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脫線小女傭 - 第八章

  裴毅豪頷首,往後靠向椅背。「是差不了多少,但還是得用點心思,我想,你可能在未來的兩、三個月裏,都得加班才行了!」


  「加班?」裴毅傑一聽,立刻嚷嚷了起來。「兩、三個月?」


  「當然,難道你想拖上一整年嗎?」裴毅豪說。「別忘了,你還有原本的工作要做喔!」


  「可是……」裴毅傑面有難色地看了看手上的卷宗。「文玲她會不高興我都沒有時間陪她的。」


  「是樣啊……」裴毅豪故作思索狀。「那就把你原來的工作交給老三好了。」


  「好啊、好啊!」裴毅傑頓時眉開眼笑。「這樣我就不必加班了吧?」


  「嗯!那今天你就先把你的工作整理一下,明天我就交給老三處理,你也可以開始進行規劃了。」


  「No problem!」


  雖然是在家工作,裴毅軒卻比在公司裏還忙,他忙著做假資料好交給純雅拿給文玲。


  而純雅也很忙,她忙著在其他三兄弟的房間裏搞鬼,裴毅軒自然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隨她去囉!可其他三個兄弟就很慘了。


  譬如,裴毅豪每回進自己的房間,都要很小心,天知道會有什麼東西灑在他身上,或爬到他腿上,而且,他也要重新培養自己的耐性,每天一次又一次把東西擺回原處,一回又一回的設法把秩序找回來。


  而裴毅傑呢!他會發現咖啡豆居然變成毛豆,咖啡加進糖粉竟然會生泡泡,奶水裏還養著蝌蚪,最可恨的是,他特別從法國買回來的七彩玲瓏珠保險套,竟然變成小醜的氣球!


  至於裴毅昂,就比較簡單一點了,他只要天天到處找東西就行了。


  於是,大家統統都明白,從以前到現在,四兄弟的糗事,都是哪一位「大師」的傑作了!裴毅傑和裴毅昂自然是對這事兒暴跳如雷,拼命找裴毅軒理論,裴毅軒則是一概充耳不聞。


  可奇怪的是,他們認為,最應該冒火的裴毅豪,卻反而一聲不吭,如果裴毅傑或裴毅昂去找他嘮叨抱怨,他也總是一句,「難道你們要逼走老三?」來頂回去。


  既然拿純雅沒轍,他們也只好忍氣吞聲的繼續在女魔王的淫威下求生存,但私底下,他們仍想到了一招絕招來應付。


  那是端午節前的一個禮拜,毫無預警地,福敦敦的胖媽終於回來了,驚喜萬分的裴毅軒,立刻拉著純雅衝出臥室到大廳去,笑瞇瞇的胖媽,一見到裴毅軒,便一把摟住瘦削的他,嘴裏疼惜地嘟嘟嚷嚷個不停。


  「哎呀!老三哪!你怎麼又瘦啦?這樣不行喔!要多吃、多運動啊!別老是窩在房間裏頭看書、下棋的,他們三個我都不擔心,就擔心你一個,結果,你真的是沒人盯著不成哪!」


  「胖媽,您就愛亂操心,我好得很哩!」裴毅軒辯駁道。「我會瘦,是因為過年時大病了一場嘛!好了啦!說這些沒有意思,來,我給您介紹一下,這是阿雅,她……


  「我知道!」胖媽搶白道,所有的慈祥和藹,在剎那間全都不翼而飛,她一臉輕蔑地上下打量著純雅。「我聽老二說過了,是一隻妄想攀上枝頭做鳳凰的烏鴉嘛!」


  老二?!


  裴毅軒和純雅互覷一眼,原來是裴毅傑請胖媽回來控制大局的啊!


  「胖媽,是二哥找您回來的嗎?」裴毅軒搖搖頭。「他到底是怎麼跟您說的?」


  「該說的都說啦!」胖媽冷冷地斜睨著純雅。「我倒要見識一下,一個小女傭能作怪到什麼程度。」


  裴毅軒皺起眉頭。「胖媽,您想怎麼樣?」


  「怎麼樣?」胖媽雙臂抱胸,依然是冷眼的斜睨著純雅。「我要代替她父母好好的教導她一下,什麼叫做禮貌、什麼叫做尊敬、什麼叫做服從!」


  純雅聳聳肩,裴毅軒則雙眉緊鎖。


  「不行,胖媽,她是專門伺候我的,您不能使喚她。」


  胖媽這才將眼神拉回來裴毅軒的臉上,若有所思的繞了一圈。


  「我不能使喚她?老三哪!不要告訴我你真的迷上她了!一個小女傭?大戶人家的女孩兒你不要,你要個小女傭?」


  裴毅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女傭又怎麼樣?女傭也是人吧?我喜歡她又怎麼樣?我一向都沒有隱瞞這個事實啊!如果你們不能接受,也是你們的事,畢竟要和她相處一輩子的人是我,不是你們。」他義正辭嚴的宣告。


