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親愛的陌生人 - 第六章

  「彼得問我,愛不愛你?我回答他我不知道。因為我的腦海裏、我所有的思緒中,全都填滿了你,沒有剩下一絲一毫的空間來考慮是不是愛你這個問題。然而,所有的知覺、一切的感受全都由你而來,如果這不叫愛,這又叫什麼呢?」


  若瑩把尼凱的大手掌貼在自己的面頰上摩挲著。


  「如果你問我,我現在會不會像八年前一樣為了你而跳樓?這問題根本連想都不必想,我會告訴你:我會!我一定會的!」他肯定的表示。


  她溼潤的唇在尼凱的手掌心裏流連。


  「所以,不需要恢復記憶,我就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像八年前一樣的愛你,也許更甚。我已經曾失去你一次,失而復得最是珍貴的,我會更珍惜,更寶貝你。」他深情的告白。


  「你知這嗎?」若瑩溫馴地靠在他的懷裏,半閉著的雙眼中閃過一抹滿足的光芒。「這兒就是我們當年的定情處,就是在這兒,你第一次告訴我你愛我。」


  「真的?」尼凱驚訝地問。


  若瑩輕輕點頭。


  「讓我猜猜我是怎麼說的……」尼凱興奮的阻止她開口。


  若瑩輕斜臻首,充滿期待的雙眸注視著他。


  「我愛你。」他輕輕抬起她的下巴。


  若瑩微笑以對。


  「我真的愛你。」他溫熱的唇輕輕掃過她的臉頰。


  若瑩的微笑更深了。


  「我瘋狂地愛著你!」他的舌頭順著她的唇形舔過一遍。


  她的微笑逐漸消失。


  「如癡似狂!」他既堅硬又柔軟的唇輕刷過她的。


  她的臉上流露出一種迷醉的神情。


  「我發誓!」


  他的唇牢牢地堵住她的驚喘聲,他的唇在她唇上碾過,他的舌尖在她的齒間遊動,她一直處於被動,終於,她有了反應,他們彼此饑渴地互相啜飲著。


  幾分鐘後,他劇烈喘息的抬起頭,把頭靠在她的頭頂上好一會兒,直到呼吸變慢下來、熱情稍減為止。


  若瑩仍然輕喘著。「你記起來了嗎?」


  尼凱愣了一下。「記起什麼?」


  「可是,你剛才說的話和那天說的完全一樣,你不是記起來了嗎?」若瑩仰頭望著他。


  「又是?」尼凱一臉訝異。「真巧!」


  若瑩輕柔地笑了。「也許不用特意去回憶過去,我們依然會自然而然地去重複經歷一次,那樣不是很美嗎?」


  「或許吧!其實過去怎麼樣我並不在意,畢竟那都已經過去了。我在乎的是現在我們能在一起,而且,將來我們也能在一起到老、到死。」


  若瑩輕嘆一聲。「我自己承受過與家人分開的痛苦,所以,我一直不希望你為了我而和你的父親鬧翻,總覺得那是個很大的罪過。」


  尼凱用食指輕輕頂起若瑩的下巴,凝注她的雙眼。「我也不想,但是若瑩,我的生命是要由我自己來過。當然,我父親的期望我會盡量去滿足他,可是,我不能賠上我一生的幸福只為了滿足他的虛榮心。


  「他應該要明白,長大的孩子就像射出去的箭,既然已經脫出掌控,便無法要求它一定會按照自己的要求射中目標,或許風速也可能突來阻礙,甚至它本身原來就是自由的,有太多太多的變數可能改變箭的方向。除非,重新測定風速、除去任何可能的障礙,再重射一次,但是人生是無法重來的。」


  「我明白,尼凱。」她了然的點頭。


  「還有,若瑩,答應我,從現在開始,你要放下所有的擔子,把一切交給我,讓我來承擔一切。我不會再讓任何人來破壞我們,包括我的父母在內,只要你相信我,我就能應付所有的問題;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不怕任何困難。」


  「我相信你。」若瑩以崇拜的眼光注視著他。如此堅決、強壯,閃亮的太陽,終於再度屬於她了!


