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脫線小女傭 - 第一章

  哼!管他那麼多ABC,反正她一定要給她混進去就對了啦!


  你年輕?哈,偶比你更小!


  你粉會煮菜?那算什麼,偶阿母傳授下來的廚藝才是一流的哩!


  你粉刻苦?嗟,偶更耐勞,打工打了那麼多年,難不成都打假的嗎?


  你會 how do you dono problem,偶都大學……呃、不是,是…………哦!對了,偶上一個雇主是阿兜阿,自然就給偶學會了咩!


  而且,偶自認是最清秀可人的,可以順便給他們當裝飾品,看起來多賞心悅目啊!


  最重要的是偶沒有男朋友,絕對不會給他們偷溜出去月下偷情,偶甚至沒有家人,不必「摸」點殘羹或舊衣服什麼的回家孝敬一下。


  怎麼樣,就偶吧?


  咦?真的中選啦?


  耶?因為偶最聳,所以應該是最乖、最聽話的?


   #*@#$……唉!既然如此,她就只好給他繼續「聳」下去囉!


  報仇啟示錄第二篇:要摸熟敵境,免得落跑時跑錯方向,更要搞清楚敵人的手下,哪個是蠢蛋可以善加利用、哪個是危險人物必須小心應付,只要這些都給她弄清楚、搞明白了,不但可以事半功倍,更可以趨吉避兇。


  好,首先,裴園裏一大片庭院是由園丁老方和老方的小兒子小球整理,至於他的大兒子大方則是裴毅豪的司機,而小方又剛娶了負責清理少爺們的房間和大書房的阿美,阿美的母親則是掌廚的福嬸。


  還有負責打掃一樓空房間和一樓部分的小蘭、玉香和洗衣的月姊,她們三個都有共同的毛病,一是常常丟下工作,躲在傭人房裏和男朋友用電話講悄悄話,二是常常請假和男朋友出去happy,三是常常為了和男朋友的口角而茶飯不思。


  整個裴園裏,除了主人之外的頭一號人物,當然是在裴家待了四十年的老管家胖媽,聽說她是跟著裴家老夫人嫁過來的,從未結過婚,一直把裴家四兄弟當成自己兒子一般照顧,所以是個危險人物,因為,保護小雞的母雞最是兇惡了!


  可這個危險人物待在裴園的時候卻不多,因為裴家兄弟體念她辛勞多年,所以沒事就送她和一些朋友們出國觀光旅遊,讓她享享清福。另外,她也有一個自小帶大的侄兒,已經在英國結婚定居,也非常孝順她,老是催她過去頤養天年。


  這一回,聽說是她侄媳婦生了一對胖寶寶,又是頭胎,所以她特地過去幫忙,因此,福嬸便成了代理管家啦!


  而純雅的工作,則是哪邊缺人手,便到哪兒幫忙,譬如三餐用飯時,她必須到餐廳幫忙排餐具、送菜、添飯等等,之後就去協助阿美整理她負責的部分,再來就是一樓的清理了;等伺候少爺們用過晚餐後,若是沒有其他額外的事,她才能休息。


  算起來,她是最辛苦的人了,可她卻暗自欣喜,因為若不是這樣,她哪那容易便能搞清楚敵境裏的一切人、事、物?而且,如此一來,又何嘗不是給她更多的下手機會嗎?


  報仇啟示錄第三篇: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要打勝仗就必須將敵人的底細摸得一清二楚。


  大學四年,除了念書、打工之外,剩餘的時間,純雅都用來打探裴家四兄弟的資料,如今混進裴園了,就能更深入地了解那四兄弟的個性,以便找到最能令他們「痛苦」的事和最好的下手方法。


  然後,兩個月過去,終於給她發現到一件很有趣的事,裴家四兄弟的個性,恰恰好跟他們的排行相吻合,連明明是極為相似的俊逸五官,看上去居然也是一人一個樣,酷、俊、斯文、帥氣。


  老大裴毅豪,三十四歲,為人一絲不苟,呆板成性,整天板著一張臉到處晃,說話的語氣就像死神般冷冰冰的,還兼有「整齊癖」,對次序有幾近於變態的執著,意即多髒都沒關係,只要不亂就行了。


  好吧!既然多髒都沒關係,那她就給他髒個夠本囉!


