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暴風雨奏鳴曲 - 第三章

  「OK,你想要說什麼就說吧!我答應你,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生氣。」


  敖書允默然垂首片刻。


  「妳……每天晚上都跟那個人見面嗎?」


  「沒錯。」曉彤老實承認。「所以?」


  敖書允盯著自己的手。


  「他……一定是讓妳看到他最好的一面吧?」


  「錯,他是把他最真實的一面袒露在我面前。」曉彤立刻糾正他。「喝酒抽煙、打架傷人和警察扣車捉迷藏,他平日到底在做什麼我都看到了。」


  敖書允愕然的抬起頭。


  「那妳為什麼還願意留在他身邊?妳不怕他連累妳嗎?」


  曉彤笑笑。「因為我喜歡他,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他,而且一天比一天更喜歡他,雖然他狂妄自大,雖然他好勇鬥狠,但是我就是喜歡他那個樣子。」


  敖書允黯然的垂下眼遮住眼中的痛苦,「為什麼?妳為什麼要那麼傻?明知道他是那種人、明明知道你們是兩個世界的人,為什麼還要癡守著他?為什麼?」


  「為什麼嗎?」曉彤移開眼望著窗外。「這真的很難解釋呀!我只知道他雖然冷峻嚴酷,卻也有溫柔體貼的一面,即使他再狂野傲慢,也始終是小心翼翼地守護著我,或許他並沒有因為他喜歡我而寵我!但是,我知道對他來講,我是特別的。」


  她幽幽輕嘆。


  「每次當他認真的凝視著我時,我就覺得好像被他的眼神俘虜了,我的靈魂也逐漸被他綁住,當我想起他時,我同時感覺到甜蜜與苦澀、喜悅與痛楚,讓我明白,只要有他相伴,就是我唯一僅有的幸福!」


  「可是……」敖書允又猛然抬起眼。「妳又能確定他是真的喜歡妳嗎?像他生活在那種世界中的人,說不定他只是隨便說說,或者很快就改變心意了……


  「那是他的事,我只負責我自己的部分。」曉彤斷然道。「如果我還沒有喜歡他那麼多、如果我收得回來自己的感情、如果我忘得了他,或許我會考慮到許多問題而決定放棄他,但是……


  她聳聳肩轉回頭來凝視著他。


  「沒辦法,我已經喜歡他那麼多,我已經收不回自己的感情,我根本忘不了他,所以,我只能把握現在,珍惜每一刻,仔細咀嚼每一分我們相處時的幸福,直到或許我們可能分開的那一天。或許是永遠,或許是只剩下幾個月,甚至幾天而已,我都不在乎,因為,未來是不可測的,現在才是真實的。


  「我希望能確實的掌握住這份感情,這樣即使我們將來真的分開了,我也不會有遺憾了。你明白了嗎?我是不計任何後果,只想擁有一份真實雋永的感情,你能了解嗎?」


  敖書允又垂下腦袋,不想讓她看見他臉上掙扎的痕跡。


  「妳爸爸呢?妳真的完全不顧妳爸爸了嗎?」


  「老爹啊?」


  曉彤皺眉想了想。


  「其實就算我跪下來哀求他,老爹肯定還是會反對到底,但是,即使他氣得半死,他依然會試著接受我所追求的一切,因為我是他女兒,他愛我,也希望我能得到幸福。當然,這樣我似乎是自私了些,但是我說過,這是我的生命,我有權利決定自己要走什麼樣的路,就算我將會失去一切、就算有一天我會後悔,我也不會有任何怨言,因為這是我自己決定的!」


  敖書允握了握拳,隨即鬆開,並抬起頭來,神情又恢復平時的沉靜淡然。


  「妳真的不後悔?」


  曉彤用力搖了搖頭。


  「我不會後悔的!」


  敖書允頷首,「好吧,」而後起身。「我上一下洗手間,回來再開始工作吧!」


  他離去後不久,曉彤正整理私人物品準備回家時,電話響了。她未經思索,抓起電話就叫道:「Dark?」


  如她所預料的,電話那端傳來的果然是Dark低沉迷人的聲音。


  「又在加班了?」


  「沒有啦!只是和那個我跟你提過的工讀生聊了一下而已。」


  Dark沉默了一下。


  「我不喜歡妳跟其他男人說話。」


  「少扯了吧你!」曉彤抗議。「公司上下,男同事至少佔了一半,我隨時都要和各部門聯絡,怎麼可能完全不跟其他男同事說話嘛!」


  Dark哼了哼。


  「至少不要跟那個工讀生說太多話總可以吧?」


  「為什麼針對他?」曉彤詫異地問。


  「因為妳沒事就在我面前提起他,聽得我很不爽!」


  曉彤哭笑不得。「拜託,那是因為我覺得他很像我弟弟,我也一直把他當成弟弟看待,他又那麼關心我,所以,我才多提了他幾次而已嘛!」


  「一個男人會特別關心一個女人就有問題,我警告妳,妳最好給我離他遠一點!」


  「你……」曉彤真的不曉得該罵他什麼才好。「你在無理取鬧!」


  「是又如何?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妳早就知道了不是嗎?」Dark蠻橫地說。「妳最好聽我的,否則我火起來先強姦妳再說!」