  「謝謝你。」他啞聲道:「天色已經暗了,我想,我們該回去了,否則難保我不會趁黑就地要了你。」


  「不!」若瑩望著漸漸隱入海線的夕陽,唇邊浮現一抹神秘的笑容。「不暗,尼凱,一點兒也不暗,陽光正燦爛得很呢!」


  彷彿又回到八年前的時光,尼凱總在假日及晚上下班後,要若瑩帶他到他們曾經去過的地方。她帶他去士林吃他最愛吃的蚵仔煎,帶他去故宮,花一整天時間慢慢瀏覽古代中國人的巧手和藝術,再帶他去林家花園欣賞中國古代庭園之美。


  他們在野柳的怪石之間也曾留下造訪的痕跡,尼凱更在溪頭的竹林間大喊:「我是愛吃竹筍的老饕!」令若瑩抱著肚子大笑不已。


  他們也常買一大堆鹵味回去請大家一起吃,而每個人都特別愛鴨舌頭和豬脆腸的味道。尤其是蘇珊,一面咕噥著把豬的腸子拿來吃實在很噁心,一面又吃得比誰都多;彼得和菲力常常為了搶最後一個鴨舌頭而吵起來,孟飛翰則趁亂摸走他們爭吵的目標,躲到房裏獨自享受戰果。


  表面上一切是那麼的輕鬆愜意、快樂滿足,但在若瑩未知的另一面,卻是緊張急迫的。


  在尼凱的辦公室裏。


  「怎麼樣了?」尼凱問。


  彼得把幾串鑰匙扔到辦公桌上。「陽明山的大宅;金龍大廈頂樓,一輛紅色保時捷,一輛賓士,銀貨兩訖,過戶手續也都辦好了。」


  「你呢?」尼凱看向菲力。


  「還說呢!叫我這半吊子中文去和他們溝通,」菲力埋怨著。「聽我都聽得懂,但叫我說,舌頭就打結了。」


  「好了、好了!」尼凱不耐煩地揮揮手。「到底怎麼樣?」


  菲力聳聳肩。「還好他們有人會說英文,要不然問個三天三夜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菲力!」


  眼看著尼凱的眼睛已經危險地盯住他,菲力忙道:「她有中華民國身份證,所以,你用護照就可以了。」


  「那你登記了沒有?」尼凱關心的問。


  「當然沒有。」菲力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


  「菲力!」


  「喂!老哥,你們什麼證件也沒給我,我怎麼幫你們登記啊?」


  尼凱拿起手提箱打開。「哪!這是她的,這是我的,所有的證件統統都在這兒,你全都拿去,免得到時候缺這、缺那的。」


  菲力把證件全裝入公文袋中。「什麼時候?」


  「什麼什麼時候?」尼凱一頭霧水。


  「他們要排時間的耶!」


  「當然愈快愈好!」尼凱肯定的回答。


  「知道了,那我現在就去。」


  菲力出去後,尼凱轉向蘇珊。「你那邊有沒有問題?」


  「問題?」蘇珊似乎頗為驚訝地重複。「那不叫問題,尼凱,那叫大麻煩!」


  尼凱皺著眉。「又怎麼了?」


  「沒什麼,只不過我已經壓不住那位大小姐了!」蘇珊厭煩地說:「我告訴她,你有工作要做沒時間陪她,她說你不可能二十四小時工作,都不睡覺、不吃飯,所以她……命令你陪她吃飯。」


  尼凱兩道眉毛糾結在一起,不耐煩的說:「那就不必管她了,讓她愛幹嘛就幹嘛好了!」


  蘇珊還沒來得及出聲,彼得就脫口反對。「不行!」


  「什麼不行?我沒有時間,更沒有耐心去陪她大小姐吃那該死的飯!」尼凱說得咬牙切齒。


  彼得重重嘆了一聲,「老大、大哥、大爺!不管你是想不理她,或是乾脆宰了她省事,都得等你這邊的事辦完後才能隨心所欲的做。否則,她要是一不高興跑去找你老爸投訴……」他比一下炸彈開花的手勢。「事情就會這樣玩完了!」


