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暴風雨奏鳴曲 - 第七章 & 終曲

  「不,我可以待到元旦一過後。」這是敖書允的回答,而曉彤卻才剛張開嘴而已。


  「怎麼?你不用上課了嗎?」


  「我們把課調開了,所以,我可以連續放假放到元旦翌日。」敖書允得意地笑道:「如何?很厲害吧?」


  「是喔!是很厲害,」曉彤冷笑。「那你就自己一個人留在這兒吧,我還要回去上班呢?」


  「不用了,我也幫妳請假請到元旦翌日了。」敖書允笑得更得意了。「如何?我很體貼吧?」


  曉彤先是不敢相信地呆了呆,隨即跳開他身邊脫口怒吼,「誰叫你幫我請假的?」


  敖書允得意的笑容消失了,想把她拉回自己的地盤裏,她卻離得更開。


  「這樣我們才能多相處幾天啊!」


  「相處個屁!」曉彤氣急敗壞地揮舞著雙手怒罵,這是她生氣時的習慣。


  「你有沒有替我想過啊?我才剛升課長沒多久,就這樣隨隨便便的請假,還一請就請那麼多天,下面的人會怎麼說我呀?」


  敖書允皺眉。


  「妳管他們說什麼?只要聽我……


  「聽你鬼扯!」


  曉彤吼得更大聲了,四周的觀眾則收看這場臨時插播的「咆哮山莊」看得津津有味。


  「告訴你,雖然我升課長升得很莫名其妙,大家都有點不服氣,但是我會以工作表現來證明我有那個資格,讓大家心服口服。我早就決定這麼做了,沒想到你卻來扯我後腿,只為你那自私的心態,只想滿足自己過分旺盛的情欲,就要把我當作免費的發泄工具,不顧……


  眼看她越說越不象話,越說越難聽,敖書允不由得也沉下了臉。


  「妳在胡扯些什麼呀!」在這一刻,他似乎又變成了野蠻霸道的Dark


  「我只是想和妳多相處一些時間有什麼不對嗎?在臺北時就沒聽妳抗議過,只要我叫一聲,就算妳在加班,還不是會立刻扔下工作來找我了,那時候就不見妳對工作有多熱中過,現在還裝什麼樣子啊?真是好假!」


  「你說我好假?」曉彤一聽,頓時緊急扯高聲調尖叫。「笑死人了,好假的是你才對吧?又是Dark,又是敖書允的耍得我團團轉,你卻在一邊偷笑,到底是誰了?告訴你,我說我可以原諒你,但我沒有說過可以把這件事忘掉喔!」


  敖書允的神情突轉陰森寒酷,看得觀眾們心頭同時一驚,沒想到這個看似開朗愉快的大男孩居然會有如此可怕的模樣。


  「妳打算把這件事一直掛在口中嗎?」


  曉彤自己也有點心寒,因為她很熟悉當敖書允出現這種臉色時,也就是他即將發飆的前一刻。但是她不想認輸,一想到自己曾經被他欺騙得自己一個人在那兒痛苦得要死,萎縮的膽子頓時又膨脹了起來。


  「我沒有這種打算,不過呢……」她慢吞吞地說:「只要我心裏不爽,我就要把它拿出來回味回味,順便提醒你一下,我從來沒有對不起你過,可是你就曾經對我做過那種不可原諒的事,是我看你可憐才原諒你的,你最好少在這裏給我紅口白牙的!」


  眸中狠色一閃,敖書允的神情變得更為冷厲。


  「妳以為我不敢動妳嗎?」


  觀眾們開始覺得不對了。


  「敢,怎麼不敢?」曉彤卻仍是一臉的輕鬆無所謂。「誰不知道Dark在發飆時是六親不認的,而且不把人送進醫院裏是不罷休的……


  觀眾們全都不由自主地驚跳起來,而且立刻向曉彤靠過去,準備一有什麼不對,立刻拉了人就走。


  「……只不過!」曉彤突然咧出一個毫無笑意的笑容。「你真的想再罰跪一次嗎?」


  呃?!


  罰跪?!


  誰罰跪?!


  觀眾們忙轉眼一瞧,卻見敖書允竟然滿臉通紅地僵住了,連臉上的兇狠神色都還來不及退去呢!