  曉彤不屑地嗤了一聲。


  「誰理你!」


  「妳以為我不敢?」Dark陰森森地問。


  「敢,當然敢,你有什麼事不敢做的?不過嘛……」曉彤嘿嘿兩聲。「在你強姦我之前,我會先強暴你!」


  Dark似乎愣了愣,隨即爆笑出來。


  「哦!我真愛妳,妳這個瘋狂的女人!」


  胸口驀地痛苦地緊縮起來,曉彤小心翼翼地屏息忍住。除了第一次他來找她時他曾經說過喜歡她之外,他就再也不曾表示過任何他對她的感覺了。直到現在,他終於又出口了,而且,一下子就從喜歡跳到那醉人的三個字,令她驚喜得幾乎承受不住。


  「好吧!女人,趕快回去準備,一個鐘頭後我會去接妳。」


  曉彤深吸了一口氣,強抑下依然蕩漾在胸口的狂喜。


  「OK!」


  一分鐘後,她已經快步往外走去,在盥洗室前不遠處才看到剛走出來的敖書允,他還低頭忙著用紙巾擦拭著胸前。


  「書允!」


  「嗄?」敖書允抬頭。「啊!對不起,那個給皂機好像壞了,只不過按了一下,就噴得我全身都是。」


  「明天再修理吧!」曉彤抓著他就走。「回去了,Dark說一個鐘頭後會去接我,如果我想洗頭的話,就得動作快點了!」


  ********


  曉彤一直以為幫派分子的生活應該更緊張刺激,甚至恐怖才對,但是,將近一個月的相處下來,她發現事實似乎與她的想象頗有差距。


  她知道圍繞在Dark身邊的那群人中有很多人在抽大麻,但是並沒有看到毒品;她也曾看過一大堆西瓜刀、鐵鏈、棍棒等敲來飛去,但是沒有半支槍;大火併、小毆鬥更是常事,可也沒有出現過斷臂斷腳、肚破腸流或新鮮死人來嘔得她三天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甚至她還發現一件很特別的情況,就是他們之間的糾紛有大半是以飆車輸贏來解決的。所以,她才會發現大家之所以如此尊敬Dark,是因為他從來沒有輸過,即使他是騎別人的摩托車來比賽。但即使如此,依然常常因為對方卑鄙耍賴不認帳,所以照樣開打。


  而大家會畏懼他則是因為他的脾氣很火爆,一個不爽就立刻拉下臉來乒乒乓乓的嚇死人。至於大家似乎總是以他馬首是瞻!當然是因為他有一身足以護衛大家的功夫。


  但是,他們並沒有叫他老大、老板或大哥什麼的,也沒有任何大哥、老大召喚他,這點自然令人感到相當疑惑。所以有那麼一回,曉彤禁不住好奇心,終於開口問他到底是屬於哪幫哪派的哪號人物?


  「知道太多對妳並沒有好處,妳還是專心在如何讓我開心這件事上面就好了。」


  這就是他的回答,也等於什麼也沒回答。不過,曉彤明白他說的是事實,知道太多幫派的事對她不但沒有好處,反而很有可能因此惹禍上身。因此,她決定聽從他的話,況且,讓喜歡的人開心也是所有女人衷心的願望。


  這點絕對可以證明她是個從善如流的人!


  不過……要如何讓他開心呢?


  她首先就想到,如果自己不開心,Dark肯定也會不開心,所以,理所當然的就要先讓自己開心起來,Dark自然也會開心囉!嘿嘿,這麼合乎邏輯的結論,當然是連考慮都不必考慮就可以立刻下定論了!


  再來呢!基於Dark是個蠻橫霸道、跋扈衝動的野生動物,只要不過分,凡事盡量順著他,減少他暴跳如雷的機會,這點當然也沒什麼好再三思量的,可以就這麼決定了!


  跟著就是……算了,無聊事想太多,人也會跟著無趣起來,還是見機行事吧!


  於是,九月初的某個星期六,Dark說要她去看他和轟炸機單挑,她就去了;當他三兩下就將對方扁成一攤爛泥之後,他要她替他罵幾句「好聽」的,她也現學了幾句黑話開罵(總覺得他好像是故意在玩她);接著,他要她跟他去吃狗肉,她也捏著鼻子坐陪(越來越覺得他是在玩她了)


  最後他說:「今天天氣真好,心情更爽,我們去夜遊吧!」


  她也爽快的說:「OK!」


  然後,八里15號省道上,十幾部重型摩托車以150時速開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