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脫線小女傭 - 第四章

  很不幸的,純雅是個標準的、無可救藥的棋迷,不管是象棋、圍棋、西洋棋,甚至跳棋等,統統都一樣,所以,剛開始時,她還能「假仙」一下,不是這個不會,就是那個走錯了,可隨著時間的過去,她的「狐狸尾巴」就逐漸露出來了。


  「哇靠!你居然敢吃我的城堡?你死定了!」純雅冷笑著把教主挪了一個位子。「國王!」


  裴毅軒挑挑眉,發覺她的西洋棋棋藝實在是很高明,他已經連輸四場了。


  「好,我承認西洋棋不如你,可是象棋就不一樣了,我還沒有碰過能贏我的人喔!」


  純雅立刻忘情地猛拍胸膛,大言不慚的說:「我絕對是頭一個!」


  裴毅軒不禁竊笑地道:「那就明天來較量一下囉?」


  「No problem!」


  所以,翌日晚上……


  「哇操!我不信,再來一盤!」


  裴毅軒並沒有「臭彈」,他的象棋的確從未遭逢敵手,即使在面對純雅這種高手時,他依然能一心二用,一邊下棋,一邊偷偷地欣賞她各種俏皮可愛的表情與小動作。


  譬如她在思考時,總是攢緊了眉頭,而且,老是將一根手指放在唇上點個不停;當她下了一步自認為很漂亮的棋步時,她會洋洋得意地嘿嘿直笑,同時還「你完了、你完了!」的唸個不停。


  若是他下了一步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棋步時,她更是張大了口、瞪圓了眼睛,然後就「我完了、我完了!」地連連咕噥個不停,接著會皺皺鼻子、捏捏下巴,進入思索階段。


  她真的是個很可愛、很有趣的女孩;如果不是雙方的身分如此地尷尬的話,他早就光明正大的追求她了!可就因為她父親那可笑的「老鼠冤」,害他只能用這種「富家少爺拐騙無知小女傭」的手段接近她了。


  不過,回頭一想,如果不是因為她父親報仇心切,她也就不會出現在裴園,那他們根本就不會認識了,不是嗎?


  離開裴毅軒的房間時,已是將近十一點了,純雅默默地走向右翼的傭人房,心中開始浮現不安。


  大概有十來天了吧?


  每夜,她都會端著牛奶和爆米花到裴毅軒的房裏,然後就硬是被他留下來陪他下棋,剛開始還玩得挺樂的,可現在仔細一想,實在不太對勁哩!


  她知道自己下棋時,即使天塌了,也不會注意到,更別提隱瞞真實棋藝和維持「臺灣狗魚」的事了,可是,他卻始終一句話都沒多說,只是常常用一種很怪異的、會令人臉紅心跳的大膽眼神凝視著她。


  雖然爸爸已經同意她可以喜歡裴毅軒,但是,只要報仇行動不能終止,她就根本不可能跟他有進一步的發展嘛!


  再說,即使他真的喜歡她,可在一次次被她作弄之下,即使喜歡,也都被她給整沒了,他沒有一腳踢她上月球,她就覺得粉阿彌陀佛了,還喜歡個鬼啦!


  而且,因為被他拉去下棋,她也沒有時間進行她的復仇大計,所以,她不禁要懷疑,他是不是故意讓她沒心思、沒時間去搞鬼啊?


  想到這裏,她覺得自己的猜測應該沒錯,他並不是喜歡她,而是他太好心了,不想揭發她的「惡行」,卻又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兄弟們受苦,所以就只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想盡辦法來絆住她囉!


  可是這樣也不行啊!如果她不認真一點,搞不好下回去向爸爸要求「功成身退」時,爸爸仍覺得不夠爽,硬是認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要她繼續奮鬥打拚,那她可就累啦!


  所以,她不能再蒙混下去了,下一次,她得嚴正的拒絕裴毅軒的下棋邀約才行!可是……他一定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她,到那時,她又該找什麼藉口來擋他呢?


