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妻奴 - 第八章 & 終曲

  「爸,我……」耿雲霓想說什麼,卻招來耿介騫的怒罵。


  「就是你,說什麼於傑一定會喜歡你,結果呢?浪費那麼多時間卻什麼收獲也沒有!跟我搶人?哼!整天在同一所校園中,回家來他又是住咱們隔壁,你到底在幹什麼?吃飽飯閒閒沒事啃指甲嗎?」


  「爸,我真的盡力了,可是他就是不甩我呀!」耿雲霓邊抱怨,邊困惑地蹙眉沉吟,「我真的不懂,我的美貌、才智都跟他那麼相配,為什麼他會看不上我呢?甚至……連一點機會都不給我?」


  「有一點我最不明白,」袁鸞英緩緩掃過丈夫和兒女,眼光疑惑不解。「既然他有心幫雲蝶,難道他真的沒考慮到他要是回美國,雲蝶又該怎麼辦嗎?他不擔心我們真的不再讓雲蝶回家來了嗎?」


  耿瑞文和耿瑞武互覷一眼,袁鸞英立刻注意到他們的異樣。「瑞文、瑞武,你們是不是知道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


  他們又交換了一個眼神,但沒出聲。


  耿介騫立即沉聲道:「你們兩個最好老實說,別讓我對你們不客氣!」


  耿瑞文這才慢吞吞地開口。「爸、媽,你們真的那麼討厭雲蝶嗎?」


  耿介騫又想破口大罵,袁鸞英急忙捏了捏他的大腿,而後謹慎地說:「我們不是討厭她,只是……


  「媽,請老實說。」耿瑞文深沉地與母親對視。「你告訴我實話,我自然會回報一些實話。」


  袁鸞英點點頭。「是實話,瑞文,我們真的不是討厭雲蝶,只是無法對她付出關愛。」


  「為什麼?」


  袁鸞英沉思了一會兒。「也許是我們的自尊心太強了,我們無法忍受我們有不如人的地方,而雲蝶恰好證明了我們倆的基因中有不優秀的成分存在。」


  「那叫虛榮,媽。」


  「或許是吧!」袁鸞英嘆息。「我和你爸同樣都是在競爭的環境中成長的,我們都是獨生子女,父母都愛拿我們出去和人比較。」


  「表現出色,父母便將我們捧上天,若輸人一著,父母失望傷心的眼神著實令人難以承受。久而久之,我們便養成不管在任何事上,都要與人爭長短,長大後,太多的勝利自然令我們自認是高人一等的。」


  她轉眼瞧向丈夫。「我想,我們都是用我們父母對我們的想度去對待你們,所以我們無法承受雲蝶的失敗,但她畢竟是我們生的,我們不想苛責她,只好漠視她了。」


  「其實二姊並不是不聰明,」耿瑞武第一次開口。「只是原來的學習方法不適合她,於大哥用另外的方法教她,現在她已經是全校第一名了。」


  袁鸞英和耿介騫都驚訝地張大了眼。「真的?」


  「嗯。」耿瑞武重重的點頭。「於大哥還說,只要再加點油,她連T大都考得上哩!」


  夫婦倆驚愕地說不出話來。


  「其實,於傑對你們的要求很簡單,」耿瑞文接口道:「只要你們不再想利用雲蝶來達到你們的目的,不必你們強求,雲蝶始終是你們的女兒,但是,你們的私心若是不除,你們就會永遠失去雲蝶。」


  他神情嚴肅地望著父母。「我想,你們真正要考慮的是,在你們的心裏,到底是你們的機會重要,還是自己的女兒重要?我希望你們能真正的想清楚,不管好壞,我們全都是你們的親生兒女,我們都渴望你們出於父母至情的真心關愛,不要讓我們做兒女的為你們感到痛心失望。」


