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妻奴 - 第四章

  直到於傑拖著她逃離那一片混亂,在一間西餐廳坐下,他才允許她取下耳機。


  「於傑……


  於傑打開菜單。「你要吃什麼?」


  「隨便。剛剛……


  「這張菜單上沒有隨便。」


  「於傑!」雲蝶抗議地叫著。


  「我隨便叫,你就隨便吃好了,不過動作要快一點,吃完了我們要去替你採購一些衣物。」


  雲蝶果然立刻被轉移了注意力。「採購衣物?為什麼?我有……


  「你那些舊衣服都見不得人,我要替你全部買新的,樣式由我來替你選。至於其他書籍、小東西什麼的,就讓你弟弟幫你整理一下,打包送到家裏來就好了。」


  「可是……


  「不得上訴!」他霸道的打斷她的話。


  ********


  於傑僅在腰部圍著一條浴巾就走出浴室,他邊擦著頭髮,邊看看鋪在地毯上的臨時床鋪,再轉向正坐在床上整理新衣服的雲蝶。


  所有的女孩子天生就對新的東西有著最高的興致和最大的欲望,從買第一件衣服開始,雲蝶的嘴就不曾闔上過,嘴裏說不要,東西到手後,又忍不住要興高采烈一番。


  於傑搖搖頭,把擦頭髮的溼浴巾扔在餐椅上,就去餐桌後坐下。


  一個鐘頭後,於傑已經處理好公事,準備好明天講課的重點了。


  他看向雲蝶,見她正把最後兩件衣服掛進衣櫥裏,於是他晃到床上坐下,雲蝶奇怪的眼光立刻射過來。


  「你明天不是有課嗎?還不睡啊?」


  於傑正正臉色。「我好久沒幫你補習了。」


  「沒關係,我差不多都了解你教我的方法了,如果你沒有空,我可以暫時先自己念就行了。」


  她一臉自信,於傑卻好整以暇地搖搖頭。


  「N0N0!課程荒廢太久就會接不上了。」


  「是嗎?」雲蝶不由得蹙起眉。「你不會是現在要同我上課吧?」


  於傑重重的點頭:「就是現在。」


  雲蝶愣了愣。「現在?可是現在都快十二點了耶!」


  於傑突然露出賊賊的笑容。「時間正好。」


  雲蝶懷疑地斜睨著他的笑容:「你笑得好奇怪喔!」


  「有嗎?」於傑慢慢的收回笑容。「現在不會了吧?」


  雲蝶這才鬆了一口氣。「不會了,你剛剛真的笑得好奇怪哩!就好像……


  「好像什麼?」


  雲蝶歪著頭想了想。「好像想吃了我一樣。」


  猜對了!於傑把笑容憋回肚子裏,再度擺出正經八百的表情。「好,我們可以開始上課了。」


  於傑上課一向不用課本,所以雲蝶很自然地就在他對面坐下來,她也擺出認真受教的神情。


  於傑咳了咳,然後凝望著她。「今天我們要上的不是聯考要考的科目。」


  聯考也不考電腦,但是電腦好好玩喔!所以雲蝶立刻興奮地應道:「好啊!好啊!是不是很好玩?」


  於傑又咳了幾下。「呃……是很好玩。」他說,「你還記得國中時健康教育所教的……咳咳……生殖器官的部分嗎?」


  「生殖器官?」雲蝶愣愣地道:「沒什麼印象耶!老師都叫我們自己看,可是我又不怎麼看得懂,所以……」她不好意思地搔搔腦袋。「我才考十幾分哩!」


  「沒關係,我現在就來為你仔細講解,」他邪邪的凝視著她。「深入講解。」


  「可是……」雲蝶再度懷疑地睨著他。「那有什麼好玩的啊?」


  他微微一笑,又是那種賊賊的笑容。「我哪一次講課不好玩的?」


  「說的也是。」雲蝶又回復到好學生的認真態度。「好,可以開始了。」


  「首先,如果我們能有實物解說,就比較容易讓你了解了。」說著,他拉住她的手,拉開腰間的浴巾。


  「實物?什麼實……」她的聲音陡然頓住,然後是一陣怪叫。「好奇怪的東西喔!」


  「奇怪嗎?」他挑起眉,打趣的問。


  「嗯……那根是什麼……呀!它會動耶!」雲蝶遠遠的指著它驚叫。


  「想摸摸看嗎?」他曖昧的說。


  雲蝶重重的點頭。「想!想!」好學的態度本就該是如此「積極」。


  在柔軟的小手輕觸上它的那一刻,於傑不自覺的深吸一口氣。「怎麼樣?有什麼感覺嗎?」


  她好奇地摸摸、揉揉、搓搓。「好燙喔!裏面有骨頭嗎?」


  「沒有。」他聲音沙啞的說。