  「……想想,前天你跪了多久啊?好像是一個鐘頭……還是兩個鐘頭?」


  眾人看著敖書允先從眼底出現了尷尬的色彩。


  「……應該滿久的吧!我記得你說跪得腿都麻了呢!」


  然後從眼底擴散到臉上。


  「……啊!我好像忘了叫你磕頭耶!不過你放心,下回我一定不會忘掉了。」


  敖書允整個人都被濃烈的尷尬包圍住。


  「……或者我該試試三跪九叩的滋味,還是……


  「曉彤!」


  曉彤懶懶地轉眼一瞥。


  「幹嘛?」


  「那個…………」敖書允尷尬地輕咳兩聲,然後小心翼翼地湊過來,「我們回妳房裏去說好嗎?」他小小聲地央求。


  「為什麼?我在這裏說得很爽啊!」曉彤立刻駁回申請案。


  「可是……」敖書允偷覦一眼四周拉長耳朵的聽眾們。「我有點私事想跟妳說。」


  「想跟我道歉?」曉彤冷冷地說。「還是想用床上那一套?」


  敖書允的額頭上開始冒出一粒粒晶瑩的水珠。


  「我……道歉。」


  曉彤雙臂抱胸,還冷眼斜睨著他。


  「道歉?」


  「我道歉。」敖書允低頭認輸。


  「真心的?」


  「真心的道歉。」


  「以後不敢了?」


  「以後不敢了。」


  曉彤哼了哼。


  「告訴你,我大你四年可不是白活的,請別把我當白癡看!」


  「是。」


  「還有,」曉彤依然冷著臉。「我是很愛你沒錯,可是,千萬不要以為這樣你就可以吃定我了,因為我知道你更愛我,所以是我吃定你了,你最好早點搞清楚這一點,才不會讓自己搞得更難看,懂了沒有?」


  敖書允深深嘆息。


  「懂了。」


  曉彤這才讓臉色稍微好看了點兒。


  「不過,看在我大你四歲的份上,我會盡量讓你,你愛怎麼囂張跋扈都沒關係,只要不要忘了形就好。我會給足你面子,讓人家以為我怕死你了,但是!一旦你忘形昏了頭的話,哼哼!你最好有點心理準備,關卡可是不太好過的喲!」


  敖書允更深的嘆息,他還有面子嗎?


  「我不會的。」


  曉彤滿意地點點頭。


  「好,孺子可教也,記得下回不要這麼亂來了喔!」


  敖書允頭垂得更低。


  「知道了。」


  「OK!事情解決了,我們繼續看電視吧!」


  語畢,他們隨即恢復原先的模樣,四周的觀眾卻依然是瞠目結舌地呆立著。


  好可憐的男主角,這是「咆哮山莊」新解嗎?


  ********


  元旦翌日,一身輕便服飾的曉彤悠然地踏進飯店宴客廳的套房內,裏面早已聚集了不少人,似熟悉又陌生,她不覺在門口處止住了腳,猶豫著該不該進去。


  三年沒見了,她該跟他們說些什麼呢?


  然而!當她轉身正想離開時,卻有人及時一把抓住了她,她愕然回首。


  「嗨,盧曉彤,三年不見了,居然連招呼都不打一下就想溜了嗎?」


  「葉婷……」曉彤感動地反手抓住她五專時最要好的朋友。「沒想到妳還記得我。」


  「拜託,又不是十幾二十年沒見了!我怎麼可能不認得妳呢?不過……


  葉婷突然壓低了嗓音悄聲問:「妳剛剛想走,是不想見到姜哲嗎?難不成妳還惦記著他?」


  「哪有可能?」曉彤嗤之以鼻。「那種傢伙我早就忘了!」


  「那妳剛剛……


  曉彤聳聳肩。「我只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和你們說什麼才好,畢竟三年沒見了,大家也改變了許多,總覺得隔閡好像寬得難以越過,所以……


  「安啦、安啦!」葉婷說著,就挽起她的手往裏走。「其實大家都有提到妳喔!前三年妳都沒出現,我們都以為妳今年也不會回來了呢!」


  「我聖誕節前一天就回來了,剛好收到同學會邀請卡,想想好久沒見了,順便來看看也好,可沒想到到了這兒反而怯場了!」


  葉婷很體貼的找了個角落和曉彤一起坐下。


  「妳在臺北過得如何?」


  「好極了!」曉彤猛一點頭。「一切都很順利,前些日子我還升課長了呢!」


  「真的?恭喜了,那……


  葉婷突然往另一頭望了一眼,曉彤下意識地也跟著看過去,這才發現原來葉婷是在看姜哲。


  「有沒有男朋友了?」


  「有啊!」


  曉彤漫不經心地回道,視線仍然留在另一頭打量著姜哲,心中同時有點意外,自己再看到姜哲時,不但什麼感覺都沒有了,甚至很奇怪自己當初到底喜歡他什麼?


