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妻奴 - 第五章

  所以,他現在正靜靜地盤膝坐在客廳的地毯上,先看看在書架前翻書找資料的於傑,再望望在廚房裏忙碌的小妹,表面上平靜如水,暗地裏卻急翻了。


  他翻遍腦袋裏所有的記憶,竟遍尋不著一字半句保證於傑聽了一定很爽的話來,而且越找不著,腦袋就越混亂,腦袋越混亂,就更加忐忑難安了。


  「於傑,蛋塔和香片都在這裏,你不要弄翻了喔!」


  「只有兩個啊?小蝶,你太小氣了吧!」於傑不滿的抱怨著。


  「才剛吃過晚餐沒多久嘛!你還吃得下啊?」


  「再多來兩個吧!」


  「好嘛!好嘛!真是受不了你。」雲蝶嘀咕著。「每次都吃一大堆,可就沒見你多長點肉,真不知道你都吃到哪裏去了?」


  耿瑞文看著雲蝶又多拿了兩個蛋塔到於傑的碟子上,而後另外拿了兩杯茶和兩個小碟子放在客廳的桌上,她這才在他的右邊坐下來。


  「大哥,嚐嚐看,我做的耶!於傑說好好吃,可是他說的不準,因為不管我做什麼,他都說好吃,我想,就算我拿大便給他吃,他都會說好吃哩!」雲蝶有些靦腆的說。


  直到此刻,耿瑞文依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只好把蛋塔拿起來咬一口,才咀嚼幾下,他便驚訝地看著蛋塔,脫口道:「真的很好吃,尤其是這個內餡,比外面買的還要香濃順口。」


  「真的嗎?」雲蝶立刻眉開眼笑起來。「那就是真的好吃了!」


  「嗯!真的很好吃。」耿瑞文說著,同時又努力的咬了一口。「要是還有多的,能不能讓我拿幾個回去當宵夜?」


  「好啊!」雲蝶應著,並把香片推近他。「來,配這個吃味道更好,這是於傑說的。」


  耿瑞文直到吃完自己的兩個蛋塔,才意猶未盡地讚嘆道:「你的手藝真好,以後誰能娶到你,誰就有福了。」他說著,同時不由自主地望向於傑,沒想到於傑也正意有所指地直朝他微笑。


  雲蝶仍毫無所覺。「於傑也這麼說過耶!以前張嫂教我做菜時,也說女孩子要是有一手好手藝,就不怕老公跑了哩!」


  於傑向耿瑞文點點頭,耿瑞文恍然大悟地「啊!」了一聲,他看著於傑心滿意足地大口大口吃下蛋塔,這才有所領悟地盯眼看著雲蝶。


  「我聽雲霓提過了。雲蝶,我想也許你不適合念書求學問,但是……」他忍不住又看向於傑。「你很適合做個賢妻良母。」


  於傑贊同的豎起大拇指。


  耿瑞文頷首,而後盯向雲蝶,溫和地笑笑。「於傑對你很好吧?」


  「嗯。」雲蝶重重的點頭。「他很疼我。」


  耿瑞文笑著摸摸她的腦袋。「只要你繼續做好吃的菜來滿足他的胃,我相信他一輩子都會對你很好的。」


  雲蝶咧出傻笑。「他也這麼說耶!」


  耿瑞文沉默了一下,然後說:「本來爸爸是叫我來當說客的,希望於傑下學期能接受C大的聘書。但是,我想於傑應該有他自己的主張,這件事就算了,以後我再來看你,就是純粹的來看你,不會再有其他目的了。」


  耿瑞文不但正直穩重,而且是個極為含蓄內斂的人,平時對家人雖然沒什麼熱情表示,但這並不代表他不關心家人,他只是不喜歡,也不懂得如何將自己的感情表現出來而已。


  他孤僻,卻是耿家兩個真正關心雲蝶的人其中之一,當初也是他花最多的時間在雲蝶身上,他足足用了三年的時間幫雲蝶複習功課、陪她背書,最後在毫無收獲的情況下,才承認失敗。


