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脫線小女傭 - 第九章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爸爸又來催我報仇了嗎?」


  「沒事,沒事,」裴毅軒忍著笑安慰道。「只是……資料全都準備好了,所以,你可以……


  「狗屎啦!」純雅臭罵著。「準備好就準備好了嘛!你一定要打雷閃電的昭告天下嗎?」


  「對不起,對不起嘛!誰教我太興奮了,所以才……」裴毅軒兩手合掌朝她直拜。


  「嘿嘿!晚上就可以輕鬆一下了,我們去看場電影,順便壓壓馬路吧!」


  純雅撇了撇嘴。「去拿報紙吧!」


  裴毅軒忙「乖巧」的下樓去拿報紙,純雅則抓起電話聯絡文玲。


  「喂!文玲,是我,你現在方便說話嗎……可以啊!那好,你上次說的那份投標資料,我抄到了……十三份……耶?應該只有九份啊?」她搔搔腦袋。「我也不知道耶!反正你叫我找投標單,看到是投標單的,我就全都抄下來了嘛……看看啊?好吧!你等一下,我拿來念給你聽。」


  剛放下電話,裴毅軒便抓著一份報紙進來了,純雅忙拉著他到書桌邊低語,「她說,應該只有九份,怎麼會變成十三份了?所以,要我念投標單的標的名稱給她聽。」


  裴毅軒頷首,立刻把資料拿給她,同樣在她耳邊跟她「咬耳朵」,「你就跟她說,額外那四份,是我特別小心處理的,甚至不太願意讓你看到,所以,你才特別去偷出來抄的。」


  純雅會意地點個頭,然後抓著資料回沙發上去向文玲「報告」了。


  「哪!文玲,我跟你說喔!其實那多出來的四份是……


  十分鐘後,純雅放下電話,向靠在書桌邊的裴毅軒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她說叫我明天早上十點,到臺大門口把東西拿給她,然後,再過兩天,她就要回美國去了。」她忽地蹙起眉。「奇怪,她怎麼突然就要回美國了?」


  「沒什麼好奇怪的。」裴毅軒在她的身邊坐下。「這些標在月底和下個月就會分別開標了,只要一開標,天心『應該』就垮定了,屆時追究起來,肯定會追到你的身上,下一步就會牽扯出她來了,所以,她得趕緊溜啊!」


  純雅恍然大悟。「原來是要落跑了喔!」


  「對,等她一回美國,事情就可以攤開來說清楚、講明白了。」


  純雅蹙眉思索片刻。「這樣不太好吧?要是她神經搭錯線,又跑回來了呢?還是等事情真正告一個段落後再說吧!」


  「也好。」裴毅軒應道,想了想又說:「索性我向大哥請個假,帶你到香港去玩玩吧!」


  「香港?」純雅雙眸一亮。「日本吧!我們到日本去玩,好不好?」


  「日本?」裴毅軒眨眨眼。「我看到夏威夷吧?這時候去夏威夷最棒了!」


  「夏威夷?」純雅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轉了一圈。「嘿嘿嘿……乾脆到蔚藍海岸去好了。」


  「蔚藍海岸?」裴毅軒上下瞟她兩眼。「可以,不過……


  「不過什麼?」


  「你要穿比基尼給我看喔!」


  西洋的情人節是二月十四日,中國人的情人節是農曆七月七日,西洋情人節時的裴毅軒,是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所以,中國情人節時,他就得好好的過上一過囉!


  而裴毅軒也確實精心的安排了一下,打算在這一天正式公開純雅的身分,讓大家都心甘情願地承認她是「他的女朋友」,可他怎麼也沒想到,反而牽扯出一拖拉庫的恩怨情仇來。


  起初,純雅並不清楚裴毅軒是怎麼安排的,她只是乖乖地跟著他,然後,跟呀跟的,她跟他回到了裴園,在那兒,裴毅豪早就將裴毅傑、裴毅昂和胖媽聚集在客廳裏等他們了。


  就在眾人驚喜的目光中,裴毅軒攬著純雅出現了。


  喜的當然是因為裴毅軒又同到裴園了,而驚的卻是為了純雅的改變,以往土里土氣的鄉下土包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爽朗大方的俏女郎。


  全數往後梳的馬尾,使純雅俏麗的臉蛋頭一次清清楚楚地呈現在眾人眼前,細緻的五官、明媚的大眼、俏皮可人的笑容,再加上合身的T恤和短褲,將她嬌小,卻曲線玲瓏的嬌軀完美的呈現出來。