  「沒有?騙人!那它怎麼會這麼硬?」她不信的問。


  「這叫勃起現象。」他努力維持平靜的回答。


  「勃起?」好奇怪的名詞喔!「對,通常男人如果興奮的時候,這個部位便會充血。」


  雲蝶仰起寫滿問號的小臉蛋。「為什麼?」


  「為什麼?」於傑瞇眼一笑。「問得好,小蝶,接下來就要開始變得更有趣了,但是,我需要你的配合,這堂課才講得下去。」


  「我的配合?怎麼配合?」她興致勃勃的問。


  「首先,脫下你的……」又是兩聲咳嗽。「衣服。」


  雲蝶狐疑地斜睨著他。「為什麼?」


  於傑睜大無辜的眼睛:「小姐,健康教育課本上的圖片有穿衣服的嗎?沒有吧?我有穿衣服嗎?沒有吧?要實物解說就得把『實物』拿出來嘛!」嗯!很有道理!


  於是,在一陣窸窸窣窣後,是雲蝶羞羞澀澀忸怩聲。「然……然後呢?」


  「然後?」於傑發出奸計得逞的笑聲。「然後就是解說囉!第一,男人的龜頭是最敏感的,就如同女人的……來,腳張開……嗯!對,就是這樣,很好,我們繼續,男人的龜頭就如同女人的陰蒂一樣敏感,就是這裏……感覺到沒有?」在他輕觸上她的私密時,雲蝶猛烈的倒抽一口氣。


  「我想你是感覺到了,好,繼續,如果我們正確,而且持續地刺激這個部位,我們可以輕輕揉搓,像這樣……或者上下捏揉……圓弧狀繞圈也可以……然後女人便會……


  「不、不、不要、再、再……」她急喘著道,覺得有一股熱流直竄上來。


  沒聽到!於傑繼續他的講解「動作」。


  「會如同男人一樣興奮起來,而且會有一種莫名的饑渴,從我手上的部位擴散到全身,如果繼續刺激,則會越來越瘋狂地渴望有某種充實感來填滿空虛……


  雲蝶忍不住逸出一聲呻吟。


  「嗯!我想你也感覺到那種饑渴了,接下來就是如何填滿女人空虛的重要課題了……」說著,他還「親身」為她做更進一步的「示範」……


  天剛蒙蒙亮,雲蝶就醒了,但是她一動也不敢動,怕吵醒了緊抱著她睡的於傑,而她的第二個想法就是 —— 昨天晚上的課真的很有趣耶!雖然剛開始的時候真的好痛,但是,於傑向她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痛了,她相信他,所以他們陸續玩了三次。


  真的耶!後來真的都不痛了耶!而且每一次的感覺都好棒好棒哩!可是她也覺得好酸喔!兩隻手酸、兩條腿也酸、脖子酸、肚子也酸、嘴巴更酸……全身都好酸喔!不過……她還是好喜歡這個課程,比電腦還好玩哩!不知道他會不會常常替她上這個課呢?她悄悄的仰頭凝視著他熟睡的面容,柔和安詳,俊秀的五官此時更透露出一份明顯的稚氣,與昨夜那種純男性陽剛的氣息完全不同。


  她不禁偷偷的笑了笑,心中暗暗思量著。


  或許她可以主動要求上這個課?說不定他還會因此而稱讚她是個認真的好學生哩!嘻嘻嘻!就這麼決定,以後每天晚上都向他要求「複習」昨天晚上的課程。


  ********


  於傑的課都在上午,但是他實在太受歡迎了,總是被拖延到下午才讓他想盡各種方法逃掉。


  不但是因為他講解的課程生動有趣,他的人更是俊秀斯文,幽默風趣,所以每次一下課,圍在他四周圍的人群幾乎會讓他動彈不得,從學生到教授,從大學部到博士班,本系、外系,還有包括理學院的各個學系,形形色色,應有盡有。


  真正有問題的還容易解決,但是那些派對、舞會、社團活動,甚至個人的邀請,就很令人頭大了。


  雖然他一開始就表明立場。他只參加學校的團體活動,其他的一概婉拒,但是沒人當一回事,總是不斷有人拚死上陣,而且前仆後繼、絡繹不絕,想想,越戰若是有他們參與,當時的美國總統就不會被罵得那麼慘了。


  各式各樣的花招持續在他面前上演,有人哀情婉求、有人情書不斷,還有人當面訴情示愛,更有人決鬥相爭,簡直是千奇百怪、慘事一籮筐!還好這只是在學校裏頭的情況,早有前車之鑑的他,在與學校的合約中設有一條特別條款如果有人騷擾到他的私人生活,他有權立即終止合約離去。


  亦即,只要他一踏出校門,任何人都不准跟他「戈戈纏」。


  這一項特別條款經校方慎重公佈在各大學院的各個公佈欄內,警告那些有心鳳求凰的女性一族 —— 只要人還在,就有希望,千萬別把人給逼走了!


