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脫線小女傭 - 第五章

  當她正準備離開客廳時,裴毅傑開口說:「阿雅,去催一下三少爺。」他用下巴往靜坐在他對面的卓巧欣努了努。「就說卓小姐已經等很久了,叫他快點下來啊!就算已經是女朋友了,也沒道理讓人家等那麼久嘛!幹嘛?難不成是想試探人家的耐性底線嗎?」


  「哦!」純雅淡淡的應聲,且多望了卓巧欣一眼後才轉身離去。


  純雅站在裴毅軒的房門口,輕輕的敲了兩下門,不等裴毅軒回應,她便大聲的嚷著,「三少爺,二少爺說您的女朋友來了,請快去見客囉!」


  裴毅軒無聲的打開房門,一手扶在門上,一手搭在門框上,眼神無奈的俯視著純雅。


  「我告訴過你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了,不是嗎?」


  純雅聳聳肩,無辜地瞅著他。「不關我的事,是二少爺說的嘛!」


  裴毅軒揚高雙眉。「好,那你先去把二哥給我叫上來!」


  「哦!」純雅點點頭,轉身走回客廳。


  「二少爺,三少爺請您先上企一下。」


  裴毅傑愣愣的問:「我?什麼事?」


  「不知道,三少爺只叫我請您上企一下,其他什麼也沒交代。」


  「哦!」裴毅傑聳聳肩,繼而轉向卓巧欣和文玲說:「那你們先等一下,我馬上就把老三帶下來。」然後又吩咐純雅,「阿雅,去把四少爺找來,讓他先來陪陪兩位小姐。」


  裴毅傑上了樓,只敲了一下門,便直接開門進去。


  「老三,你不下去,叫我上來幹嘛?卓巧欣已經等你很久了耶!」


  端坐在書桌後的裴毅軒,兩手搭在下頷。「我想先請問一件事。」


  裴毅傑閒閒的晃到書桌邊坐下,「什麼事?」


  「你喜歡卓巧欣嗎?」裴毅軒很認真地問。「我是說那種想要她當女朋友的喜歡?」


  裴毅傑皺起眉。「當然沒有,我只是覺得她的氣質還滿不錯的,可從沒有想過要追她,我想,她大概不太適合我吧!」


  裴毅軒輕嘆一聲。「很好,既然你沒有想過要她當你的女朋友,那憑什麼我就必須要當她是我的女朋友?」


  裴毅傑呆了呆。「你是說……你不要她當你的女朋友了?」


  裴毅軒搖頭再嘆。「我是說,我從來沒有當她是我的女朋友過。」


  「可是……」裴毅傑吶吶地開口,「你以前常常陪她出去玩啊?」


  「那是因為我推辭不了,依我的意思,我根本就不想和她出去。」裴毅軒無奈地道。「你記得嗎?那時候你和老么還拼命幫她勸我陪她出去呢!」


  「怎麼……怎麼差那麼多?」裴毅傑不由得傻了。「我們……我們一直以為你是在等她呢!」


  「等她?」裴毅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她出國時,我還一直祈禱她最好是留在國外結婚,不要再回來了呢!」


