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脫線小女傭 - 第二章

  「可以讓她整罐都拿上去給您啊!」福嬸好心的建議。


  裴毅軒將牛奶放回冰箱裏。「那多麻煩,喝不完還不是要再拿下來冰。」


  「那就再叫她拿下來嘛!」福嬸理所當然的說。


  「唉!福嬸,人家累了一整天,總不能等我睡了她才能睡吧?」


  「要不她領薪水是幹嘛的?」福嬸對他的話很不以為然。


  裴毅軒無奈的搖搖頭,「別說這個了,福嬸,我倒有一件事想問一下。」為免福嬸再囉唆,他連忙轉開話題。


  「什麼事?」


  「你這樣每天替我變換早餐口味,不會太辛苦了嗎?」


  福嬸一聽,便詫異地睜大了小眼睛。「耶?那不是三少爺吩咐的嗎?」


  這個答案著實讓裴毅軒愣了一下。


  「我吩咐的?有嗎?」


  「有啊!您不是每天晚上都在阿雅幫你拿牛奶的時候,順便吩咐她來告訴我的嗎?」


  聞言,裴毅軒又愣了片刻。


  「是……阿雅?」


  「是啊!」福嬸說著,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難道不是嗎?雖然剛開始我也覺得怪怪的,可是阿雅說,三少爺也想找個自己最喜歡的餐點當作固定的早餐,所以才要嘗試看看各種料理,我看三少爺一直沒反對我所做的東西,便就這麼做下去了……」她狐疑地注視著裴毅軒。


  「真是她亂講的嗎?這樣不行喔!我得去……


  去幹嘛?罵她?還是辭了她?事情好像沒這麼嚴重吧?不過是她自作主張的讓他在一個月內,嘗盡「酸甜苦辣」的滋味罷了!


  也許是她年輕好玩,或是她「英英美代子」,所以雞婆了點兒;也可能真是她好心,看其他兄弟們都有各自喜愛的早餐,因此想讓他也找出一樣最喜歡吃的來……


  但無論如何,濫好人的裴毅軒,當然無法忍受看到下人因為他而受責罰,甚至讓她回家吃自己,所以,他連忙把責任攬到自己的身上來。


  「啊,對了,是我自己一時忘了啦!嘿嘿,一時忘了,這種天氣本來就是很容易讓人腦袋發暈,而且,我每次都是昏昏欲睡時才吩咐她的,有時候還會以為自己是在夢中說的呢!」


  福嬸這才釋然地「哦!」了一聲。


  「我就說嘛!像她這麼乖巧認真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會亂來呢?她來工作三個多月,平常不但搶著做事,也沒見她到處亂跑,或是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朋友來找她,挺規矩單純的哩!」


  是嗎?裴毅軒暗忖,想想,他還是要搞清楚那個「乖巧認真、規矩單純」的小女傭為什麼會這麼做,因為,不管任何人,對於被蒙在鼓裏的感受,都不會覺得很愉快的。


  「沒錯,福嬸,她的確做得不錯。」裴毅軒盲目的附和道。「你知道她多大了嗎?看起來好像滿小的哩!不是說只請滿十八歲的女孩子嗎?」


  福嬸一聽便笑了。「大家都這麼覺得,她個子小小的,臉蛋兒也小小的,只有一雙眼睛特別大,又老是綁著兩根辮子,看起來的確像是十五、六歲的小女,但其實啊!她已經二十二歲了哩!」


  「二十二?」裴毅軒吃驚地低呼。「那個小東西真的有二十二歲了?」


  「當然是真的,我看過她的身份證。」福嬸突然指了指微波爐。「三少爺,爆米花。」


  裴毅軒「啊!」的叫了一聲,連忙回過身拿出爆米花,福嬸也遞過來一個大竹碗,讓他把爆米花倒進去。


  裴毅軒邊忙碌著邊問:「她好像來工作沒多久喔?」


  「是啊!剛來三個多月,負責到處幫忙的,所以,三少爺若是有事,盡管吩咐她就是了。」


  裴毅軒丟了幾顆爆米花進嘴裏。「你剛剛說她從來沒有去過,也沒有人來找她?」


  「沒錯,聽她說她的家人都去世了,也沒有什麼親戚或男朋友之類的,所以,她放假時都待在自己的房裏看書。」


  沒有任何家人、親戚?哇!好里加在,要是他不小心害她被趕出去流浪街頭,那豈不是天大的罪過?


  不過,他還是很好奇她到底為什麼要「假傳聖旨」?


