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脫線小女傭 - 第七章

  「我知道你是來報仇的,但是,你的報仇方法實在……咳咳,抱歉,因為實在是太好笑了。」見純雅倏地抬起眼怒瞪他,裴毅軒連忙舉起雙手投降。「我說了很抱歉的嘛!」


  純雅悶悶的坐著,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心中的怒氣漸漸消失。


  裴毅軒忙坐到她身邊,伸手摟住她的肩頭。


  「我了解你的不得已,也能接受你的……呃、報仇方式,我只是希望,你父親能早日滿足,解開你的束縛,這樣,我們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她垂眼凝視著手中的報告書片刻後,輕聲問:「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在你安排我吃那些千奇百怪的早餐,又看到你私自進出大哥的臥房時,我想,大哥出的那些糗,大概也是你的傑作,所以,就請人去調查你了。」裴毅軒坦承道。「我沒什麼特殊用意,只是想知道你為什麼那麼做而已。」


  「你……不生氣?」純雅囁嚅地道。


  「不,我一點也不生氣。」裴毅軒緊了緊摟著她的手,「相反的,我反倒開始注意你,而且喜歡上你,甚至還愛上你。」他笑笑。「也許這是上天注定好的吧!」


  「我還以為是你人太好了,所以不忍心揭穿我,讓我被炒魷魚哩!」純雅喃喃的咕噥著。


  裴毅軒又笑了。「其實,看你拼命的演好自己的角色,真的很有趣哩!我每次都想大笑,卻又不敢笑,忍得好可憐哩!」


  純雅恨恨的白他一眼。「你還敢說?你分明是在耍我嘛!」


  「哪有?」裴毅軒連忙喊冤。「我只是盡量在配合你嘛!」


  「還說!」純雅火大地在他的大腿上用力的捏了一下,看他齜牙咧嘴地撫著痛處,她才滿意地翹起下巴。「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亂說!」


  「不敢了,小姐,不敢了!」他可憐兮兮的討饒。


  純雅笑了,可笑著笑著,又突然沉下臉,偷覷他一眼。


  「你真的……真的不在意?」


  「我發誓!」裴毅軒舉手做發誓狀。「我還打算,你若是一輩子不說,我也會把它忘掉的。」


  聞言,純雅不由得感動地偎向他的胸前,喟嘆道:「你真好,真的、真的好好喔!」


  「還好啦!」裴毅軒伸手輕撫著她的腦袋,隨口又問:「怎麼現在突然想要告訴我實話了?」


  聽到他的問話,她猛地跳起來,而且緊張的抓住他的手臂,緊得五指都陷入肉裏了。


  「事情大條了,毅軒,有人要整你們兄弟耶!」


  裴毅軒揚了揚眉毛,同時雙目若有所指地盯住她。


  純雅微微一愣,繼而又狠狠地掐了他一把。「該死,不是我啦!是除了我之外的某某人啦!而且,人家是真的要毀了你們喔!」


  裴毅軒雙眉一挑,無言的望著她。


  純雅連忙又坐下來,稍稍想了想後才問:「你們天心好像是在兩年前開始到美洲去開拓業務的喔?」


  「三年前。」裴毅軒更正。「那又如何?」


  純雅斜睨著他。「搞得如何?有聲有色吧?」


  裴毅軒聳聳肩。「還滿順利的。」


  純雅猛拍一下大腿……裴毅軒的大腿。


  「那就對了,幾家歡樂幾家愁,你們順利,自然就有人不順利囉!」


  裴毅軒哀怨的偷偷撫著大腿,終於有所領悟地攢起了眉頭。


  「你是說……


  「你們在美國開展業務,自然會搶了別人的生意,對吧?」見裴毅軒頷首,純雅便繼續解釋,「而且,你們越順利,搶到的生意也就等於越多,最糟糕的是,你們搶去的生意,有七成都是屬於同一家公司的。」