  裴毅傑又呆了半晌才說:「那……你最好盡快和她說清楚,免得拖越久,就越糾纏不清。」


  「我的確是會和她說清楚,」裴毅軒嚴肅地說,「可是,請你們不要再雞婆多事,老是在一旁敲邊鼓。」


  裴毅傑尷尬地嘿嘿兩聲。「其實,我們當時是覺得你們的氣質滿像的,所以,才想撮合你們,否則,要等到你自己主動去追女朋友,恐怕等到我們都子孫滿堂了,還等不到哩!」


  那你們就想錯囉!裴毅軒搖搖頭。「氣質相似,並不一定就適合,也許你們不相信,但是,我喜歡的反而是那種活潑風趣的女孩。」譬如像純雅那種女孩,就可以讓他心動。


  「真的?」裴毅傑頗為驚訝地睜大了眼。「活潑風趣?」


  「嗯……」裴毅軒垂眸沉吟著。「或許再加一些俏皮可愛……還有樂觀開朗……最好是兩顆眼睛像貓眼一樣,又大又圓的……個子嬌小玲瓏,還喜歡搞點小惡作劇……


  裴毅傑越聽,雙眼就瞪得越大,不禁喃喃道:「難怪你不喜歡她,卓巧欣好像沒一點符合你說的標準哩!」


  裴毅軒抬起眼看他。「我對卓巧欣無所謂喜不喜歡,而是根本沒感覺,這樣如何在一起呢?」


  裴毅傑了解地連連頷首。「我明白了,若是沒有兩情相悅,勉強在一起是很痛苦的。我想,待會兒你就帶她到書房……呃、不行,大哥在那兒,那就到娛樂室好了,你們在那邊把話說清楚,好讓她死了心吧!」


  裴毅軒滿意地笑笑。


  「我早就打算如此做了,只要你們別再多事就行了。」


  所謂的娛樂室,並不是只有一間,其中包括了視聽室、健身室、電動玩具室等等,但唯有視聽室是最舒適安靜的。


  此刻,卓巧欣正坐姿優美地斜靠在沙發上,裴毅軒則坐在八角窗臺上,兩人遙遙互望了許久,終於,裴毅軒先開口了。


  「在美國應該有人追你吧?」


  卓巧欣秀眉微蹙,哀怨地說:「就算有,我的心裏還是只有你啊!」


  從一開始,她就不曾隱瞞過自己對他的心意,雖然她也感覺得到裴毅軒始終在敷衍她,但至少裴毅軒「約會」的對象只有她一個,這是她唯一的安慰與希望。


  裴毅軒輕嘆。「我在信上一直勸你試著接受別人的追求,不是嗎?」


  「對不起,我做不到。」卓巧欣毅然決然地說。


  裴毅軒又沉默了,良久之後,他終於硬起心腸直接告訴她,「可是,你這樣會帶給我很大的困擾。」


  卓巧欣震驚的咬著下唇,輕聲說道:「我不懂。」


  「你懂的。」裴毅軒站起身,慢慢來到她前面的矮桌上坐下。「我並不想說得這麼直,但是,我真的從來沒有喜歡過你,你不應該再在我的身上浪費時間了。」


  聞言,卓巧欣的眼圈倏地泛紅,卻仍是輕聲的低語。


  「我知道你沒有喜歡過我,但是,那是因為之前我們相處的機會並不多,現在我回來了,我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互相了解,我相信,你一定會逐漸明白,我們是很相配的一對。我們的個性、學識、背景都很相似,我們可以搭配得很好……


  「感情不是遊戲或運動,卓小姐,」裴毅軒打岔道。「不是能相互搭配得很好就可以的,那是一種feeling,跟學識背景完全沒有關係,沒有那種feeling,我們就是不適合,懂嗎?」


  「但是,感情也是可以培養的,不是嗎?」卓巧欣卻固執地不願放棄。「我說了,以後我會有很多的時間,我們可以……


  「不可能了!」裴毅軒再一次打斷她的話。「我的感情早已給了別人,沒有多餘的給你了。」


  卓巧欣震驚地盯著裴毅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裴毅軒嚴肅地頷首。「是真的,我的心裏已經有人了。」


  沉默了片刻,就見卓巧欣的眼眶開始凝聚水滴,最後,淚水終於墜落。


  「我很抱歉,但是,感情的事真的很難勉強的。」裴毅軒歉然的說,並將面紙盒挪到她的面前。


  卓巧欣任由淚水如泉湧般落下,她始終無語地盯著裴毅軒,好一會兒後,她才哽咽地問:「是誰?是誰那麼幸運能擁有你的心?」


  「對不起,因為某些因素,我暫時還不能透露她是誰。」


  卓巧欣蹙了蹙眉,繼而疑惑地打量他,片刻後,她有所領悟「啊!」了一聲,淚水隨即停止。


  「根本沒有那個人,對不對?你的心裏根本沒有任何女孩子,對不對?你只是想要讓我死心,才會這麼說,對不對?」


  一連三個對不對,問得裴毅軒的眉頭越擠越緊。


  「我沒有騙你,卓小姐,我真的已經愛上一個女孩子了。」


  「那就告訴我她是誰!」


  裴毅軒無奈的嘆口氣。「我真的還不能說。」


  「那我就不相信!」卓巧欣斬釘截鐵地道,同時抽出紙巾拭去臉上狼藉的淚痕。


  「可是,卓小姐……


  「不必再說了,時間是我的,我高興怎麼浪費就怎麼浪費,更何況,我根本不相信你已經愛上了其他人。」卓巧欣態度堅決地凝睇著裴毅軒。「即使你真的喜歡上別人,只要你還沒結婚,我就有權利追求你,不是嗎?」