  胖媽雙眼微瞠。「你真的要娶她?」


  「時候還沒到,不過……」裴毅軒轉頭望著純雅。「我一定會和她結婚的!」


  「是嗎?」胖媽冷笑一下。「那我更得好好教教她什麼叫做大戶人家的規矩囉!」


  裴毅軒嘴一張,隨又合上,放棄似的搖搖頭。


  「算了,以後你們就會明白了。反正胖媽,阿雅是伺候我的,只有我可以使喚她就是了。」


  「如果你真的那麼需要人伺候,我叫阿美去替換她。」


  「不,胖媽,」裴毅軒立即否決,同時拉著純雅往回走。「是大哥把阿雅配給我的,您還是去找大哥說吧!」


  「老大?」胖媽揚高雙眉。「好,我去跟他說,我就不信他也像你一樣昏了頭。」


  可是,結果是……


  「不行!」裴毅豪想也不想的回答。


  「為什麼不行?」胖媽詫異地大叫,她不敢置信地瞪著他那張冷凝沉肅的臉。「難道你真的同意讓他們兩個在一起?」


  「胖媽……」裴毅豪注視著從小疼愛他們四兄弟如親子的胖媽。「過一段時間再說好嗎?」


  「再過一段時間,他們就更分不開啦!」胖媽立刻反對。


  裴毅豪又注視她片刻後,慢吞吞地從書桌後站起身,走到窗前凝望著夜空。


  「胖媽,阿雅她絕對不是像老二和老么跟你講的那麼糟糕,她是個好女孩,可能有點頑皮,但是……」他回過身。「胖媽,相信我,她真的是個好女孩,現在你可能已對她有偏見,所以沒辦法感受到,但是,過一段時日後,我保證你會明白,她的確是個好女孩的!」


  胖媽不可思議地瞪視著裴毅豪良久。


  「老大,你堅持不肯辭退她……


  「胖媽,我都說了,她一走,老三也會跟著走的。」


  「可你也不肯讓我調換她……


  「胖媽……」裴毅豪頓了頓。「再過一些時候再說吧!」


  胖媽瞇起了雙眼。「而且,我也不能使喚她?」


  裴毅豪遲疑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說:「胖媽,如果你嫌人手不夠,可以再多請幾個……


  「可就是不能使喚她就是了?」胖媽不客氣地打岔道。


  「胖媽……」裴毅豪實在找不到什麼好理由了,只能說:「老三會不高興的。」


  胖媽靜立片刻,而後非常緩慢地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老二會那麼急著催我回來了。好,現在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她冷笑一聲。「老大,我先說好,該做的事,我一定會去做,如果你不滿意,就隨你處理吧!」說完,她掉頭就走。


  裴毅豪直搖頭嘆氣。


  該死的老二,除了桶樓子找麻煩外,你還會什麼呢?


  「現在怎麼辦?胖媽一定會想辦法整死阿雅的。」裴毅軒擔心的說。


  「該死的老二!」裴毅豪喃喃咒罵道。


  裴毅軒在書桌前來回走了一趟。


  「沒道理叫阿雅在幫了我們的大忙之後,還要教她忍受胖媽的虐待吧?」


  裴毅豪皺眉思忖,一語不發。


  「不能把實情告訴胖媽嗎?」


  裴毅豪抬起眼,「你說呢?」他反問。


  裴毅軒愣了愣,繼而嘆了一口氣。「不能,胖媽的個性跟老二一樣,心裏藏不住話,無論什麼事,都會僻哩啪啦先爆出來再說,所以,要是讓她知道了實情,她肯定會先去抓老二來吼上個三天三夜,這樣一來,就什麼事都瞞不了啦!」


