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暴風雨奏鳴曲 - 第四章

  「那不一樣。」


  是不一樣。


  「那……這樣好了,我看你昨天的樣子,應該是有辦法解決我的問題了,你就告訴我該怎麼做,當作是賠罪,你認為這樣如何?」


  敖書允輕嘆。「很簡單,妳只要要求Dark帶妳一起去JJ她家,就說妳也想陪陪露西,這樣他應該不會反對才對。」


  曉彤想了想。


  「那如果露西表現得彷彿很討厭我,甚至怕我怎麼辦?」


  「我相信Dark一定是在設法讓她能接受除了她平常接觸的人事物以外的一切,所以,即使她表現得再討厭妳,Dark也會認為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而會設法教導她接受妳。」


  「有道理!」曉彤頗覺有理地點點頭。「OK!那就謝謝你了,這樣我們就打平了吧?」


  「永遠打不平的!」敖書允黯然道。


  這人的老爸一定是水泥粉、老媽是砂石,才會生出他這個空固力的腦筋!


  曉彤不由得深深地嘆了口氣。「算了,反正日子久了你自然會釋懷了,現在爭論這些實在很沒意義。好了,有空我會再打電話跟你聊聊,雖然你已經不是我們公司的工讀生了,但我們還是朋友喲!」


  放下電話後,不知道為什麼,曉彤感覺到從昨天聽到敖書允向她吐露感情之後,始終縈繞在心頭不去的那種躁鬱感似乎更濃鬱了,讓她一直覺得好像自己在跟自己生什麼悶氣似地。


  或許她是為了辜負敖書允的心意而感到不安愧疚,但是,她知道以敖書允那種理智型的人物 —— 雖然他昨天似乎不太有理智。所放下的感情絕對不會太深濃,而且,就算是一時激動,也可以很快的壓抑下來,然後在時間的催化下,他應該也能夠讓這份剛開始的感情淡然沉淀,並轉化為真正的友情。


  只要她一直以朋友的態度去面對他,他就能更快的了解到他放下的那份感情是絕對回收不了的,接下來理智就會告訴他應該怎麼做了!


  ********


  如果她的記憶力沒有損壞的話,她記得她和Dark應該是剛剛好一打天數沒有見過面了,但是,為什麼她卻感覺好像已經有一打世紀那麼久的時間沒有和他見過面了呢?


  她相信此刻正摟著她瘋狂親吻的Dark一定也有同樣的感覺,因為他好像打算讓她當場窒息在這兒 —— 就在那家爛酒吧裏的專用座位上,反正無論死活,他都要討回她積欠他一打世紀的親吻就對了。


  他大概是這麼想的,但是,她可沒有打算讓人在她的墓碑上刻下「此女在某年某月某日因親吻窒息而死」這種字句,所以,她及時在斷氣之前猛力推開Dark,然後用生平最積極的意願拚命地大口吸氣。


  「你……你這個混蛋,人家……人家差點……差點窒息耶!」


  Dark依然緊抱著她。


  「我想妳。」


  「是喔!」曉彤不以為然地瞟他一眼。「我怎麼一點……一點也不覺得。」


  話剛說完,她就驚覺自己說錯話了,可來不及讓她挽救!Dark就開始第二波攻擊了!直到Dark的手機響動,他才改判她緩刑。


  「我們一起去吧!」Dark在聽完手機後說。「我已經受不了一直見不到妳的痛苦了!」


  嗄!這傢伙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超能力啊?


  之後就如同曉彤所預料的,露西一看見她,就一臉可憐樣的直往後瑟縮,好像她是剛剛新鮮出爐的超級酷斯拉,正饑腸輻轄的準備先來頓餐前點心,而那份點心最好是甜美可憐的露西派。