  二十五歲的裴毅昂,是個名副其實的「老么」,意即樂觀開朗兼頑皮搗蛋,時時刻刻都像個墨西哥跳豆般蹦蹦跳跳的。每天晨起、睡前,必定以惡作劇當作一天的開始和結束,捉弄的對象不定,可能是自家兄弟,也可能是倒楣的下人們。


  嘿嘿!這個簡單,他愛整人,她也就教他嘗嘗被整的滋味。


  三十二歲的老二裴毅傑則十足像他胯下的「老二」一般,是個日日少不了女人,成天只會用「老二」的花花公子!但他也是個標準的美食主義者,不好吃就寧願餓肚子也不多吃一口。另外,他還有個習慣,每天起床必先灌一壺咖啡才醒得過來,不過,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人煮得出合他意的「美味」,所以,他只好自己動手煮了。


  ok!這傢伙愛吃,可吃太多也容易胖,花花公子太胖可就花不起來了喔!


  所以,她不妨想辦法幫他「減肥」一下囉!


  至於二十九歲的老三裴毅軒就比較難纏了,因為他是個好好先生兼差不多少爺,脾氣好得令人想海扁他一頓,再怎麼惡搞他,他也頂多只是給她一臉驚愕的表情,從不發脾氣;而且,除了公事一絲不苟外,對於其他任何事,都是差不多就可以了。


  譬如他要一杯冰牛奶,你給他一杯滾燙的,他也會笑笑的跟你說:「沒關係,這個差不多有點冷了!」


  或者他要炒飯,你給他煮麵,他還是會無所謂地照吃不誤。「沒關係,這個差不多有點、呃……像了,至少它們都是熟的,不是嗎?」


  天哪!像這種人,她要如何讓他感覺到「差不多」有點痛苦呢?


  報仇啟示錄末篇 —— 良心先扔去給狗啃,之後就可以開始動手啦!


  晚上八點前五分,這時候,通常裴毅軒會叫人替他弄杯牛奶和爆米花,因為他總是喜歡像看電影似的一手飲料、一手爆米花的觀賞AXN的「海灘警騎隊」影集,而這項工作總是由新來的純雅負責,只因其他人早就不知道溜到哪裏去快活啦!


  之後,因為裴毅豪在用過晚餐後,必會到一樓的大書房處理公文或看點書,直到十點左右才會回房睡覺,純雅便會乘機溜到他的房裏弄點「小把戲」。


  而裴毅昂則會在九點左右到健身房去健身,也是約十點左右回房洗澡睡覺,所以,她也是有一個鐘頭的「搞鬼」時間。


  還是裴毅傑最阿沙力了,總是給了她最充裕的時間,因為他幾乎每晚都是不過十二點不回家的。


  最麻煩的還是裴毅軒,他很少出房門,差不多都是在房裏看書、看電視、看錄影帶等等。而且,以他這種濫好人個性,純雅實在不曉得該如何對他下手,明明是要報仇,可怎麼弄都好像是她在欺負他似的,所以,她想了好些天,才決定要怎麼「招待」他。