  裴毅豪哼了哼。「那你還問。」


  裴毅軒隨即又提議,「或者讓她先避開?」


  「也不行,」裴毅豪立即否決。「這樣一來,文玲會懷疑阿雅給她的資料到底是從哪裏來的,絕不可能是你自動奉獻上去的吧?這件事要有個最完美、徹底的解決,就不能讓文玲有任何的懷疑。」


  「那到底要怎麼辦嘛?真的要阿雅忍受嗎?我可捨不得。」裴毅軒一臉的不贊同。「搞不好阿雅還沒叫停,我就已經先起肖啦!」


  聞言,裴毅豪忽地雙眸一亮。


  「啊!就是這樣!如果情況真的太過分時,我們還有一個辦法……嗯!說不定這個辦法能讓所有的人得到該有的……


  胖媽將半輩子以上的時間都奉獻給了裴家,她篤定那四兄弟絕對不敢對她怎樣,而且,她早把裴家的一切當作畢生最重要的責任,為了裴家的未來,她沒什麼不敢做的。


  一個囂張跋扈的小女傭,當然對裴家沒什麼好處囉!甚至還會毀了她一向最疼愛的裴毅軒哩!像純雅這種人,她絕對不允許她繼續存在在裴園裏,進行任何破壞行為。


  只是,她也不敢真的直接辭退純雅,要是裴毅軒真的跟她走了,就不妙了!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那個純雅了解,在大戶人家生存,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不要以為有少爺撐腰,懂得如何囂張,就能坐穩少奶奶的寶座了。


  至少,有她胖媽在,誰也別想跋扈得起來!


  然後,等那個小女傭吃夠苦頭,她再對她曉以大義,拿筆錢出來,讓那個小女傭自動離開裴毅軒,裴家就能恢復原有的平靜了!


  而純雅呢!她則是對眼前的情況既好氣,又好笑。


  她不是來報仇的嗎?怎麼反而幫起他們的忙來了?


  她不是在幫他們的忙嗎?怎麼反而要受他們的欺凌?


  她實在是氣瘋了,但是,每回看到裴毅軒就像個老母雞似的護衛著她,也像個復仇天使似的為她向裴毅傑、裴毅昂出氣報仇,她就忍不住要開心的大笑。


  誰也沒料到好好先生、差不多少爺,居然會搖身一變而成為恐怖復仇者。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她!


  相對的,胖媽對她的敵意也就更重了,似乎決心不讓她成為裴家的少奶奶!


  雖然自她回來後,並沒有看到純雅有什麼類似裴毅傑所說的行為,但是,從裴毅軒的「改變」上,她就覺得這個小女傭實在很厲害,居然懂得自己「退居幕後」,「唆使」裴毅軒為她做事。


  這種女人絕對會毀了裴家的!


  因此,在裴毅豪和裴毅軒暗地裏的計劃之外,裴家的情勢,也因為胖媽的出現而日日倍增緊張氣氛了。


  「阿雅,去廚房幫福嬸準備晚餐。」


  「可素三少爺要偶幫他……


  「老三要什麼讓阿美去做,你給我進廚房就是了。」


  「哦!」


  可不到三分鐘,裴毅軒就找來了。


  「阿雅,你到廚房來做什麼?」


  「來幫忙啊!」純雅粉無辜的說。


  「誰教你來這兒幫忙的?走,跟我回房,幫我整理資料去!」


  然而,他們還沒走出兩步,胖媽碩大的身軀便塞滿了出入口,不允許任何人隨意進出。


  「老三,我已經叫阿美去幫你了,你還要拉阿雅去哪裏?」


  「阿美有阿美的活兒要幹,不需要耽誤她的時間,我只要有阿雅幫我就行了。」裴毅軒鎮定地說。


  胖媽雙手叉腰,絲毫不肯退讓。「如果你真想讓阿雅留下來,她就得多學一點才行,包括廚房的事也一樣。」


  裴毅軒知道此刻他多說無益,索性抓著純雅,轉身從廚房後門出去繞了一個大圈子,再從大門進屋,當然,胖媽還是搶先一步等在那兒,一臉的失望與傷心。


  「老三,為什麼你現在都不聽我的話了?以前你不是這樣啊!」


  「胖媽,」裴毅軒回以滿臉的無奈。「以前您也不會故意找我的麻煩啊!」


  「老三哪!胖媽是為你好啊!胖媽不想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而毀了自己一輩子啊!」胖媽苦口婆心地勸道。「你喜歡她,好,就交給胖媽好好教她一點規矩,免得她丟咱們裴家的臉啊!」


