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脫線小女傭 - 第十章 & 終曲

  就連裴毅豪也都吶吶地道:「別……別忘了還有大小周末喔!」


  純雅依然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好一會兒後,她猛然向後轉,撂下一句,「我要去休息了。」


  所有人的視線都愣愣地看著她鎮定沉穩的走上樓梯,接著轉個彎兒,人影瞧不見了,可是……


  「哇哈哈哈……爸爸,你真該瞧瞧他們的臉色啊……哈哈哈……真是……真是有夠瞧的!他們……他們看起來好……好可憐啊!爸爸呀!我就說我的報仇方法比你的高竿吧……


  四兄弟相視苦笑,而樓上傳來的狂笑聲依然不斷。


  日子終於又恢復「正常」了!


  裴毅豪戰戰兢兢地在自己的臥房裏「討生活」,裴毅傑一覺醒來,差點被身旁滿身是血的人偶給嚇出神經病來,裴毅昂則沒事到處去跟兄弟們借錢、借鞋子、借內褲、借文件……


  「狗屎!文件能用借的嗎?你還不該死的快去給我找回來?那可是今天開會要用的耶!若是找不到的話,你就給我死在那邊吧!」


  而裴毅軒呢!因為他真的是「越補越瘦」,所以,純雅只好改變戰略,讓他這個外表斯斯文文的人,在外面出點糗!所以……他很有可能在辦公室裏,往自己的副總裁寶座上坐下去時,會突然聽到從自己的屁股底下傳來一聲清清楚楚的裂帛聲。


  不過,想想,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只是讓西裝褲變成開襠褲而已啊!


  也或許,在舉棒指著幻燈片下方的資料報告時,順便讓那些高級幹部們瞧瞧他腋下的毛毛有多長、多黑囉!


  與其他兄弟正好相反的是,他在家中反而是最「安全」的,也許是純雅的私心作祟吧!和她在一起時,他當然是要快快樂樂的啦!


  純雅皺眉苦思了老半天,終於下定決心,讓「車」殺到對方的地盤上去,「該你了。」


  裴毅軒只是隨便看了一眼,就把「炮」移到兩卒之間,打算來個「老帥抽車」。


  「shit!」


  純雅咒罵一聲,皺著眉頭狠狠的盯著棋盤。她下錯棋會罵人、走輸了更是火冒三丈,但是,她絕對遵從「起手無回大丈夫」的名言。


  裴毅軒手托著下巴凝視她良久。


  「阿雅,你什麼時候才要嫁給我?」


  「拜托,我現在還在報仇耶!」她頭也不抬地叫道。


  「那又怎麼樣?你報你的仇,我娶我的老婆,又沒有什麼衝突。」


  純雅匆匆的白他一眼,旋即又瞪回她的棋子,彷彿她多瞪一會兒,棋局就會自動從輸面轉為贏面似的。


  「怎麼沒有衝突?我現在還在報仇,就表示爸爸還不爽,爸爸既然不爽,又怎麼會答應我嫁給你呢?」


  裴毅軒猛然翻個白眼。「小姐,我就不信你爸爸要是還在世,你就會乖乖的聽從他的命令!」


  純雅聞言,不由得歪頭想了想。


  「也對喔!」


  「廢話!」裴毅軒嘆了一口氣。「好,那你到底什麼時候要嫁給我?」


  純雅不屑地瞥他一眼。「你叫我嫁我就嫁,那我多沒面子啊!」


  裴毅軒頹然的垂下腦袋。「天哪!」


  「喂!該你了。」


  裴毅軒無精打采地抬眼……


  「咦?我的炮呢?」


  裴毅軒抓著純雅,直往自己的房間跑去。


  「幹嘛啦!要吃飯了耶!今天我們的裴二少爺,會有很精彩的表演喔!你不看嗎?」


  純雅興致勃勃地說,想把裴毅軒往回拉,但是,女人的力氣終究還是沒有男人大,即使他看起來是個相當文弱的男人,所以,純雅還是不情不願地被拉到了裴毅軒的房間門口。


  在門口前,裴毅軒突然停了下來,轉頭對純雅神秘地笑笑。



  「阿雅,把眼睛閉起來。」


  純雅的雙眸立刻小心謹慎地瞇了起來。「幹嘛?」他該不會是想「反擊」吧?


