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暴風雨奏鳴曲 - 第六章

  「她好像精神上受到了嚴重刺激。」盧曉月說。


  「不會是又被男朋友甩了吧?」盧曉雷喃喃道。


  「沒聽說她又交男朋友了啊?」盧曉風不以為然地說。


  「公事上受了挫折嗎?」盧昌已做的是很現實的猜測。


  幾個人面面相覷片刻。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盧昌已突然問。


  盧曉雷頭一個猛一點頭,「好了。」好像隨時準備因公殉職一樣。


  盧曉月則嘆了口氣。「不好也得好。」


  盧曉風聳聳肩。「早就習慣啦!」


  於是,四個人小心翼翼地圍過去,在曉彤突然停下來時,他們也跟著停住了腳步。


  「曉彤,妳……先坐下來如何?」盧昌已盡量把大嗓門壓到最溫柔的境界。


  「是啊!曉彤,有什麼委屈說出來大家一起分擔嘛!」盧曉月講得更是輕柔。


  「曉彤,大哥一定會幫妳的!」盧曉雷阿莎力地猛拍胸脯。


  盧曉風最乾脆,他直接去把曉彤拉到沙發上坐下,自己跟著也坐在她身邊,其他人則陸續在周圍落坐。


  「好了,二姊,說出來吧!說出來妳就不會那麼不開心了。」盧曉風勸道。


  曉彤面無表情地緩緩掃視家人一圈,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再吐出來,跟著,她慢條斯理地開始了。


  「那個傢伙……


  「那個傢伙?誰啊?」盧曉雷問。


  「笨!我的男朋友嘛!」


  「啊!當然,是妳的男朋友嘛!對,是我笨,是我笨!」盧曉雷忙附和道。「然後呢?」


  「他是個混蛋!」


  四個人又相覦一眼,然後盧昌已問:「哦!那……他是如何個混蛋法呢?」


  「他呀……」曉彤突然站起來,嚇得大家下意識地猛往後縮。「抽煙喝酒,打架傷人,又飆車、又給我混幫派……


  「的確是個混蛋。」盧曉雷低聲咕噥。


  曉彤開始在他們周圍踱步。


  「……一下子被人家圍爐,一下子又跟人家釘孤支,人家來找碴,他就把人家給打進醫院裏去!」


  「不會吧!這種人妳還要他做妳的男朋友?」盧曉月不可思議地說。


  曉彤沒理她,兀自叨叨絮絮地講她的。


  「……我實在不懂,明明頭腦那麼好,不但是T大企管系狀元,還是T大學生會會長……


  「咦?她現在又在講誰了?」盧曉風滿頭霧水。


  「……偏偏還是那種又老土、又乖巧的樣子,那樣看起來真的很純情的樣子哩!所以,我才會傻傻的被他耍了……


  「你們知道她在說什麼嗎?」盧昌已無助地問。


  「……而且那人還野蠻霸道得很,脾氣火爆得嚇死人,一句話不開心就想扁人……


  「好像又在說第一個人了。」盧曉風說。


  「……雖然沉默寡言,但穩重又體貼,凡事只為我想,即使他再痛苦也無所謂……


  「這回說的是……」盧曉月遲疑了一下。「哪個人啊?」


  「……那麼大方帥氣、隨和開朗,還是T大風雲榜上的人物……


  盧曉雷受不了地直翻白眼。「天哪!我根本聽不懂嘛!」


  「可是沒想到他們是……


  「停!」


  「呃?」曉彤不悅地斜睨著父親。「幹嘛?」


  「我先來問妳一下,妳……」盧昌已慢吞吞地說:「到底有幾個男朋友?」


  「廢話,當然只有一個嘛!」


  盧昌已點點頭。


  「好,那他叫什麼名字?」


  曉彤眨了眨眼。


  「你在問哪一個的名字?」


  一陣寂靜之後,四個人突然同時起身離去,曉彤忙跳起來追過去。


  「怎麼這樣?人家被欺負了耶!你們這算什麼家人嘛!剛剛還說得那麼好聽,什麼要大家一起分擔,大哥還拍胸脯說要幫我,現在卻一點也不關心了,你們真是太無情了!我……


  「關心?」盧曉月嗤之以鼻。「拜託,妳要我們怎麼關心呀?我們根本聽不懂妳在說哪一國話嘛!」


  曉彤愕然。


  「可是人家……人家剛剛說了那麼多……


  「一句也聽不懂,前言不對後文,誰知道妳在說什麼!」


  「掰?妳居然說我在掰?」曉彤憤怒地尖聲抗議,「那是我痛苦的真實經歷,都可以寫成一本賺人熱淚的小說了,妳居然說我在掰?」隨即又看向其他人。「你們不會也認為我在掰吧!」


  其他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人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曉彤益發火大,「你們……算了、算了,你們這種無情的家人根本不可靠!」她怒吼完後,就衝回房裏去了。


  盧曉風若有所思地望著曉彤消失的方向。


  「她這回好像火得快要失去理智了,情況比她被姜哲甩了時還要嚴重百倍的樣子呢!」


  「那就表示……」盧曉月笑笑。「她這回真的是愛慘了那個男孩子。」


  「可是……」盧曉雷抓抓腦袋。「我還是搞不太清楚她的男朋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啊!」


  盧昌已皺眉。「如果真的是黑道人物的話……


  「不是說是T大高材生嗎?」盧曉月說。


  「可是,曉彤也說他在混幫派啊!」


  四個人再次面面相覷片刻後,四個人同時轉身離去。


  「睡覺、睡覺!」


  「我要打電話給我的親親男友。」


  「我要查點資料。」


  「我餓了!」


  四個人不約而同的又停住腳步。


  「呀!對喔!我們都還沒吃晚飯耶!」


  ********


  睡覺時最討厭什麼?


  答案是門鈴聲和電話鈴聲,特別是一大早天才剛蒙蒙亮時。


  睡得最不安穩的曉彤當然是第一個被吵醒的,情緒不佳的她低吼一聲便跳起來衝出房門,準備把肚子裏所有的怒氣都發泄在正在死命按著門鈴的那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算他運氣不好,碰到她最不爽的時候,希望他有進醫院的覺悟。


  其他人當然也都醒了,只是動作都慢吞吞的,不像那支已經衝出去的超速火箭炮,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房門口,準備當曉彤回來說一聲「找錯門」或「收報費」什麼的時候,他們可以立刻回到暖呼呼的被窩裏繼續混到上班時間。


  可是,他們的如意算盤好像打得太早了,因為曉彤回來時不但沒有任何「理想」的答案,甚至她在衝回來抓起球棒後又衝了出去。四個人同時在其他人臉上看到不祥的預感,不約而同的立刻拔腿追了出去。


  而門外的一幕的確是令人膽戰心驚不已,只見曉彤揮舞著球棒拚命追打著一個碩長的年輕人,然而教人啼笑皆非的是,當那個年輕人躲得太快太遠時,早已失去理智的曉彤便開始猛敲停在一旁的代罪羔羊 —— 銀灰色保時捷。


  「天哪!我們賠得起嗎?」盧曉雷驚喘著喃喃道。


  「聽說光是一片擋風玻璃都要三十萬呢!」盧曉風低聲說。


  而盧曉月的注意力卻是集中在那個狼狽萬分的年輕人身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