  後來,他也曾建議父親不要對雲蝶要求那麼多,甚至提議讓雲蝶念完高職就夠了,可是在父親的愛面子和火爆脾氣下,他也無計可施。


  敏銳的於傑自然看得出來耿瑞文眼底的關心與疼惜,所以,他決定耿瑞文有資格知道一些事實。


  「小蝶,我跟你大哥有話要談,你能不能去幫我們做一些海鮮沙拉,待會兒我們談完了就可以吃?」


  雲蝶立刻乖乖的到廚房裏煮蝦仁,花枝和蛋,切高麗菜、小黃瓜、馬鈴薯,調醬料,有時因好奇會偷窺他們一眼,但他倆講得很小聲。所以她什麼都聽不清楚,只看到大哥不時望向她這邊,眼神有時驚訝、有時好笑、有時慚愧懊惱。


  最後,當耿瑞文要離去時,他的眼光是溫暖且放心的,還有深切的祝福,不過,他說的話卻很奇怪。


  「雲蝶,記住,以後你只要聽於傑的話就夠了,不管爸媽說什麼,你都不必理會……懂嗎?」


  雲蝶疑惑地蹙起眉。「可是他們……


  「不管你認為他們對你有什麼恩情之類的,過去十幾年來,你為他們所做的努力和犧牲還不夠嗎?你拚命的想達到不可能的目標,只為了滿足他們的虛榮心,犧牲所有的歡樂,只為了迎合他們自大的心理……夠了,雲蝶,再多的恩惠,這十幾年的光陰也還夠了。」


  雲蝶咬咬唇,沉默不語。


  「父母對子女應該是無所求的,可是,他們卻當子女是獎杯,弱勢不能成為他們的榮譽獎杯,便只能淪落為墊腳石了。雲蝶,你不需要再犧牲自己迎合他們,不管他們說什麼,即使他們罵你不孝,你也不必理會,只要照於傑的話去做就對了,因為於傑是真正關心你、願意疼愛你一輩子的人,好好跟著他,你將來一定會很幸福美滿的。」


  雲蝶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眼眶中含著盈盈淚水。「大哥……


  耿瑞文笑著摸摸她的臉頰。「傻雲蝶,有什麼好掉淚的?不管爸媽怎麼樣,我和瑞武都是站在你這一邊的,我們一定會常常來看你,尤其是瑞武……」他難得頑皮地擠擠眼。「有這麼好的補習老師在這兒,他不天天往這兒跑才怪!」


  雲蝶也笑了。


  「好了,我該走了。」他舉舉手中裝滿蛋塔的盤子。「下次我還要,於傑說你做的蝦仁燒賣棒極了,有機會也讓我嚐嚐吧!」


  關上大門後,於傑悄悄的從後面摟住雲蝶的腰。「你大哥說,是你爸爸不准瑞武把你的東西送過來,似乎是不想斷了和你的聯繫,不過,你大哥會叫瑞武悄悄的把你的東西整理好送來,免得你每次都得偷偷的回去一點一點的拿。」


  有了大哥那番話,雲蝶在溫馨感動之餘,也輕鬆多了,心中那份隱隱存在的罪惡與不安,也幾乎消失殆盡了,因此她輕鬆地轉過身去回抱著於傑。


  「於傑,我們晚上要『複習』健康教育嗎?」


  「複習?」於傑眨眨眼:「不,我們今天晚上不要複習。」


  雲蝶不自覺的垮了小臉蛋。「不嗎?」


  「當然不,小蝶,你不覺得是該是進一步教授新課程的時候了嗎?」


  「新課程?」雲蝶茫然的道。


  「對,這次要教的是乾洗、溼洗和水洗的不同點。」


  「嗄?」雲蝶愕然。「你要教我洗衣服?你自己都不會……


  「閉嘴!少挑我的毛病。」於傑板下臉,「我是老師,你是學生,記住你的身分!」說著,他就拉著她往床鋪走去。


  「哦!」雲蝶趕緊低頭自我反省。


  他拉著她在床邊坐下,「好,我來問你,」他說著,並開始脫掉上衣、解開腰帶,「如果我吃東西時,嘴邊弄髒了,譬如這邊……」他指指自己的嘴角,然後繼續拉下褲子的拉鏈。「你會怎麼樣?」