  「露西好像很怕她,或許下次再讓她來比較好吧!」JJ故作憐惜地抱著露西說。


  「這樣不好吧?」Dark說著,蹲下去握住露西的手。「露西,Dark叔叔不是告訴過妳很多次了嗎?妳必須學著去適應環境、適應其他人,否則妳會白白浪費許多樂趣喔!」


  「可是……」露西怯怯地偷觀曉彤一眼。「我……我怕……


  「不要怕,叔叔在這兒不是嗎?」Dark輕柔地說:「妳要是連試都不肯試,那不就是表示叔叔陪妳那麼久都沒用了?那叔叔以後就不來了喔!」


  瞳眸中的狡猾之色一閃而逝,「好嘛,那……」露西突然抱住Dark的頸子。「叔叔要一直陪著我喲!」


  這個小騷包!曉彤忿忿地瞪著她,卻無計可施。


  接著,用晚餐時,露西又開始使詐了,她只是抓著叉子在餐盤裏戳來戳去,卻一口也沒進嘴,於是JJ又說話了。


  「我想,下次還是Dark自己來就好,否則露西又要不吃東西了。」


  Dark聞言放下叉子,「露西,妳說!如果我不來妳就不吃東西,可是現在我來了妳還是不吃,這樣我還是走好了,反正我有沒有來都一樣!」說著,他就拉起曉彤要走人。


  「啊!叔叔,我吃、我吃,你不要走啊!」


  然後當Dark要告辭時,露西又拉著他不肯放手。


  「現在露西已經習慣你陪著她睡了,如果你不陪著她,恐怕她會睡不著哩!」JJ作第三次努力。


  「習慣了?這怎麼行?那我以後絕對不能再陪妳睡了,露西!」Dark皺眉道:「露西身邊的位置應該是屬於露西未來丈夫的喔!我只是暫借而已,如果露西習慣了就不行。以後我不會再留在這兒過夜了,否則對露西的將來非常不好,明白嗎?」


  就這樣,Dark毅然地帶著曉彤離去了。當JJ送他們到門口時,Dark突然俯身在JJ耳邊說了幾句話,只見JJ的臉色驀然大變,Dark則視若無睹地拉著曉彤揚長而去。


  「你跟JJ說了什麼?」貼在Dark背後,曉彤大聲問道。「她的臉色好像變得很難看哩!」


  單手握著車把,Dark一手蓋住曉彤抱在他腰部的手。


  「我告訴她,露西的演技雖然毫無破綻,但她畢竟只是個小鬼,還不懂得如何完全遮掩住錯誤的眼神。」


  「你看到了?」曉彤驚訝地問。


  「看到了,只是我必須確定我看到的不是眼花,所以,才耗了那麼多日子。」


  「那就是說……」曉彤的嘴開始往兩邊咧開。「你不會再去那兒了?」


  「沒錯!」


  「帥耶!」


  ********


  雖然沒有使用到敖書允教授給她的方法,但一開始就是曉彤主動要找他商量研究的,現在既然問題解決了,她自覺有責任去向他報告一下進展,免得他老是把責任歸咎在Dark身上,沒事就把Dark貶得一文不值。


  所以翌日,趁著中午休息時間,她特地躲進盥洗室內打手機給敖書允。之所以會溜進盥洗室講悄悄話,皆因為辦公室裏的無聊兔子和廣播電臺數目太多,閒來無事喝杯熱茶都可能會變成八卦被廣為宣傳。


  就連上個廁所都要偷偷摸摸的,因為太久,常會被誣賴為偷懶,何況是打電話這種「大事」!


  「書允,我是曉彤。」


  「有事嗎?」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的問題解決了喔!」


  「真的?怎麼那麼快?」


  「嘿嘿!事實上是Dark自己解決的……


  曉彤對著電話大略說出經過。


  「嗯,我想他還不算太笨吧!」


  曉彤失笑。「拜託,你以為每個人都要像你那樣是T大高材生,還要佔穩系狀元的位置才算合格嗎?那我怎麼辦?三流五專畢業,混了三年卻因為不肯同流合污而被上司整到最爛的位置去忙得焦頭爛額,那我不就是天字第一號大白癡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敖書允辯駁道。「我是說,他在照顧自己的女朋友方面似乎很笨拙。」


  「還好啦!至少以他的個性來說,他對我是滿好的了!」曉彤說。「好了,不要說他了,我打電話給你是想找你出來,一方面是想請你吃飯謝謝你的幫忙!另一方面我想讓你見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