  「沒有一起來嗎?」


  「有啊!可是中途我老弟那部爛機車拋錨了,所以他叫我先來,等他修好車子會立刻趕過來。」


  「他是妳們公司同事嗎?」


  「不,他還是大二學生呢!」


  葉婷愣了愣。


  「大二?拜託,他幾歲啊?」


  姜哲似乎感覺到曉彤的視線而回過頭來,曉彤禮貌性地點點頭後,就轉回眼來對葉婷擠擠眼。


  「嘿嘿!他小我四歲,意外吧?」不只意外,簡直是傻了,葉婷不敢置信地呆了半晌後才吶吶地道:「那…………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不會很奇怪嗎?」


  曉彤搖搖頭。「一點兒也不會,待會兒妳看到他之後就明白了,如果我們不說,沒有人會想到他才剛滿二十而已,甚至……」她笑笑,沒有再說下去。


  她知道等會兒敖書允出現時,臉色一定不會太好看,因為他最恨騎車拋錨了,這種時候的他看起來特別酷、特別冷峻狂傲,而且還很野性,大概是Dark又脫離自我控制了吧!


  望著朝向她們走來的姜哲,葉婷耳語道:「他剛結婚,就是那個穿墨綠色套裝的女孩子。」


  曉彤只看了一眼。


  「哦!是她啊!姜哲就是為了她甩了我的。」


  葉婷輕蔑地哼了哼。


  「不如說是為了那個女孩子將要繼承的公司吧!」


  說到這裏,姜哲已經來到她們面前了,他先朝曉彤露出以前曉彤最喜歡的笑容 —— 現在卻覺得實在不怎麼樣。


  「曉彤,好久不見了,妳好像更漂亮了。」


  曉彤回以禮貌性的笑容,「謝謝,恭喜你結婚了。」她朝他身後看了一眼。「幫我們正式介紹一下吧!」


  姜哲本能的回頭看了一下,卻發現老婆已經朝這兒追過來了,頓時有點不知所措。


  「呃!好啊!妳……妳還沒有男朋友嗎?」


  「有,他會慢點到。」


  聞言,姜哲似乎鬆了一大口氣,曉彤看了差點失笑。他以為她還會纏著他嗎?還是怕老婆懷疑他?


  「曉彤,這是我老婆杜青青……青青,她叫盧曉彤,是……


  「你以前的女朋友!」杜青青冷冷地接口道。「我記得她。」


  「我也記得妳,」曉彤覺得杜青青的敵意實在是有點可笑。「不過,現在妳是姜哲的老婆,而我呢!大概不久也會跟我男朋友結婚了,所以妳放心吧!我們不再是情敵的立場了。」


  「真的?」


  「真的,待會兒我的男朋友也會來,我會介紹他給你們認識的。」


  凝視曉彤片刻後,杜青青的敵意終於消失了,唇邊也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頓時讓她那張清秀的臉蛋散發出一份特殊的光彩。


  「我們坐下來聊聊吧!」她親切地說。「姜哲說妳到北部去工作了,還順利吧?」


  於是,四個人坐下來開始了一般同學會的近況閒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同時發現室內很突兀的安靜了下來,他們奇怪地順著大家的視線望過去,結果一眼便看見門口那尊直冒火的魔神,曉彤立時暗叫一聲:糟了,車子一定是修不好了!


  她無奈地起身朝門口快步走去,知道隨時都可能發飆的Dark正處於最危險的臨界點。


  Dark的頭髮至少有一半因為修車而脫出髮圈的束縛,狂野的披散在臉龐,把那張寫滿怒氣的出色容貌襯托得更冷厲嚴酷,更別提Dark所特有的狂妄氣勢和頹廢氣息,無論走到哪裏,他都是最引人注目的焦點,最吸引女人的男人。


  曉彤小心翼翼地挽著他的手臂朝來處回去,同時輕聲問:「修不好了?」


  Dark怒哼。「媽的!什麼鬼車,我真不懂曉風還留著它幹什麼?」


  「他買不起新的嘛!」


  「我送他一部,」Dark不耐煩地說。「我可不要每次來都要受這種罪!」


  「哇!他一定爽死了。」曉彤想象著曉風知道Dark要送他新摩托車時狂喜的模樣。「他喜歡山陽的,或許你……


  「山陽的?」Dark不屑地哼了一聲。「我有兩部BMW C-1,就送他一部好了。」


  站在三個目瞪口呆的人面前,曉彤微微一笑。


  「各位,他就是我的男朋友,敖書允……書允,他們是我以前的同學,葉婷、姜哲,杜青青是他的新婚老婆。」


  「姜哲?」Dark的雙眉危險的一挑。「那個姜哲?」


  「沒錯,那個姜哲。」


  Dark用令人火大的眼光冷冷地瞟他兩眼。


  「也不怎麼樣嘛!」


  雖然他說的是事實,但是聽起來就是讓人很不爽,特別是他那種輕蔑的口氣!更是教人抓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