  一看她的神情,裴毅軒就猜到她在想什麼了。「拜托,把眼睛閉起來嘛!我保證不是惡作劇,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而已啦!」


  純雅依然狐疑地斜眼打量他。「是嗎?」


  「真的,我發誓!」裴毅軒舉手作發誓狀。


  純雅又審視他半晌,似乎是在評估他的話有幾分真實性。


  「好吧!閉就閉,」說著,她就把眼睛給閉了起來。「不過,我警告你喔!你要是敢整我的話,我可是會讓你後悔莫及的喔!」


  「放心,放心,絕對不會的啦!」裴毅軒邊安慰她,邊檢查她有沒有「打開透視眼」。「不能偷看喔!」他叮嚀著。


  「管你那麼多!反正我數到十,你要是還沒準備好,我就自己睜開眼了。」


  警告完畢,純雅就開始不耐煩地數數。「一、二、三……


  裴毅軒忙打開門,小心翼翼地帶著純雅來到「驚喜」的前面。


  「好了,可以睜開眼了。」


  他洋洋得意地看著純雅睜開眼,繼而越睜越大,他老神在在地等待她的驚喜歡呼,甚至給他來個「愛的鼓勵」!


  可是……


  「喂!真沒想到你看起來還滿有氣質的嘛!」她的神情輕蔑,語氣更是不屑。「居然會做出這麼俗氣的事來哩!」


  俗……俗氣?!


  裴毅軒不敢置信地看看自己……不、大家精心所佈置出來的,最羅曼蒂克的場景……


  鮮花、燭光晚餐,再回頭瞧著純雅。


  「俗氣?」他不敢置信地喃喃道。「這叫俗氣?」


  「拜托,電影上都這麼演啊!電視上也有這種場景,連小說上也看得到,到處都有,就叫做通俗,哪!聽到沒有?通俗,俗就是俗氣,了解了吧?」


  哦!通俗就是俗氣……


  見鬼啦!為什麼電影、電視、小說上都可以有,就是他還沒喊開麥拉,便已經先被喊卡了呢?




終曲


  「三嫂,拜托啦!我那個文件今天一定要用到,否則大哥肯定會親手宰了我的,求求你,先給我用一下,下班回來,我一定會拿回來還給你,好不好?」



  「自己找!」純雅閒閒的說。


  「哦!天哪!救命啊!我真的好想 ˇ ˇ去喔!」裴毅昂哀嚎著。


  「阿雅,我親愛的好弟妹,要我跪下來求你都可以,而且,哪一天都可以,就是不要今天,我有很重要的約……」裴毅傑一臉怕怕的瞪著手中的「東東」。


  「沒關係,你可以抱他一起去約會啊!」純雅露出一臉邪惡的笑容。


  「啊噗!啊噗!」他手中的「東東」興奮的發出「怪聲」。


  「天哪!他在吐血耶!」


  「什麼吐血!他是在長牙啦!口水當然會多一點嘛!」她沒好氣的白了裴毅傑一眼。


  「哪!奶瓶、尿布,都給你了,祝你約會順利啊!」


  「阿雅,我能不能借問一下?」裴毅豪「虛心求教」的問。


  「請問。」


  「我的公事包裏黏在卷宗上那一團黑呼呼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啊!真不好意思,是寶寶的『黃金』。」


  嘿嘿嘿,老爸,我這招夠狠吧?一輩子窩在他們身邊,下一輩子的毒手,讓他們受一輩子的罪……


  可是,老爸,看在我這麼努力孝順的份上,我可以少找一個人的麻煩吧?你知道,報仇也粉累的耶!


  所以……就放過我老公,你的女婿啦!嗯……


──全書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