  「是該多教她一些規矩,而且要教很多很多。」


  裴毅軒和純雅聞聲同時回頭,只見說話的裴毅傑,摟著文玲和裴毅昂一前一後的走進大門,裴毅豪則落後幾步。


  「你先管好自己吧!少管別人的閒事。」裴毅軒不悅的罵道。


  「我?我有什麼好管的?」裴毅傑不以為然地說,「我一切都控制得很好,公事ok,女朋友當然也是ok囉!」


  說著,他還俯下頭親了文玲一下,然後推推她,要她先上樓去,文玲回親了他一下,便上樓去了。


  裴毅傑隨即把不屑的眼神落到純雅的身上,「至於生活嘛……」他哼了哼。「只要沒她來搗蛋就ok了!」


  裴毅軒正想反擊,卻被裴毅昂給搶了先。


  「三哥啊!我真的不明白耶!她到底有什麼好的,居然能讓你迷成這樣?」裴毅昂也不解地打量著純雅。「長得是還不賴啦!但是超土的,而且,每次聽她說話,我就想拿針線把她的嘴給縫起來呢!」


  裴毅軒瞥一眼直偷笑的純雅。


  「你管我,我喜歡就好了!」


  「可是有她在,我們日子不好過啊!」裴毅昂抱怨道。


  裴毅軒聳聳肩。「她是有點頑皮,但是,現在已經收斂很多了嘛!」


  「是喔!只是換你來幫她搗蛋囉!」裴毅傑斜倚在高腳花架邊咕噥著。


  裴毅軒劍眉一挑。「那是你們活該,誰教你們要欺負她,我當然要幫她討點公道回來。」


  裴毅昂和裴毅傑互覷一眼,裴毅傑使了個眼色,裴毅昂會意地轉過身來,先挺起胸膛,再揚起下巴,理直氣壯地開口道:「喂!三哥啊!講話要憑良心喔!我們哪有欺負她?她是傭人,我們使喚她很正常啊!所謂拿人錢財,與人做事嘛!」


  「我早說過她是專門伺候我的,你們還拼命使喚她,讓她在整棟屋子裏團團亂轉,這不叫欺負還叫什麼?」裴毅軒冷哼一聲。「還有,她又不是園丁,幹嘛叫她去除草?她也不是廚子,幹嘛半夜挖她起來幫你們做宵夜?還要她幫你們洗車呢!以前不都是請專人洗的嗎?」


  裴毅昂被說得一時啞口無言,裴毅軒斜睨著他又說:「而且,你最沒有資格說話了,就算你被整得再慘也一樣!」


  裴毅昂不由得大大地一愣。「為什麼?」


  「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裴毅軒不敢相信地低呼。「喂!四少爺,你怎麼不想想,以前你在整人的時候,人家又是什麼感覺?你整別人,別人就該乖乖讓你整嗎?那別人整你時,你好意思哇啦哇啦的鬼叫?」


  裴毅昂頓時羞慚地縮了回去,換裴毅傑抬頭挺胸的站出來。


  「我可從沒有整過別人喔!」


  「沒有嗎?」裴毅軒更加輕蔑地冷嗤一聲。「裴二少,難道那些被你玩過的女人,都是活該被玩的嗎?阿雅讓你拉肚子,唯一的目的,就是讓你不能再出去玩女人,你了不了解啊?她也是女人,她看不慣你老是玩弄女人的行為,這樣她有錯嗎?」


  裴毅傑驚愕地張著大嘴望向純雅,無話可反駁,只見純雅朝他吐了吐舌頭,再無聲的說了一句,「活該!」


  「但是,你大哥就沒有做錯什麼吧?他為人一向嚴肅正直,為什麼他也要被整?」胖媽不服氣地問。


  裴毅軒聞言隨即失笑。「這個啊!那可是大哥自找的喔!你去問問大哥就知道了。」


  胖媽果然朝裴毅豪望去,卻只見裴毅豪有點尷尬地咳了咳。


  「呃,那個……是我自找的沒錯,事實上,還是我叫她……呃、叫她盡量動手不用客氣的。」


  這下子,除了裴毅豪、裴毅軒和純雅之外,其他人全傻住了,花了好一會兒工夫,胖媽才找回自己的舌頭。


  「即使如此,她還是忘了她下人的身分,」她不認輸地說。「不管老二、老四做錯什麼,也都輪不到她來管啊!她這就叫做諭矩,裴家不能……


  「胖媽啊!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啊?」裴毅軒受不了地大叫。「早已經不流行老爺、婢女那套了啦!現在是講究男女平等,職業不分貴賤的時代,講那些實在是太可笑了啦!」


