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妻奴 - 第三章

  「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們會完全不管,當我們覺得你們走錯方向時,我們還是必須盡我們做父母的責任來勸告你們。」


  雲蝶看看其他同樣的臉,視線又轉回袁鸞英身上。「我……我做錯什麼了嗎?」


  耿介騫接腔道:「你太早交男朋友了,雲蝶,別忘了,聯考還沒過去呢!而且你很有可能要重考,交男朋友一定自分去你的時間和注意力。瞧瞧,你現在不就常常和他出去玩了嗎?你要記住,聯考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好成績,還怕交不上更好的男朋友嗎?專心念書,不要讓我們更丟臉了!」


  「可是……」雲蝶不解地望著父親。「不是你說的嗎?用全副精神去用功,但也要有娛樂來調劑身心,這樣腦筋才不會打結!精神也不會崩潰啊!我就是照您的話去做嘛!」


  耿介騫一時啞口無言。


  「還有,如果不是他,我的成績根本不可能進步得那麼快,別說明年聯考了,後年,甚至大後年,都可能沒什麼希望哩!」耿介騫和袁鸞英不自覺的又相覷一眼,然後袁鸞英又說話了。


  「那……至少要讓我們見見他,看看他是什麼樣的人。」袁鸞英瞥一眼耿介騫。「你的個性有點迷糊,又很單純,我們不希望你被人騙了。」


  「好。」雲蝶想也沒想就爽快的答應了。


  她的大方反倒讓其他人都愣住了。


  「好?」耿介騫忍不住又開口。「你不需要先問問對方嗎!」


  「他也想見你們。」


  這答案倒是頗出乎眾人的意料!


  「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耿瑞文頭一次表現出他對小妹的關心。


  「他是美國人……


  眾人驚呼。


  「不過,他媽媽是臺灣人,他又長得比較像媽媽,所以完全看不出來是外國人。」


  「說不定是騙人的。」耿雲霓忍不住咕噥。


  「不是騙人的!」雲蝶猛搖頭。「他給我看過他們家人的合照,他爸爸是金髮銀眼的美國人。」


  「笨!照片也可以做假的嘛!」耿雲霓再一次嘟囔。


  「他不會騙我的!」雲蝶堅決地說:「他不是那種人!」


  「好,好,他不會騙人,他不會騙人。」袁鸞英安撫道:「那他多大歲數了?來臺灣做什麼?」


  「二十四歲,他是來看看他媽媽的家鄉,現在在T大上課。」她老實的回答。


  「哦!在T大上課啊……」耿介騫點點頭。「那還可以。」


  「誰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耿雲霓涼涼地說。


  雲蝶猝然回頭怒瞪著耿雲霓。「大姊,你……


  看到一向沒脾氣的二姊居然生氣了,耿瑞武忙開口打圓場。「二姊,別生氣,你也知道大姊就是這樣嘛!好了,看爸媽要你的男朋友什麼時候來比較重要吧?」


  雲蝶望向父親,耿介騫略一思索,然後說:「明天早上來得及嗎?」


  「我立刻通知他。」


  雲蝶說著就拿起電話來,幾乎鈴聲剛響就有人接聽了。


  「於傑。」


  「於傑,我是小蝶,」雲蝶望著父母,「是這樣的,我爸媽想要見你……明天早上……幾點啊……」她露出詢問的目光。


  袁鸞英比著九點。


  「九點……去叫你?為什麼?你又要熬夜了嗎……好啦!好啦!那我八點半去叫你,順便弄早餐給你吃……」她突然失笑。「是哩!八點五十九分再出門就行啦!」


  聞言,眾人再次訝然。


  「好。拜拜,別太晚睡喔!」


  雲蝶才剛掛斷電話,耿瑞武就急著問:「二姊,為什麼八點五十九分出門就可以了?」


  「嗄?我沒說嗎?」雲蝶拍拍額頭:「哦!我好像真的忘了耶!」


  「二姊!」


  雲蝶倏然一笑說:「因為他就住在隔壁B戶。」


  ********


  「小蝶,你相信我嗎?」


  於傑突然按住雲蝶正要開大門的手如此問到。


  雲蝶詫異地看著他。「當然相信啊!」


  「沒有任何懷疑?」


  雲蝶更狐疑地歪著腦袋。「沒有懷疑啊!」


  「好。」於傑點點頭,而後慎重地將兩手搭在雲蝶的雙肩上。「那你願意答應我,待會兒我和你父親談話時,無論發生什麼狀況,你都不能插嘴嗎?」


  雲蝶不安地抿了抿嘴。「你……你為什麼要這麼說?」


  「不要問這麼多,」於傑沉著臉色。「你只要相信我,小蝶,把一切都交給我,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請你無論如何都不要開口,好嗎?」


