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妻奴 - 第一章

  銀紫色T恤的下襬,前面垂在褲頭裏,後面卻歪七扭八的露在外頭,又大又寬的軍用夾克邋邋遢遢地掛在身上,千瘡百孔的牛仔褲垂著修長結實的兩條腿,大大的登山背包背在背後,軍用短靴吊兒郎當地往前大步邁動。


  無視於眾人的注目禮,他來到機場大廳的出入大門前,緩緩摘下太陽眼鏡,一雙大而靈巧的黑眸在夏日艷陽下反射出慧黠頑皮的光芒,他饞富興味地打量四周的環境和同色人種。


  「嗯,原來老媽的家鄉就是這個樣子啊!」他嘴裏喃喃自語著,點點頭。


  「0K,得徹底仔細的遊覽一番才行。」話聲才落,他忽而又微微蹙眉自問。


  「半年時間應該夠吧?」而後又聳聳肩自答,「管他的,不夠再延半年好了。」他矮身進入排班等候的出租車裏。


  「先生,請問到哪裏?」司機客氣的問。


  「T大。」


  ********


  她不是白癡,只是腦筋有一點點兒「爬帶」而已,但這不能怪她,都是媽媽把她生成這樣的。


  她還有些兒迷糊和遲鈍,同樣的也不能怨她,因為她太用功了,為了彌補先天上的不足,她只好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課業上,ABC乘以,她腦袋裏的線路早就已經不夠用啦!隨時都可能超載短路!


  她也很聳,那就得歸咎於她的兩腿尺寸了,不管她如何努力邁開兩條又短又缺乏運動的「竹竿」拚命追,也依然追不上時代的潮流,所以,她乾脆不追啦!


  而且,她認為那簡直是浪費時間嘛!反正頭髮不遮住眼就好,衣服能遮醜也就夠了,平日裏穿制服上學,放學居家時刻,哥哥姊姊的舊衣服湊合著套上也就可以了。


  盡管髮禁解除了,她依然是剛好及肩的清湯掛面,外加Kitty貓髮夾一個整體上看起來,雖然不甚美觀,卻也清清爽爽,而且……SSPP」(超級俗)唉!算了!


  誰教媽媽生她時忘了多配一點腦零件給她……或是少了幾條線路?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為了不讓「一門菁英」的名聲毀在她手上,她只能拚了老命的K書,只希望能吊得上車尾,有一點點距離沒關係,不要遠得太離譜就好了。


  於是,耿家一門忠烈……呃、菁英……大家長C大教授耿介騫,主母C大副教授袁鸞英,二十六歲便已是遠東集團副總經理的長子耿瑞文,二十二歲T大博士班生兼助教的長女耿雲霓,才十五歲就跳級上J中高三的次子耿瑞武……最後便是遠遠咬牙苦追的耿家次女,十七歲的耿雲蝶是也。


  勉強撈上一間私立高中的雲蝶,千辛萬苦才讓自己沒有淪落到留級的苦海裏,又咬緊牙關地熬到終於面對人生最後的抉擇……考不上大學的話,看是要去投海,還是跳樓!


  真困難的抉擇。不是嗎?


  坐在書桌前K書的雲蝶,不自覺的陷入左右兩難的境地。


  據說兩樣死法都不怎麼好看……好吧!那就吃安眠藥好了……可是她也聽說那樣會好痛苦好痛苦的慢慢死掉耶……算了,還是投海吧!至少屍首不會破破爛爛的……但是會浮腫耶!要是家人因此而認為她不過是陌生人鄒美儀第二,那她不就要成為無名屍,葬在無人祭祀的無名氏墳墓裏了嗎……死了還得挨餓……啊!啊!那太悲哀了吧?


  雲蝶長嘆一聲。


  還是等考完再來擔憂吧!否則什麼書也看不下去了。


  叩、叩、叩!


  敲門聲剛落,耿瑞武便自行打開門進來。


  「二姊,吃飯了。」


  「拜托幫我端一碗上來,不要魚,謝謝。」雲蝶依然埋頭在課本中,連瞥他一眼的空閒都沒有,剛剛的胡思亂想全當是「自我激勵振奮」的休息時刻。


  耿瑞武漫步過來靠在書桌邊。「吃完飯後,我跟大姊要去看電影、唱KTV,你去不去?」


  「不去,謝謝。」


  耿瑞武不以為然地搖搖頭。「二姊,你這樣不行的啦!該念書的時候就念書,可是也要有一點輕鬆的時刻吧?你這樣把自己繃得緊緊的,反而吸收不了嘛!」


  「你當然可以這麼說,」雲蝶仍是頭也不抬。


  「你向來只要花個幾分鐘翻翻書就可以了。剩餘的時間自然可以拿來輕鬆啦!」


  「太誇張了吧!翻翻書就可以了?我又沒有過目不忘的本事。」耿瑞武拉張椅子過來反坐。


  「是你沒看過我認真的時候吧?我只是把讀書跟娛樂分得很清楚,用全副精神去用功,但也要有娛樂來調劑身心,而娛樂的時候也要放開一切盡量鬆懈下來,這樣腦筋才不會打結,精神也才不會崩潰。」他聳聳肩。


  「這是爸媽教我們的呀!你全都忘了嗎?」


  「我沒忘。」雲蝶愁眉苦臉的抬起頭。「問題是,同樣的用功時間,我用功出來的成績卻不到你們的十分之一,我還能怎麼辦?只能用其他時間來彌補了啊!」耿瑞武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大家都知道雲蝶的腦筋不像其他家人一樣靈光,除了多花時間勤能補拙外,還能怎麼樣呢?