  「阿雅!」


  才剛走到自個兒的房門口,純雅就發現阿美坐在傭人專用的客廳裏,而且像是等她等了好一會兒了。


  純雅忙走過去。「阿美姊,你怎麼還沒睡?在等偶嗎?」


  「我是在等你,來。」阿美拍拍身邊的位置。「先坐下再說。」


  「哦!」純雅狐疑地坐下。「什麼素啊?阿美姊。」


  「你剛剛從三少爺那兒回來嗎?」阿美不答反問。


  「素啊!素三少爺找偶下棋啦!」


  「這十幾天都是?」


  「嘿咩!都素在下棋,三少爺好喜歡下棋的咧!」純雅加重語氣的頻頻點頭。


  阿美凝睇著她片刻,彷彿在思索著她的心思。


  「阿雅,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上三少爺了?」


  聞言,純雅心中一凜,可表面上依然是一派的無辜表情,「當然喜歡啊!素位少爺我都喜歡啊!」純雅故作天真的說。


  「你沒有特別喜歡三少爺嗎?」阿美仍然不放棄地試探著。


  「特別喜歡?」純雅歪著頭,像是不了解她的話似的。「偶不懂你的意素耶?」


  阿美唉的嘆了一聲。「拜托,你都二十二歲了耶!難道真的都不懂得男女之間的事?」


  純雅眨了眨眼,而後恍然大悟地道:「啊!偶懂了啦!你素說男生喜歡女生、女生喜歡男生的那種喜歡啊?」


  阿美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對,你對三少爺有沒有那種喜歡的感覺?」


  純雅不好意思地搔搔腦袋。「可素偶又不珠道什麼感覺才素那種喜歡啊!」


  阿美忍不住猛拍一下額頭。「天哪!我真的是被你給打敗了。」


  「偶又沒有打你!」純雅抗議道。


  阿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算了,算了」她揮了揮手。「不管你有沒有喜歡上三少爺,反正,有些事是一定要先跟你說清楚的。」


  純雅立刻擺出一副聆聽指教的神情。「偶在聽啦!阿美姊。」


  阿美注視她片刻,又摸了摸她的腦袋。


  「你聽我說,阿雅,我們家四位少爺雖然人都很好,但是,我們要記住自己的身分,你明白嗎?他們是少爺,我們只是傭人,不要以為小說裏那種少爺和小女傭的故事會發生在你身上。


  「阿雅,那都只是小說,是電視電影裏才有的,在現實生活中,除非你不再是女傭、除非你能有跟少爺們一樣的學歷、身分等,否則,你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懂嗎?」


  純雅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學歷不一樣,話就談不來,尤其是你,你講的話根本就很可笑……你不要生氣,這是實話,你想想,三少爺要是把你介紹給別人,而你卻用那口臺灣國語跟人家打招呼,我想,三少爺的面子肯定會被你給丟光了。」


  純雅似乎很不高興地噘起小嘴。「偶阿母說偶講的粉好啊!」


  阿美無奈的搖搖頭。


  「還有,三少爺是天心的執行副總裁,算起來是僅次於大少爺的人物,那是因為他比二少爺認真盡責,而二少爺也寧願作海外業務副總裁。所以,以三少爺的身分,你認為他可能會要一個學歷低、講話又難聽的女傭做女朋友嗎?」


  純雅仍然是一副很不滿的表情。「偶素沒有企給他哮想當三少爺的女朋友啦!可素偶不認為做傭人的人,身分就會給他比較低下,他們素用頭腦賺錢,偶們素用勞力賺錢,他們賺得比較多,偶們賺得比較少,就只有這樣的不同嘛!」


  「這樣就已經差很多了。」阿美說,「你沒有俏想做三少爺的女朋友是最好的啦!只要你記得我們跟他們不相配,就好了。」


  她忽地又蹙起眉。「我是不太明白為什麼三少爺會找你去下棋,以前他都是和老爺下的,而老爺去世後,他就和電腦下,從來沒有找其他少爺下過,更別說是傭人了,這點可真的是令人想不透呢!」


  純雅垂下腦袋暗暗偷笑,沒說話。


  「就連卓小姐知道三少爺喜歡下棋後,為了討好三少爺,想陪三少爺下兩盤,三少爺都婉拒了呢!」


  一聽到「卓小姐」那三個刺耳的字眼,純雅的雙耳立刻豎得又直又尖。


  「卓小姐?那素誰啊?」


  「她是四少爺念大學時的同學,有一回她跟著四少爺到家裏來玩,一看到三少爺,就喜歡上他了,然後就一直在倒追三少爺,記得那時候三少爺也常常陪她出去玩,以乎滿喜歡她的。」


  她想了想,又說:「我想,卓小姐應該可以算是三少爺的女朋友吧?」


  裴毅軒的女朋友?!純雅危險的瞇起眼睛。


  「後來,好像是卓小姐的父母堅持她必須去外國修博士學位,所以,卓小姐才會出國去的,不過,她還是常常會寫信來給三少爺,聽說前些日子,她還特地打電話回來告訴三少爺,說她正在趕論文,只要通過了,她就可以拿到博士學位回來了呢!」


  是嗎?裴毅軒的女朋友就要回來了?


