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妻奴 - 第二章

  「抱歉,真的不行。」


  她把碗麵送進垃圾桶,然後打開飯鍋檢查過後發現還有飯後,接著就拉開冰箱拿出肉絲放到微波爐裏解凍,緊接著又拿出芥藍菜、蔥、蛋……


  「沒有,我從來沒有答應過任何私人邀約。」


  她開始煮菜,他踱回書桌後面坐下,把電話夾在肩膀與下顎之間,兩手則空下來敲打電腦鍵盤。


  「沒有,那只是傳聞而已,她是來找過我,但我並沒有答應她。」


  電腦開始傳真文件。


  「不行,我真的不能答應你。」他檢查打印機的紙張。


  「或許你應該找藍品文陪你去,你們的課餘時間都相同嘛!我聽說他想追你,不是嗎?」他移動鼠標。


  「社團活動?什麼社團?」


  打印機開始運作,一份份相同的講義打印出來。


  「可以啊!但是時間上要跟我的空閒……


  一陣撲鼻的香味傳來,他不由自主地往廚房望去,就見雲蝶那窈窕的身軀在廚房中忙個不停。


  「那就不行了……對,晚上、假日都不行,我有另外的工作。」


  打開剛傳真過來的文件,他蹙眉審閱,「抱歉,今天下午不行,我臨時有事。」他朝端菜出來的雲蝶笑笑。


  「生日派對?誰的生日派對……哦!溫副教授啊!可以啊!只要是平日白天我大概都有空。」


  這一次對方似乎講了很多,因為於傑好一會兒都沒應聲,偌大的空間中只有打印機的工作聲和炒菜聲。


  「沒有,我沒有意思要追何婷,對安茹茹也沒有特別的興趣,我對每一位同學都是一視同仁……電機系助教?誰啊……別說這麼「阿嬤的事」了(胡扯),我都不認識她,她怎麼可能想追我……見過我一次就想追我?那她一定是「世界花」,見過人一面就想追……


  對方又囉唆了一長串,於傑開始不耐煩地拿手指敲擊桌面。


  「美人?眼高於頂……」他嘆口氣。「那也不干我的事。」


  於傑靠向椅背閉上眼,忍耐著對方似乎永無止盡的噪音攻擊。


  又是長長的好一會兒後,他嘆道:「拜托,就算全校的女同學、女助教或講師都對我有興趣,那也與我無關嘛!我不是一開始就表明立場了嗎?除了學校的團體活動之外,任何邀約我一概拒絕,絕對沒有例外。」


  他疲憊地捏捏太陽穴。


  「老實說?老實說什麼……沒有,我在美國沒有女朋友,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女朋友……為什麼?戴蓉玉,這不關你的事吧?」又聽了好半晌,於傑的腦袋突然掉下去,額頭抵在桌面上。


  「老天!你在開玩笑吧?為我決鬥?決什麼鬥?用槍還是用劍?」


  雲蝶又端出兩樣菜,同時向他招招手,他直接來到餐桌前坐下,宮保肉絲、清炒芥藍、九層塔煎蛋,色香味俱全,令於傑直流口水。


  「好了,好了,反正我對任何人都沒興趣,也沒興趣成為任何人的目標。」


  他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挾起肉絲往嘴裏塞。「抱歉,我還有事,不跟你多說了,bye!」雲蝶再端出熱呼呼的玉米濃湯後,又回去盛飯。


  「小蝶,你絕對會成為世界上最好的賢妻良母,善於理家,又煮得一手好菜,嘖嘖,誰娶到你誰就有福了。」於傑邊吃邊嚷著。


  從某次為他做過一頓宵夜之後,他就常常纏著她為他做菜,甚至寧願餓著肚子等她吃過晚餐後來補習時,再為他做晚餐。他實在不明白她的家人到底是怎麼想的,但如果雲蝶是他的家人,他肯定要拿她當寶一樣到處現。


  雲蝶笑瞇瞇的端來兩碗飯,於傑邊狼吞虎咽的大口吃著,邊含含糊糊地咕噥,「你今天怎麼這麼快就放學了?」


  「模擬考。」她端起碗來小口小口的吃。


  他瞥她一眼。「想不想輕鬆一下?」


  雲蝶點點頭。「你曾經提過要我陪你到處逛逛,可是為了幫我趕進度,你連自己出去玩的時間都沒有了。我在想,如果你認為我趕得上,我願意陪你出去逛,但是……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你要是打算叫我做導遊,最好趁早打消這個主意,對臺灣可以遊覽觀光的地方,我可能比你還要陌生哩!」