  袁鸞英若有所思地注視著耿瑞文。而後慢慢的垂下眼瞼陷入沉思之中,但耿介騫卻仍執迷不悟。


  「說什麼為我們感到痛心失望,我們只是想爭取機會,難道也錯了嗎?」


  「爸,兒女應該是你的生命的延續,而不是你爭名奪利的工具!」耿瑞文語重心長的說。


  耿介騫聞言跳起來,「我是她的父親,我有權……


  耿瑞文鎮定地仰望著他。「不,你應該疼愛她,無權利用她!」


  「別再說什麼利用了,我說過,我只是在爭取機會。」


  「用你自己的能力去爭取吧!爸,別想利用你的兒女,這樣只會遭人恥笑而已。」


  「你……


  「別說了,介騫,」袁鸞英突然將丈夫硬拉下來。「告訴我實話,瑞文,你認為我倆對你們如何?」


  耿瑞文沉默片刻,而後苦笑。「就像我對雲蝶說的,我們只是你們的獎杯,而不是兒女。」


  「獎杯?」袁鸞英苦澀地喃喃重複著。「只是獎杯嗎?你……不覺得我們……愛你們嗎?」


  「愛?」耿瑞文嘲諷地笑笑。「有啊!我們表現得越好,你們的愛就給得越多,我們表現得不好,你們的愛也自然減少了。」


  「天哪!我……」袁鸞英低呼。「真是那麼糟糕的母親嗎?」


  耿瑞文沉默無語。


  袁鸞英緩緩轉向小兒子。「你……也是這麼想嗎?」


  耿瑞武同樣低頭無語。


  袁鸞英望向耿雲霓。


  耿雲霓搖搖頭。


  「我不知到大哥在說什麼,表現好當然有資格得到更多的關注,表現不好活該被冷落,這有什麼不對?」


  袁鸞英又注視她許久,而後緩緩站起來往臥室走去。「我想,我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耿介騫一頭霧水地望著妻子的背影。


  「她是怎麼了?」


  ********


  「我只是……」袁鸞英望著開門的於傑。「想來嘗嘗雲蝶的手藝。」


  於傑回視她,片刻後,他慢慢露出笑容。「正好,小蝶正在做拿手的涼粉,你有口福了。」


  袁鸞英進去後,略一打量。「瑞文說這裏都是雲蝶在整理的。」


  「是啊!她手腳很俐落的,三兩下就乾乾淨淨了。」於傑領著她來到餐桌邊,「請坐。」然後朝在廚房裏忙碌的雲蝶叫道:「小蝶,好了沒?你媽也來吃宵夜了。」


  「耶?」雲蝶猛然轉身,「媽?你來了?啊!請等一下,我馬上就好了。」


  她轉回身,雙手更快速地調理著。


  不到五分鐘,桌上便擺滿了各種小菜還有一疊煎餅、蝦仁涼粉、洋菜拌雞絲小黃瓜、奶油焗白菜、涼拌三鮮豆腐、荷葉卷和芝麻花枝丸,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動。


