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暴風雨奏鳴曲 - 第五章

  「我出來辦事嘛!下班時間超過了,我就順路過來囉!」


  「哦!」Dark瞄一眼她在畫的東西。「妳在幹嘛?」


  「你不會自己看啊!」


  Dark不悅地挑挑眉。「我要妳告訴我!」


  曉彤終於抬起頭來了,「你呀……」她頓住,等酒保把兩杯啤酒放下離去後,她才繼續說:「你呀!幹嘛老是那麼跋扈啊!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嗎?我在畫漫畫嘛!」


  Dark不屑地斜睨著漫畫。「妳畫這個做什麼?返老還童啊?」


  「去!我才不老呢!」曉彤捶了他一記,然後繼續埋頭苦畫。「我這是要送人做生日禮物的啦!」


  「生日禮物?」Dark倏地瞇起雙眼。「送誰?」


  「敖書允。」


  「那個工讀生?」


  「人家已經開學了,不做工讀生了!」


  Dark臉色驀沉。


  「不是叫妳少跟他來往的嗎?」


  「為什麼?他又沒有做錯什麼,人也好得很,我幹嘛不能跟他做朋友?」曉彤頭也不抬地抗議。


  「我說過了,我不喜歡妳和任何男人太靠近,」Dark蠻橫地說。「就算是個小鬼也不行!」


  「誰理你!」


  毫無預警地,Dark猛然將她拉進懷中粗暴狂野地親吻她,彷彿在懲罰她的失言似地。好一會兒後,他才放開她,而且滿意地摩挲著她紅腫的唇瓣,並欣賞她迷醉的神情。


  「我警告妳,要是讓我看見妳和任何男人在一起,我就強暴妳!」


  耳聞他低沉兇狠的警告,曉彤不由得打了個寒顫,立時由陶醉中醒來。窺視著他冷峻的神情,她知道他是說真的,如果不小心被他瞧見她和任何男人在一起,他一定會強暴她的!


  可是,她不可能真的都不和任何男人接觸啊!偶爾她也必須和其他主管會合出外辦事的嘛!要是好死不死的真被他碰上了怎麼辦?


  趕緊解釋?


  去!他會聽才怪!


  那就只能祈禱他不會火得失去理智當街脫她褲子辦事,至少也得找個隱蔽的黑巷暗弄,最好不要有老鼠蟑螂什麼的,也不要在臭氣熏天的垃圾堆旁邊,還要先看一下是不是醉鬼、流浪漢或乞丐的地盤,要是的話,如果他不想再換地方,要記得先向他們收費……哦!天,她在想什麼呀!她怎麼可以認輸呢?


  她連忙整了整臉色,然後正經八百地對Dark點著腦袋。


  「你放心好了,在你強暴我之前,我會先強暴你的,好久以前我就說過的不是嗎?」


  Dark愕了一下,旋即像那次一樣失聲大笑,笑聲狂妄放肆又愉快。


  「好啊!妳這個瘋狂的女人,到時候我就看看妳是不是真有那個魄力來強暴我!」


  怎麼可能會有!


  曉彤暗忖,但臉上卻仍是一副捨我其誰的認真表情,好像是在說:沒問題,到時候就看我的好了!


  Dark笑得更開心了,甚至不再打擾她畫畫。


  搞不好他正希望她快點完成送去給敖書允,然後他就可以當場來個「捉姦在街」,接著他就可以立刻拉著她就近到附近的旅館,然後自動脫衣上床讓她「表演」。


  若果真如此,她就……嘿嘿!抱著他的衣服落跑,連內褲也不留給他!