  「所以,你最好和三少爺保持一點距離,免得到時候卓小姐誤會了,那就不太好喔!」


  純雅努力的想壓下心中的嫉妒和酸意,但結果卻是醞釀出另一股莫名其妙的憤怒,從她半合的眼瞼下,透過長而密的睫毛縫中,熾熱的怒火熊熊的燃燒起來。


  哼!你完了,裴毅軒,你完、蛋、了!這回,我絕對要「遵從父命」,好好的整死你!


  我死定了!


  裴毅軒連同他三位呆若木雞的兄弟,一起張口結舌的瞪著那一整杯鮮紅色的……血,好一會兒都沒人說得出話來。


  終於……


  「我覺得那個顏色……好像不是酒吧?」裴毅昂吶吶地道。


  「這是整杯的純鱉血,四少爺,整整四隻鱉喔!」純雅興高采烈地說。


  「那個……你真的要喝嗎?老三。」裴毅傑也好心的提醒他。「我不能保證你是不是只會流『一天』的鼻血喔!」


  「至少要三、四天吧!偶猜。」純雅幸災樂禍地說。


  裴毅豪終於把視線從那杯令人怵目驚心的血上移開,轉到面色鐵青的裴毅軒臉上。


  「老三,你為什麼突然想要喝這個呢?」


  「大少爺,大冷天的,這個粉補的啊!」純雅「粉」嚴肅地解釋。


  大冷天的?老天,他還沒喝,就已經全身發燒啦!


  裴毅軒吞了口唾沫,嘴巴張了張,卻還是說不出半個字來,只能以飽含哀求的雙眸望著純雅,卻見純雅不但毫無同情之色,甚至有著隱隱的怒意。


  他不解地皺了皺眉,但心裏明白,今天這杯鱉血,他是喝定了!


  「三少爺,快趁熱喝吧!冷了可就不好喝囉!」純雅「好心」的催促著。


  好喝?!哼!才怪!


  躊躇了半天,終於,在八道目光的「緊迫盯人」下,裴毅軒用左手捏住鼻子,右手端起杯子,再遲疑了半晌之後……他就猛地仰頭將杯子裏的恐怖東東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


  純雅忙一臉驚恐的捂住嘴巴,以防自己先吐出來,而那三個兄弟則是嘴巴大張、雙目圓瞪,一副不敢置信,外加欽佩萬分的表情。


  「砰!」裴毅軒猛地將空杯子放回桌上,他的臉色完全沒有「進補」之後的紅潤,反而是逐漸發青。


  「我喝完了!」


  他聲音沙啞地說,下一步,他便霍地跳起來衝出餐廳,不到十秒鐘,劇烈的嘔吐聲便傳至眾人的耳內。


  三兄弟面面相覷,再看看自己面前的早餐,沒有人有胃口再吃下去了……


  裴毅豪首先站起來。「我想,今天就讓老三休息一天好了。」


  「我贊成。」裴毅傑附和道。「要是換成我,肯定要吐上個三天三夜了。」


  「那不是很補嗎?」裴毅昂覺得有點困惑。「為什麼會抓兔子呢?」


  裴毅傑輕笑道:「你喝過嗎?」


  裴毅昂搖搖頭。「沒有。」


  「那你去喝一口試試看就知道了。」裴毅傑說著,搭上他的肩膀往外走去。


  「有些人敢喝,但大部分的人都會受不了那種腥味,我那次只是喝了一小口,就吐了一整天,也不曉得為什麼,那個味道總是會一直殘留在口中,怎麼樣也消不去,搞得我一直反胃,害我不但頻頻抓兔子,還三天都吃不下飯哩!」


  似乎在證實裴毅傑所說的話,嘔吐聲依然不停的傳來,而且還更大聲了呢!


  純雅端著一碗稀粥來到裴毅軒的房門外,她略略遲疑了一下,才抬起手輕敲了兩下門。


  見沒有回應,於是,她又敲了一次……可還是沒有聲息,她考慮片刻後,便自己悄悄的打開門探頭進去。


  只見裴毅軒整個人趴在床上,似乎還在熟睡當中,純雅咬了咬下唇,決定偷偷的進去看看他。


  她回身關上門後,踮著腳尖來到床邊,先將碗擱在床頭櫃上,才側身凝視著裴毅軒的睡容,他的臉色依然很蒼白,幾絡髮絲掉落在額前,看起來有些可憐兮兮。


  她本能地為他撩起髮絲,猶豫了下,才將她的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