  袁鸞英不可思議地瞪著滿桌的食物:「這……這全是你做的?」


  「是啊!媽,嚐嚐看啊!」


  袁鸞英笑笑,她夾起涼粉輕咬,咀嚼幾下後,便面露驚異之色。「好吃!」


  雲蝶立刻開心地笑起來。「真的嗎?那您就多吃一點。」


  「是啊!而且最好快點吃,否則待會兒就沒得吃了。」於傑一邊大口大口的囫圇吞棗,一邊口齒不清地說。


  袁鸞英不解地看看他,又看看女兒,雲蝶好笑地說:「沒什麼啦!他只是……


  門鈴一響,雲蝶的話頓住,於傑不由得哀呼一聲。


  「天啊!怎麼來得這這快?他是狗嗎?鼻子這麼靈!」


  袁鸞英詫異地看著於傑更努力的往嘴裏塞食物,然後轉頭想看看究竟是誰讓他這麼緊張。


  耿瑞武像火車頭似的衝進來,「咦?媽,怎麼你也來了?啊!有涼粉耶!喂,喂,你別太過分喔!聽過孔融讓梨沒有?」他屁股還沒坐下,就忙著拿筷子搶涼粉。


  「沒聽過。」於傑含著滿嘴的食物道。


  「剩下的全是我的!」耿瑞武手口並用。


  「該死!還我!」


  「不還,你吃那麼多了?」


  「小鬼,你太囂張了,這是我家耶!」於傑不滿的嚷嚷。


  「嘿嘿,這是我姊姊煮的菜!」耿瑞武得意的笑道。


  袁鸞英瞠目結舌地望著兩人爭奪涼粉,雲蝶悄悄的拉了她一把,「媽,快點吃,要不然待會兒就真的什麼都吃不到了。」


  袁鸞英有趣的望著他們躺在地毯上喘氣。「他們常常這樣嗎?」


  「不是常常,」雲蝶收拾著餐桌。「是每次、每天。」


  袁鸞英注意到雲蝶不到一分鐘就將餐桌整理得乾乾淨淨的,不自覺的脫口讚道:「你真的很能幹。」


  雲蝶端了一杯香片過來給母親,「不是能幹啦!我只是習慣了。」接著坐在另一邊。


  袁鸞英仔細的端詳她。「你看起來臉色很不錯,也很開心的樣子,於傑對你很好吧?」雲蝶羞澀地點點頭。


  「那就好。」袁鸞英笑笑。「聽說你的成績進步很多?」


  「嗯!於傑說我一定考得上。」


  袁鸞英凝視著她半晌。而後突然問:「老實告訴我,你想念大學嗎?」


  雲蝶愣了愣。「想啊!我……


  「不,我是說,如果你不必考慮我們,你自己本身想念大學嗎?」


  「我……


  「老實說沒關係。」袁鸞英鼓勵地道。


  雲蝶遲疑地咬了咬下唇。


  「其實我並不喜歡念書,我喜歡做菜,整理家務,我希望將來能做個好妻子、好母親。」


  「好母親?」袁鸞英感嘆道:「我就從來不懂得要作個好母親。」


  「媽?」袁鸞英拍拍她的手。「或許你是應該放棄聯考,不需要為了我們的虛榮心浪費時間。」


  「放棄聯考?」雲蝶驚訝地叫道:「為什麼?」


  「因為你考聯考是為了我們,」袁鸞英輕嘆。「而我希望你能為你自己過一點真實的生活。」


  「媽……」雲蝶感動的低呼。


  袁鸞英又拍拍她的手,轉口問:「於傑有提過他回美國後要如何安排你嗎?」


  「安排?」雲蝶似乎有些困惑。「他要帶我回美國結婚啊!」


  「嗄?」袁鸞英大大的一愣。「帶你回美國結婚?」


  雲蝶臉羞得紅通通的。


  「寒假時他帶我回他家玩,他的家人都很喜歡我哩!」


  「可是……既然他要帶你回美國結婚,你幹嘛還要參加聯考?」


  「我只是想證實一下自己的能力而已。」


  袁鸞英迅速瞥一眼還躺在地毯上的於傑。「他真的要和你結婚?」


  「嗯!他是這麼說的啊!」


  「可是……」袁鸞英疑惑地看著於傑。「為什麼?」


  耿瑞武突然坐起來,空手撐在背後。「因為於大哥是個標準的大男人,他喜歡乖巧聽話的老婆,以滿足他自大的心理,不希望有個漂亮的女強人老婆天天跟他抬杠;他也喜歡回家時有個溫暖的窩、有熱呼呼的美食、有活潑可愛的子女,而這些,二姊都能百分之百的提供給他。」


  他側向於傑問:「對不對?於大……耶,他居然睡著了!」


  「睡著了?」雲蝶忙去拿條毯子為他蓋上,還塞顆枕頭在他的腦袋下面,再順手撥去他臉上的髮絲,又把他的衣服拉好,動作輕柔細膩,充滿無限的柔情。


  袁鸞英突然問:「瑞武,你看過我對你爸爸這麼溫柔體貼嗎?」


  耿瑞武不假思索地回答,「沒有!」


  「在我的記憶裏也沒有。」袁鸞英坦承。


  兩人突然對看。


  耿雲霓也不可能做這種事,所以,她才會一點希望也沒有。


  事實上,所有的女強人都不可能做這種事啊!