  這日,她正在清潔餐廳,剛清理過書房的阿美從客廳一路尋到餐廳來。


  「阿雅,小蘭和玉香呢?」


  「小蘭好像在打電話,玉香說她出企一下下就回來。」純雅故意說著一口「臺灣狗魚」。


  「又是……這怎麼行啊?」阿美一聽,不禁大皺其眉。「從你來工作之後,她們就越來越會偷懶了,再這樣下去,我看只有領薪水那天她們才會出現了!」


  純雅失笑道:「你說得太誇張了啦!阿美姊,她們不會這樣的啦!而且,這些工作偶都做得來,沒有關係的啦!」


  「這不是你做不做得來的問題,而是她們不應該如此怠惰,裴家給的薪水特別高,大家應該要更努力才是,怎麼可以讓你一個人扛起所有的工作呢?」阿美不以為然地說。


  「沒有要緊的啦!」純雅大咧咧地笑道。「偶阿母說,吃虧就素佔便宜啦!多做一點事才不會給她胖起來啊!胖了就沒有男生給她要了啦!」


  聽著純雅那口「純正」臺灣狗魚,阿美實在是有點給她受不了。


  「阿雅啊!拜托你好不好?國語講標準一點嘛!要是有客人來的話,誰聽得懂你在講什麼啊?」


  純雅一臉困惑的問:「偶講得不標準嗎?阿母說偶講得粉好啊!」


  「哦!天哪!」阿美揉揉鼻頭,「你這樣算標準,那我們講的就是外國話啦!」而後抬眼打量純雅片刻。


  「真的很奇怪耶!你要是不說話,看起來真的是個長得很清靈可人、很有氣質的女孩,要是換套衣服,再把那兩條髮辮解開梳直,說你是大學生都沒有人會不相信哩!」


  「大學生?」純雅粉三八地揮了一下手。「麥阿呢講啦!這樣人家會粉不好意素的耶!人家也只不過給他念到國中畢業而已,哪裏會有什麼氣竹啊!」


  「氣竹?我還氣泡咧!」阿美忍不住搖頭嘆息。「沒用啦!除非你是啞巴,否則你這嘴巴一張,就什麼底都漏光了!」


  「啞巴?」純雅茫然地搔搔腦袋。「偶為什麼要做啞巴?」


  阿美翻個白眼,不再搭理她,逕自向從廚房出來的福嬸報告。


  「媽,小蘭和玉香又溜了,又只剩下阿雅一個人了。」


  福嬸聞言,立即沉下臉。「這樣怎麼行呢?她們真是越來越囂張了!」


  「我看是因為胖媽不在,她們才敢如此隨便。」阿美沒好氣的說。


  福嬸哼了哼。「好,我就看她們能逍遙到什麼時候,等胖媽一回來,我就讓胖媽請她們回家去吃自己!」


  吃?一個簡單的字驀地在純雅的腦袋中點起一盞靈光。


  「啊……福嬸啊!偶差點給他忘了啦!」純雅忙喚住正要離去的福嬸。「那個,少爺有給偶吩咐,叫偶告訴福嬸一下,說以後早餐要照他的交代去做。」


  「為什麼?」福嬸詫異地問:「以前三少爺從來不在意早餐吃什麼啊?」


  「啊……這個嘛!偶也不素粉清楚啦……」純雅的腦筋急速地轉動著。「那個好像素說……那個…………那個大少爺、二少爺和素少爺都有固定的早餐給他出,所以,三少爺也想給他弄一個固定的來出。可是一俗珠間,也不珠道要給他出什麼,所以才想每天給他出一種,然後給他出到最喜歡的東西俗,就可以固定下來了。」


  「是這樣子嗎?」福嬸狐疑地想了想。「那三少爺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


  「這個喔!那個三少爺素在我昨天晚上給他送牛奶俗,跟偶講的啦!他說早上俗他來不及講,就想給他算了,然後下班回來後又給他忘了,每促都到要睡珠前才記得。就素因為這樣,他已經拖了粉久,所以才讓偶轉告的啦!」


  「哦!」福嬸了解地點點頭。


  「我明白了,那我以後在晚餐時就順便問他好了。」


  「不行的啦!」純雅忙道:「正在出晚餐,怎麼可能想得到第二天早餐要出什麼哩?當然是晚上睡前,肚子空一點俗,才會想到要出什麼嘛!」


  「也對,那……


  「沒有關係的啦!以後偶替三少爺拿牛奶的俗候,會順便幫你問一下的啦!」


  福嬸頷首。「那也好,以後記得早一點告訴我啊!」


  「珠道了啦!」


  望著福嬸和阿美離去的背影,純雅不禁樂得笑開了嘴。


  耶!成功!


  傭人為一向準時坐上餐桌的裴毅豪送上稀飯和小菜,臨走時,卻眼神怪異地瞄他一眼。接著是像股旋風般捲進餐廳來的裴毅昂,他的固定早餐是小籠包加叉燒包,再配一碗油豆腐細粉。


  然後是一臉憤怒地衝進來,臉色蒼白的指著裴毅昂大吼的裴毅傑。


  「你這個混蛋,是不是你在我的什麼食物裏加料了?」


  正要大口塞下小籠包的裴毅昂愕然的放下小籠包。「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少給我裝蒜了!」裴毅傑怒吼著。「媽的!我已經連續拉了好幾天的肚子了,不是你還會有誰?」


  裴毅昂一聽,不由得失笑,然後繼續吃他的早餐。


  「不是我,這兩天我光是找文件,就找昏頭了,哪有時間去整你們。」說著,他也嘆了一口氣。「真奇怪,我的文件好像都長了腳哩!老是到處爬爬走,一下子跑到衣櫥裏,一會兒又飛到雜物櫃頂端,也可能在髒衣籃內,有一次我還是在床墊下找到的呢!」


  裴毅傑聞言,雙眼立刻彎成漂亮的上弦月。


  「真的?太好了,你這個專門整人的傢伙,居然也有叫苦的一天?嘿嘿!我看是老天終於長眼了,肯定就是他給你的懲罰囉!」


  「咦!你的態度很可疑喔!」裴毅昂濃眉一挑。「不會是你搞的鬼吧?」


  「呿!」裴毅傑嗤之以鼻的瞪他一眼,順便拉開椅子在裴毅豪的右手邊坐了,傭人隨即送上吐司、荷包蛋、煎培根和純橙汁。


  「像我這麼有氣質的人,才不會去做那種幼稚沒水準的事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