  雲蝶疑惑地看著他三兩下就脫光光,而後坐回她面前。


  「用手弄掉它嘛!」


  她伸出手去比了比,卻被他一把拉住,往下移到他「真正該洗的地方」。


  「該怎麼洗你知道嗎?」雲蝶訝異地望著自己的手,同時怔愣地搖頭。


  於傑嘆口氣。「我就說要我來教你吧?你就不信!來,抓好它……唉!不是叫你捏住它,是叫你整個手掌張開握住它……對了,就是這樣……握緊一點……好,可以開始『乾洗』了。」


  雲蝶呆呆的看著他握住她的手上下動作,而後偷偷的往上一瞧,卻見他早已閉上眼,而且滿臉享受的神情,她再往下看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終於忍不住問:「這就叫『乾洗』呀?」


  於傑仍沉浸越來越強烈的快感之中。


  她不耐煩地用另一手推推他。「那溼洗呢?溼洗又是怎麼樣的?」


  於傑不情願地停了下來,「如果你用手弄不掉我嘴邊的殘渣呢?」他慵懶的問。


  雲蝶未經思索便脫口說:「舔掉它嘛!」


  於傑邪邪的一笑,然後徐徐的放開握著她的手。「很好,那就趕快舔掉它啊!」


  「耶?」雲蝶不敢置信地指指自己的嘴巴,再指指「它」,只見於傑點點頭。


  「可是……


  「相信我,我保證你會比我享受。」


  雲蝶不滿地噘著嘴低下頭去,但是不消片刻,她就發現於傑真的是沒有騙她。


  雖然她覺得自己似乎有點「變態」,但是她的確很享受於傑的顫抖呻吟,於傑每一聲呻吟,都會令她更起勁地吸吮,他的每一下顫抖,也會令她更加的滿足。


  除了廚藝和家事外,她終於發現了第三件能讓他臣服於她的事了!


  「如果溼洗還……還洗不乾淨,那……那就只好用……用我們常用的水洗了。」於傑急喘著說,而後重重的呻吟一聲。


  「我想……水洗可能……用不著了。」


  ********


  這天,現代音樂社的樂隊將舉行一場,由中午十二點半開始的「搖滾之音」表演,吸引了不少校外的酷哥辣妹,早早便蹺掉星期六最後兩堂課外活動前來報到。



  從十一點開始,校園裏就陸陸續續出現許多別所高中的學生,有的是回家換了騷包服裝才來、有的則是拿個大包包到廁所去更換。


  總之,進入校門的,可能是規規矩矩的學生,可是最後,在校園裏各處晃蕩的絕對是一個比一個又炫又辣的少年仔。


  自然也有許多聞訊而來的大學生,因為這次的表演者也包括了K大的樂團。


  於是,不到十二點,校園裏就彷彿辦園遊會一般的熱鬧了。


  「耿雲蝶,你的男朋友今天真的會來?」老師第N次詢問。


  雲蝶還沒回話,同學們就忍不住抱怨道:「第N次了,老師!」


  地理老師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只是想再確定一下。」他看看外面。「今天人好多、好亂,不曉得他會不會改變主意了?」


  「老師,這樣吧!我們不要再繼續上課了,你就拿把椅子坐在門口等就好了!」


  「胡說八道!」地理老師笑罵。「好了,我們上課吧!」


  過了二十分鐘後。


  「OK,今天就上到這兒,反正外面那麼吵,你們大概也沒興趣繼續聽課了。」


  地理老師的話還沒說完,同學們就已經開始急急忙忙的收拾書包了。地理老師看著耿雲蝶也忙著整理書包,他忍了又忍,才沒再出聲問雲蝶她男朋友是不是真的會來。


  他望向外頭,很多男孩子已在外面等候,但是沒一個有教授風範的,看起來最規矩的一個是個高中生,最酷的則是坐在欄桿上,晃著兩條長腿的年輕人,雖然面容長得極為俊秀討喜,但是穿著卻著實令人不敢茍同。