  雲蝶咬著下唇凝視他許久之後 ——


  「好,我答應你把一切都交給你。」


  於傑滿足開心的笑了,「謝謝。」他說著,並在她唇上親了一下。


  「好,現在讓我們進去迎接挑戰吧!」


  除了耿雲霓七點就出門去參加社團活動以外,耿家人皆一副如臨大敵般嚴陣以待,而於傑就是在這種緊張氣氛下進入耿家,但他仍是閒適自在地摟著雲蝶來到耿介騫面前。


  「於傑。」他自我介紹,並伸出手。


  耿介騫皺眉打量面前這個吊兒郎當的年輕人。


  雖然已洗去滿頭的孔雀色彩,對耿介騫來講,他的及肩層次長髮仍是野性太重,銀骷髏耳環和項鏈詭異不正經,寬大陳舊的飛行外套上貼滿了各叛逆性的標語徽章,米黃色T恤上繡「HateMe」,下身依舊是洞洞牛仔褲,只不過換成鐵灰色的。


  完全無視於於傑俊朗清秀的面容、慧黠敏銳的眼神和斯文大方的氣質,當然也忘了自己所說「看人不能看外表」的說法,耿介騫立即在心中打下負十分的成績,但是,為了維持他有教養的形象和風範,他還是勉強伸出手和於傑握了握。


  「坐。」這話也是勉強擠出來的。


  「謝謝。」於傑毫不客氣地拉著雲蝶坐在他身邊。


  耿介騫在袁鸞英暗自撫慰下,努力的壓下怒意,在深呼吸幾口氣後,他才有把握不致出口便趕人。


  「雲蝶說你是美國人。」


  「我老爸是美國人,老媽是臺灣人。」於傑坦然的回答。


  老爸?老媽?再扣十分!


  「你來臺灣做什麼了?」


  「來看看。」他仍是一副「隨性」的模樣。


  耿介騫不由得蹙起眉。「打算逗留多久?」


  「半年到一年。」


  「你在T大上課?」耿介騫帶點疑惑的問。


  「嗯。」


  「雲蝶說你在為她補習?」他嚴肅的問。


  「嗯。」


  耿介騫的眉頭越攢越深。「你替她補習多久了?」


  「從這學期開始。」


  耿介騫終於再也忍受不了於傑那種輕忽怠慢的語氣,忍不住猝然大吼。


  「你替她補習到底有什麼目的?」


  「爸,你……


  於傑捏捏雲蝶的手臂,阻止她說話,等袁鸞英按捺下耿介騫的脾氣後,他才冷靜的開口。


  「既然你們都不關心她,我自然想要幫她的忙。」


  「於……


  於傑再次捏捏雲蝶的手臂,雲蝶好咬咬牙又忍住。


  「誰說我們不關心她?」這次是袁鸞英的責問。


  於傑聳聳肩。「在外人眼裏就是如此。」


  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觀的耿瑞文這時也開口了,「不管我們的態度如何,你又憑什麼來干涉我們家的家務事?」雖然他覺得對方的氣質的確很不錯,卻對他的傲慢態度感到不滿。


  於傑轉眼望向耿瑞文,略一打量,淡淡地說:「就憑我是她的男朋友。」


  「我不同意!」耿介騫怒吼。


  於傑瞥他一眼。「我們不需要你的同意。」


  耿瑞文直言問:「你到底打算如何?」


  「如何?」於傑揚高眉嗤笑一聲。「怎麼?你們以為我是來削一票的?」


  耿瑞文深思地望著他。「你是嗎?」


  於傑搖搖頭。「真抱歉,不能如你們的心願。」他側頭俯視著滿臉焦慮的雲蝶。「我只是想好好的照顧她、憐惜她。」


  袁鸞英不自覺的皺眉「你不會是要說打算娶她吧?」


  「等時機成熟時,我自然會向她求婚。」於傑肯定地回道。


  袁鸞英還想說什麼,卻被耿介騫打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