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妻奴 - 第六章

  「看看你,永遠都是這副痞子德行!」


  「我喜歡。」


  「該死的你喜歡!你為什麼不能像你兩個哥哥一樣正經一點?」


  「那多無聊啊!明明有三個兒子,卻好像只有一個。」


  「該死的你……


  雲蝶目瞪口呆地看著於傑的父親大吼大叫,於傑則若無其事……不,他並不是若無其事,他好像很努力的在搧風點火,看看能把父親的火氣提高到何種程度。


  而她母親才真的是若無其事,她只是聳聳肩說:「又來了!」於傑的兩個哥哥更絕,他們根本當作沒那麼回事,逕自跟她聊天、問問題,頂多只是在父親的咆哮聲太大時,也跟著提高了聲音,因為怕她聽不見。


  於傑的母親 —— 於婷,注意到雲蝶的不安。於是撫慰地拍拍她的手。


  「不要在意,習慣就好了。從傑米七歲時,他們父子倆就開始像鬥牛一樣,一見面就吵個不停了。」


  習慣就好了?


  天哪!要不了幾次,就算她的膽子沒有被嚇破,她的耳朵也會聾掉了!


  不過,她也真是只能設法去習慣了,因為幾天下來,雲蝶發現他們幾乎隨時都在對峙,反正只要聽到他父親的吼聲就知道他們父子倆又碰頭了。


  王見王,死棋!


  於傑回家的第三天就忍不住要「獻寶 ——」雲蝶的廚藝。


  剛開始時,大家都瞪著滿桌精緻菜餚,表現得都很客氣,但是,雲蝶看得出來他們眼裏的猶豫。


  然後,當他們很勉強的吃下第一口後,所有的人都忽然很有默契的同時開始為雲蝶示範表演何謂「豬的吃相」。之後,雲蝶只能呆呆的看著衣冠楚楚的他們搶紅燒牛肉,奪糖醋排骨,克雷還誇張的乾脆將整盤菜倒進他的碗裏,頓時引起眾人嚴重的抗議,大家一致同聲討伐。


  要不是於傑有先見之明,預先在雲蝶的碗裏堆了一大堆菜,說不定雲蝶連一口也吃不到了。真誇張,最後甚至連菜湯也被倒光了!雲蝶一邊慢慢吃著自己碗裏的菜,一邊覷著眾人心滿意足地捧腹打嗝。於傑更是得意非凡,跩得像二五八萬的,他忍不住嘲諷道:「看你們的吃相,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餓了三天三夜呢!」


  「沒辦法,從來不知道中國菜竟然這麼好吃。」於傑的大哥強生讚嘆道。


  突然間,大家同時將指責的眼光投向於婷,令她不由得瑟縮了一下,雲蝶突然記起於傑曾經提起過他母親不擅家事,當下立刻明白眾人的責難眼光是所為何來。為了替於婷解圍,她忙開口問:「美國不是也有很多中國餐館嗎?」


  大家互相覷一眼,出聲的是於傑,他「解釋」得很簡單。


  「改天帶你去吃吃看你就明白了。」


  克雷看著清潔溜溜的盤子,「傑米,我希望你能告訴我,你不是天天都吃這樣。」他妒恨地悶聲道。


  「當然不是,」於傑涼涼地說:「她每餐都會變換菜色,怎麼可能每天都吃一樣呢?當然,如果某道菜實在是好吃極了。我就還一再要求她做……


  八道極端不滿的眼神同時落在他身上。


  「而且,早餐有早餐的菜色,正餐有正餐的菜色,還有點心和宵夜……


  八道視線升級為惱怒的目光。


  「她做的點心好吃得常令人差點把舌頭也給吞了下去……


  八道銳利眼光終於演變為殺人利芒。


  「不但中餐,她連西餐、日本料理、印度菜……


  於傑突然跳起來逃出餐廳,雲蝶張口結舌地看著男女老少四人,雙手揮舞著湯杓、筷子、碗、盤子什麼的,一路追殺出去,但在半路上手中的東西就一一飛射出去了。


  一旁的傭人若無其事地上前收拾,順便安慰雲蝶幾句。


  「不要緊,他們以前就常常這樣,習慣就好了。」


  老天,又是習慣就好了?!


  在自家的森林中幽遊兩、三天之後,於傑便決定帶雲蝶展開波士頓之旅,這決定當然引起不少抗議抱怨聲,因為這樣一來,雲蝶就沒空做菜了。


  不過……至少今年除夕夜的年夜飯……哈哈哈,卯死啊!卯死啊!


  ********


  波士頓是麻薩諸塞州的州府,也是美國的歷史古城。


  市中心金融機構、保險大樓、政府辦公大樓等聚集,形成商業和金融中心。


  另一方面,建國時代所建造的古建築仍然隨處可見,因此,波士頓又被稱為「北美的雅典」。


  除了商業以外,波士頓更充滿了文化和藝術氣息,兩大世界名校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都在波士頓劍橋區內,另外,美國早期著名的作家和詩人,如愛默生、朗費罹等人,都曾經在波士頓居住過一段時間,因此,波士頓可說是人文薈萃、地靈人傑。