  一條鮮黃色的頭巾包在額頭上,戴著銀骷髏耳環和項鏈,穿著胸前印著「妹妹,來爽一下吧!」字樣的鮮黃色T恤,長及臀部的銀色太空外套上,印滿了「FuckYou」和「Fuckme」,牛仔褲上的破洞又多又大。


  現在的年輕人啊!地理老師搖頭嘆息著,將視線轉回教室裏,他注意到耿雲蝶已經整理好了,正猶豫不決地看著外面,臉頰似乎有點紅。


  「耿雲蝶,你的男朋友似乎沒有來耶!」他惋惜地說:「不過沒關係,他可能是臨時有事,我們下個禮拜再……


  「老師,」雲蝶忙打斷他的話。「他來了。」


  地理老師大大的一愣,他迅速望一下外面,還是剛剛那些男孩子啊!好像沒有多出什麼人嘛!「是哪一位?」他轉回頭來問:「你沒看錯吧?」


  雲蝶猶豫地看了一下外面,臉色更紅了,她囁嚅地說:「我沒看錯,可是他……老師,能不能給我兩分鐘?」


  「給你兩分鐘?」地理老師奇怪地看著她。「為什麼?」


  雲蝶低頭不語。


  地理老師又看了看外面,而後說:「好吧!不過,等一下你一定要帶他進來喔!」


  「謝謝老師。」雲蝶說完,便迅速低頭走出教室。


  所有等著要看雲蝶那位教授男朋友的同學和地理老師都緊盯著她,他們看見她走向坐在欄桿上的酷哥,那個酷哥從欄桿上跳下來,然後兩人開始面對面不知道在爭辯些什麼。


  最後似乎是雲蝶贏得這場辯論的勝利,只見那位酷哥開始脫下外套,而後脫下T恤交給雲蝶,接著又將外套反轉過來,穿在絲灰色的套頭毛衣外面。


  雲蝶將T恤捲成一團抱住,隨即用右手拉住酷哥的手朝教室走來,他們越靠近,地理老師的眼睛就睜得越大,眸子裏寫滿了不敢置信,他們在驚愕的老師面前停下來。雲蝶羞澀地說:「老師,就是他。」


  地理老師張大嘴轉向於傑,於傑倏然一笑,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他伸出右手自我介紹,「我是於傑。」


  於傑非常的堅持。


  所以,校長和老師們只好在操場邊等待夾在一大堆年輕人中狂舞歡唱的於傑和雲蝶。校長簡直恨不得能上臺去命令主持人提早結束樂隊的表演。


  終於,下午三點多時,演奏會結束了!


  校長室裏,於傑毫無顧忌地摟著雲蝶聆聽校長的請求,但是在校長說完之後許久,他卻始終蹙著眉一聲不出,一旁的地理老師忙向雲蝶使眼色,雲蝶會意地推推於傑。


  「於傑,好啦!幫一下忙嘛!」


  於傑瞥她一眼。「你說得倒容易,我上午都有課,每次又都要拖到下午才逃得掉,還有公司裏的事也不能不管,小姐,你當我是三頭六臂啊!」


  「只是擬定一項教學計劃而已嘛!哪花得了多少時間啊?」


  於傑忍不住翻個白眼。「拜托,小姐,我必須要先知道他們現在的教學情況,也得先搞清楚他們的師資,還要了解學生們的能力,更要明白學校的配合限度,光是這些事前工作就會累死人了耶!」


  「你是超人嘛!」雲蝶撒嬌地道。


  「少灌迷湯!」於傑不屑地說。


  「你是天才啊!」她朝他眨眨眼說。


  「聽多了!」


  「你是大好人耶!」她繼續灌迷湯。


  「我可不認為!」


  「我以後不煮飯給你吃了喔!」最後,她只好使出「威脅」的步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