  所有的人,包括裴毅豪,都驚訝的發現,原來純雅是這麼出色動人的女孩子啊,而更令人吃驚的還在後頭……


  「嗨!二少爺,好久不見,最近沒有拉肚子,是不是又去泡了更多馬子了?」


  裴毅傑頓時傻眼了。


  「你……你說的是……


  純雅沒理他,旋即又轉向雙目圓睜的裴毅昂。


  「哇咧!四少爺,我從來不知道你的眼睛有那麼大耶!你在跟我比是不是?」


  裴毅昂一時說不出話來,所以,純雅也不理睬他,逕自朝胖媽露出一個頑皮可愛的笑臉。


  「胖媽,這個……嘿嘿,我知道我給你的印象不好,但是,有很多事都是不得已的,所以,不能完全怪我啊!至少給我們一個解釋的機會嘛!」


  胖媽究竟多活了許多歲,人情世故也經歷得較為透徹,她感覺到事情可能並非如她所想像中的那樣。


  而且,只要稍稍回想一下,便可以發現,裴毅豪和裴毅軒有許多行為和他們的個性並不符合,只是,當時她被一股偏見蒙蔽住心眼,無法看清事實真相而已。


  於是,這一次,她以客觀的態度,向純雅點了點頭。


  「好,大家先坐下吧!我相信,你們這次回來,應該就是要把事情說清楚的吧?」


  裴毅軒和純雅相偕坐下,但他們並沒有再說什麼,僅是把眼光移向裴毅豪。


  裴毅豪也沒說什麼,只是從手提箱中取出兩張照片,把其中一張遞給裴毅傑。


  「你認得那是誰吧?」


  裴毅傑狐疑地望一眼。「美國運虎的董事長,我們在美國最大的對手,不過,聽說他最近搞得很慘,好像是因為投標失敗的關係。」


  裴毅豪接著又將第二張照片交給他,而這一張裴毅傑一瞧,就不禁瞪大了眼。


  「文玲?這……文玲怎麼……


  「那是運虎董事長和他的情婦,還有他情婦為他生的女兒的合照。」


  裴毅傑一聽,震驚地瞪圓了眼。「他的……女兒?」


  「是的,而她這次會來臺灣,目的就是為了毀掉天心。」


  裴毅豪說得平淡,效果卻有如在平地間響起巨雷,胖媽驚呼、裴毅昂愕然、裴毅傑更是驟然色變,而裴毅豪則是悠閒地雙手抱胸,靠向椅背。


  「如果仔細回想一下,你應該可以發現,你和文玲交往不久,美國那邊就開始出問題了,那就是文玲搞的鬼。」


  裴毅傑的臉色更顯陰鬱。


  「但是,她的目標是天心,因此,光從你那邊得到的資料並不夠,她需要的是我,或者是老三所能取得的資料,所以,她找上了阿雅……


  所有的人立刻把眼光投向純雅,純雅朝他們聳聳肩。


  「而阿雅二話不說的,直接把事情告訴老三,老三再告訴我,然後,我們三個人就定下計劃,決定讓運虎自食惡果。所以,那一陣子,我們主要是讓文玲清清楚楚的看到阿雅和老三有多麼親密,親密到可以得到老三的任何資料;而阿雅就不斷地把老三做好的假資料交給文玲,直到最後那十三份投標單……


  裴毅傑和裴毅昂再次驚訝地看著純雅。


  「你是說,他們會投標失敗、會搞得那麼慘,是……


  「是阿雅,全都是阿雅的功勞。」裴毅豪坦承。「如果她沒有告訴我們,我們絕不可能這麼快就發現文玲的陰謀;又如果她沒有幫我們,我們也絕對沒有機會做這麼漂亮的反擊動作。事實上,如果沒有她,天心至少會毀掉一半。」


  突然之間,投注在純雅身上的眼神完全不同了,有感激、有慚愧、有欣賞,發現他們原本一心想要給她 ˇ ˇ好的人,居然搖身一變成為裴家的大恩人,心中那種像坐「雲霄飛車」的轉變,真是突兀得令人有些受不了,更別提該說些什麼了。


  許久之後,裴毅昂才首先吶吶地開了口,而他說的話,卻頗為令人噴飯。


  「呃、阿雅,我想……呃、以後你愛怎麼藏我的東西都沒關係,我……呃、我會自己去找,自己去找。」


  裴毅傑就很直接了。「阿雅,對不起,也謝謝你!」


  胖媽最誇張,她又圓又大的屁股,一下子就挪到了純雅的身邊,而且,親熱地抓著純雅的手直拍,「你們什麼時候要結婚啊?」


  純雅剛一愣,裴毅軒已失笑道:「胖媽,您可真現實啊!」


  胖媽眼一瞪,嗔道:「胡說,這叫識時務者為俊傑。」


  此話一出,全體轟然大笑,在笑聲中,裴毅豪看了看裴毅軒,後者略微點了一下腦袋,裴毅豪便提高了聲音說道:「好了,好了,我還有些事要說,你們先安靜一下。」


  等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後,他才又繼續說:「我想,你們都應該注意到了,阿雅她不是什麼鄉下人,事實上,她是T大英文系畢業的高材生。」


  又是一串驚呼聲傳來。


  「而且,她也不是為了好玩,才故意整我們四兄弟的……」他頓了頓。「我想說的是,她原本應該躲在一邊看我們裴家落魄才對,根本不需要警告我們,甚至幫助我們,因為……」他很戲劇化的停下來,環視所有人一圈,然後鄭重的宣佈 ——


  「她是來裴家報仇的!」


  他的話像一顆原子彈般,轟得所有不知情的人目瞪口呆。


  哇靠!這真是……太刺激了!討厭的小女傭,突然變成大恩人,可在一剎那間,又成了復仇者,這轉變真的非常……他媽的莫名其妙!!!


  沒有人出聲,或者,該說是沒有人出得了聲,抑或者,該說是沒有人知道該出什麼聲!


  裴毅豪被他們的表情逗笑了。


  「那是十四年前的事了,她父親因為和裴家有些嫌隙,臨死前,留下遺言要阿雅替他報仇,所以,阿雅才會委身到裴家做個小女傭,好伺機報仇,最後她決定用整我們四兄弟來作為報仇手段。」


  他又笑了笑,繼續說:「所以,以她來裴家的目的而言,她實在應該袖手旁觀,眼睜睜的看著裴家被運虎搞垮才對,但是她沒有,她不但及時警告我們,甚至還幫助我們,我想……」他瞄一眼裴毅軒。「大家都明白是為了什麼。」


  「我抗議!」


  純雅突然舉起手大叫,所有的人都將視線轉向她。她抗議什麼?裴毅豪有說什麼值得她抗議的事嗎?


  「我不是幫你們,我是……是不想讓他們的行動,破壞了我報仇的機會!」


  「呿!」所有的人又轉開頭去,不甩她那可笑的辯解。


  「那…………是我先來報仇的,他們要排隊啊!當然得等我報完仇之後,才能行動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