  於傑說,他每兩年就會回來麻省理工學院看看,可他比大禹還「偉大無私」,大禹才三過家門不入,他剛好加倍,六過家門不入。


  他們在各具特色的波士頓四大區域漫步閒遊,打算在短短的寒假中,盡量將這個豐沛的知識殿堂、熱力沸騰、新鮮浪漫的繽紛城市放入腦中的記憶檔案中。


  雲蝶見過強生的未婚妻一次,她是個美麗但倨傲自大的女人,雲蝶感覺得出來,對方不太看得起她。


  不過,於傑卻說,「幹她什麼事?老爸、老媽,還有大哥、二哥都喜歡死你了,這不就夠了?」


  說喜歡死了似乎還不太夠,因為當大夥兒圍坐在滿桌的年夜菜前大快朵頤時,他們送給她的目光是幾近崇拜敬仰的。


  尤其當雲蝶羞澀地告訴於婷,她婚後隨時都願意為於傑懷有寶寶時,於婷激動感激的神情差點讓她以為於傑的媽媽就要向她下跪膜拜哩!


  在他們回程的飛機上,雲蝶想到此行,一開始原先是揣不安又緊張無比的,沒想到結束時卻讓她產生最大的感嘆 —— 在她父親的眼裏,她是愚蠢無用的人,只會帶給他們羞辱而已;但在於傑家人的心目中,她卻像是天使下凡。


  就像於傑的爸爸就曾說:「只有天使才做得出這麼好吃的菜!」其他人一邊拚命點頭,一邊卯足勁兒搶菜,令於傑的爸爸看起來好懊惱喔!


  因為當他在講話的時候,一不注意就被倒走兩盤菜了!


  雲蝶不自覺的偷偷笑了起來。


  「笑什麼?」


  雲蝶靠在於傑的肩窩上聳聳肩。「沒什麼,只是想到你爸爸也是頂可愛的。」


  於傑哼了哼。


  「你們每次碰面到底都在吵些什麼啊?不會每次都是在批評你的穿著吧?」


  「我早說過了,他想把我拉進他的公司裏。」


  「那你的公司怎麼辦?不可能叫你就這樣輕易放棄吧?」雲蝶蹙著眉心問。


  「併入他的集團作關係企業之一囉!」


  「集團……」雲蝶仰頭看他。「他的公司很大嗎?」


  於傑低頭瞧她。「莫格菲企業財團。」


  「莫格菲……」雲蝶不解地說:「沒聽過,統一企業集團我就聽說過。它很有名嗎?」


  於傑聳聳肩。


  「那結論呢?」


  「結論是,我依然維持我的J&D、教我的書,而他繼續追著我進他的公司。」


  雲蝶忍俊不住的說:「這樣就算結論啊?」


  「維持現況也不錯啊!」


  雲蝶笑著搖頭。「我發現你跟你爸爸都一樣孩子氣。」


  「孩子氣?」於傑邪邪地瞟著她。


  「晚上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孩子氣了!」


  當他們回到家裏時,已經過十一點了,於傑先讓雲蝶洗澡,而後自己再洗。


  雲蝶邊擦拭著頭髮邊打電話,她知道耿瑞文一向晚睡,所以,她打的是耿瑞文的手機,「喂!」


  「大哥,是我,雲蝶啦!我回來了。」


  「雲蝶,你回來了,日本好玩嗎?」話筒那端傳來歡喜的聲音。


  雲蝶把浴巾扔進洗衣機裏。「我們沒有去日本,我們回於傑他家去了。」


  「於傑他家?在哪裏?」


  「波士頓。他家好大喔!在森林裏耶!而且整座森林都是他家的喔!」雲蝶興奮地說。


  「真的,那麼大呀?」耿瑞文驚訝地問,「他家這麼有錢啊?」


  「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吧!好像是他爸爸擁有一家很大的公司,叫……叫什麼莫……莫什麼菲的。」


  「不會是莫格菲企業財團吧?」耿瑞文隨口問。


  雲蝶立刻啊了一聲。「對,就是莫格菲企業財團,我還說我只聽過統一企業,沒聽過什麼……


  耿瑞文立刻倒抽一口氣,「真的是莫格菲?」他驚呼。


  「是啊!那個……很有名嗎?」


  「有名?何止有名!」耿瑞文激動地叫道:「那是全世界最有權勢的財團之一,所擁有的財富足可媲美阿拉伯油王,它的……


  「可是我真的沒聽過嘛!」


  耿瑞文哦了一下,「那倒是,你只是個高中生,也沒有在商界待過,當然不可能聽說過。」


  他頓了頓,又說:「其實,在我知道他本名叫傑米.歐柏萊恩時,就應該猜到他和莫格菲財團的總裁海特.歐柏萊恩有關係了,但是,因為於傑是文教界、科學界的名人,兩者之間似乎距離很遠,所以就不曾想那麼多了。」


  雲蝶蹙眉回憶。「可是,他爸爸看起來也不像那麼了不起的人嘛!他跟於傑一樣孩子氣哩!而且他們兩個一見面就吵,剛開始我真的快被嚇死了。」


  她聳聳肩。「可是習慣就好了,他還說我是天使哩!還有他媽媽也對我好好,他兩個哥哥也好有趣,尤其在搶吃我做的菜時,他們一家五個人就好像瘋子一樣,為了一塊豬腳,他們會變成仇人打起來,真的好誇張哩!」


  耿瑞文失笑。「真的這麼誇張的?聽起來他們似乎很喜歡你?」


  「嗯!他媽媽還一直說……」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叫我趕快替於傑生寶寶。」


  「那你就趕緊加油啊!」耿瑞文挪揄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