  看弟弟也默認了她的說法,雲蝶不由得苦惱地雙手撐在桌子上,托住沉悶的兩腮。


  「我真不知道如果考不上的話該怎麼辦?」


  「先修班或專科也可以嘛!」耿瑞武安慰道:「放心,像你這麼用功,至少能考得上專科的,要不然老天就太不長眼睛了。」問題是,老天一直是沒有眼睛的,否則就該讓她到古代那種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時代去投胎才對,結果她卻淪落到現代這樣講求男女平等的混亂時代,和男人爭強道弱,不但壓榨她的腦汁,還蹂躪她的自尊!


  想著想著。雲蝶更加喪氣。


  「是哩?你是小我三歲的弟弟,我們卻同時參加聯考,然後你考上T這是一定的,而我卻只能勉強吊上一間爛專科學校……還得算老天的保佑,就算爸媽不會說什麼,我自己都覺得很丟臉哩!」不只丟臉,簡直令她想找座小荒島去做魯賓遜第二。


  「那不一樣啊!我是……」雲蝶猝然打斷他的話,聲音激動又無奈。


  「不要跟我說不一樣,爸爸、媽媽、大哥、大姊,還有你,統統都一樣,不一樣的是我!」話落,又加了一句批注。


  「我就是生物學上所謂的突變種!」


  「二姊……」他無奈的喚了一聲。


  眼角一瞥到桌上的課本,雲蝶不禁又泄了氣,沒精神再和他辯論了。「算了,明天我要考數學,你不要再……


  耿瑞武振了振精神,自告奮勇。


  「要不要我教你,二姊!」雲蝶雙眼一亮,隨即又黯然的幽幽地垂下腦袋。


  「不用了,你跟大姊不是要去看電影嗎?不必因為我而……」耿瑞武聳聳肩。


  「電影沒有那麼快下片,KTV也不會跑掉,後天再去也可以嘛!」雲蝶猶豫了一下,稍稍抬起眼。


  「那大姊……


  「跟她說一下就好了啦!」耿瑞武笑笑。「或許她會有點不高興,那就叫她和媽或大哥一起去看囉!」


  「那你……


  「我找同學一起去。」


  「好吧!」雲蝶立即眉開眼笑,感激地合掌向他拜了拜。


  「那就拜托你了。」


  「OK!」耿瑞武站起來。「先一起吃飯去吧!吃完了我再開始教你。」


  「嗯。」


  ********


  依然是色彩繽紛如孔雀開屏般的髮色,太陽眼鏡掛在頭頂上,乞丐似的牛仔褲,米黃色T恤外套鵝黃背心,銀色首飾原封不變,於傑背著背包、一手甩著鑰匙進入電梯按下頂樓 —— 七樓,電梯一闔上,他就開始吹口哨 —— I want to spend my lifetime loving you,一路吹出電梯,來到自己的公寓門前,他將鑰匙插入匙孔一轉,門打開了,他抬腳正要進入……突然,他的口哨聲停止了。


  他疑惑地轉頭往屋頂的樓梯上方望去,一個嚶嚶的壓抑礙泣聲隱隱約約地傳來,他下意識地離開自己公寓門前,遲疑地往樓梯走去,拐個彎,他看見在階梯最上層有一個女孩正坐在上頭掩面哭泣。


  由身穿制服和一旁的書包來猜測,她應該是個高中生。


  她為什麼坐在這兒哭呢?失戀嗎?還是被父母責罵?或是老師?被同學嘲笑?被朋友欺負……於傑暗自猜測,並小心翼翼地出聲,免得嚇著了她。


  「小姐,你……是不是有什麼困難?」


  她毫無反應的一逕哭泣著。


  於是於傑稍稍抬高了一點音量再次問道:「小姐,請問你是不是有什麼困難?」她依然故我,於傑再加重了些音量,這次肯定她聽見了,可是她的哭聲和姿勢都沒變。


  過了好一會兒都等不到她的響應,於傑開始使疑她可能是聾啞學校的學生時,她才抬起佈滿眼淚鼻涕的小臉,抽抽咽咽道:「我……考零分了……


  「零分?」於傑茫然的重複。


  她哽咽著。


  「我的成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