  「該死!」尼凱煩躁地站起來踱步。「真該死!」


  「你最好稍微應付一下。」蘇珊附和。


  尼凱停下腳步。「就算爸爸知道了又怎麼樣?我照樣娶我的老婆、結我的婚、認我的兒子,我又不是未成年的小兒,還得事事經過他的同意才行。」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彼得瞄了一眼蘇珊。「照過去的經驗來看,他一定會不擇手段的阻止你,誰能保證事情不會因此而出差錯,你願意冒那個險嗎?」


  尼凱皺緊眉頭,又開始來回踱步抱怨的喃喃唸道:「該死的!」


  蘇珊忍著笑。「你偶爾陪她吃一頓飯有什麼關係?」


  「我討厭她!」尼凱用極端厭惡的口氣說。


  「她可是個大美人耶!」彼得調侃道:「來一頓醇酒美人的盛宴,多好啊!」


  「我讓給你!」尼凱立刻想雙手奉上。


  「我也想啊!可惜她要的是你,不是我。」


  「我真不懂,」尼凱倏地站定。「為什麼死纏著我不放?世界上那麼多男人她不去找,為什麼一定要我?」


  「你是世界知名的金童啊!」蘇珊據實回答。


  「菲力也是金髮啊!」尼凱立刻反駁。


  「你還有深邃迷人的藍眸。」彼得表現出一副為他的藍眸深深地陶醉狀。


  「蘇珊也是藍眼睛。」尼凱脫口道。


  「你在說什麼啊?」蘇珊失笑。「我是女的耶!」


  彼得更是笑得彎了腰。「他急瘋了!」


  尼凱懊惱地瞪著他們。「不管了!若論地位,菲力也是蒙氏的副總裁之一,若論長相,他也是英俊的金髮男人,雖然是灰眼睛,但也很迷人啊!而且他比我年輕,我已經三十五歲了,他才三十二而已,配二十八歲的琳達剛剛好。好,就這樣,叫他去追琳達!」


  彼得和蘇珊都用不可思議的眼光看著他。


  「有時候我真懷疑,你是如何管理蒙氏而沒有讓它出任何紕漏的。」蘇珊搖搖頭道。


  尼凱不高興的瞪著她。「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的腦袋有時候比你兒子還要單純!」彼得嗤笑。「你不喜歡的就扔給菲力,也不問問他要不要。」


  「還有,」蘇珊點點頭。「從我有記憶起,琳達就跟在你身邊團團轉,她常常告訴我,她在幼稚園時就愛上你了,她發誓非你不嫁!你想,她有可能隨隨便便的就接受菲力嗎?」


  尼凱瞪視他們許久,才苦惱地垂下腦袋,萬般無奈的嘆道:「為什麼是我?」


  蘇珊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尼凱,那是張近似完美的臉孔,似乎是上天專門創造來作為人類的典範用的。他的五官充滿男性魅力,藍眸深邃似海,挺直堅定的鼻樑有如刀削,雙唇性感圓潤,他很俊美,卻又不失瀟灑豪邁。


  「你知道嗎?我一直覺得你很像安東尼斯(希臘神話中的美少年),如果我不是你妹妹,我想,我也會愛上你的,而且你……


  蘇珊沉思地說:「若瑩曾經告訴我,她覺得你像是太陽,既柔和又堅強,溫暖地照亮了你身邊所有的人,而每個人也都會身不由己地被燦爛的陽光吸引,然後情不自禁地愛上太陽。我想,你不能怪人愛上你,是你自己散發出來的熱力太吸引人了!」蘇珊微笑地作下評斷。


  「哈,謝謝你的安慰!」尼凱喃喃的嘲諷道。


  「哦,我愛金童!」彼得不怕死的在一旁煽風點火的叫著。


  「去你的!」尼凱罵道。


  「哦,金童,你傷了我脆弱的芳心!」彼得苦著臉、捧著胸。「快安慰我!」


  尼凱失笑道:「你真變態!」


  彼得湊上前,右手曖昧地搭上他的肩。「跟我上一次床就好了。」


  「別碰我!」尼凱拍開他的手,笑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彼得滑稽地盯著自己被拍開的手。「哦,我的心都碎了!」