  「我不……


  「不要說不,每個女人都有權利去追求自己的最愛,你不能剝奪我的權利!」


  卓巧欣又搶著說,根本不給他任何拒絕的機會。「我已經愛你愛了四年,我真的不能就這麼放棄,你明白嗎?」她說著,起身俯視他。


  「所以,就從明天開始,我要重新追求你,這一次,我不會再被任何事所阻擾了。」


  話落,在裴毅軒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裴毅軒的雙唇上重重地吻了下去。


  就在這一瞬間,視聽室的隔音門突然被打開……


  她真的、真的只是想來看看裏面是否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了,或者大洪水即將來臨了,抑或必須幫著阻止某某人撞豆腐、吊面線……


  一哭、二鬧、三上吊,都是女人被甩時常用的手段,不是嗎?


  可純雅怎麼也沒料到,自己看到的卻是這副景象 —— 只見卓巧欣熱情地親了裴毅軒一下,然後開開心心地說:「就這麼說定了,從明天開始,我就天天來找你囉!」然後,她就帶著滿臉噁心的笑容離去了。


  裴毅軒一看見純雅,便一臉驚恐地哀求道:「阿雅,拜托你先聽我解釋,好嗎?」


  純雅二話不說的,就將兩杯熱騰騰的紅茶,毫不留情的潑在裴毅軒的身上,甚至連盤子也被她砸到直跳腳的可憐蟲頭上!


  戲,終於「圓滿」的落幕了……


  翌日,裴毅軒的早餐非常「正常」,是他最愛吃的蝦肉餛飩細粉一碗,可是他還是吃得膽戰心驚,擔心純雅是否把整瓶瀉藥都給倒進去了。


  直到臨出門的前一刻,他才知道真正的恐怖尚未降臨。


  「三少爺,請等一等。」


  正要上車的裴毅軒聞聲回過頭,瞧見福嬸滿臉狐疑地追過來,後頭還跟著純雅,他頓時感覺到一陣強烈的不安;他躊躇了一下,隨即把公事包往車裏一扔,轉身迎向福嬸。


  三兄弟只見福嬸對裴毅軒說了幾句話,就看到裴毅軒的臉色瞬間大變,整個人似乎在剎那間便被驚恐與畏懼給籠罩住了。


  福嬸催促似的又說了幾句,裴毅軒卻非常奇怪地望著垂頭不語的純雅,良久後,他才非常沉重地點了一下頭。


  即使相隔有一段距離,三兄弟仍然看得出來他有多麼地不情願,而當裴毅軒轉身走回來時,臉上更是佈滿了絕望。


  裴毅昂好奇地出聲問:「怎麼了?」


  裴毅軒神情慘澹地翹了翹唇角。「明天你們就知道了。」


  隔日……


  在瞧見裴毅軒挖起第一匙「早餐」時,三兄弟一起倒抽一口冷氣。


  裴毅昂受不了的開口要求,「拜托,等我吃完了你再吃,好不好?」


  「不,等我們出去了你再吃。」裴毅傑更正道。


  「如果你真的要吃那個……」裴毅豪一臉的噁心樣。「你今天最好再休息一天。」


  裴毅軒的確需要再休息一天,因為,他才剛吞下「第一顆早餐」,就忍不住衝到浴室去了,等他全部吃完後,他還在馬桶邊足足「看守」了一個多鐘頭,直到確定不會「有人來偷馬桶」了,他才放心的回到房裏去「苟延殘喘」了。


  真是有福不會享,聽說半雛蛋很補的耶!純雅壞心的「抱怨」著。


  因為裴毅軒「插定」的早餐越來越怪異,所以,裴毅豪也不得不放他好幾天的「病假」,其唯一的好處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