  她覺得這樣整他很有興趣嗎?


  綜合壽司?!


  裴毅軒忍不住瞄一眼純雅,她卻是垂著眼瞼看地上,彷彿地上有寶似的,讓她得專心的盯著,一等主人離開後,就可以趕快撿起來落跑似的。說好聽點是恭敬,但也可能是……防止心中的思緒從眼中泄漏出來……


  「奇怪了,老三,你的早餐到底要變到哪一年啊?你不會是想把全世界的料理全吃透透吧?」裴毅傑好奇地問。


  裴毅軒聳聳肩,沒做任何回答,逕自把一個漂漂亮亮的生魚壽司塞進嘴裏,可他不過才嚼了幾下,便劇烈的嗆咳起來,差點沒把嘴裏的東西全給噴出來,而且,他還越咳越劇烈,連眼淚鼻涕也跟著全體出來報到,再瞧他猛灌開水的樣子,不必想也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


  裴毅傑未經思索便伸手越過桌面,用叉子叉起一片生魚……「哇!老三,你也太厲害了吧!這麼多的哇沙米你居然吞得下去?!都快比飯團還要多了耶!」


  裴毅軒立刻灌下一整杯開水,勉強咽下嘴裏的壽司後,他抓著餐巾擦拭眼淚鼻涕,同時偷覷純雅一眼,卻見她依然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雙眸低垂,看似毫無異象,可她顫動不已的唇角,卻泄漏了她的心思。


  「你真的要吃這麼辛辣?」裴毅豪也覺得很懷疑。「還是福嬸自己……


  「這樣才過癮嘛!」裴毅軒聲音沙啞地搶著說,眼角視線仍停留在純雅的臉上。是我特地吩咐福嬸加多一點的。」


  裴毅軒看見純雅的眼瞼倏地揚起又垂下,在這一剎那間,他瞧見了她眸中的心虛和驚訝。


  「真是受不了你!」裴毅昂不敢苟同地猛搖頭。「看你這種吃法,總有一天會吃出胃病來。」


  裴毅軒瞪著盤子上剩下的八個壽司,片刻後,他深吸了一口氣。


  「阿雅,請你再幫我倒杯開水。」


  「不會吧?」裴毅傑驚叫出聲。「你還要再吃?你不怕嗆死啊?」


  「老三,弄掉一些哇沙米再吃吧!」裴毅豪也不甚贊同地建議。


  裴毅昂卻是瞪大雙眼等著看好戲。


  「既然是我自己吩咐的,我當然要把它們吃光啦!」裴毅軒說著,側過頭去望著純雅。


  「阿雅,拿開水來啊?」裴毅軒提醒愣在一旁的純雅。


  一向行動敏捷迅速的純雅,這時卻反常地遲鈍,她慢吞吞的抬眼注視著裴毅軒。


  「阿雅,麻煩你,開水。」裴毅軒再度催促著。


  純雅垂下眼瞼,咬了咬下唇,這才慢吞吞地拿著水瓶去替裴毅軒倒開水。


  「謝謝。」


  就在八道緊張目光的注視下,裴毅軒非常勇敢的把第二個壽司放進嘴裏,可他雖然已有心理準備,卻依然吃得「很難看」,但他還是在又嗆又咳老半天後,再次吩咐純雅為他倒一杯水。


  「阿雅,麻煩你再來一杯,謝謝。」


  接著是第三杯、第四杯,裴毅豪看得直搖頭,裴毅傑和裴毅昂卻變態的興奮叫好,還直喊加油呢!然後,當裴毅軒要純雅替他倒第六杯開水時,純雅終於低聲地開口勸他。


  「三少爺,不要再珠了啦!」


  裴毅軒這才抬眼直視著她好半晌,「你真的覺得我吃夠了?」他非常認真的問。


  純雅又垂下眼瞼,遮掩住眼中所有矛盾、不安、心虛、歉疚等等的複雜情緒。


  「是的,三少爺,您吃這麼多,應該飽了。」


  「不是飽,是脹!」裴毅軒喃喃道。「光是這五杯開水,就夠撐死我的了。」


  純雅沉默不語的退開,裴毅豪則不耐煩地站起來。


  「好了,戲看夠了,大家該去上班了吧?」


  裴毅軒知道了!


  純雅敢肯定,裴毅軒一定知道那些「千變萬化」的早餐是她搞的鬼了,但是……


  他知道多少?他為什麼不揭發她?甚至勉強自己繼續接受她的虐待?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會以為她只是「年少無知」,看著他沒脾氣、好欺負,所以,故意整著他玩嗎?