  「胡說!」胖媽怒叱。「大戶人家的規矩還是要有的,否則,出去會給人笑話的!所以,你最好還是把阿雅交給我,我會好好的訓練她,讓她……


  「我認輸。」


  裴毅軒突然說出投降之語,胖媽面色一喜,正想稱讚他幾句,沒想到,裴毅軒卻是拉了純雅就走,直接上樓去了。


  「老三,你……


  「我認輸,所以,我會帶她回房好好的教她一點大戶人家的規矩。」


  胖媽愣在原地,久久說不出話來。


  於是,一場辯論到此宣告終結經驗豐富的胖媽,自然懂得雙管齊下的道理,所以,她又找了個人來加入「攪和大會」。


  「三少爺,胖媽說,卓小姐在客廳等您,請您馬上下去。」阿美站在門外,恭敬的說。


  「沒空!」裴毅軒很不給面子的回答。


  所以,沒多久,就見胖媽親自的殺上來了,在門外大喊,「開門!」


  裴毅軒親自打開了門。


  「什麼事,胖媽?」


  「什麼事?不是讓阿美來告訴你說,卓小姐來了嗎?你還不趕緊下去招呼?」


  胖媽氣勢洶洶地命令道。


  裴毅軒翻了翻白眼。「胖媽啊!我雖然在家裏,但是,公事一樣要辦啊!你以為我整天閒閒沒事幹,就等著招呼客人嗎?」


  「公事?」胖媽懷疑地挑起眉。「真的嗎?」


  「你自己看看囉!」


  裴毅軒說著,退開一步,將房門大開,胖媽一眼望進去,就看見坐在地毯上邊整理資料、邊抄寫著什麼的純雅,往左邊望去,連床上也放滿了卷宗夾,再往右邊看,則是裴毅軒的大書桌,上面也是……亂七八糟的!


  「信了吧?胖媽,我可忙得很哪!」


  胖媽無話可說了,她知道裴毅軒雖然沒有裴毅豪那種「整齊」的癖好,可還算挺愛整潔的若真的亂成這樣一團,肯定是真的在忙了。


  「所以,卓小姐還是您自己招呼吧!我已經趕不上進度了,沒時間再去跟她五四三的。」語畢,裴毅軒正想關上門,卻忽然又想起什麼似的,重新打開門給她瞧瞧純雅工作的情形。


  「哪!您也瞧見了,我是真的需要阿雅幫我的忙,所以,拜托您別再替我找麻煩了,行不行?我的工作進度會延遲,都是因為您老是把阿雅叫去,結果,她的工作常常做了一半就不見人影,而我就得先替她做完,才能繼續我自己的工作。


  「然後,大哥那邊就因為等不到我的結果,而氣得暴跳如雷。胖媽,您不會希望整個公司的營運,就因為您的無聊舉動而停頓下來吧?」


  所以,從此以後,胖媽就再也不敢隨意調開純雅,也不敢自作主張的讓卓巧欣來「欣賞裴園景色」了。


  不過,這樣胖媽就拿他們沒轍了嗎?


  當然不!開玩笑,胖媽吃過的鹽巴,比裴毅軒吃過的米飯還要多,哪有可能就此宣布game over


  晚餐時分,一向與四兄弟共同進餐的胖媽,就坐在裴毅豪的對面,她才吃了兩口,便朝裴毅軒後頭的純雅招招手。


  「來,阿雅,幫我剝蝦子。」


  純雅才想動,裴毅軒的聲援就出現了。


  「阿珠,去幫胖媽剝蝦子;阿雅,你先去吃飯。」


  純雅依然還未動,胖媽就出聲抗議了。


  「為什麼不能讓阿雅幫我剝?」


  「因為她要先吃飯,待會兒還要幫我工作呢!」


  「我只要三隻就好了。」胖媽固執地說。「那應該花不了多少時間吧?」


  「我也要三隻。」裴毅傑大聲的追加數量。


  「我也要!」裴毅昂也湊上一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