  正在思忖間,曉彤突然聽到一聲熟悉的玻璃破碎聲,連看一眼也沒有,她自動往牆邊靠過去,躲在最角落裏繼續畫。而Dark則早已起身上前去,兩三手就把三個大概是吃了迷幻藥的少年拎了出去。


  之後回到酒吧內後,他先大聲向酒吧內的所有的人警告說,這裏絕對不准有任何毒品藥物出現,隨即把兩個躲在一邊的陌生人抓出來,在從他們身上找出一包包的紅白藥物的那一瞬間,Dark頓時化為嚴峻冷酷的魔神。


  「我記得你們來過一次,那次我也警告過你們絕對不准再來!但是你們不但又來了,而且還把貨賣給我們這裏的人,你們說,我是不是應該乾脆把你們綁上石頭扔到海裏算了?」


  兩個陌生人同時恐懼地瑟縮了下。


  「我們……我們保證不會再來了!」右邊的陌生人說。


  Dark冷哼。「你們上次也是這麼說的。」


  「可是!我們也是不得已的啊!」左邊的陌生人委屈的囁嚅道:「真的,是我們老大叫我們來的!他……他說這邊有需要……


  「你們老大是誰?」Dark冷冷地打斷他的話。


  兩人互望一眼,隨即由右邊的陌生人先小心翼翼地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這個……我們老大說!說……


  「不能說?」Dark陡地揚高右眉。「那就是表示說,他知道這兒是我的地盤,也知道不能到這兒來做生意,可他就是故意要找我的碴兒,對吧?」


  兩人同時色變地低下頭去不敢吭聲。


  Dark微一思索,隨即頷首道:「我知道是誰了,好,我會去找你們堂主談話,你們滾吧!下次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們了。」


  兩人驚恐地抬起頭,不約而同地一把抓住Dark搶著哀聲央求。


  「不是我們說的,是你自己猜到的,不要害我們呀!」


  Dark不耐煩地扯開他們抓住他的手。


  「少囉唆,既然不是你們說的,我當然就不會說是你們說的,不過,你們要是再讓我看到你們,我保證會讓你們死得很難看,明白了嗎?」


  「明白了、明白了!」


  「滾!」


  兩人應聲倉皇地逃出去,Dark轉身回到曉彤身邊坐下,曉彤這才停筆抬起頭,若有所思地瞧著他看了半晌。


  「Dark,你……真的不想離開嗎?」


  Dark端起啤酒喝下大半杯後,才轉過臉來凝視她片刻。


  「有一天,或許,當我覺得不再需要到這兒來時。」


  「那……」曉彤遲疑了一下。「他們會這麼輕易地放你走嗎?我是說,我聽說過一旦進入幫派之後,就很難脫身了不是嗎?」她知道他不是老大,所以一定另外有個老大,雖然她從來沒聽他提起過。


  Dark突然轉開頭去,又是一大口就把啤酒喝光了。


  「我想走的時候沒人阻止得了我的!」


  是這樣子的嗎?


  那是不是表示說,她只要耐心的等下去就好了?


  ********


  之所以會選擇畫滑稽漫畫送給敖書允做生日禮物,當然是因為曉彤覺得敖書允的生命中似乎缺少了一些歡樂和笑容,嚴厲的家教和日復一日的用功念書,換了是她,早就逃到天涯海角去了,哪還會留著供人折磨取樂。


  漫畫內容誇張的描寫了她在南部老家的生活,極盡滑稽之能事,把家裏所有的人都甘草化到極點。瞧見敖書允看著看著,嘴角的笑容越擴越大,曉彤就知道這是一份最合乎他需要的禮物。


  「妳畫得……很好。」


  已經看完了許久,敖書允有時候還會突然失笑,看樣子是不小心去回想到了。


  「不錯吧?」曉彤得意洋洋地說。「我本來還打算畫漫畫為生呢!」


  敖書允放下吃完的蛋糕紙盤。


  「那為什麼放棄呢?」


  曉彤聳聳肩,「因為我只會畫這種的,我掰不出來少女漫畫那種內容。」


  說著,她又切了一大塊蛋糕放進自己的紙盤裏。


  「妳很喜歡吃蛋糕?」


  「不,應該說我喜歡吃生日蛋糕。」


  「有什麼不一樣嗎?」敖書允不解地問。


  「當然不一樣,蛋糕隨時都可以吃,生日蛋糕只有過生日時才可以吃囉!」曉彤含著蛋糕,口齒不清地說。


  敖書允了解地頷首。


  「嗯!好溫馨的感覺,」曉彤笑咪咪地又吃了一大口。「從小到大,我家的每一個人每年的生日時都會開開心心的一起分吃蛋糕,直到我上北部來工作之後才停止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