  可他又為什麼會忍耐她的惡作劇哩?不會是喜歡上她了吧?


  呸!少臭美了!純雅暗暗的罵著自己。


  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爺,愛上低低在下的貧家小下女,然後來一段纏綿徘惻、哀怨動人的愛情大悲劇情節,是電視上或小說裏才會有的,現實生活中,傭人早就不再是屬於卑賤一族的了。


  就說她吧!堂堂T大畢業生,她可一點兒也不覺得自己哪點比人低下!


  不過,以他這濫好人的習性,他應該不會跟她計較那麼多;既然不計較,也就不會想太多;既然不會想太多,大概也會只認為她是頑皮好玩,而選擇他來惡作劇一下,那麼,他當然是不會對她怎麼樣的啦!


  至於他為什麼還要忍耐嘛……嘿嘿,就當他是犯賤囉!


  不過,老實說……雖然她最近好像都沒說過什麼老實話,可至少她必須對自己承認,從開始「報仇」之後,每一回看到他們四兄弟又出糗、又痛苦的模樣,實在覺得很爽。


  當然,並非因為她有虐待狂,而是實在忍不住要欽佩自己,居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整到那班號稱商界四蛟龍的兄弟們!


  對裴毅豪或許只是覺得挺好玩,堂堂一個大總裁,居然將近一個星期沒有換衣服,而且,他自己還完全不知情,真的是有夠可笑的!


  可那個花花公子裴毅傑和專愛整人的調皮鬼裴毅昂,就真的是活該被捉弄了!她早就聽阿美她們說過這兩位少爺的「功績」,為了那些被裴毅傑玩弄的女性,和家裏被裴毅昂捉弄的下人們,她可是整他們整得粉心安理得哩!


  但是!對於那個濫好人裴毅軒,一開始她就不太知道該怎麼「處理」他才好,畢竟她的良心還沒有完全被狗啃光光,總覺得有些下不了手。


  好不容易想到「早餐招式」,可每一次見他不是皺眉,就是苦臉地硬吞下那些「早餐」,而且半句怨言也沒有,她還真是有些不忍心。


  可不忍心歸不忍心,仇還是得繼續報下去才行!


  但是,心虛的她,猶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裴毅軒沒有揭穿她,甚至責怪她呢?在看他鼓起勇氣和那些生魚壽司拚老命,她不但覺得有些不忍心,甚至連愧疚感也給她跑出來「閒晃」了!


  再這樣下去,說不定她還會向他跪地磕頭道歉哩!


  所以想想……還是算了,她就暫且放過他,專心對付其他的人吧!


  扔開英文小說,裴毅軒伸伸懶腰,又轉了轉脖子,然後起身想到廚房去,可轉念一想,他又改變了主意。按下喚人鈴後,他拿起小說繼續看,不一會兒,輕巧的敲門聲就出現了。


  「進來。」


  純雅應聲進來,「請問三少爺有什麼吩咐嗎?」面前的她,與以往的天真活潑不同,她像在餐廳伺候時一般,乖乖的垂眼望著地下。


  「幫我弄杯冰牛奶和爆米花來,好嗎?」


  「是的,三少爺。」她恭敬的退了出去。


  不到五分鐘,他所要的東西就送來了,而且,這回可是貨真價實的冰牛奶。


  裴毅軒不自覺的露出饒富興味的微笑。


  「三少爺還有什麼吩咐嗎?」


  「沒有,不過……」裴毅軒指了指書桌旁的另一張椅子。「坐下來陪我聊聊如何?」


  純雅一聽,立即不安地往後退了一步。「這樣不好吧!三少爺,我只是一個下人,不適合跟三少爺一塊兒聊天。」


  裴毅軒微微揚起雙眉,他發現她剛剛說話的時候,原本很重的臺灣國語竟然不翼而飛了,看來,她之前的臺灣國語也是裝出來的,只是因為擔心被他留下來「盤問」所以才不小心露了「餡」,頓時,他心裏所有的好奇心都被她挑起了。


  「阿雅,你來這兒也有一段日子了,該知道我從來沒有把你們當下人看,你們也是領薪水做事的人,並沒有比誰低下啊!」


  純雅戰戰兢兢的低頭斂眉。「是沒錯,三少爺,但是水準不同,我們說出來的話根本搭不上邊。」


  是嗎?光聽這個回答,他們的水準似乎並沒有差多少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