  ********


  頑固的耿介騫莫名其妙發現,他多年來的親密戰友……老婆竟然不再跟他站在同一條陣線了。


  「我們年紀都不小了,應該為孩子們多想想吧!」他老婆居然這麼說?!而他當然立刻回嘴。


  「就是因為我們年紀都不小了,沒剩下多少機會,所以更要把握住這個難得的機會呀!」


  「那孩子們的將來呢?你為他們想過嗎?」


  「為他們想?我就是在為他們想啊!只要我的地位提升了,對他們當然有很大的好處囉!」


  「什麼好處?除了虛名之外,還會有什麼好處?」


  「你……」耿介騫詫異地望著老婆。「你怎麼變成這樣了?你到底在想什麼呀?」


  「我在想……」袁鸞英嘆道:「我想在還來得及時做個好母親。」


  可是耿介騫完全不能接受袁鸞英的勸告,於是,他只能和大女兒繼續奮戰。


  但是,學期結束了,聯考也過去了,這也代表於傑就要回美國了,於是,再也無計可施的耿介騫,只有使出殺手劍。


  耿介騫猛按著電鈴,袁鸞英拉住他。


  「不要這樣,介騫,你這樣會破壞雲蝶的幸福的。」


  「誰教她不肯幫我,我也管不了她那麼多了!」


  耿瑞文則靜靜的看著父親瘋狂地按電鈴。「你會後悔的,爸,你一定會後悔的。」


  耿瑞武只是搖頭,而耿雲霓則是一副等著看熱鬧的幸災樂禍表情。


  門一打開,耿介騫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衝進去,其他人當然也跟了進去,於傑冷冷地望著滿臉怒氣的耿介騫。


  「有什麼事?」


  「我跟你交換條件,」耿介騫直截了當地說:「你幫我升上院長,我就不告你。」


  袁鸞英再一次拉住丈夫哀求道:「不要這樣,介騫,替雲蝶著想一次吧!這一輩子就這麼一次呀!」


  耿介騫用力甩開妻子的手。「不,什麼事都可以聽你的,就是這一次不行,我絕對不能輕易放棄這難得的機會!」


  「介騫……


  耿介騫不再理會妻子,「你怎麼說?」他固執地問於傑。


  耿瑞文和耿瑞武左右攬住一臉惶然無助的雲蝶低聲撫慰著,耿雲霓斜睨著她綻出嘲諷的笑容。


  於傑雙臂抱胸,老神在在地問:「你憑什麼告我?」


  「雲蝶未滿十八……


  於傑輕哼。「你忘了你簽過一份文件嗎?」


  「那大概只是有關監護權的文件,我還是可以告你的!」耿介騫自信滿滿地說。


  「你自認可以告得動我嗎?」於傑氣定神閒地問。


  「不管告不告得動,憑你在教育界的身分,是不允許出這種醜聞的,你會身敗名裂,會……


  「你似乎有點誤解了,」於傑打岔道:「我並不希罕教育界的身分,我在大學教書只不過是實現以前的想法……邊工作邊旅遊,就算不教書,我一樣可以過得很好。」


  耿介騫臉色一變。「你是說你不怕我告你?」


  「老實說,」於傑嗤哼。「沒什麼好怕的,你只不過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耿介騫面容一沉。


  「雲蝶的名聲呢?你也不管嗎?如果我告你,保證一定會上報,到時候最難看的會是雲蝶。」


  於傑搖頭嘆息。「你實在是個很自私的父親。」


  耿介騫以為自己抓到對方的弱點了,他不自覺的露出得意的笑容。「如何?肯和我交換條件了嗎?」


  於傑詭異地注視著洋洋得意的耿介騫。「我想,我最好先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


  於傑緩緩往書桌走去。「你簽的不是有關監護權的文件。」


  耿介騫的笑容立刻消失。「那是什麼文件?」


  於傑打開上鎖的抽屜,拿出一個活頁夾,而後慢慢走回來。


  「是結婚同意書。」


  「什麼?」耿介騫吼道。


  於傑將活頁夾放到耿介騫的手上。「你最好先看看這個再決定要不要告我。」


  耿介騫打開文件,耿雲霓和袁鸞英同時湊上去看,接著又同時驚叫。


  「你和雲蝶結婚了?!」


  雲蝶頓時傻眼,「我結婚了?我怎麼不知道?」她喃喃地道。


  耿瑞文和耿瑞武都忍不住失笑。


  「我一直沒公開,是因為我希望你們能用真正的親情去關愛她。」於傑搖頭一嘆,「沒想到你始終是這麼執迷不悟,還有你。」他朝呆愣的耿雲霓揚揚下巴,而後轉向雲蝶。「抱歉,小蝶,恐怕你的願望不能實現了。」


  雲蝶張了張嘴,突地叫道:「你騙我?」


  於傑挑挑眉:「有嗎?我哪裏騙你了?」


  雲蝶噘著嘴。「你答應我暫時不舉行婚禮的。」


  於傑無辜地眨眨眼。「我們舉行婚禮了嗎?沒有吧?」


  「呃……可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