  校方不會透露他的住處,他也不怕有人跟蹤他或什麼的,因為在新加坡時,就曾有女同學跟蹤他。而他二話不說,隔天就離開新加坡了,當時他只講授了一個禮拜的課,這件事T大校方也知道,因而將其和特別條款一起公佈出去。


  所以,他只要設法逃出校門口就好了。


  說的容易,做起來卻一次比一次困難。


  所有聚集在他身邊的烏鴉、鳳凰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默契 —— 千萬別讓於傑逃出校門,只要他還逗留在校園內,於傑就是她們的啦!哈哈哈!所以,不管明爭暗鬥的戰況有多麼壯烈,死傷有多麼慘重,但是只要一碰到阻止於傑走出校門這件大事,所有敵我各方,全都會團結起來,炮口一致,胸脯挺高、紅唇嘟向前……意味著:來啊!你闖啊!唉!真是最難消受美人恩啊!可憐一代天才,若是稍有不慎,說不定就要戰死在紅粉堆中了!下午四點多,籠中困獸於傑終於衝進院長辦公室裏怒吼。


  「我告訴你,如果你不能讓我安安穩穩的離開校門,每次都要我像藍波一樣苦戰才能逃掉,我下學期絕不會和你們續約!」


  下學期!?下學期他還願意續約!?


  為此,理學院院長立刻親自恭送於大教授出校門……


  ********


  一踏出電梯,於傑立刻看到在他門前站崗的耿雲霓,他的眉頭才剛鎖起,耿雲霓馬上上前做聲明。



  「我是來找雲蝶,不是找你的。」


  於傑自然知道她是在睜眼說瞎話,但是又無從反駁,只好視若無睹地逕自開門進去,當他正要關上門時,耿雲霓連忙按住門。


  「我可以進去等嗎?」她迫不及待的問。


  「不可以,」於傑平板地拒絕道:「不方便。」


  耿雲霓不死心的再次進擊。「我只是靜靜的坐著等,絕不會吵到你的。」


  「不方便。」於傑冷冷的說。


  「可是……


  「不方便。」


  於傑正想硬關上門之際,電梯門打開了,雲蝶走出來,訝異地看著他們。「二姊,你怎麼來了?」


  耿雲霓忙道:「我是來找你的,有點事想和你談談。」


  「哦!那就進來吧!」


  於傑翻翻白眼,無奈的讓開身,好讓那個「世界花」進去。


  雲蝶放下書包後,先請耿雲霓在客廳坐下,自己則直接往廚房走去,朝於傑問道:「於傑,要不要喝水果茶?」


  「要。」於傑脫下外套往床上一扔後,就走到書桌後坐下。


  「晚上吃什錦麵好不好?」雲蝶又問。


  「好,多放一點蛤仔。」


  「知道了。」


  耿雲霓偷聽著他們自在恬適的相處情形,心中的酸意不禁油然而生,她正想開口告訴雲蝶父親要她回去的意思,雲蝶卻先叫了起來。


  「啊!又忘了買蜂蜜!」她立刻關上爐火,匆匆的走到門口穿鞋。「於傑,我去買蜂蜜,你要不要順便買什麼?」


  於傑皺眉瞥她一眼:「不用,快點回來就是了。」旋即又將注意力放回到電腦上。


  「知道了。」


  雲蝶一出門,屋內便陷入一種怪異的沉靜當中。


  沒一會兒,耿雲霓就忍不住開口道:「於傑,我爸爸叫我向你道歉,他說如果……


  「不必了。」他冷冷的打斷她的話。


  「可是他……


  「我說不必了!」耿雲霓有點訝異,於傑現在的態度和在學校時完全兩樣,學校裏的他是溫和親切的,而現在的他卻是冷漠淡然的,到底哪一個才是他的真面目?管他的呢!反正從她聽說過他,再好奇地跑去看過他一次之後,她就認定他是她最完美的對象了,而她也將會是他最完美的諾貝爾獎得主夫人、J&D總裁夫人兼教授夫人。


  雖然他一直不肯讓她接近,但是現在終於有了近水樓台的機會,她當然不是「IBM」傻得到處宣揚,只會暗暗偷笑並利用。


  但問題是,這個學期快結束了,聽說他的合約只有一學期,這樣一來,根本沒多少時間讓她實行追男計劃了!


  還有,雲蝶也是個大問題……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呢?是純粹的師生關係?嗯!好像沒這麼單純,似乎更進一步……或是真正的男女朋友?不,不可能,他不可能看得上雲蝶那個大白癡,那就是……


  對,只有這個可能,一定是這樣!這樣一來,雲蝶就不是問題了,反倒只是個麻煩而已。


  有麻煩就得解決,而解決的方法最好就是釜底抽薪,也就是除去他們會在一起的根源。


  這個簡單,耿雲霓想道,於是,她起身朝於傑走過去,在書桌旁站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