  他突然停下筷子。「他們完全不帶你出門嗎?」


  「國中以前,爸爸為了升副教授、教授,所以沒空帶家人出去玩,國中以後……」她垂下腦袋。


  「國二我就差點留級了,如果不是爸爸到學校幫我講情,我就……


  「留級就留級嘛!有什麼大不了的。」於傑不以為然地皺眉。「你也可以自己出去玩嘛!和同學、朋友什麼的都可以啊!」


  她抬眼偷看他。「我沒有時間。」


  於傑翻翻白眼,「是喔!都快變成蛀書蟲了。」


  轉個眼他又凝目問:「小姐,你總有比較要好的同學或朋友吧?」雲蝶垂眼。「我……我比較笨……所以……


  於傑受不了地大嘆一聲,繼而拿手抬起她的下巴。


  「小姐,你不是笨,只是你的專長不在念書,瞧瞧……」他指指桌上的菜餚。


  「我就沒見過誰能那麼迅速地就調理出這麼精美的佳餚來。」


  雲蝶沒出聲。


  於傑只好繼續奮戰。


  「還有,不管我搞得多亂,你總是能三兩手就整理得乾乾淨淨的,就像變魔術一樣。」


  「這是女人的本能。」雲蝶不好意思地說。


  於傑輕蔑地哈了一聲,「我老媽就沒這種女性本能。」隨即他又斜睨著她。


  「你媽媽好像也沒有吧?」她張了張嘴,卻無話可辯駁。


  除了買早點之外,袁鸞英將一切家務都交給上下班制的傭人,她的解釋是,以她這種高文化水準的女性,不應該教家務事沾污了她的氣質。


  但事實卻是,她不會做菜,她會把鹽當糖用、黑醋變成醬油,煮的飯沒一次能吃,洗多少碗就打破多少碗,洗出來的衣服會變成新潮印花布,屋子再亂她也甘之如始……


  總而言之,在家裏,能秀出去的成績表現才是最重要的,而柴米油鹽醬醋茶這種俗氣的事,根本放不進她父母眼裏,所以她喜歡做菜的事自然也不敢讓家人知道。


  於傑仍然斜睨著她。


  「嗯?」


  「她……她有工作要忙……」雲蝶勉強的反駁道,對於自己的「老母」,總不能太拆她的臺吧!


  「是喔!」於傑嘆了口氣後又開始吃飯。


  「其實你根本不適合念大學,但是既然你堅持,我一定會幫你達成願望,不過,我強烈的建議你選擇一個適合你的科系。」


  「適合我的科系?」


  於傑塞了好大一口九層塔炒蛋。


  「嗯!這個蛋真香,下回再做一次吧!」


  「好。」雲蝶也夾了一小塊蛋放進嘴裏。


  「社工,你適合從事社會工作。」一碗飯迅速被解決,於傑舀了一碗玉米濃湯慢慢喝。


  「你既溫柔,又有無比的耐心和毅力,善感又細膩,最適合當護士或社會工作人員,但是護理科系比較難考、難念,所以我建議你考社會系。」


  雲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哦!那我就考社會學系好了。」


  於傑喝完湯,放下碗,雲蝶很自然地再去為他添飯,他朝在廚房裏盛飯的雲蝶大聲說。


  「吃完飯去看電影吧!」


  「好。」她應道,並走回來將碗放在他面前。


  「但是不要問我要看什麼片子,我也不知道我喜歡看什麼樣的電影。」


  「好,我來選一部集幽默、刺激、熱鬧之大成的片子。」


  靜靜的吃了一會兒,雲蝶突然問:「於傑,你為什麼要把頭髮染成那樣?」


  於傑抬起頭,剛好迎上她盯著他頭髮的眼神。「好玩嘛!怎麼,你不喜歡嗎?我明天去把它洗掉好了。」


  「不是不喜歡,只是覺得很奇怪,所以問問而已。」雲蝶忙道,「你不需要為我去洗掉它。」


  「也不是為你啦!」於傑言不由衷地說。「我早就想洗掉了,每過一陣子就得重新染一次也挺麻煩的。」


  雲蝶笑笑,忽地又盯著他的銀骷髏耳環、項鏈和手鏈。


  「你好像除了洗澡、睡覺以外,隨時都戴著它們喔?」於傑順著她的視線低頭看看,隨即抬頭詢問地望著她。


  「你也不喜歡這個?」


  「不是啦!」雲蝶又急忙搖頭否認。「我只是在猜測它們是不是有什麼特殊意義,所以你才會隨時配戴。」


  於傑點頭。


  「它們是我的指導教授的遺物,我的指導教授對我一生的影響很大,所以我才隨時配戴著以紀念他。」說著說著,他突然放下碗筷,摘下手鏈要替她戴上。


  「來,這個送給你。」


  雲蝶一驚,忙縮回手。


  「不行,這是對你有重大影響的人的遺物耶!你怎麼可以隨便送人哩?」於傑拉回她的手,「他是我的老師,我是你的老師,這有很大的意義,怎能叫隨便呢?」他替她戴上。


  「除非你不喜歡。」


  「不,我喜歡,我真的很喜歡。」她小心珍惜地觸摸著每一顆銀色骷髏頭。


  「我……我也會跟你一樣隨時戴著它們。」她喃喃低語。


  他滿意地又端起碗。


  「快吃吧!待會兒去看電影,順便到西門町晃兩圈,晚上還可以去臺灣最有名的夜市逛逛。」


  雲蝶也端起碗。


  「你知道怎麼去嗎?」於傑滿不在乎地聳聳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