  裴毅軒驀地圓睜雙眸。「運虎!」


  純雅猛一點頭。「對!也許你們不知道,運虎已經聯合所有被你們搶過生意的公司,想要一舉整垮你們了!」


  裴毅軒不由得大皺其眉。「這……生意上的競爭,是必然的,他們的價錢不好,東西也不夠精緻,怎麼能怪我們搶走了他們的生意呢?何況,為什麼一定要整垮我們?把我們踢出美國不就行了?」


  純雅不自覺的仰頭瞪了一下天花板。「老天,就算你們被踢回來了,以後你們就不會想再去試試看嗎?」


  「當然會啊!」裴毅軒脫口道。「失敗是很正常的,自然要一試再試,從失敗中求取教訓,才會有希望成功嘛!」


  純雅皮笑肉不笑地瞟他兩眼。「幹嘛?你這語氣倒像是在教訓你兒子喔?」


  裴毅軒尷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露出白牙齒。「那個……嘿嘿、是我爸爸常常說的話啦!」


  純雅翻了翻白眼,又搖搖頭。「總而言之,他們認為必須整垮你們,你們才不會再到美國去發展,他們的生意也才能穩穩當當地做下去。」


  裴毅軒凝視她片刻。「我想,你大概知道他們打算用什麼方法吧?」


  純雅倏地瞇起了雙眼。「內奸!」


  裴毅軒一聽,也不禁瞇起雙眼。「誰?」


  「文玲!」


  「文玲?」裴毅軒驚訝地重複。「是她?為什麼?她是職業的商業間諜嗎?」


  純雅冷冷一笑。「錯了!她是運虎董事長的女兒。」


  「不可能的!」裴毅軒脫口道。「運虎董事長的資料裏……


  純雅不耐煩地揮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她是運虎董事長的私生女,是情婦為他生的女兒。她父親答應她,只要她完成這項工作,就讓她正式加入家族裏,成為董事會的一員。」


  裴毅軒愣愣的沒有說話。


  「所以,她才會特地親近卓巧欣,因為卓巧欣是『裴家三少爺的女朋友』……」純雅嘲諷地道。「再藉由卓巧欣認識裴家的其他人,很『幸運』的,裴家的二少爺和她一拍即合,所以……就這麼回事啦!」


  「你怎麼知道?」未等純雅變臉,裴毅軒連忙又加了兩句。「不是懷疑你,只是純粹的好奇而已。」


  純雅不屑地撇了撇嘴。「不就因為你嗎?」


  這回答更令他驚愕不已,「我?怎麼會是我?」裴毅軒吶吶地道。


  「文玲跟著咱們偉大的裴二少爺那麼久,我想,你們美國那邊應該開始出問題了吧?」純雅涼涼地說。


  裴毅軒心頭一凜,默認了,見狀,純雅輕蔑地冷哼一聲。


  「我剛剛說了,他們不光是要毀掉你們在美國的生意和據點而已,最重要的是天心本體,但是,二少爺只是負責海外業務的副總裁,天心的整體運作,他並沒有直接參與,所以,文玲必須在大少爺和你之中選擇一個,另外想辦法偷取機密,因為你們兩個才是掌控天心運作的主要人物。」


