的另一頂安全帽遞過來。


  「來吧!」


  彷彿被催眠了似地,曉彤傻傻地接過安全帽戴上,再傻傻地爬上哈雷後座坐好,還自動把雙臂環住黑騎士的腰部。現在就算對方明說要把她賣去做妓女,她大概也會乖乖的跟著走,說不定還會替他喊價呢!


  「抱緊了!」話剛說完,哈雷便已豪邁地射了出去。


  夢幻般的夏夜、蜿蜒的山道、叛逆的極速,狂放的哈雷在仰德大道上呼嘯而過。緊貼在他結實的寬背上,曉彤默默地享受著奔馳的快感,心中絲毫沒有對於超高速的恐懼,或不知會被載往何處的疑慮,只存在著一股莫名的興奮。


  在這一刻,她似乎與黑騎士和哈雷融為一體了。


  強風飛拂的山巔上,微弱星光照耀下,怪物哈雷靜靜地佇立著,曉彤已取下安全帽,黑騎士卻只把擋風鏡片推上去,僅露出閃閃發亮的瞳眸,兩人默默地注視著山下那已沉睡的城市。


  敖書允說得沒錯,她是喜歡這個人,甚至是為了這個人才改變心目中喜歡的男人典型,而且,雖然僅只一面,隱藏在心中的思慕卻依然隨著時日的消失而日益加深,痛苦的掙扎反倒讓這份無助的感情更快速地墜落無底深淵。


  如今,她只能面對它,因為她墜得太深,已經爬不出來了。


  「我叫盧曉彤,你……呃!你叫什麼名字?」寂靜的黑暗中,曉彤的聲音突兀得令她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黑騎士沉默片刻。


  「叫我Dark吧!」


  他的嗓音依然如曉彤記憶中那般低沉迷人。


  「Dark?黑暗?」


  「是的,黑暗,我是存在於黑暗中的生物。」


  曉彤不安地偷觀著他。


  「你……你是黑道幫派中的人嗎?」


  Dark依然凝望著山下。


  「如果我說不是,妳會相信我嗎?」


  「不信!」曉彤不假思索地脫口道。


  Dark冷哼。「妳既然已經有答案了,又何必來問我呢?」


  曉彤咬了咬牙。「好,如果你告訴我不是,我就相信你!」


  Dark聞言,徐徐轉過頭來俯視著她好半晌。


  「妳怕我嗎?」他不答反問道。


  曉彤搖頭。「不怕。」


  「如果我告訴妳我真的是幫派的人呢?」


  曉彤更用力的搖頭。


  「不怕,就算你告訴我你曾經殺過一大票人,我想,我只是會替你擔心,但還是不怕,我只想知道事實而已。」Dark的目光中倏地閃過一抹溫柔,他輕撫著她的臉頰。


  「為什麼?」


  曉彤皺眉。「為什麼?拜託,不怕就是不怕,還有什麼好為什麼的?難道要我騙你你才高興嗎?」


  溫柔的手指撫掌著她的唇瓣,他低喃,「為什麼?」


  曉彤不耐煩地翻翻白眼。


  「好、好,我老實告訴你,我喜歡你,喜歡得不得了,所以,我不可能會怕你的,這樣可以了吧?」


  原以為這樣就可以堵住他的嘴了,沒想到他卻依然低聲問:「為什麼?妳才見過我一次,大概連我的長相也沒看清楚吧?為什麼會喜歡我?」


  曉彤哼了哼。


  「拜託請別問我這種事,我自己比你更想知道呢!天知道我為什麼會對你這麼念念不忘、天知道為什麼我拚命的想要忘掉你,卻反而老是記起你!不過,這下子我總算明白了為什麼人家說喜歡一個人是沒有道理可言的,我自己也覺得很莫名其妙呢!」


  又凝視她片刻後,Dark才慢條斯理地說:「好,那麼我會讓妳看看真實的我,屆時,妳再來重新考慮一下是不是真的喜歡我。」感覺好像是被人下了戰帖般,曉彤立刻倔強地挺了挺胸。


  「OK!放馬過來吧,看看你能不能嚇走我!」


  Dark頷首,同時放下手退後一步。


  「晚了,我送妳回去吧!」


  不知道為什麼,一聽到Dark說要回去了,曉彤就焦急地衝口而出地道:「現在就要回去了?」


  修長的腳輕易地跨過龐大的哈雷,Dark拉下擋風鏡片。


  「明天晚上我會再去找妳的。」


  曉彤不情不願地戴上安全帽。


  「為什麼要晚上?為什麼不能早一點?」


  「妳忘了嗎?」他啟動哈雷,「我是黑暗中的生物,」轉動龍頭。「黑暗中的生物是只能在黑夜中活動的。」


  曉彤爬上Dark後而抱住他。


  「你怎麼知道我住在哪裏?」


  「我記住妳的機車牌照號碼了。」


  「那又為什麼現在才來找我?」她好奇的問。


  「我一直在考慮應不應該來找妳。」


  曉彤明白他也是為了兩人之間的差異而猶豫。


  「你考慮好了,所以來找我?」


  「不,我還是不知道應不應該來找妳,但是……我想試試看。」


  「為什麼?」


  「因為我也喜歡妳!」


  語畢,哈雷便立即憤怒地衝向回程的道路。


  ********


  翌日,雖然興奮又不安的曉彤直到天將明時才睡著,卻也不過瞇了幾個鐘頭就醒了,之後就那邊摸摸、這麼看看的混了老半天,終於還是忍不住抓起電話。


  「書允,我是曉彤,你又在念書了嗎?」


  「是,有什麼事嗎?」


  「別念了,現在是暑假耶!少碰一天書也不會死,來,快來我家,我請你吃大餐,快點!」


  也許是無法認同臺北人的生活思想與方式,曉彤雖然在臺北工作了三年,卻始終沒有任何知心朋友;而敖書允雖然才跟她認識一個月,她卻很自然地與他特別親近,也許是他總讓她想到她弟弟,也或許是他以樸實的態度和認真的工作博得她的認同,總之,她就是覺得他像她弟弟一樣值得信賴。


  於是,如同在南部時的習性,她忍不住要抓來敖書允分享一下她的喜悅與不安,就好像當年她和姜哲初次約會前夕一樣,她又緊張又興奮地抓著老弟叨絮了大半夜。


  一個鐘頭後,曉彤把椅子拉到床邊!一床一椅地兩人成九十度角相鄰坐下,這樣電風扇才能同時吹到他們,然後再把一塊熱騰騰的披薩遞給敖書允。


  「哪!你最喜歡的超級豪華披薩。」


  敖書允先頂了頂眼鏡,才慢條斯理地接過披薩,再慢條斯理地說:「這就是妳所謂的大餐?」


  「廢話!對學生來講,這就是大餐了!」


  敖書允沒再說什麼,只是斯文地咬下一口披薩。


  「妳找我來到底有什麼事?」


  嚼食的動作頓了頓,曉彤瞟他一眼。


  「這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