  蘇珊看得趴在沙發上大笑不已。「哦!我的天哪……


  「自制一點,蘇珊。」彼得說,旋即轉向尼凱。「心情好點了吧?」


  尼凱笑笑。


  「有好到可以忍受陪琳達吃一頓飯嗎?」彼得話題一轉。


  尼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真希望菲力排到的日期是明天。」


  當尼凱宛若接受酷刑般地與琳達共進晚餐時,孟家小子的臥室裏,孟飛翰正技巧性地「盤問」著母親。


  「媽咪,爸爸今天晚上不過來了嗎?」


  「他要稍微晚一點才有空過來。」


  「加班嗎?」


  若瑩遲疑了一下。「他去陪一位美國來的朋友吃頓飯。」


  孟飛翰的雙眼緊盯著電腦螢幕。「女的?」


  「呃……是的。」


  靜默悄悄降臨,孟飛翰的雙眼仍然不離開螢幕,若瑩也依然坐在孟飛翰的床上縫著他的衣物。


  孟飛翰突然又開口問:「是那個蘇珊姑姑常說的琳達嗎?」


  「應該是吧!」若瑩也不隱瞞。


  「蘇珊姑姑說那個女人老纏著爸爸要和他結婚。」


  若瑩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是啊!」


  「而且蘇珊姑姑還說,那個女人是那個害爸爸差點死掉的人替爸爸找的結婚對象。」


  若瑩好笑地抬眼看他。「你在繞口令嗎?」


  孟飛翰轉過頭來不悅地說:「大姊頭!我是在跟你說正經的。」


  「我知道。


  「知道你還讓爸爸跟她一起去吃飯?」孟飛翰不信地挑高了眉頭。



  「我相信你爸爸。」若瑩剪掉線頭,把褲子拿起來翻找著,看看還有哪裏需要縫補。


  「真乾脆!」孟飛翰翻翻白眼,換個問題,「爸爸為什麼要和那個女人吃飯?」


  若瑩把線打個結,又開始縫綴著。「你爸爸說在我們結婚前,他必須應付一下那個琳達,免得她跑去向你爺爺抱怨,若是讓你爺爺知道你爸爸在臺灣,事情就會變得很複雜。」


  「爸爸怕那個人知道?」孟飛翰的表情有點不屑。


  「他只是不想冒險,他希望這次能安安全全的把事情完成後再告訴你爺爺,到時候,你爺爺再反對也沒用了。」


  「哦!」孟飛翰的雙眼又回到螢幕上。


  接著是另一陣的靜默。


  若瑩把縫好的褲子摺疊好,再拿起另一件衣服。


  「媽咪,爸爸有沒有考慮過『那個人』可能會在一氣之下把爸爸踢出蒙氏?」


  孟飛翰又打破沉默問道。


  「有啊!所以他急著買房子、買車子,他還說,從他進入蒙氏工作以來所分得的股利分紅,足夠他另外開三家公司還綽綽有餘,他已經把那些錢都轉到臺灣的銀行裏來了。」


  孟飛翰雙眼一亮。「真的?叫爸爸開家電腦公司如何?」


  若瑩抬頭看著兒子。「你可以自己跟爸爸說啊!」


  孟飛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喔!」


  若瑩微笑著又低下頭去繼續手上的針線活。


  「媽咪?」


  「嗯?」她隨意的應了聲。


  「這次爸爸不會又不見了吧?」他的語氣中透露一絲擔憂。


  「這次不會了,小飛!」她肯定的回答。


  「媽咪……


  「嗯?」


  「其實有爸爸也不錯。」孟飛翰忍不住笑了起來。「真的很不錯!」


  「再喝一杯,尼凱。」


  「我……我不能……不能再……喝了……


  「再一杯,尼凱,再一杯我們就回去。」琳達拚命勸他喝酒。


  「好,再……再一杯,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