  她停了停,繼續說下去。「接著,她發現我和你之間的關係非比尋常,於是,她就開始調查我,想找找看有沒有可以供她利用的地方。當然,她也就查到我們兩家之間的『怨仇』……


  她嘲諷地笑了笑。「她認為,以我一個大學畢業生,會委身到這兒來做女傭,必然是為了報仇,所以,就直接找我跟她合作『報仇』囉!」


  說著,她還擺出妖嬈狐媚的樣子,朝裴毅軒偎了過去。


  「她要我在枕邊多挖一點天心的資料給她,好讓她可以乘機毀了天心!」


  裴毅軒挑了挑眉,隨即也配合著露出邪氣的笑容,賊兮兮地攬住她說悄悄話。


  「沒問題,只要你伺候得本少爺舒舒服服的,你要什麼機密,本少爺絕對不會保留半分,ok?」


  聽他這麼一說,純雅便握緊了小拳頭,驀地給了他一記爆栗。


  「ok你的頭啦!」


  「噢!會痛耶!」他慘叫一聲。


  「活該!」嘴裏罵著,肘子又順便給了他一拐。「你還不快想想該怎麼解決這個麻煩?一個弄不好,你們天心就要關門大吉啦!」


  「咳咳……我得內傷了啦!」裴毅軒揉著胸口,見純雅雙眸一瞪,他就忙著求饒。「好嘛、好嘛!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告訴大哥,畢竟,他的個性最沉穩實在,經驗也最豐富,尤其是又牽涉到二哥的私情,這個……最好還是由大哥以兄長的身分去處理比較好。」


  純雅聞言,不由得沉默了。


  沒錯,這的確是最好,也最妥當的辦法,純雅也早就想到了,可是……


  「要全部告訴他嗎?」她輕輕地問。


  「最好是全部告訴他。」裴毅軒平靜地說,「你放心,無論他怎麼處理我們之間的事,我都會與你共進退的!若是他不能容忍你,那我們就一起離開吧!」


  純雅那躊躇畏縮的神色,倏地變成溫馨感動,貓樣的大眼中溢滿了水樣的柔情。


  「毅軒,」純雅呢喃低語。「我……


  他俯首輕啄她的紅唇,堵住她想說的話。


  「什麼也不用說,只要相信我愛你,然後陪我去見大哥就好了。」


  「可是,不能讓文玲知道我們和大哥談過喔!」純雅警告道。


  「嗯……」裴毅軒沉吟片刻。「那我明天就找個藉口,瞞著文玲和二哥把大哥騙回來一趟。」


  裴毅豪的反應,卻是出乎兩人的意料之外。


  裴毅軒先告訴他純雅的真實身分和委身裴園做女傭的目的,而裴毅豪看著手上的報告書,聽著裴毅軒的述說,卻始終面無表情、沉默不語。


  直到裴毅軒停止了好半晌後,他才緩緩的抬起頭來,依舊是神情高深莫測,可眼神卻隱約的閃爍著幽默的光彩。


  「你是說……」他淡淡瞟一眼純雅,「是她搞得我渾身發臭,出糗連連,又讓老二老拉肚子,還教老么的東西滿屋子亂亂飛,甚至那些讓你吐得半死的早餐……」他又瞟她一眼。「都是她做的?」


  「都是我,大少爺,」裴毅軒還沒出聲,純雅已經很勇敢的全盤招認了。


  「我是來報仇的,那些都是我的報仇行動。」


  裴毅豪點點頭。「原來你不是真的滿口的臺灣國語,你知道嗎?你說的實在有夠標準,多聽幾次,真的會讓人昏倒……嗯!也許那樣才是最好的報仇方法喔!」


  純雅赧然地笑了笑。「我媽媽都是那樣講話的。」


  裴毅豪再次頷首。「原來是令堂『教導有方』啊!」


  純雅當作沒聽到他那句話,很勇敢的挺起胸膛說:「如果大少爺不能容忍我,盡管把我辭退沒關係,反正,我還是會另外想辦法報仇的。」


  裴毅豪突然笑了!


  老實說這還是純雅第一次看見裴毅豪的笑容呢!她不禁看得有些發愣,怎麼他不生氣,反而笑起來了?是怒極反笑嗎?


  「我想,我的肚量應該能夠容忍這種……」裴毅豪聳聳肩。「報仇方式,如果你硬要說它是報仇的話。」


  純雅呆了呆。「大少爺是說……


  「你盡管報仇吧!」裴毅豪說著,又笑了,「老實說,裴家從來沒這麼有趣過,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